“好了阿銘,孩子說的對,你現在病大病初癒,別去想那些有的沒的公司,一輩子都可以開,先把身體養養吧,這段時間家裏多少還有點積蓄我們正好可以出去遊玩一趟體驗一下人生的樂趣你想想你上班那段時間回來吃飯的時間都很少就更別提陪我出去玩了。”

王夫人想着自己和王中丘結婚這麼多年,卻沒有任何浪漫。

還是有點不甘心。

孫銘一聽連忙點頭,他自然知道,這些年虧欠妻子太多了。

隨後他們一家人就決定出去旅行,也算是給身體和心裏都放個假。

所以一家人便駕車到周邊。

但是他們哪裏知道,

另外一邊的人已經煩躁的不行了。

局長先是冷靜了一下,然後再說第3個重要結果。

“其一其二,都說了,其三就是石傑之前取走的那些錢,一定要想辦法拿回來,但是由於我們現在能力特殊,所以才找你們過來幫忙處理,這不是一點錢,也是能得到很多人重視的。”

剛說完,局長的手機忽然響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拿出手機。

“不好意思,我先去接個電話。”

三人點了點頭,還在繼續看着這上面分析的結果,各自心裏都有想法,但想法並不充足,所以並沒說出來。

局長說完,就拿着手機轉身到陽臺去了,接個電話的時間,他表情嚴肅。

只是不過才過了三分鐘,他就回來了,不過臉上的神色顯然不太正常


“本來以爲就這麼多總結的,就已經讓人震驚,但是更讓人生氣的是又發現了一個問題,估計這回又得多出一個總結的點。”

局長苦笑一聲,隨後又說道:“而且我剛纔接到了一個電話,那邊傳來消息說那個昕兒休閒餐廳的老闆,他居然給會員食客把病治好了 。”

柳泉不由得打斷一下。

“這能治病也沒什麼呀,這又有點功夫的這些簡單病情,我們都應該換望聞問切拿點藥材,一般都沒事了呀。”

成雪平時都是三人中最冷靜的一個,今天聽到這個不但沒有反駁局長的話,反倒是覺得局長說的不一般。

“你先別打斷我,這治的可不是一般的病狀,還是癌症癌症也就算了,如果是初期,那醫學上可能都會有奇蹟發生,可是這是晚期,僅僅一晚上的時間就讓人容光煥發,而且身體素質還比之前還強,你們可以想象一下。” 局長說到這裏,他自己都驚訝了,癌症可不是普通的病情。

一般醫學上醫治少則十天半個月,多則一年幾個月甚至更長時間都是有可能的,而它僅僅用了一晚上的時間就將人治好。

這說出來得多不可思議。

“而且,當時聽說只用了一點點時間,現在可以確定,那個老闆在我們的世界裏應該是個高手,而且層次還不低。”

局長說完,目光有些深沉。

原本滿是驚訝的柳泉,現在卻愣住了,沒有在說什麼。

因爲他實在是不知道該不該接受接下來的事情。

過了一會兒,他們似乎才反應過來,但都有些接受不了這消息。

柳泉原本都覺得已經沒什麼了,可是半晌都沒反應過來,畢竟這麼多讓人震驚的消息,已經不在他們的接受範圍內了。

成雪也在一旁連連搖頭。

柳泉作爲帶頭人士,知道這件事情,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還有什麼讓人震驚的?這其一其二其三其次都說了,後面是不是還要有一點,要是有的話就一起說出來,不要這一會兒說一會兒不說的,這麼多都聽了,也不怕再來一點了。”

柳泉說着,局長卻搖了搖頭。

“現在沒有了,直接收到了這些 。”

局長自然知道,他們是在用自嘲的方式來表示對這件事情的震驚。

可局長也是無奈,他哪裏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

“原本我們以爲事情沒那麼困難 ,可現在看來這就是在鬧着玩兒,我們三個沒有這個實力,根本處理不了。”

柳泉寒眉緊鎖,一邊否定一邊搖頭。

“本以爲這大塊頭就已經讓人難以解釋了,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大塊頭刀槍不入琪琪怪怪的餐廳老闆,還是個高手,我就奇了怪了,這麼長時間都沒遇到什麼問題,怎麼忽然間這些人就像不着邊兒的似的,一個接一個的往外衝。”

不是他不解決,而是刀槍不入或者更強者他們是沒辦法對付的。

他們打的都是正常人,即便體力有些強,那也是勉強能對付,可是刀槍不入到了什麼境界他們可不敢想。

“我們沒辦法,這刀槍不入,我們去就明擺着去送死。”

局長一聽,也知道他們的意思,緩緩說:“不是那你們三個跟那大塊頭比,也不是要跟那餐廳老闆比,你們的任務主要就是幫我把那些錢給要回來,查清楚去一下就行了。”

局長說的倒是很輕鬆,但是三人卻覺得這是個苦差事。

畢竟這幾件事情都有所關聯,萬一真的是他們想象的那種關係。

可就嚴重了。


“還有,如果能夠查到那大塊頭,最好不過,然後通知你們的上頭,把這大塊頭抓起來,更何況是從之前那些事情發生之後,那大塊頭就沒出現過,所以你們應該是碰不到。”

局長說着,但是三人卻猶豫了。

這個事,哪能像局長說的這麼簡單。

成雪在旁邊一直都沒說話,這一回卻有了自己獨特的見解。

“不然我們還是別想其他的聽局長的吧,因爲除了這個安排,我們也沒有其他的想法。”

本來三人就是想來看看這所謂刀槍不入之人到底是誰,難道只是別人在吹牛或者說真的如傳聞中那麼玄乎?

可當他們看到監控畫面後都沉默了,即便心裏有疑惑,此時也都覺得問出來就是羞辱。

哪還能說什麼?

“也是,現在好像也只能這樣,那個把錢帶走的小子在哪?”柳泉滿身怒氣得不到發泄,便看着局長就問。

局長指了指監控畫面的那家餐廳,說道:“怕最近這段時間好像一直都在那裏面進進出出。”

柳泉看到這餐廳後,忽然又想起了。

“對了,局長,你之前不是說這個餐廳老闆之前也有動手嗎?而且還挺厲害,有沒有什麼視頻讓我們先熟悉一下,提前瞭解對手……”

成雪忽然開口。


局長一聽這纔想起來,好像這個視頻沒放,連忙回答。

“有的,等一下我找一下。”局長說着就拿過筆記本,滑動鼠標,在裏面找了許久,終於在一個文件夾裏,找到了一個視頻,然後就點開播放。

第200章:去看看

他們本以爲這老闆是個多厲害的角色,看到監控裏面的內容,反倒是覺得沒什麼。

姜浩天原本就沒用了,多少力氣。

監控內容顯示,姜浩天先是從夜總會打進去之後,三人看到視頻的神情,忽然有了變化。

沒有變得緊張也不是特別不舒服,而是鬆了口氣。

原本壓抑着的身體,現在都感覺好多了。

這不就是個垃圾,在這費什麼話?

“這就是個明勁垃圾,要是讓我去,我肯定做得比他好,不是像他這樣狼狽不堪。”

柳泉輕笑一聲,道:“局長,你這是讓我們白擔心一場,就他這實力還能算是高手 那我覺得要是見了我們三人的實力,那豈不是就得說世上沒有人能夠比得過我們。”

柳泉直接就說局長眼睛不行。

局長聽到這話,一愣反正知道他們三人實力不弱,但是見他們對此視頻如此評價後,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愣愣的說了一句:“難道不是??”

成雪也在後面提起精神,本來以爲能夠看到令他們震驚的一幕,可是這視頻裏的明明就是個小渣。

這局長卻在這大驚小怪,把他們嚇唬一跳。

三人都有些不太開心。

“這是個屁,這要是算是高手,那我就倒着爬,就這人我一巴掌都不知道能打飛多遠。”鄭源說話的聲音和他體型很配,充滿了力量。

“我問你,你是說那個大塊頭已經離開這兒了,對吧?”鄭源還是覺得那大塊頭的身影看着讓人太害怕了。

“現在看來是的,大塊頭只在那邊出現過一次,然後就沒有在任何地方見過了,所有監控我都調查了,沒有發現大塊頭。”

鄭源聽到這句話就好像是得到了保證一般。

“那就行。”鄭源又端起茶杯,把裏面的水一口就喝了下去,有一些平淡,原本他緊張的連水都喝不下,可看到這個視頻,他就徹底放心了。 初元一個小輩而已,在他眼裏就好像是一個小渣渣,看着一個巨人,而他正是那個巨人。

能夠輕手就能將人提起來打飛或者將人碾碎。

鄭源將茶杯放下道:“既然那大塊頭不在,那我也沒什麼好怕的,放心就這明勁,還有那小老闆,我們三個去,直接將他們打趴下,那些錢一定一分不少的,全部給你帶回來。”

局長雖然知道三人實力很雄厚,可是看到他們居然能信誓旦旦的說出這些,難免有些意外。

意外之餘還是微微的笑着點頭:“那就麻煩三位了,要是有什麼需求就直接說。”

鄭源擺了擺手覺得這都是小事兒,既然那大塊的不在,那他們這次過來也算是解決了一個心頭之患吧,畢竟帶走這麼多錢。

本來就不合適。

鄭源說着就站起來,一身幹勁兒,還鼓了鼓自己胳膊上強壯的肌肉。

看着兩人還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有些不悅:“你們倆還在這傻坐着幹嘛?走啊,這一次這個機會,你們誰都不要給我搶,讓我來,我一個人能把他們打飛,讓他們知道到底是誰厲害。”

柳泉其實一直都在想着,萬一真厲害,那他們可就打不過了,可那視頻裏的人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厲害角色,甚至還有些呆。

或許是纔剛修煉的明勁,所以現在打起來也不費勁,三人過去也不會有書的懸念。

“那……”柳泉看了一眼在旁邊還是坐着不動的成雪,說道:“我們走吧。”

但是等三人都站起來準備從這兒走的時候,柳泉作爲很有經驗的老手來說,他總感覺哪裏不對勁。

事情可能沒那麼簡單,但是一想又沒有任何差池。

可是這未免有些太假了,一個明勁的石傑,不僅能取走這麼多財寶,還不躲起來,居然還在他們面前晃來晃去,要不是背後有靠山,那這就奇怪。

如果真的按局長說的,他背後的靠山正是那邊的那個小老闆, 這一切就有意思了,他這樣做恐怕以後會很後悔。

成雪卻忽然愣住了。

現在就這麼去,說明有些太橫衝直撞了,還不如慢慢來親自不能一下子太着急,讓對方都看清楚了,不管對方什麼身份,什麼實力,也不能一下子暴露了不是。

“你們倆彆着急,這件事情慢慢來。”





Related Articles

這些傀儡幾乎與真人無異,沒有任何傀儡的死板之處。

在這些傀儡出現的剎那間,便同時朝著林笑攻...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