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著他細細地咀嚼著,居然都沒什麼聲音,這麼帥有型的臉,吃東西都好看得很,像電影電視里的演員一樣,恰到好處。

吃完這一口,他終於開口,目光有些幽沉。

「小朵,姥爺讓我們五一過去陪他過節。他想見見你!」

哐啷,陶小朵手上的私筷,掉了地。

這不是見家長吧?

這麼快?

之前都通過電話了,好像也不算快。

不過,總覺得有點兒,怪怪的……

嚴格說來,陶小朵交往過幾個對象,卻從來沒有見過對方的家長。

從來沒有。

關係通常只到見見對方的好友、同事,便迅速止步了。

初戀沒見過親友,因為她當時還沒有二次整型,大概是覺得帶她出門覺得丟臉。美大叔只見過同事,關係一般,連飯都從來沒吃過。只有許強這斯,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生活交集多。但也因為交集多,讓她至今想著某些事,依然有些意難平。

哎,想那些做什麼,現在她要琢磨的是,要不要跟他去見姥爺啊!

她回答他的是,要先想想。

雷聲一響,閃電打得天地一片青白,雨點嘩啦啦地像直接潑下來。

站在大廈屋檐下,很快雨水都飄了進來,濡濕了衣裙。

陶小朵叫了滴滴,沒有雨傘,一直盯著手機里的動態追蹤圖。

她並沒選擇待在34樓,雖然向凌睿溫柔請求過幾次,都被她拒絕了。

她還有自己的生活,需要有獨立的空間。

她很認真跟他說過,吃過飯後,他送她到電梯門口,親親抱抱后,就不會再膩歪著強留她,只會叫她不要熬夜。

目前,她很享受這樣的相處。

「我的車來了,先走了啊,小朵。」

「拜拜,明兒見!」

和奈奈揮別,雨似乎又大了一潑。

想起大廈前台那裡好像可以租用傘具,陶小朵想回去拿,但看著車已經快到了,想了想,還是決定忍一忍再說。

屋檐下風有些大,已經吹得她有些冷,她搓搓手臂,突然就想幹嘛這麼委屈自己死撐啊,在他那兒留一晚也不會少塊肉。

不過,這也就是一想。想她要是這時候回去找他,他一定會很驚喜的。她就覺得,這雨也不大了,風也不冷了。

剛好,電話就響了,師傅已經在待邊等著了,跑過去得淋上至少五十米的雨。這金冠大廈下的廣場很大,一片空白,距離樹木什麼的又遠,估計得淋個半濕了。

沒辦法,還是得沖。

當她剛舉起包包,要往外沖時,一片黑色傘影挪到了她頭上。

她心頭一跳,想不會是那人吧,回頭一看,感覺就被打了一巴掌。

許強笑得很體貼,「我送你過去。」他的目光卻在她身上打轉兒,那眼神讓她很熟悉,熟悉得令人瞬間渾身不舒服,直想拒絕。

「發什麼愣,司機在催你了。」

陶小朵看看又震動起來的手機,接起來確定位置。正是下班高峰期,叫車的人很多,周圍可以停泊的車位很少,司機停的位置不是很容易找。無奈之下,只有由著許強撐傘,而他撐的傘正是從前台處租借來的。

「哎,慢點兒。」

許強見勢已成,一邊叫著, 神游

從遠處看,兩人相攜撐傘離開的樣子,頗為親昵,彷彿一對戀人。

他們剛剛離開屋檐,向凌睿拿著一把黑色大傘走了出來,就看到這一幕。只可惜他腳步慢了幾分,屋檐下等車的人很多,聲音嘈雜把他的喚聲也蓋了過去。他本來以為來得及,沒想到突然出現許強的身影,她像是沒有多少猶豫,就由著許強護著離開了。

他還是追到了屋檐下,雨水飄在臉上,風一吹就很涼。

傘面一下撐開,發出砰的一聲響。

舉著傘的那隻手,關節隱隱發白,泛了青。

「少爺,小朵小姐應該只是借了把傘。外面雨大風急,您可千萬別感冒了。」

威爾斯體貼地安撫,提醒。

向凌睿的臉色掩在傘影里,目光陰鷙,一動不動。

「少爺……」

威爾斯一看人要往雨里沖,忙將人攥住,急道,「您這會兒要是生了病,回頭過節就得在家養病,哪裡也去不了。」

「感冒就能坐飛機了嗎?」

「少爺,您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回頭小朵小姐要知道你是因為……」

「威爾斯,你威脅我。」

威爾斯苦笑,「少爺,這是小朵小姐教我的。她說,要是你再因為她受傷,她會愧疚自責,她要是愧疚自責了,食慾就會很不好,吃得少了體重就下降了,就不用再到35樓去健身了。」

所以,他們就又少了三天晚上約會的機會。

這個小狐狸!

向凌睿上了電梯。

三秒后,突然開口,「查一下那個男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威爾斯一臉懵逼,「男人?什麼男人?」他並沒見過許強,自然不知,「啊,少爺,那可能只是個普通陌生人,臨時幫個小忙,就不用……」

向凌睿臉色陰沉至極,道,「那不是普通陌生男人。」

「少爺認識?」

向凌睿雙唇抿直,回頭打給了陳子墨。

陳子墨一聽說這茬兒,瞬間從沙美人窩兒里跳了起來。

「我去,那隻侏儒居然上門踢館,這是嫌個子不夠矮了,還是嫌命太長啊!」

「等著,我現在就過來。」

他趿拉著鞋子,就往外沖,突然又站住,「向二,我說,不會是那朵小桃花跟那矮銼銼的男人在一起了吧?」

這瞬間嗅到了一股濃烈的酸味兒,混和著刺激的姦情味兒,他全身細胞都興奮得嗷嗷叫起來,話匣子打開就關不上了。

「向二,不瞞你說,我之前就感覺小桃花跟這個小侏儒之間有貓膩。好端端的,要是普通同事見面,幾句話就了的事兒,他幹嘛說那些五四三的,還帶著自己媳婦兒擠兌小桃花兒。

你還說沒有,特么的,都天雷勾動地火壘一塊兒了。瞧瞧這雨,濕了身,要上了一輛車,那還不得在暖烘烘的屋子裡搞出點兒什麼五四三……」

「娘的,又掛人家電話,這到底是不是找人幫忙的態度啊!」

他這罵罵咧咧的,衝出了門兒,上了車,追去現場,表演犯賤了。


陶小朵上了計程車后,許強也順勢上了車。

「小朵,你還住在老地方吧?那正好,可以順一段兒路。」

陶小朵想拒絕,許強已經迅速打開後座門,坐了進去,門一關上就跟師傅商量起路線問題,沒一點兒客氣,完全把自己當成了主人似的。

陶小朵無語。

這男人還是老樣子,蹭佔便宜的時候跑得比誰都快,要輪到出力出錢的時候,就永遠吊車尾磨蹭著死不出來。

不過幾塊錢的車費也要蹭,也打不窮她,權當再見識一回奇葩,積累個原型素材吧!

她必須重申一下,她真不歧視鳳凰男。大城市裡打工出來成家立業的人不少,國內的人口流量量在春運的時候可見一般。但也不是個個從小城市走到大城市的人,都這麼錙銖必較,小雞肚腸,像電視電影里的那種奇葩,如許強這種,真是很少見的。

得了,就算是她運氣不好吧!

許強看著前座的女子,便湊近前,道,「小朵,你跟那個姓向的,在哪兒認識的?看樣子可是個大款哦!」

陶小朵根本不想回話,「呵呵!」

許強像聽不出對方的冷淡,繼續自言自語,「高富帥啊,不知道是富二還是富三富四?」

不愧是在報社做過的,這人提問還是能抓住些重點的。

陶小朵權當沒聽到,看向窗外,希望快點到下車點,無奈下班是地遇到下雨,車很堵。

師傅卻來了興緻,問,「這個,富幾號,還有區別嗎?」

有了聽眾,就有了舞台。

許強立馬滔滔不絕,「這區別大了去了。富二代受一代影響更多,怎麼著做事情也不可能那麼張揚,到處炫富舉大旗招黑不是。要是富三代,嘖嘖,看看現在網上得瑟的,大多都是從沒怎麼看過父輩吃苦的小屁孩兒,砸著老子娘的棺材板兒,四處招搖撞騙,哄騙些天真單純、幻想嫁給有錢人的天真少女。這新聞里天天滾動播放啊!」

師傅一聽,呵呵呵地連聲應承。

「朵兒,今天下雨,你那個高富帥男朋友怎麼也沒說接你下班?」


「你看這雨大得,正是男朋友發揮作用的時候,師傅,你說是吧?」

師傅還是個靈性兒的,看出旁邊的叫車主都不怎麼搭腔,大約覺出個什麼沒有搭腔,只是呵呵笑。

「嘖,這高富帥到底是有些脾氣的,不像咱們普通男朋友,在這種時候肯定是招之即來。」 三天之後,禁元林上空的天色忽然變化萬千,無窮無盡的黑雲好似世界末日似的,讓所有人都感到一絲絲窒息。

「來了!」付千霜等人興奮的竄出營地,緊張的等在小山包之前。

「來了。」遠處的方言興奮的眯起眼睛。

小山包忽然傳出一連串轟隆隆的爆響,接著一股淡淡的光芒籠罩整個小山包,山包上散發著恐怖的威嚴氣息。

「這禁元林到底是什麼地方?」方言感到一絲不可思議。

這種小山包好像在禁元林外圍還不少呢,一樣的普通一樣的矮小,而且禁元林深處好像還有很多這種小山包,詭異莫測就好像組成了一個個陣法似的。

方言其實一直在考慮,那地圖中的上古洞府就在禁元林深處,是不是和這些小山包有什麼聯繫,可惜一直也想不透。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什麼線索的話就算方言再聰明,也難想得到什麼。

這股天地異象一直持續了整整半天的時間,就在方言忍不住分心的時候,小山包的轟鳴聲猛然變大。

「轟」!

一聲爆響,小山包好像裂開了一道口子,瞬間爆射出一道流光。一顆散發著閃亮光芒的東西爆射向了左側,一下消失在禁元林之中。

人群一陣騷動,大家紛紛有些心動了, 異世穿越帝國

之前是合作封路,現在寶物都出世了大家就沒必要再合作了,誰搶到就是誰的。

「蠢貨。」付千霜不屑的冷哼一聲,李玉軒也是滿臉的不屑。

這小山包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爆射出一件寶物,可是剛出現的寶物總是比較差勁的,好東西都在後面呢。

看剛才那件寶物的氣息,應該是問天級別的好東西,但是付千霜等人還是有些貪心不足,並不去搶奪。

方言倒是無所謂,這些寶物他是打算一件都不拉下了,於是冷笑著往剛才那波人的方向衝過去。

小山包幾里地外,一顆散發著璀璨光芒的拳頭大小的石頭就靜靜的停在一顆大樹杈上,吸引著追過來的人不自覺的靠近。

「靈石?」大家的呼吸頓時急促起來。


靈石就是問天武聖級別的人使用的貨幣,雖然在問天武聖看來不算什麼,但是在虛空武帝級別的人看來,就是寶物了。

這顆靈石里不僅蘊含著恐怖的天地靈氣,而且價值還非常高,只怕是一百把極品虛空玄兵都別想換到。這種好東西,誰不眼饞,此時過來的三個山峰的九個高手都興奮了起來。

「諸位,我們雙雲峰先看見的,理應歸我們,諸位是不是該讓一讓啊?」一個青年冷笑著開口。

「滾你娘的蛋,上!」其他兩座山峰的人率先撲了出去,把那青年氣得夠嗆,也加入了爭搶的隊伍之中。

就在他們混戰成一團的時候,方言大笑著接近,好像坦克一般轟隆隆的碾壓過來,一拳把兩個壯漢轟飛。那兩個壯漢慘叫著,直接被打成了血碎,鮮血灑滿一地。

「一群垃圾,靈石是我的,受死吧。」方言大笑著再次轟飛一個壯漢之後。

這一幕可把他們給弄傻眼了,一個個不可思議的瞪著方言。

「又是你這小子,先殺了他。」三個峰的人紛紛停戰,直接朝方言圍殺過去。

那三個峰的領頭人可都認得方言呢,知道他煉體強大不敢小視,一出手就是最強一擊。他們的實力也許不如付千霜,但是三人聯手那肯定是非常恐怖的。而且旁邊還有小弟輔助,他們可是自信滿滿的準備擊殺方言了。

可是方言面對這恐怖的殺招卻是不屑的一笑,擋都不擋,捏緊雙拳猛的一震。

「轟轟轟」!

一道道恐怖的拳頭和刀劍劈砍在方言身上,他的肌肉一縮一震,直接就把這些攻擊抵擋下來。最可怕的是一把鋒利無比的大刀劈在方言腦門上,卻只是迸濺一陣火星,連皮都沒破。

「這……」

所有人都傻眼了,他們怎麼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麼恐怖的攻擊劈砍到方言身上,居然連皮都沒破。

方言嘿嘿一笑,連續二十多天被追殺,現在的他已經突破到了四品,實力再度暴漲。而且他特意吸收了很多妖獸的精血,肉身的力量可是暴漲了很多倍了。


Related Articles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梁松咯噔一下,連忙接了過來,電話裡頭傳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