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了看四周,很想跑開,可偏偏又不敢。

再說,跑開就沒事了麼?

有道是,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總不能每每一直躲開吧?

她心裏亂糟糟的一片,不知該說些什麼。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真是看錯你了!”楚韻咬牙說道。

“別他媽給我扯淡!看錯我了?真是笑話!”陳羣冷笑道:“我陳羣是什麼人,高一誰不知道,當時自己湊上來,現在說看錯人了,你不感覺假麼?”

一下子把楚韻堵的無語,羞憤難當。

“我也實在煩了!不想陪你瞎耗費時間。”陳羣說道:“這段時間,我來找過你幾回?你又搭理我幾回?你當我是傻子麼,會看不出來出事了?”隨即不屑地“呸”了聲,說道:“一定是張斯那小子回來找你了吧?哼,他現在風光了,你又回心轉意了是不是?”

楚韻抵着頭,一言不發,小手卻不停地抖動,大抵心中運動的正激烈。

“你是什麼人,我清楚的很,想去重溫舊夢是吧?”陳羣滿臉譏刺:“感覺跟着我這混混掉價了?我告訴你,我偏不讓你如願!”

“那是你自己想的,我不是這樣的人!”楚韻一字一句地說道,她想極力地辯駁,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呵呵,是麼?”陳羣冷笑道:“不過,我不在乎!另外,再告訴你件事,張斯那小子,我也不會讓他好過的!這個星期,就要好好教訓他!”

楚韻聞言擡起頭,咬牙說道:“這件事與他沒有半分關係,你不要亂來!”


陳羣說道:“哼,他自己找死能怪誰。這次,最先要動他的可不是我,他在自己班裏窩裏鬥,活該被打!”

“呦,好大的口氣!”忽然有人高聲譏刺。

兩人轉頭望去,卻見不遠處走來了幾人,當中一人,體雄身健,短髮平頭,渾身一股彪悍之氣,正是方纔發話的人。

陳羣正欲怒罵,卻見其中一人自己認識。

“奇哥,你怎麼在這兒?”他疑惑地問道,崔成澤與他同班,關係還不錯,因爲這個緣故,也恰巧見過他的哥哥崔奇。崔奇也是一流氓學生,名氣卻比他大多了,在附近的勢力也不是他能比的。

按理,自己與他弟弟是朋友,他不該幫着別人笑話自己吧。

站在一旁的崔奇卻只冷哼了一聲,沒有答他的話,搞得陳羣莫名其妙。

“小同學,問一句,你跟張斯有仇?”中間的那人笑着問道。

陳羣不認識他,只冷冷地說道:“有沒有仇,跟你沒關係!”如今心情正不好,偏偏有人來觸黴頭,心中說不出的厭煩。

“呵呵”中間的人笑了“好,好,挺有個性嘛”忽然冷下了臉:“不過,我最討厭有個性的人!”

“你他媽誰……”陳羣剛開口罵。

崔奇卻早已衝了上來,“彭”地就是一腳,出其不意之下,陳羣直接被撂在了地上。

楚韻看的有些傻了,這些是什麼人,剛見面就動手。

她與陳羣在一起的那段時間,也見過一些衝突,卻沒見過人真正打架。而且,平日的那些人,明顯是比較怕陳羣的,如今的這幾人不同,似乎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

“奇……”陳羣掙扎着起來,剛要問個明白,“彭”地又是一腳,根本不給他機會,又直接踹倒在了地上。

陳羣努力地爬起來,目嗔欲裂,彷彿要發狂了似的。

無緣無故地被人打了,還當着女生的面,這在他來說,是第一次。

心頭屈辱的感覺,不停地涌起,他有一種宰了對方的衝動。

他真的感覺到有“怒火”這種東西,渾身似乎在燃燒,有種燥熱感,順着心臟向四肢流動。太陽穴有些腫脹感,突突的跳動。

對方人很多,崔奇他也不該惹,不過失去理智的人,不會在乎。

中間那人走了過來:“摔了兩次,火氣該消了吧?可以做個自我介紹了。咳,咳,鄙人姓張,名建國,桃源中學學生,高三(7)班,爲人坦誠,熱情大方,樂善好施……額,當然,你對這些也許不感興趣,我們可以換個話題,我這人很好說話的。”

陳羣聽清楚“張建國”的名字時,“怒火”瞬間消散了。

熱血在消退,身體上的疼痛卻明顯了,他卻不敢多有動作。

他感到害怕了,因爲理智又回來了。

陳羣的依靠,是年級主任陳吉,其他人忌憚的也是這一點。如果有人不忌憚陳吉,也就更沒有理會陳羣的必要了。學校的學生中,有一些事具備這種能力的,張建國是其中之一。

不忌憚不是說不怕陳吉,在這個學校,不拍他的學生多了去了。

那些無所事事的學生,根本不會在乎任何老師。

真正的不忌憚,是張建國把陳羣打傷了,陳吉也不會多說一個字,或者說,不敢多說一個字。

張建國站到了他的身旁:“實話說吧,我跟你無冤無仇,根本不想搭理你。說到底,你不值得老子去關注。”他自顧自地踱步,悠然地說道:“至於這次爲什麼來與你親近,唔,是因爲張斯。”

陳羣不明白,張斯什麼時候與張建國扯上關係了。

他感覺冷森森的,來自張建國的笑意中,沒與張建國打過交道,可從那些傳聞中,卻能猜到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張斯嘛,挺有趣的一個人,不過,我不認識,呵呵。”張建國笑道,忽然臉色轉冷:“但是,有人認識他!而且,這個人不準任何人動張斯,懂了麼?”

陳羣咧了咧嘴,想說些什麼,又咽了回去。

“好了,沒事了。”張建國輕鬆地說道:“我也該回去了,散散步,釣釣魚,澆澆花,談談理想,聊聊未來,多麼愜意,你看看你,就知道打打鬧鬧,唉,真沒文化。”他嘆息着搖頭,悲憫地說道:“我來幫你改正改正吧,第一呢,不要在張斯面前出現;第二呢,不要在我面前出現;第三嘛,暫時沒想到,以後再說吧。”

轉到陳羣的正面,看着他的臉:“你會做到的,對麼?”

陳羣不說話,一副猶豫的模樣。

張建國摟過他的脖子,將他的額頭貼着自己的額頭,輕聲道:“告訴我,你會做到的,對麼?”他的舉動一直很溫和,沒有半分火氣,可陳羣心中的恐懼卻越來越甚,他能感到對方身上散發出的詭異壓力。

最終,沒能頂住,帶着微微的顫抖說道:“我會的。”

“嗯,我知道”張建國溫和地拍了拍他的後腦勺:“回家吃飯吧,媽媽應該在家等你了。”說完轉過身來,帶着崔奇等人走了。

就在陳羣感覺鬆口氣時,張建國忽然停了下來。

陳羣緊張了起來,卻見他走到了楚韻面前,笑嘻嘻地說了句:“唔,小姐姐,你長的還真挺漂亮的,怪不得有人會嫉妒。呵呵,開個玩笑,走了。”轉回身,徑直地走了。 “國哥,還有個叫李雄的小子,啥時候動他?”崔奇問道。

“動啥動,搞得的跟黑社會似的。”張建國邊走邊說道:“咱是好學生,可不做這種事的。至於那個李雄,不用管了,最多讓人看看動靜,會有人收拾他的。”

“誰呀?”崔奇把他前面的話直接忽略了,問道。

“管他誰呢,反正不是我們。”張建國說道。

“哦”崔奇應了聲,接着又說道:“今天動手是不是太輕了點?那小子如果不買賬,我們豈不是麻煩了?”

“多輕叫輕?多重叫重?”張建國悠然道:“關鍵是看效果,我看他是個好孩子,一定會乖乖的,他要真的不學好,只能說明他是白癡。”

“那個小姑娘呢,她情況似乎不大妙。”崔奇說道:“我們要不要管一管?”

“嗯?”張建國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說道:“我發覺,你現在很喜愛管閒事啊。”

“呵,呵,還好,還好”崔奇笑道:“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嘛”

“切”張建國不信地鄙視了一聲,說道:“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姐姐了?”

“沒有,沒有。”崔奇忙擺手道:“我純粹是正義感發作,絕沒有這種想法。”

“嗯”張建國點頭說道:“我感覺也是,你一向喜歡男人的,怎麼會看上小姑娘”

“額……”崔奇頭上的黑線下來了。

“開玩笑,開玩笑,活躍一下氣氛”張建國笑道:“那位小姐姐的事,就當不知道,女人的心思說不準的,你幫了她,說不定會得罪另外一位小姐姐。”


星期六的下午。

雲霞西遮,豔光拂地,天邊盡是血染之意。

張斯安安穩穩地到家了,比以前早了許多,因爲硃紅推了輛自行車給他。

有了坐騎,行動要迅速多了。

這次是他一個人獨行的,沒有美女老師,沒有美女同學。

他也很喜愛這種孤獨感,靜靜地想着心事,有種無拘無束的感覺。

到了家門口,妹妹已經立在門前了。

替張斯接過箱子,俏生生地進屋了。張斯看着她的身影,感到一陣溫暖,平日雖然接觸不多,但在他的努力下,兩人的關係已非常融洽,非常要好。


如今,是真正的兄妹了。

“哥,你手裏拿的包裹是什麼?”妹妹好奇地問道,因爲他平日回家,手中只有書箱,還有些換洗衣物。現在卻多了兩個精緻包裹,不知是些什麼東西。

“是你鬱馨姐與紅姐送我的禮物。”張斯笑道:“而且還很漂亮呢,待會兒拿給你看。”

“嗯”張倩彤滿意地點了點頭,笑嘻嘻的走在前面。

走到客廳,兩個人正坐着交談。

“阿斯回來了。”見兄妹倆回來,坐着的人忙起身,帶着笑意走了上來,正是單雲清與鄰家的劉豔。

“劉豔姐也在。”張斯笑道。

“咱們家的小男人回來了,你媽等的都心急了”劉豔笑道。

張斯被她一句話說的,訕訕地不知如何開口,面色看起來倒似有些靦腆。

劉豔與單雲清看了,都好笑地樂了。

劉豔與他們家向來熟悉,不過,與張斯熟悉的時間卻不長。

自打那會董翠香的事情過後,劉豔對張斯的感覺大爲改觀,很佩服他的言行。時常碰面,每每總笑稱他是“小男人”,小說的年齡,男人說的是性格勇氣。

因爲劉豔的性格豪放大方,張斯與她孰的很快,不過,對於“小男人”這種稱呼,他一直不大適應,老感覺有些彆扭。尤其現在“小男人”前面又加上“咱們家”幾個字,很容易讓人誤會意思。

“好了,小豔兒,別逗阿斯了。”單雲清笑道:“你要喜歡,就改嫁來我們家,我讓阿斯娶你,怎麼樣?”

張斯無語了,原來媽媽也會開這種玩笑。

“真的?”劉豔聽了,卻沒有不好意思的模樣,摸着臉笑道:“可惜哦,我已經老了,小男人怕是看不上了。”

“沒事,沒事。”單雲清說道:“女大三,抱金磚嘛”


“呵,呵,我可不止大他三歲。”劉豔笑道。

“這個好說,大三歲抱金磚,大兩個三歲就飽兩塊金磚。”大雲清說道。

這麼一說,除了張斯,其她兩人都被逗樂了。

張倩彤看着哥哥的窘樣,還好笑地拉了拉他的衣服,搞得他很無語。

“好了,不逗了。”劉豔笑道:“我看,小張斯是另有喜愛的人了,上次來你們家的女孩子,漂漂亮亮的,還能打架,我要是他,就把那小姑娘娶回來。”

張斯看話題越扯越不對勁了,怕傷及到自己,忙說道:“我先去將書放好,你們慢聊。”說完,拎過箱子,落荒而逃,背後傳來劉豔得意的笑聲。

過了不久,便聽見張倩依也回來了。



Related Articles

雲逸招呼了一聲,小白也停住了亂跑,啪嗒啪嗒的在菜秧苗空趟里想著雲逸這邊跑來。

「咦,小白嘴裡叼著一個螞蚱!」雲逸的視力...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