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奇怪。”

說完這些話,戴眼鏡的高中生物老師擡頭看向了李明祥,說道:

“我想要一點菜葉子仔細看看,對了,我叫王海陸,是洪城中學的生物老師,對各種蔬菜有一定的瞭解,這個品種的生菜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李明祥笑着點頭,眼眸暗暗發亮,不怕貨比貨,就怕不識貨,洪城中學是洪城縣最好的學校,裏面的老師也都是最頂尖的一波,相信有了這位生物老師的助攻,事情相對就變得更加簡單了。

有時候即便是個既定事實,但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話,就沒有從別人口中說出來的話管用。

“王老師請隨意。”

李明祥對着那名廚子使了個眼色,廚子毫不猶豫的將餐盤都遞給了對方。

而此時,所有人的目光從李明祥身上轉移到了王海陸身上,還有人在小聲的說話,說是認識王老師,自己的某個侄兒就在洪城中學上學,卻接侄兒放學的時候,正好看到過。

王海陸端着餐盤放在了就近的一張餐桌上,小心的扯下一片菜葉,對着天花板上的燈照了照,菜葉子的脈絡清晰可見,葉肉非常飽滿,雖然葉肉比起普通的生菜更厚,但燈光照射下,卻又帶着幾分的剔透,這就很神奇了。

並且,稍稍靠近一些,鼻息間便能聞到非常清爽的那種蔬菜特有的清香。

王海路沒有說話,扯下一小段葉肉塞入口中,當菜葉子剛剛入口的瞬間,他的眼眸亮了起來,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味在舌尖的裹動下,讓他的味蕾完全釋放開來。

迅速的咀嚼一番,更加濃郁的清香在口中瀰漫,就連出的氣都帶着濃濃的香味。

他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面帶享受之色,但嘴一直在咀嚼,似乎那一片薄薄的菜葉子,好似什麼人間美味般,捨不得下嚥。

所有食客見着王海路的模樣,全都好奇的不行,如果換做別人來代替王海路的角色,他們可能會說是洪城大飯店請來的託,但這個人是王海路,洪城中學的老師,有認識這位王老師的人還說他是有着高級教師職稱的頂級教師,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德高望重的知識分子了。

這樣的人,根本不可能給洪城大飯店做託。

而王海路此時的表情,一定是有所原因了。

現場一下子變得很安靜,再也沒誰嘰嘰喳喳的小聲嘀咕,都在等着王海路睜開眼睛後,向大家說明原因。

李明祥看着這一幕很滿意,臉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實際上他的心頭都樂開花了,原本他還想着用自己的方法來慢慢解釋,現在看來有了王海路的幫忙,自己的那些準備怕是派不上用場咯。

站在一側的王富貴和一衆廚子暗暗偷笑,王海路的表情,跟當時他們纔拿到這些菜,親自嚐了之後幾乎沒什麼差別,可惜,當時沒有這麼多的“觀衆”。

終於,王海路的喉結蠕動了一下,那一小段菜葉子被他吞入了腹中,他的眼眸放着光,激動的說道:

“李總,這個菜是哪來的,無論是口感,還是菜香味,絕對的頂級。

88塊錢一份涼拌生菜,不貴,一點都不貴!物有所值!” 圍在周圍的食客聽到王海路的話後,表情都很怪異,他們想聽的是王海路對這些菜的看法,最好是打臉的貶低。

可是,王海路那一臉振奮,迫不及待的模樣,怎麼看都跟他們心裏面的那種“託”無限重合啊。

“自然沒問題,不過王老師不想看看另外三種新品蔬菜嗎?”

李明祥不急不忙,攤手朝着旁邊的蔬菜做了個請的姿勢。

王海路一扶額頭,恍然道:

“抱歉,剛纔太激動了,從未吃過這麼好吃的蔬菜,李總說的在理,我再看看另外三個新品蔬菜。”

本來已經有食客想要當場質問王海路是不是“託”這事,不過看着王海路激動的模樣,又暫時壓了下去,再看看能玩出什麼花來。

王海路還是和先前一樣,掰一片菜葉放在燈光下看,而後撕一小塊菜葉放在口中咀嚼,如此重複了三次。

當將最後的飄兒白的菜葉吞入腹中後,他的眼眸更加的明亮了。

“極品!絕對的極品!味道各有千秋,但無一例外的都是極品蔬菜,比好多的水果都還要香甜,還要可口。

李總,這四種蔬菜,一樣來一份!”

王海路感慨完,立即下了單,轉頭看向了王富貴四人手中端着的成品菜,他又說道:


“就這四份吧,我都要了,十三號桌。”

這時,終於有人忍耐不住的發問道:

“王老師,這個菜當真有那麼好吃?看起來也就那樣啊,至於激動成那樣嗎?”

“對啊,王老師,這些蔬菜都賣出了天價,你該不會是收了他們的錢,故意這樣說的吧。”

“我看像,就想着合夥騙我們的錢。”

“呵呵,就算找託,麻煩你們找一個演技好一點的來啊,就這樣的演技還想忽悠人,真把我們當成傻子了嗎?”

“……”

王海路凝了凝眉頭,目光掃過衆人,他是老師,爲人師表,這種誣陷他的話要是傳了出去,不難想象會是什麼後果。

而他敢摸着良心說,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發自肺腑,千真萬確,絕對沒有一點昧着良心。

王海路的目光掃過衆人,沉聲說道:

“我以一名人民教師的身份,以我對教師職業的熱愛,以及我未來的教師職業生涯來保證,我所說的每一句話,句句屬實!

若是有半句話是虛假的,我就不配做一名人民教師!

另外,我想對諸位說一句,在質疑別人的時候,最好是弄清了事情的真相,再去評價一件事。

你們當中的絕大多數都是爲人父母,難道信口雌黃就是對自己孩子的言傳身教嗎?

話不多說,言盡於此!”

王海路說完這話,冷哼了一聲,不再去理會這羣無知的人。


一衆食客被噴的面面相覷,王海路全程沒有說一句髒話,都是實事求是的道理,他們無力反駁。

開頭質疑王海路是託的那幾個人,心頭還生出了慚愧,跟一個老師講道理,開什麼玩笑,不被噴的體無完膚纔怪,王海路已經嘴下留情了。

“四種新菜,一樣一份,我倒要嚐嚐,是不是有王老師說的那麼好吃!”

“我這邊也是一樣一份,大不了被坑幾百塊,要是不好吃,以後再也不來洪城大飯店吃飯!”

“算我一個,希望不要讓我失望,否則別怪我外面到處去說今天發生的事!”

“我也要!”

“這裏也要。”

“……”

衆多食客不再隨意評價,紛紛點菜,但他們的出發點還是想要從中找茬。

但這都不重要了,李明祥相信,親自感受過新品蔬菜的口感,找茬的事情絕對不會發生!

李明祥壓了壓手,笑着說道:

“請各位朋友回道自己的餐桌,會有我們的服務人員前來幫助大家點餐,祝大家用餐愉快。”

說完話,李明祥微微躬身,而後給王富貴使了個眼色,一行人離開了餐廳。

餐廳總算是恢復了秩序。

後廚裏面,王富貴等人相視而望後,終於忍俊不禁的哈哈大笑。

“李總,看着他們一個個氣憤填膺點菜的樣子,太有意思了,哈哈哈……”

“可不是啊,一個個的心裏面估計都想着砸場子,給我們點顏色看看呢。”

“只要不是故意找茬,我覺得今天過後,我們的新品蔬菜一定能過火爆全洪城!”

“那是必須的,這麼好的蔬菜,再加上我們的手藝,這種頂尖口味在別的地方可不一定吃得到。”

“……”

李明祥見着衆人高興,他也很開心,洪城大飯店的薪酬體系,非但服務員採取的提成制度,廚師同樣採取的提成制度,一旦新菜品爆火之後,所有人的薪酬都能得到提高,這對洪城大飯店的每一個人而言,都是好事。

“哈哈哈,你們啊,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事,吃貨不分地域,以後我們飯店的外地客人恐怕會增加很多,到時候有的你們忙了。”

李明祥笑着說道。

“對對對,差點把這茬給忘了,李總說的對!”

王富貴點頭附和道。

“好好幹,要是我們飯店各方面都有起色,爭取再把飯店的檔次提高一星,到時候我們就是五星級大飯店了,各位以後就都是五星級大飯店的大廚了。”

李明祥一直有個心願,那便是打破洪城縣沒有五星級大酒店的桎梏,成爲洪城縣真正的形象酒店!

以前覺得希望渺茫,畢竟條件所限,但有了新的菜品,一定能夠將大飯店的整體業績都帶動起來,有了業績有了錢,很多事就好辦的多了。


點餐系統上,不斷有已經點好餐的菜單打印出來,李明祥擺手打住了話題,豪氣的說道:


“先別閒聊了,幹活吧,今天這一仗打漂亮了,下個月我給大家漲工資!”

“李總威武!”

“李總放心,我們一定好好工作!”

說話間,王富貴帶着廚子們開始忙了,所上的菜單,幾乎都附帶了四款新品蔬菜,畢竟能來洪城大飯店吃飯的人,基本上也都算是小有資產,他們也不在乎多花一點錢,要是真的買了吃虧,買了上當,以後洪城大飯店休想再從他們身上賺到一分錢! 不多時,一盤盤美味可口的新品蔬菜端上了餐桌,整個餐廳絡繹不絕的傳出稱讚聲。

“也太好吃了吧,我這輩子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蔬菜。”

“我們兒子以前怎麼都不吃蔬菜,還是第一次看他吃的這麼香,這麼愛吃呢。”

“值啊,相當的值,就算是賣兩百塊一份也不貴,太美味了。”

“媽媽,我還要吃。”

“兒子乖,媽媽再給你點菜,服務員……”

李明祥滿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沒有絲毫的意外。

“李總,王主廚說菜沒了,全都賣空了,但還有人在不斷的點菜,都要求要新菜品,這可怎麼辦啊?”

領班再次急匆匆的跑到李明祥面前彙報情況,他都快忙瘋了。

李明祥微怔,這就賣空了?看了下時間,還不到一個小時啊, 一筐種子走天下

“今天一共出了多少份新品蔬菜?”

李明祥問道。

“李總,平均一份蔬菜三兩多四兩的分量,出了一百六十二盤菜,主要是好多食客將所有的菜都點了兩份以上,這就導致了後來的食客還沒來得及點菜,就已經斷了供應。”

領班着急的回道,

“有沒有辦法再讓供貨商送一些這種新品蔬菜過來啊?”

李明祥眉頭凝了凝,沒食材了,這是個問題啊。

其實平時一天的消耗差不多也就這麼多,主要還是以各種葷菜爲主,蔬菜也就搭配着來。

鳳顏劫:爺的傾城寵妃

李明祥想了想,拿起手機給徐夏撥了過去。



Related Articles

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白燁不再回頭去看那片衝天的火焰,眼前,是...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