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世界的百族之間,有結盟也有敵對,自然各個神殿之間也處於相同的情況。

不論什麼種族,當他們的實力達到王級層次時,往往會接到各自神殿的邀請,當然,那些處於偏遠疆域的除外,畢竟距離神殿太遠了,難以顧及。

接到劍神殿的邀請,並不意味一定要遵循,看個人的意願,不過一名劍者,若是想要在劍道一途一直走下去,多半是要接受劍神殿邀請的,真正的強者,是在生死之間殺出來的,而不是在溫室里培育出來的。

通過書籍做出了解之後,楚暮便決定,接受劍神殿的邀請,前往劍神殿。

稍作一番整理,楚暮立馬出發,離開破天院,離開飛天閣,再次來到西虎大域上,迅速飛行,往西虎劍神殿所在的方位而去。

每一年,西虎大域,都會有不少的劍者成功突破,成就劍王,雖然成就劍王並不是容易的事情,但奈何西虎大域疆域很大,人口基數龐大,再者還有不少從其他疆域而來的劍王。

……

西虎大域的上空,浮雲千萬里,一座龐大的宮殿,深藏於其中,若隱若現。

偶爾顯露出的宮殿的一角,才讓人明白,這座宮殿的龐大,無以倫比。。

一道道的光影從遠處低空飛來,直衝高空,前往那座被千萬里浮雲籠罩,立於一片巨大無比白雲之上的殿堂。

這座雲中宮殿,便是劍神殿在西湖大域的分殿:西虎劍神殿。

費時幾個月,楚暮終於從飛天閣趕到西虎劍神殿處,立於白雲之上,面前,是一座巨大無比的恢弘宮殿,高聳入雲天,巍峨如山嶽,雄渾萬鈞,亘古長存。

楚暮有瞬間的失神,被這座宮殿的宏偉所震撼。

和楚暮一般,還有許多劍王也同樣被眼前的宮殿震撼。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劍神殿,但每一次看到,總會被震撼一下。」不遠處,一尊劍王低聲嘆道,旋即大步走向劍神殿敞開的大門。

陸陸續續的有劍王飛到白雲上,落於劍神殿大門之外,先是因為被震撼而稍作停頓,紛紛走進劍神殿之內。

楚暮發現,這些劍王,有的修為超出造化一重天,達到二重天乃至三重天,也有的氣息隱晦強大,明顯要超出三重天,達到更高的層次。

甚至於他也看到極其少數的一兩個劍王,身上的氣息如獄如淵,十分恐怖,絕對是高階劍王。

收斂心神,恢復平靜,邁開腳步,大步走向劍神殿敞開的大門,走進其中。

劍神殿大門后的宮殿,面積極大,放置著大量的桌子椅子,不少椅子上都坐著人,圍著桌子,聊天喝酒等等。

楚暮的到來,並未引起他們的關注,只是少數人面朝門口,隨意看了一眼。

像楚暮這樣造化一重天的劍王,在他們看來很常見,沒什麼好奇怪的。

楚暮也掃過一遍后,驀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與此同時,那人也看了過來,看到楚暮先是微微一怔,旋即露出一臉笑意,沖著楚暮招招手,示意楚暮過去。

「楚師弟,沒想到你已經突破,成就劍王了,恭喜恭喜。」楚暮靠近之後,這人便起身,對楚暮笑道,語氣真誠,讓和他同桌的兩人感到詫異,視線不由落在楚暮身上,仔細打量,發現楚暮僅僅造化一重天的修為,並且還是剛剛鞏固的樣子,心中不免感到詫異。


「見過秦師兄,若非有當年秦師兄贈予的靈藥,我也難以突破至造化境。」楚暮行劍禮,道,對方正是飛天閣破天院的首席大師兄——秦天逸。

與秦天逸同桌的兩人臉上閃過一絲的恍然,看楚暮的眼神,不要多了幾分的輕視。

原本他們以為,能夠被秦天逸如此熱情打招呼的人,必定非同小可,一看竟然只是造化一重天的修為而已,正暗自猜測時,聽楚暮的話后才覺得,此人能夠突破,還是因為秦天逸贈予的靈藥的關係。

依靠靈藥突破到造化境,這種做法,恐怕只有那些天賦很一般甚至糟糕的人才會如此選擇吧。

因為依靠靈藥突破大境界,和通過自身的努力突破截然不同,依靠靈藥突破的弊端極多,對往後的修鍊進境極為不利,除非是萬不得已,否則劍者根本就不會選擇以靈藥來突破大境界。

想來,這個僅僅才造化一重天修為的劍者,和秦天逸早就相識,又或者也是飛天閣的弟子,因此秦天逸才會如此熱情對待吧。

一瞬間,楚暮可不知道依然坐著的兩人,腦中會閃過那麼多的念頭。

但秦天逸的下一句話,卻一下子讓他們詫異起來,再度深深的打量楚暮。

「楚師弟,你應該是接到了劍神殿的邀請才來的吧?」(未完待續。) 面對秦天逸的詢問,楚暮點點頭,沒有否認,坐著的那兩人滿臉掩飾不住的驚愕,他們才覺得,事實似乎和他們所想象的不一樣。.

不是什麼劍王,都可以接到劍神殿的邀請,唯獨那些真正的天才劍者才有這樣的殊榮。

「秦兄,你還沒有介紹一下,這位小兄弟的來歷呢。」念頭急轉之間,兩人之一男子起身笑道,另外那女子也是美目睜大,看了看楚暮,又看著秦天逸。

「這位是我同門小師弟,楚暮。」秦天逸微微一笑,道。

「楚暮……」

「這名字我似乎聽過。」

這眉目有三分相似的一男一女思索起來。

旋即,他們的眼睛一亮,看楚暮的眼神,如同發現稀世珍寶。

「難道是他……」說著的同時,也看向秦天逸,秦天逸便點點頭。

「果真是他,當曰聽聞之後,就想著何時能見上一面,沒想到是在這種情況下看到。」

「第一造化門徒,無上殊榮啊。」

秦天逸也趁機向楚暮介紹這眉目有三分相似的一男一女的姓名,是兄妹二人,來自於東龍大域。

男的是兄長,名為蘇秦,女的是妹妹,名為蘇悅,蘇秦的修為是造化九重天,與秦天逸相當,蘇悅的修為則是造化八重天,實力也非同一般。

像修為達到了他們這一個層次,已經不會被局限在哪一個大域,而是可以**的行走,當然,太古世界及其龐大,其中險地無數,也有諸多王級強者都不能涉足的地方。

楚暮也打招呼,蘇秦兄妹也點頭回應,他們的修為雖然遠勝於楚暮,但楚暮可是第一造化門徒,將來的成就,絕對不會比他們低,甚至可能勝過他們。

這兩人都不是鼠目寸光之輩,自然目光要放得長遠一些,況且楚暮是秦天逸的師弟,看秦天逸的態度,對楚暮很好。

「楚師弟,你剛突破造化境不久,應該還沒有進行劍王的封號認證吧。」秦天逸道,楚暮點點頭,閃過一絲恍然。

劍者修為突破到造化境,有一種奧義之力蛻變為規則之力,便算是具備王級的實力,是以,會被人認為是劍王,但實際上,唯有經過認證,獲得封號,才能夠算是真正的劍王。


簡單的說,前者是實力達到了,被認為是劍王,一種廣泛意義上的認可,像是民間的認可,後者則是獲得封號,是官方的認可,這個官方,便是劍神殿。

「走吧,恰好我今曰也沒有什麼事情。」秦天逸邁開腳步走出來,一邊說道,竟然是要給楚暮帶路,這讓蘇秦兄妹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秦天逸對待楚暮的態度很好,他們已經感到驚訝了,而今要給楚暮帶路,這讓他們驚訝之餘有些不解。

就算楚暮獲得第一造化門徒的殊榮,似乎秦天逸也不需要如此做吧,這可以說完全是放下了身段的結交,將對方當做同輩,而事實上,秦天逸的實力極其強橫,幾乎要達到了劍王的極致,比蘇秦強大了不少。

楚暮隨著秦天逸而去,蘇秦兄妹二人也跟著走出去。

……

劍王的封號認證的地方,就在劍神殿的一座偏殿當中,名為封號殿。

甫一走進封號殿,便看到一座黑色的劍碑,屹立天地之間。

封號殿的屋頂,彷彿無限,令得那黑色的劍碑也無限的高大,黑色劍碑上,有密密麻麻的無數的封號與姓名。

此時,正有許多劍者聚集在此,站在巨大的封號劍碑前,進行封號的認證。

「楚師弟,劍王的封號認證與劍尊不同,很簡單,只需要重新掌握一招劍技即可。」秦天逸道:「相信以楚師弟的天賦,現在應當重新掌握一招劍技了吧。」

不論是秦天逸還是蘇秦兄妹,大約都可以看出,楚暮突破到造化境,是在一年之內。

尋常情況下,突破到造化境的一年之內,最多也只能令兩種奧義之力蛻變為規則之力,想要熟悉掌握其中一種規則之力,並且達到重新掌握劍技的層次,所花費的時間,遠遠不止一年。

聽到秦天逸的話,蘇秦兄妹二人的眼中閃過一絲的疑惑,不相信。

「掌握了。」楚暮點點頭,淡淡的回答道,旋即大步走向封號劍碑,秦天逸嘴角掛起一抹笑意,蘇秦兄妹則是滿臉的錯愕。

進行封號認證,不需要出劍,只是以手掌按在封號劍碑上即可。

靠近黑色的封號劍碑,便感覺到滄桑的冰涼,歷史厚重,沉冷悠遠。

封號劍碑的氣息,十分強大,卻不會傷人。

楚暮接近,伸出**如玉的手掌,**的五指先觸及封號劍碑的碑面,寒流侵襲而至,手掌隨之按在上面。

恍然間,彷彿世界變遷,黑暗侵襲,剎那,楚暮便出現在一處黑暗之中,他絲毫不驚慌,因為他明白,出現的是自己的意識體。

黑暗變化,光芒降臨,天地劃分,旋即,一面黑色的劍碑出現在楚暮的眼前。

「用劍技擊碎劍碑……」虛無之中響起一道飄渺的聲音。

楚暮頓時明白怎麼做,意念一動,劍在手中凝聚而出,一劍揮斬,剎那,青色風刃撕裂長空,斬向黑色劍碑。

青色風刃眨眼極致,斬殺在黑色劍碑上,輕微的咔嚓聲響中,黑色劍碑直接被青色風刃斬斷一角。

下一息,黑色劍碑消失不見,那飄渺而恢弘的聲音,再度響起:「留下你的封號與姓名。」

「震天劍王,楚暮。」毫不猶豫,楚暮報出封號。

外界的黑色封號劍碑上,光芒一閃,密密麻麻的無數封號之中,多出了一個封號一個名字,劍碑的變化,立馬被人發現,一個個劍者的視力驚人,立馬找到了還在散發出光芒的封號與姓名。

「震天劍王……楚暮……」蘇秦低聲念出,眼神有點恍然:「短短一年時間,他不僅成功的蛻變一種規則之力,還重新掌握了一招劍技,這樣的天賦……當真是……」

一時間,他似乎也明白了為何秦天逸會如此對待楚暮。

就在此時,震天劍王這個封號與楚暮這個名字光芒大作,似乎要脫離封號劍碑似的,與此同時,在這一塊封號劍碑上,另外有一個封號與名字,也同時散發出強烈的光芒,震動之間,也要脫離封號劍碑似的。

另外一個封號與名字,赫然是震天劍王,季渝。

「竟然是封號相衝。」

「封號相衝,這種情況還真是不多見。」

秦天逸和蘇秦蘇悅的臉上,也閃過一抹愕然。

不過太古世界,人族眾多,出現同樣的封號,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畢竟任你挖空心思的取封號,都有一點可能和別人相同。

「震天劍王季渝,我知道他,七星劍王的實力。」

「哦,七星劍王,那這個新晉劍王可就有難了。」

封號相衝的情況下,自然是要解決,分出勝負,勝的一方將擁有那封號,敗的一方則需要改變自己的封號。

那季渝,可是七星劍王,實力比一星劍王,不知道強橫了多少倍,輕輕一指,就能夠秒殺任何一星劍王吧。

好在分出勝負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在劍神殿之中,修為會被壓制到相同的層次,以此展開決戰,分出勝負。

另外一種,則是在外界相遇,直接分生死,死掉了,封號自然就不會再相衝了。

若是在外界相遇,以楚暮的實力,絕對不是季渝的對手,直接就會被殺死。

當兩個封號幾乎脫離封號劍碑震動起來時,楚暮就有感覺,一種強烈的感覺,彷彿宿命中有個強大的對手在等待著他。

與此同時,遠在西虎大域外其他疆域,一個紫袍中年劍者渾身一震,緊閉的雙眼瞬間睜開,綻射出凌厲至極的青芒,透入虛空,彷彿看透萬里之遙,要落在楚暮身上似的。

此人正是七星劍王季渝。

「竟然有人與我封號相衝,沒想到這麼有趣的事情,會被我碰上。」季渝自言自語的說道,臉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似乎覺得十分有趣的樣子:「既然如此,我便到劍神殿看一看情況,若是看到本人……」

話音一落,季渝的身影閃爍之間,如同一道閃電,劃過長空,轉瞬即逝。

楚暮忽然有種感覺,似乎不久之後,自己就要面臨一場大戰,那一場大戰,將會關係到封號的歸屬。

不過戰鬥未至,現在要做的事情還有其他。

「恭喜師弟,獲得封號。」秦天逸對楚暮笑道:「不過我猜想,那季渝多半會趕來,到時候麻煩不小。」

「是麻煩,就解決掉。」楚暮道。

「好,就該有這種氣魄。」秦天逸笑道:「師弟來劍神殿的主要目的,應該是軍士的考核,我帶你去吧。」

旁人看到秦天逸如此態度對待楚暮,一個個驚詫不已,要知道,秦天逸是西虎五絕之一,強大的九星劍王,名聲在外,認得他的人極多,想要和他攀交情的人也不少,但西虎五絕的交情豈是那麼好攀的,除非接近那個層次。

是以,現在看到秦天逸對待楚暮的態度,一個個驚詫之餘,紛紛猜想楚暮的身份,而後想到的人,渾身一震,露出震驚神色。(未完待續。) 在秦天逸的幫助下,楚暮報名劍神殿神軍考核。.

劍神殿的神軍,分三個大等級,從低到高,依次是:軍士,戰將,統領。

神軍三大等級也分別對應了劍者的修為實力:造化境,涅槃境與萬古境。

楚暮的修為是造化一重天,他只能夠報名軍士等級的考核,並且考核也不是馬上開始,而是要等半年之後,因為每一次考核的曰子都是固定的,不止是一人,會齊聚一批新報名的劍王,一同開始。

秦天逸也給楚暮普及了一下神軍的相關知識。


當通過神軍考核之後,便會獲得相應的神軍劍令,除了個人的姓名等等外,還有軍功一欄。

軍功是獨屬於劍神殿神軍的一種類似於貨幣的東西,用處很大,十分重要,事實上,劍者們申請劍神殿神軍的考核,大半的目的,還是沖著軍功來的。

不論軍士還是戰將又或者統領,都分成四個小等級:黑鐵,青銅,白銀,黃金。

楚暮剛申請軍士考核,假若半年之後的考核通過的話,便會成為黑鐵軍士,只有累積到足夠的軍功,才能夠申請晉陞為青銅軍士乃至白銀軍士黃金軍士。

等級越高,自然許可權就越多。

距離軍士的考核還有半年時間,這半年,秦天逸倒是勸楚暮留在劍神殿中,慢慢**,靜待時間到來,要不然一來一去又要浪費好些時間。

任何已經進行封號認證的劍王,都可以在劍神殿內居住,不過必須付出一些代價,這代價就是軍功。

楚暮沒有軍功,秦天逸則是用他的軍功,給楚暮租用一間最低等級的**室,對楚暮而言,這是很大的恩惠,對秦天逸而言,一間最低等級的**室所消耗的軍功,不算什麼。

之後,秦天逸說自己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先離開,希望楚暮努力**,有朝一曰,能夠並肩作戰。

蘇秦與蘇悅兄妹兩人也隨著秦天逸一同離開。

……

待在**室內,楚暮專心的**。



Related Articles

到了閻晴點餐的時候,差不多點了她們三個加起來的分量,才意猶未盡的住了口。

等到上菜的時候,桌上的空位已經被填補的滿...
Read more

李寒就在等待這一刻!和胡林撕破臉是爲了什麼?被軟禁是爲了什麼?

不就是爲了這麼一刻!“兌換!”“生存者擁...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