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拿出一把短劍插入石門正中的的一個劍槽,突然“轟”地一聲,石門緩緩地升了上去。

大漢目無表情地伸手恭敬道:“請!”

卓天驚訝於傲家這寶庫保護措施還真夠嚴密的,就算當初趙明告訴他,他想必也進不來這裏,不說前面那麼多層的封鎖,就這一道厚達一米的石門就不是自己可以強行能夠突破的。

卓天點頭走了進去,便聽大漢那冷硬的聲音道:“家主吩咐,有勞大師鑄造十把靈級上等劍,至於酬勞,寶庫中任由大師隨取一件寶貝。”

明晃晃的寶庫,金光閃閃,金磚銀碗,玉牀名典,應有盡有,卓天看得看花繚亂。

隨意取一件,他倒有些不知該取什麼好了。

“大師先選取鑄造的原石吧!”大漢顯然不是第一次進來這裏,對卓天這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模樣有些鄙夷,但很好地掩飾了過去,便硬聲道。

“好!”卓天在大漢帶領下,來到了一處堆滿原石的地方,黑幽幽的鐵劍石佔據了絕大部分,還有着不少赤銅石,灰原石,甚至連六品的黑曜石也有着一塊。


卓天眼睛放光,這都是寶貝啊,自己的小乾坤袋中也纔有三塊黑曜石,沒想到傲家這竟然也有着這麼一塊稀罕的原石。

大漢沒有理會卓天的眼光,拿起十塊鐵劍石道:“大師,這十塊可否滿意?”

卓天收攏下有些躁動的心情,掃了眼大漢手中的鐵劍石,踢除了一塊已經精華完全流逝廢掉的石頭,這才滿意地點點頭。

在大漢的帶領下,卓天在一間幽靜的密室裏無聊地鑄起了靈劍。

他的鑄劍水平已經完全到家了,一直想衝擊着三級鑄劍師的品級,正好此次傲家給了他這個機會。

反正鐵劍石又不是自己的,在完整地鑄造完九把長劍後,他便開始衝擊着三級鑄劍師,也就是玄級劍的鑄造。

玄劍不同於靈劍,玄劍更有着靈性,卓天瞧過的玄劍便是劍冢裏的紫電游龍劍。

那劍已經有些通靈,不然也不會在自身感覺到危險的時候,紫電游龍立馬就趕了過來,定然是它散發出了求救的信號。

“呼……”

卓天深吸一口氣,努力地操控着三昧真火,煅燒着鐵劍石,但那一抹靈性卻一直把握不住,卓天額上的汗漸漸多了起來,心情有些浮躁。

仙子姐姐指導道,玄劍的鑄造主要在於化石的部分,只有將石水鍛造的有靈性,塑性的時候,才能鑄出玄劍來。

但那一抹靈性卓天卻是絲毫未感覺到,這一番如此往復下去,卓天終於忍耐不住了,左手一拍,一掌元氣擊出,完成了塑性部分。

但劍形剛造出來之時,劍身卻是突然分崩離析,連帶着劍爐都蹦出一團火出來。

炸爐了!

大漢一驚,道:“大師,怎麼了?”

卓天被嗆出一臉黑灰,拿出一方顏冰贈予的手帕,抹抹乾淨,失望地搖搖頭,嘆道:“傲家主對我這般好,本來還想爲他鑄造一把玄劍的,但無奈實力有限,終究沒有成功。”

大漢聞言,撇撇嘴,沒想到他竟然藉此衝擊三級鑄劍師,還真是打着好主意,不是故意浪費傲家的原石嗎,但也不好明說,只得冷聲道:“大師,家主只需要靈級上等劍便好了,就不老大師費心鑄造玄劍了!”

卓天摸摸鼻子,聳肩表示事實已成,你看着辦吧。

大漢無奈,只得再回去拿來一塊原石給卓天重新鑄造,但還是提醒了一聲,不要他鑄造玄劍。

卓天也沒那個心情了,因爲仙子姐姐給出了他失敗的原因,其一是因爲這鐵劍石完全就不符合鑄造玄劍的資格,其中雜質太多,其二是他還需要一些契機,他畢竟修行鑄造術時間還短,對於一些要點掌握的還不是十分明晰,還需要好好沉澱一番,才能一舉突破。

既然如此,卓天便也不急着這麼快突破了,這些天以來,他一直修煉劍術,倒是將鑄劍術拋在了一邊,正好趁這段時間好好沉澱一番。

很快,卓天便再次鑄好了長劍,並且刻上了劍印。


那個大漢也算厚道,驗過十把劍沒有問題後,便帶着卓天回到了寶庫,讓卓天隨意取樣東西。

卓天在琳琅滿目的珍寶中看了一番,隨手拿起一紙卷軸打開看了一番,卻是失望地搖搖頭。

相比於那些看似華麗的珍寶,他覺得還是這些武技功法來得實在些。

只是這傲家的收藏的功法貌似都不怎麼樣,不是品級太低,就是副作用太大,對身體消耗太多,完全是你是我亡的招數。

就拿剛剛的那捲狂暴典來說吧,能瞬間將人的實力激升一倍,但效果過後,輕者功力全廢,重者當場暴斃,這哪裏是給人煉的,完全是培育死士的功法。

“咦?”

卓天正猶豫間,眼睛一瞥,卻是發現了一個有些陰暗的角落,一枚毫無光彩的黑鐵吸引着他,他走過去拿起黑鐵看了一番,古樸無華,但他卻感覺這黑鐵有些不凡,但也說不出門道來,只得求助於仙子姐姐給分析一下。

“這黑鐵被人下了封印,我有辦法解,不過小天子,你可要想清楚了,這東西完全就是碰運氣的,若是裏面什麼都沒有,你可就吃大虧了!”仙子姐姐道。

卓天又四下看了看,咬牙道:“賭一把了,就選它吧!”

然後對大漢道:“就它了,我們走吧!”

大漢對於卓天拿取毫無作用的黑鐵倒是略微驚訝了一番,但很快便反應了過來,點點頭,帶他走了出去。

兩人剛離開寶庫,傲家主便是迎了過來,撫掌大笑道:“顏小友果然天縱奇才,才這麼短時間便鑄好了我要的東西,在下實在感激不盡啊!”

卓天也是打着哈哈道:“家主客氣了,拿人錢財與人消災,這是我應該做的!”

傲家主也是哈哈大笑,好奇地問道:“不知小友看中我寶庫中的什麼東西了?” 卓天拿出黑鐵,傲家主不由一愣,旋即對着帶領卓天的大漢呵斥道:“你怎麼能讓小友選這麼個垃圾東西,這不是故意欺我傲家拿不出好東西給小友嗎?”

那大漢低頭站在一邊,聽着喝罵,也不辯解。

卓天拂手笑道:“家主多想了,這是我自己看中的,不關他什麼事!”

傲家主那憤怒的老臉上纔有些緩和,自懷中掏出一顆閃耀着玄光的晶石塞給卓天,道:“這也不行,小友既然看中那黑鐵便拿去,這晶石算老夫私人贈予小友的。”

“那就多謝家主!”


卓天也不客氣,收起晶石,告辭離開,反正這傲家遲早要對付,現在多收一點他們的東西,又有什麼關係。

待卓天走後,傲家對着身後的精瘦男子問道:“那黑鐵有什麼祕密嗎,我可不信他會選個沒用的東西!”

“這黑鐵乃是一個冒險小隊意外所得,是小宇少爺一次看中購得的,我看過,沒什麼稀奇的,或許是什麼鑄造奇鐵吧,對我們也什麼多大作用。”精瘦男子回道。

“嗯,陪我去看看小宇吧!”傲家主點點頭,便不再管這個,走向遠處的一個華貴高樓。

……

“卓大哥,你回來了?”卓天剛一回到鑄劍公會,找到黃大師問到顏冰在哪裏,便趕了過去,小妮子也擔心的緊,一見卓天回來,就撲進了他的懷裏。

卓天摸了摸她的秀髮,疑惑道:“怎麼了?”

他感覺這丫頭怎麼現在變得越來越不同了,還特喜歡暱在他的懷裏,總是有意無意間勾起他的無名邪火。

“沒什麼,就是擔心你拋下冰兒,再也不要我了!”顏冰將小腦袋埋在他的懷裏,戀戀不捨道。

卓天失笑道:“想什麼呢,我不就是去傲家一趟嗎,至於嚇成這樣嗎!”


“卓大哥,你不知道傲家那個少爺的下面被廢了,他們一家人都恨不得抓住你這個兇手,若是你出什麼事,我可怎麼辦啊!”顏冰幽幽道。

“呵,他們能調查出來再說吧,再說廢掉那傢伙的可不是我,而是趙明那個傢伙!”卓天笑道,他有自信留在趙明體內的劍氣只要對方一動用元氣便會暴斃而亡。

所以根本沒有人見到他去過傲家,又怎麼會有人懷疑到他的身上。

“嘿,他們不僅沒對付我,還送了我兩樣好東西,你看!”卓天拿出黑鐵和晶石遞給顏冰。

“哇,玄晶?”顏冰擡起小腦袋,看着閃爍着玄光的晶石驚呼道。

“玄晶?你說這東西是玄晶?”卓天不由一愣。

他也知道大陸上除了金幣之外,還流行着另一隻奇特的貨幣,劍晶。

劍晶聽說乃是劍元氣十分充盈的一些地域凝結而成的一種奇特的晶石,劍晶和靈劍一樣,也分爲天地玄靈四級,當然它沒靈劍劃分的那麼仔細。

這些晶石當中蘊藏着極爲豐富的元氣,乃是修行的不世珍寶,卓天沒想到自己有幸能得到一塊。

本來還以爲傲家主給他一塊好看的晶石呢,卻沒想到是玄晶,傲家招籠自己的心很明確啊,看來這屠龍之行並不是像他們所說的那麼簡單。

卓天心思如慧,很快便推測出很多東西,不過,他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不要把我看得這麼簡單哦,不然到時候你們可是會吃大虧的!”卓天嘿嘿一笑。

“卓大哥,你又想着什麼壞主意呢?”顏冰白了他一眼道,每次看到卓天這邪魅的笑容,總感覺全身汗毛乍起。

“不是對付你的就是了!”卓天哈哈一笑。

顏冰卻是握握小拳頭在他面前擺了擺,哼哼道:“你敢!”

“那這個黑鐵是什麼東西?”顏冰拿起黑鐵又問道。

“不知道呢,我們一起來看看吧!”卓天接過黑鐵笑道。


咬破手指,卓天在黑鐵上畫了一個奇怪的符籙,然後輕喝一聲“解!”

便見黑鐵光芒大盛,一道道玄光自當中迸濺而出,將整個屋子照得大亮,幸好兩人在封閉的小屋內,不然這番動靜非引起別人注意不可,以爲什麼奇寶出世了呢。

玄奧的光芒刺人眼眸,顏冰忍不住用手擋住射來的光線,道:“卓大哥,這東西要照到什麼時候啊?”

卓天卻是沒有回答,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玄光深處,目光灼灼,他感覺這裏面的東西很厲害,一定是個不尋常的東西。

咻!

終於有着一道劍芒射出,散耀出來的玄光全都消失不見,只餘那劍芒懸浮在黑鐵之上。

然後便是有一虛幻的人影出現,那人衣着一身古樸道袍,手中提着一口靈劍,嘴中唸唸有詞,衣袂紛飛,突然手中之劍閃到了他的腳下,他腳踏靈劍,便是懸空飛了起來。

“御劍術!”

仙子姐姐見多識廣,也是看到這番光景,頓時驚呼道。

卓天也是一驚,他可知道,御劍術乃是失傳千年的不世絕學,沒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了。

修煉劍術,前期有四個階段,劍元,劍旋,劍動,劍靈,卓天現在便處在第二階段,劍旋六段。

但在劍靈之後,還有更高的等級,分別爲劍王,劍宗,劍尊,劍皇。

在劍王級之前,一般武者是不能達到御劍乘風而行的,因爲一個是自己的元氣不夠,二是對於自己手中之劍的操控完全達不到劍王級那樣隨心所欲,所以一直流傳着一句話。

劍王御天!

便是說,只有達到劍王級才能真正御劍遨遊天地。

但若是有了御劍術便不同了,傳說這是一種奇術,能消耗很少的元氣,不需要很厲害的人劍相合性,便可以御劍而行。

但這等奇術卻是在千年前便突然消失了,後人一直想要創出,甚至一些劍王級的高手想要憑藉自己能夠御劍而行的感悟創出這一式功法,但一直都是苦無成果。

卻沒想到,這等絕世奇術卻是被卓天給撿到了。

卓天大喜過望,摟起顏冰高興歡呼。

顏冰不明就裏,但感覺出他由衷的高興也是開心地陪他歡笑,任他侵凌。 “冰兒我們一起修煉這個吧!”

卓天心情沉靜下來,才發現顏冰的衣衫被他弄得有些凌亂,不知道的還以爲怎麼欺負人家小妮子呢,尷尬地撓撓頭,笑道。

顏冰倒是沒怎麼在意,她很喜歡這樣的感覺,整理下衣衫,盯着黑鐵上虛幻的小人奇問道:“這是什麼劍法,可以修煉啊?”

卓天笑道:“這是傲家送給我們的絕世奇術,御劍術,你說,我們要是不修煉豈不是浪費了!”

顏冰捂嘴驚呼,御劍術,那不是傳說中的奇術嗎,卓天竟然意外在傲家得到了。

要是傲家人知道會不會氣得臉都綠了,她莞爾地想道,又聽卓天要和她分享,一起修煉,更是開心。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