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之中的叛軍也已經全部退了出來……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很清楚,今晚最後的勝負,已經並不取決于軍力的強弱了。

而是……取決於那個讓人敬畏的皇帝!

隨著那個偉岸高大的身影緩緩從大殿里走出來,皇帝身上的袍子被夜晚的寒風撩起,下擺飄蕩。

他那頭紅色的頭髮也被風揚起。

此刻,他手中的長劍,劍尖指著地面。他就這麼一步一步的從大殿的台階上走了下來,他腳下越過了眾多的屍體,殘缺的刀劍,盾牌……原本乾淨華麗的靴子,踐踏過滿地的血污……

跟在皇帝身後幾步的距離,走出來的卻是陳道臨!就連那位公認的皇帝陛下的第一心腹。內廷總管大臣老皮特,都走在了陳道臨的後面。

希洛站在廣場上,抬起眼皮看著皇帝,忽然咧嘴笑了笑:「真叫人意外。」

「哦?」皇帝挑了挑眉。

「到了最後這個時刻,你勝券在握,即將親手誅殺我這個逆賊……展現你一代雄主威風的時候……這個時候,你居然讓達令跟在你身邊。難道,這種時候,不是更應該讓你的那個寶貝私生子站在你身邊。這樣難得的機會,看著一位皇帝親手斬殺叛逆展現帝王威風的機會,可是不多呢。難道你不想用這個機會,給他上一堂永生難忘的帝王之課?」

「蕭德爾……將來我自然有的是機會慢慢的教導他。」皇帝冷笑:「不過此刻……我的弟弟,你了解我,我對你自然也不陌生。你的性子。從小便喜歡做出乎意料的舉動。這是今晚最後的謝幕,還是讓蕭德爾留在大殿里,留在哥特他們身邊,我放心些。這裡這麼多刀劍弓弩,若是你又鬧出什麼鬼主意的話……哼。」

「哥哥,你說這話。是忌憚我了么?」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皇帝淡淡一笑。搖了搖頭,隨即面容一肅,緩緩沉聲道:「好了!我給你一個體面的謝幕,現在,你可以有一個最後展現你勇氣的機會。你是打算在這裡自裁,以你的死換取這些跟隨你的人的活命?還是……你更選擇死在我的劍下呢?」

希洛垂眉,他並沒有回答。可眼神里卻有奇怪的目光閃動,他彷彿在艱難的思索著什麼問題。

彷彿過了許久。又彷彿只過了一瞬,希洛才抬起頭來,他卻並沒有去看自己的哥哥,而是將目光鄭重的落在了帕寧身上……或者說,他的眼神先是在阿克爾和帕寧兩人身上轉了轉,當看見了阿克爾已經微微顫抖的手指的時候,希洛不易察覺的輕輕嘆了口氣,最後終於彷彿下定了決心,緊緊的盯住了帕寧。

「帕寧將軍,可願與我共進退?」

帕寧聞言,淡淡一笑,這笑容很是蕭索:「殿下,到了這個時候,我自然與你綁在一起。」

「那麼……你可還有出劍的勇氣呢?」希洛忽然飛快的追加了一句。

「劍?」帕寧微微一皺眉,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長劍……劍鋒上有幾個殘缺的豁口,不過劍鋒上依然能看出森然的寒光,他忽然一挺胸膛,咬牙沉聲道:「劍就在我手裡,還不曾旁落,有何不敢!」

帕寧咬著牙齒,深深吸了口氣,看著希洛:「殿下,若是你願意的話,我們還有城中上萬雄兵,我帕寧手裡還有長劍!我願意以性命相拼,護您殺出城去……」

「走?我為什麼要走!」希洛忽然語氣變得凌厲起來!他大喝一聲:「我不走!!」

說著,他已經將長弓持在手中,指著不遠處這高大巍峨的正殿,還有那遠處的皇宮建築群。

「這裡就是我的家!我生在這裡!從小長在這裡!也是我一直為之奮鬥,為之拼搏的地方!我心中唯一的夢想,便是有朝一日,將這個地方奪回來!讓它徹底的只屬於我一個人!若是這個夢破了!那麼我就算是活著逃出去,哪怕天涯海角,我這一輩子又怎能甘心苟活!!」

他胸膛起飛,情緒很是激動,然後又看了一眼沉默而冷酷的皇帝,苦笑道:「況且……一位聖階高手在此,我想走,卻哪裡有這樣的機會!哼!」


帕寧一怔。

難道……不是想聚集人手殺出去么?

那麼……

「帕寧!」希洛臉上居然露出了越來越濃的興奮和激動,他甚至伸出舌頭,添了添已經因為緊張和焦躁而乾裂了一個晚上的嘴唇,咧嘴一笑,道:「你心中,對聖階,有畏懼么?」

帕寧沒說話。

「這裡所有人里,就只有你最了解聖階的強大之處。可你雖然是卡奧的弟子,但是平日里,想和一位聖階高手堂堂正正的交手,這樣的機會,只怕也沒有吧!」

「老師雖然也指點過我,但是……若是能和一位聖階高手正面毫無保留的交手,這樣的經歷。我的確沒有過。」帕寧搖頭。

「那麼,身為一個武者,此刻的你,難道心中不應該有一種興奮和衝動么?」

帕寧又是一愣。

不僅是帕寧,就連阿克爾等人也都愣住了。

此時此刻,這位希洛親王,難道是在面對絕境的時候,已經徹底瘋掉了么?

興奮?這有什麼好興奮的?

要面對一個聖階高手毫無保留的出手誅殺……這種事情,有什麼好興奮?是嫌自己死得不夠快嗎?!

可奇怪的是。帕寧聽了這話,那原本已經死灰一片的臉龐上,居然陡然就煥發出了幾分光彩來!

那原本已經因為絕望而變成灰色的眼神,居然也重新點燃了兩團火苗!


他握著劍的手指,越來越緊,越來越用力。深深吸了口氣,忽然也大聲道:「不錯!!殿下,我此刻的確是很興奮!!」

唰的一聲,帕寧舉起長劍,劍鋒指著不遠處的皇帝,厲聲喝道:「陛下!帕寧學劍半生。師從卡奧大人,身為武者。哪一個心中沒有夙願,希望能有朝一日,踏入那聖域之中!老師雖然是聖階,可我也從來沒有機會親身體驗一次聖階高手全力出手的滋味!今天在臨死之前,能得到這樣的機會,帕寧就算是死,也感謝陛下的成全!」

說著。他居然還往前大大的邁上了一步!

這話說出來之後,全場不少人都為之動容。就連陳道臨也忍不住嘆息,覺得這個冷麵冰山一樣的傢伙,雖然有些可惡,但的確也算得上是一個很有氣概的男人!

皇帝盯著帕寧,原本冰冷的眼神,卻微微有些鬆動,他輕輕嘆了口氣。

「帕寧!在帝國年輕的一代人之中,我曾經極為看好過你。甚至……旁人一直將你與哥特比較,可我卻一直認為,哥特比你更像是一個軍人,將來為國戍邊,決勝疆場,統兵軍略,成就一代名將,哥特要遠遠勝過你!但是在武道一途上,你的天賦卻要高過哥特!我甚至認為,在帝國年輕一代的武者之中,你會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有希望踏入聖域的人。」皇帝說道這裡,又搖搖頭:「只可惜……我曾經那麼看好你,甚至不惜將你調回帝都,想親自栽培你,我甚至許了你和皇族聯姻,只想著,將來不出十五年,皇族就會出現一位自己的大劍師了……只恨,你卻偏偏叫我失望了!」

帕寧微微一挑眉,隨即淡淡道:「是我辜負了陛下的期望。陛下若是恨我,就不妨一會兒親手取了我的姓名吧。」

「恨你?」皇帝卻忽然颯然一笑!他看著帕寧大聲喝道:「我是恨你!但是此刻你的作為,卻更叫我滿意!此刻這麼多人你,卻只有你還依然保留了武者本色!你心中雖然也有畏懼,可卻依然能站在我的面前,持劍相向!帕寧,我雖然對你的期望落空了,但是……我卻並沒有看錯你!」

帕寧也是面色一肅,凜然道:「帕寧有辜負陛下的厚恩,就請陛下親手將我這條命拿走吧!」

希洛在一旁也走上了兩步,他和帕寧並肩而戰,面對著全身閃耀著金色鬥氣的皇帝,這位親王殿下臉上浮現出一絲苦澀的笑意:「哥哥,這便是最後的時刻了吧。」


「叛逆之罪,你死之後,不得皇族旗葬。」皇帝看著自己的弟弟,眼神冷酷,可隨後忽然語氣略微一變,低聲道:「不過……我會把你葬在皇陵的邊上的。」

希洛哼了一聲,卻又扭過頭來,看著帕寧,這位親王殿下的眼神里,忽然流露出了一絲奇異複雜的目光來。

「帕寧,你可知道,就在一百多年前,就在這皇宮皇城之上,也是這麼一個盛大的慶典時刻,也是一件舉世震驚的政變……那位偉大的攝政王還沒有掌權的時候,也曾經被人逼到了絕境。」希洛忽然放緩了語氣,此時此刻,他居然還有這種閒情逸緻,慢吞吞的訴說著史書典故,閑話家常一般……「當時,那位偉大的攝政王身邊站著的唯一的一個同伴,便是偉大的鬱金香公爵杜維!傳說之中,但是還只是一個皇子,而且已經站在絕境之中的辰殿下,就對杜維說:只要我不死,我便封你為鬱金香公爵!只要我皇族荊棘旗不倒,鬱金香花就會永遠綻放在這片大陸,永不凋謝!

正是這個承諾,後來才造就了一個偉大的鬱金香公爵,和偉大的鬱金香家族。」

帕寧不解,他皺眉看著希洛。

希洛忽然哈哈一笑:「我和我的這位皇帝哥哥,雖然此刻已經勢同水火,但很可笑的是,我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我們都極為崇拜那位偉大的攝政王辰。所以,此時此刻的場景,卻叫我忍不住想起了皇族的這位先人來……你看,此刻,我們的遭遇,豈不是和這位攝政王當時有幾分相似么?」

說著,希洛盯著帕寧的眼睛,一字一字沉聲道:「帕寧,若是我為皇的話,我也封你為公爵!只要我有生之年,就絕不負你!」

這話說出來,在場所有聽到的人,不約而同的,臉上都紛紛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所有人都認為,這只是這位親王的垂死前的最後一番展示自己氣派的貴族做派罷了——死也要死得優雅有派頭一些。

此時此刻,面對一位聖階強者的皇帝,這位希洛親王,是在是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取勝機會了!

說這種話,不過就是在垂死之前,滿足一點自己對心中偶像的致敬而已。

也就僅此而已吧。

希洛卻說的鄭重其事,甚至,他還轉過身來,張開雙臂,用力的擁抱了一下帕寧!

帕寧正發怔,卻已經被希洛一把用力抱住。隨後就聽見在自己的耳畔,有一絲極為細微的希洛的聲音,直接落入了自己的耳朵里!

「以你全力而為,能擋聖階高手幾劍?」

帕寧一愣,來不及細想,只是下意識的低聲回答:「……一劍!老師在指教我的時候,我只能接他一劍,而且老師還不曾全力出手。」

希洛用力抱著帕寧,然後鬆開……

就在希洛放開自己的時候,帕寧又聽見了希洛傳來了一句話。

聲音依然是極為細微隱秘,但是這句話的內容,卻讓帕寧霍然動容!!

希洛的聲音雖然輕微之極,但是聲音卻篤定而沉穩!語氣里甚至還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自信!!!

「一會兒只要你能擋他三劍,我便能翻盤!相信我!」

.

(初四的更新送上,這次總算是沒食言。還要說一下的是,明天是初五,按照南方的習俗算是小年,我不知道別的地方是什麼習俗,但是南京這裡是的。所以,明天我不能保證有更新,現在只能說盡量,如果明天沒法更新,還請大家見諒,畢竟是過年期間……所以,明天就不另行通知了。如果有時間寫我就更,沒有的話……就請大家再等一天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零四章【緋雪之夜】(二十五)冷酷?

西北,樓蘭城。

城堡上,那高高懸挂的旗幟迎風飄揚。

火焰之中盛開怒放的金色鬱金香,彷彿在風中猶如活了一般。

樓蘭城,這座西北的「奇迹之城」,也是西北鬱金香家族領地的首府城市,鬱金香家族的大本營所在。

作為西北邊陲最重要的要塞,樓蘭城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它位於帝國西北邊界地區,緊靠著從北到南的乞力馬羅山脈,緊靠著山脈之中的那個天然的大豁口——西北走廊。

而只要穿過走廊,越過一片沙漠,便可抵達西北的異族草原,那裡肥沃的草原養育著草原游牧補族,這些被羅蘭帝國人稱為草原異族。

無論是偉大的開國大帝時代,還是巨星閃耀的鬱金香公爵時代,哪怕是在帝國最強盛的時候,這片草原也從來不曾被羅蘭人真正的征服過。

不僅僅是因為草原異族天性驍勇彪悍,也不僅僅是因為草原漢子騎術精絕,善於騎兵作戰,更不僅僅是因為草原上擁有數十萬控弦,哪怕是在草原上最衰弱的時候,也隨時可以拉出十萬鐵騎。

更重要的原因是,草原上有一位「守護神」!

大雪山,巫王!

大雪山的傳承甚至要比羅蘭帝國的開國歷史還要久遠,最早已經無從追尋。人們只知道,大雪山的傳承。一代又一代的守護著草原,守護著這片大陸上最後一塊還沒有被羅蘭人征服的土地和民族。

草原人視大雪山巫王為神,甚至比羅蘭人信仰光明神殿教會更加虔誠。傳說大雪山每一代巫王都有通神的本領,甚至比光明神殿的教宗都要更加高深莫測。大雪山更是高手如雲吧,那些穿著雪山白色巫師袍的巫師們,閃耀的光芒,絲毫不遜色於羅蘭人的魔法師。

因此,草原人得以一直屹立在這片草原之上,即便是羅蘭帝國開國大帝所向無敵。征服了整個大陸,也不曾真正的征服過這片草原。

而到了杜維的鬱金香時代,羅蘭帝國巨星閃耀,英雄輩出,而草原也依然不曾被羅蘭人征服。

……

樓蘭城,這座在西北邊陲的重鎮。不僅僅是鬱金香家族的首府大本營,同時更是帝國戍守西北邊疆的一道最大最堅固的屏障。

說它是「奇迹之城」,因為就在一百多年前,這裡還只是一片荒原。

這座現在已經是西北第一大城市,羅蘭帝國第二大城市的西北重鎮,擁有八十萬常住人口的西北雄城。只有短短的一百多年歷史。

它建造於杜維時代,在第一代鬱金香公爵剛剛被冊立公爵之位。來到西北接受領地的時候,就選中了這個地方為自己家族未來的大本營,在這裡建造新城。

讓人當時的世人驚嘆的是,建造這麼一座雄城,以羅蘭帝國的文明程度和建築水準,哪怕是徵發民夫,也至少需要數年時間!

然而第一代鬱金香公爵杜維。只用了……

一個月!

一個月的時間,就用從乞力馬羅山上採下的巨石。建造堆砌出了這座西北雄城!這無論是在當時還是後人看來,簡直無異於是一場「神跡」了!

初代鬱金香公爵的神奇,就是從這建造這座城市的「神跡」開始起步的。

到了一百多年後的今天,樓蘭城,這座鬱金香家族的大本營首府城市,發展的規模已經遠遠超出了昔年剛剛建造的時候。

昔年建新城的時候,因為西北人口稀少,所以這座城市建造之初,設計的人口容納量只有三十萬。

然而到了今天,一百多年的時間,因為鬱金香家族的繁榮強大,樓蘭城也越來越昌盛,這裡佔據了西北邊陲的關卡之處,正好享受了得天獨厚的邊陲貿易。羅蘭人和草原上的各種貿易,都要經過這座城市,樓蘭城已經成為了羅蘭帝國西北邊境最大的貿易城市。

草原上的優良戰馬,牛羊,皮草等等各種物資,都在這裡源源不斷的流入羅蘭帝國,而羅蘭帝國的商人,也會將帝國出產的各種金銀器皿,珠寶器具,鐵器,鹽巴等等各種物資販賣到草原。

無論是哪種貿易,都要進出的商隊,都會選擇在樓蘭城這座西北最大的城市進行交易。

而鬱金香家族,也被認為了是獨家壟斷了整個羅蘭帝國和草原異族的貿易。

在帝國的軍隊之中有一句話流傳:羅蘭帝國的所有騎兵起的戰馬,都打上了鬱金香家的烙印。而草原人武士用的彎刀,都出產自鬱金香家工坊!

更重要的是,作為為帝國戍邊的鬱金香家族,幾代人致力於對草原的滲透。這一百多年來,鬱金香家族用了最聰明的辦法為帝國保衛著邊疆的和平。

所有人的都知道,這一百多年來,鬱金香家族對草原的滲透無所不在,鬱金香家的勢力遍布整個西北草原!

甚至每一代草原的王要想坐穩金帳王庭,若是得不到鬱金香家的支持,那便無法長久!

這一百年多年來,從未曾發生過一次西北草原異族入侵劫掠的事件!帝國也不曾耗費一兵一卒遠征草原,但是這一百多年的和平,卻是羅蘭帝國千年歷史之中從來不曾有過的!

……

冬季西北的風雪漫天,一場暴風雪剛剛襲擊了樓蘭城,大街上和房屋上都滿是厚厚的積雪。

就連城中那座巍峨的鬱金香家城堡,也都彷彿被冰雪裹上了一層銀妝。

城堡前的大門護衛依舊站立得筆直,身後的塔樓上。屋檐下掛著長長的冰柱。


一早鬱金香家就已經發出了緊急動員令,調集了兩支軍隊入城,同時發動了全城的居民清掃積雪。

此刻就在鬱金香府外的大街上,半條街道已經被清掃出來,積雪被掃到了道路的兩邊,堆積得高高的。西北的漢子們奮力的鏟雪,大街上人頭攢動,人們口中不停的呵出白氣,面色潮紅。而還有一些孩子。在雪堆之中來回奔跑玩耍,更有的男孩子掰下冰棱來,拿在手裡互相嬉鬧打鬥。

西北人尚武彪悍,羅蘭城自然也不例外。

新年剛剛過,整座城市都還沉浸在新年的喜悅之中。

而此刻,就在鬱金香家城堡上。那城堡的最高一座塔樓上,一扇窗戶后,正有一雙眼睛,在默默的注視著街道上這一片繁忙的景象。

彌賽亞?魯道夫,鬱金香家族現任族長,帝國的第一位女性鬱金香公爵。族名:杜微微,此刻正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下面的場景。

這麼寒冷的天氣。她卻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白色袍子,一頭紅色的長發就那麼隨意的披散在雙肩上,全身上下唯一的一個飾品,便只有頭髮上的一隻金色的發箍。

杜微微靜靜的看了許久,許久……終於,她輕輕的嘆了口氣。

「消息……已經確認了么?」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