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蓉皺著眉頭,不滿的問:「你對他並不熟悉,我想只有他身邊的人才能察覺到不同。」

「這個我也考慮過了,特地找了幾個他身邊的熟人,但都表示沒有特別的地方,不過這樣不是挺好的嗎?可能只是你想多了而已。」梁鴻卓笑著說道。

他內心也是希望如此,這幾天的跟蹤和監視一點的收穫都沒有,但是還要繼續下去。

「或許吧,但我真的想知道裡邊有什麼事情發生,因為我直覺感到似乎有內幕在其中。」夏蓉擔憂的說著,她相信自己感覺是真實的,至於梁鴻卓為什麼什麼都沒有發現,她無法解釋。

梁鴻卓聽出她語氣中的傷心,急忙說:「或許接下來幾天會有收穫,你不要灰心,等我發現什麼就立刻告訴你。」

他不能肯定以後會發生什麼,只是不想讓夏蓉擔心,這樣只會讓他更心痛。

夏蓉謝過他就掛斷了電話,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發獃。

「她就這麼掛了電話,我還沒有約她出去玩呢?」梁鴻卓失望的放下手機。

周昂敲敲他的腦袋,「夏蓉正在為夏俊峰的事情煩惱,就算是你的約她,她也會拒絕。真是沒有眼力。」

梁鴻卓沒有反駁,他知道周昂的話沒有錯,所以無聊的坐在位子上看著資料,但實在看不出夏俊峰有什麼問題。

兩個人各自沉默著,周昂奇怪的在屋子裡走來走去,嘴裡還念叨著什麼,梁鴻卓正在的思考夏俊峰的事情,感到十分心煩。

「你這麼走來走去,害的我沒有辦法思考。」梁鴻卓不滿的盯著周昂。

這傢伙又在做什麼,他隱約聽到了謝冬青的名字,更是感到十分疑惑,因為自己好像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那個女人了。

自從上次提供打開盒子的方法后,這個女人就好像消失了一樣,所以周昂這麼念叨的,他反而感到很奇怪。

「我在想謝冬青好像最近都沒有來,你不覺得很奇怪嗎?她之前可是這裡的常客。不知道現在在做什麼。」周昂一走一邊說道。

「怎麼?你想她了,不來不是更好嗎?她反正不是什麼好人。」梁鴻卓笑著說道。

周昂當然知道謝冬青是什麼人,他擔心的是會不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畢竟上次孟和的資料就是她提供的,說不定能從她嘴裡問出點什麼。

梁鴻卓站起身拉著周昂坐在沙發上,認真的說:「從現在起不準在這裡提起謝冬青的名字,因為你長著一張烏鴉嘴,說什麼就會來什麼。」

他還故意做了個不準說話的手勢,不過周昂絲毫沒有在意,只是自言自語的說:「謝冬青應該來找我才對,怎麼這麼久也沒有動靜。」

梁鴻卓本來不想理會他,但就在這個時候,他聽到外邊的高跟鞋的聲音,忽然心跳加速,不會真的是謝冬青來了吧。

他坐在周昂的身邊,安靜的等待著,這個周昂果然是個烏鴉嘴,壞事說什麼,什麼就會靈驗,早就讓他不要說了,現在說不定已經晚了。

一陣敲門聲后,門吱嘎一聲被推開,站在門口的正是謝冬青,她穿著一件黑色的大衣,脖子上還戴著一條粉色的圍巾,眼神犀利,盯著周昂和梁鴻卓。

「謝冬青?真的是你?」周昂驚訝的問道。自己不是在做夢吧,怎麼剛好提起,她就出現了?

梁鴻卓沒好氣的在周昂耳邊說:「你看,都是你的錯,一定是你的話把他給招來的。」

謝冬青笑了笑坐在周昂對面,「正是我,謝冬青,怎麼這才幾天沒有見面,你就不認識我了?」

她自顧自的站起身倒了杯茶放在桌子上,打算和周昂好好的談談,不過周昂似乎還沒有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怎麼會?你可是我們的稀客。」周昂笑著說道。

梁鴻卓急忙回到自己辦公桌前,收好了那些資料,不能讓這個女人知道自己在調查夏俊峰的事情。

他們可是牽扯在一起,讓她知道了,以後的工作更是難辦。好在謝冬青根本不在意梁鴻卓,她只是直盯盯的看著周昂。

「你為了盒子的事情來找我?」周昂脫口而出,他心裡很清楚門羅組織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自己只是在糊塗而已。

謝冬青冷笑一聲:「你以為門羅組織是個什麼地方,真的連個盒子都打不開?我來這找你不是為了這個事情。」 第042章酒里有毒

李小沫全身一激靈,以為自己落入了幾個富家子的手裡,正要掙扎,抬頭一看。一手撐住她的,竟然是張衛兵!

「張衛兵!怎麼……怎麼是你!」李小沫驚訝的說道。

張衛兵把李小沫拽到自己身後,後面田靜趕緊走過來,一臉愁容的扶住李小沫,問了一句:「怎麼喝這麼多啊!你又不能喝!」

田靜只是關心的責備一句,並不打算聽李小沫的回答,趕緊把李小沫攙扶進了燕南鎮鎮政府的那輛奧迪a6l裡面。

張衛兵抹了一把額頭的汗,還算是老天開眼,碩大的北京城,竟然能夠在路上找到李小沫,看來,就算是大海撈針的話,只要去嘗試,興許就能夠有收穫。

人也找到了,張衛兵也準備開車帶著李小沫回去。

轉身正要朝著車裡走,剛才的那幾個富家子弟追了上來,李子然帶頭,走在最前面,身後三四個人,一臉玩世不恭的樣子,眼睛裡面帶著戲謔與嘲諷,似乎自己的獵物被別人搶走了一樣。

「你誰啊,說把人帶走就把人帶走!」李子然相當猖狂的問道,似乎在這個底盤的所有姑娘,只要他看上的,那就都是他的。

看著李子然的這幅嘴臉,張衛兵覺得噁心,不準備搭理這幾個混蛋,倒是一起跟著他來得金若晴看不下去了,多嘴說了一句:「你們是誰啊,大晚上的不在家裡帶著,在外面閑逛什麼!該滾哪滾哪去!」

「這小妞脾氣不小啊,看來這長得漂亮的妞都多少有點個性,看你年齡不大,出來玩也得跟對人,你跟著他有什麼好處,來來來,跟著哥哥們玩!」李子然調戲到。

「呸,你們這幫人渣!」金若晴還要繼續往下說,被張衛兵一把拉走,這裡是京城,人多而且雜,趕在這地方欺男霸女的嗎,絕對背景都挺深的,張衛兵雖然不怕事情,但是也不想給自己找事情,跟這種人不至於惹得一身麻煩。

「別走啊,小子,你這帶著這麼幾個姑娘怎麼說走就走,你是幹嘛的,看你這車牌號也不是我們京城的,你把身份證拿出來看看!」李子然說道。

張衛兵瞟了他一眼,冷笑了一聲,「你算老幾,我身份中憑什麼給你看!」

「我是這片派出所的,現在我懷疑你的身份有問題,沒準是流竄犯呢,趕緊的,身份證,駕照都給我拿出來!」李子然說道。

「你先把你警官證拿出來,你要真是警察的話,我願意配合你的工作,但是你要是故意跟我找事兒的話,我真不管著你。我他媽不管你丫是誰,也不管你老子是誰,更不管你後台是誰,但凡你不長眼敢給我來勁兒的,我一定要你後悔!」

張衛兵說這話的時候,面露凶光,一股殺人的銳氣逼迫的這幾個人,幾個人-大氣不敢喘一口,等張衛兵說完了,幾個人都不寒而慄。

「你小子有種,你要確定我的身份是吧,好,我這就把警官證拿出來給你看!嚇死你!」說著,這李子然真從兜里掏東西,鼓鼓囊囊的,絕對不是證件!

果然,李子然從內兜裡面掏出一把槍,貨真價實的05式9mm警用轉輪手槍!

這確實是警察用的傢伙!李子然弔兒郎當的把手槍在手裡轉了兩圈,然後突然停住,槍口對準張衛兵,完全一副西部牛仔的姿態。

玩槍倒是玩的挺溜,但是,從他拿槍的姿勢以及對待槍-支的態度來看,這人絕對不是警察,更不會是當兵的,這槍是怎麼來的,還說不定呢。

「怎麼樣,這回信了吧,知道這叫什麼嗎,2005年研發成功的轉輪手槍,只有我們公安防暴大隊配備,小子,我這槍可不長眼,你最好好配合,把你車裡的那幾個姑娘也叫出來,我要查他們的身份!」李子然拿著槍,硬起了不少,看來剛才在酒吧裡面也喝了不少酒,身上酒氣十足,估計也只有喝了酒的人,才敢這麼猖狂。


「我信你這把槍,但是我不信你這人,不好意,恕不奉陪!」說完,張衛兵轉身就走!

只聽身後「嘎嘣」一聲,轉輪槍打開了保險,這是準備要開槍了。

「我看你在走一步試試!」李子然說道。

旁邊幾個同夥,看李子然有點上頭,趕緊過去勸阻,說道:「算了算了,一看就是土包子一個,別玩大了,走吧走吧,裡面妞多的是!」

「我他媽的就看上剛才那個了,明明到手了,這小子來了壞我好事,今天,要把讓我把那女的帶走,要麼他們一個都別想走!」李子然帶著酒氣,校長的說道。

張衛兵和李子然只有兩米的距離,這麼近的距離,李子然想射擊張衛兵的什麼部位就能夠射擊他的什麼部位。

李子然這小子當時也喝多了,拿著手槍真要朝著張衛兵的後腦上開槍,這一槍要是打下去的話,那張衛兵腦袋瓜子在零點五秒之內就能夠被射穿,瞬間爆炸!

李子然旁邊的朋友只是看到了,但是誰也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都只是剛想要上去阻止,但是從時間以及距離上來看,基本上是來不及了。

但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張衛兵還是背後長眼了一樣,根本就沒有回頭,直接一記后擺腿,大長腿兇猛的倫在李子然的胳膊上。

李子然感覺手腕先是一陣麻木,接跟著就是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

手槍掉在地上,張衛兵轉過身,撿起手槍。沾了一手的槍油。

還帶著槍油呢,說明這是心情啊,而且,槍上面沒有編號,說明這把槍不是警察的槍,如果是的話,牆上面都會有一些標記,證明這是下發給誰的。

張衛兵將子彈從槍膛裡面退了出來,說道:「有本事搞到槍,沒本事用,真可惜了,這把槍留在你手裡也是廢物,而且,很有可能會用在歪路子上,我先替你保管了,等我玩夠了,下次見你再換給你!」

說完,張衛兵把手槍放進自己的兜里,朝著轎車走去。

李子然已經被張衛兵那一腳踹的不敢說話了。

他手腕到現在還特別疼,而且沒有任何力氣,似乎被剛才那一腳直接給踹折了。

張衛兵上了車,準備開車會燕南鎮。李小沫暈的厲害,在車上幾次要吐出來。


距離燕南鎮還有一段車程,按照張衛兵的速度的話,至少還得四十來分鐘。

而李小沫已經臉色發白,看上去好像要扛不住了。

「小沫,你到底是喝了多少酒,怎麼這麼嚴重,你不應該這樣。」田靜又開始喋喋不休起來。

「什麼應該不應該啊,我看你這人真煩,人家李鎮長都難受成這個樣子了,你還在這裡說教,有完沒完啊!」金若晴很不爽的說道。

「我這是說教嗎?我是為她好,你一小孩別亂插嘴了!」田靜不開心的說道。

金若晴可是嘴上不吃虧的,還想再說什麼,張衛兵及時制止住了,說道:「少說兩句!我覺得,李鎮長不是喝酒喝得!」

「不是喝酒喝得?那是為什麼?」田靜說道。

「食物中毒!」張衛兵斬釘截鐵的說道。

田靜肯定是不相信,說道:「不可能食物中毒,她和他同學聚會,絕對不會是隨隨便便的找個館子,絕對是找最高檔的。在北京城的高檔飯店,怎麼會出線食物中毒的事情呢!」

張衛兵嗤之以鼻的一笑,金若晴也是忍不住了,說道:「暫且別的原因先不說,就先說說北京的高檔飯店,怎麼就不會食物中毒呢?要說你們北京的醫療也應該是全國最好的吧,那什麼協和醫院,什麼北大附屬醫院,那都是靠全國數一數二的醫院了吧,不是照樣會有醫療事故嗎,照樣會有不該死的病人死在那裡嗎?連醫院都那樣,更別提飯店了,別以為你們北京什麼都好,要是那麼好的話,你們來我燕南鎮幹嘛?」

「你這孩子是不是持槍葯了,我說話愛你什麼事情了,我說燕南鎮不好了嗎?我只是說,李小沫這個,不應該是食物中毒!」

張衛兵說道:「事情不要光看表面,就算飯店沒問題,萬一吃飯的人有問題怎麼辦!」

「你意思是懷疑有人給她下毒?」田靜說道。

「酒裡面肯定做了手腳,下毒不至於,但是很有可能下了一些蒙汗-葯,有的人對蒙汗-葯非常過敏,腸胃接受不了,所以,會一直吐。而且,全身乏力,頭暈眼花,有高燒的癥狀!」張衛兵剛說到這,田靜趕緊摸了摸李小沫的額頭,不禁驚訝的叫起來:「哎呀,被你說著了,小沫,小沫她的頭特別熱,都燙手啊!」

「回到鎮里的話,醫療水平太低,弄不好還得轉院轉回北京來,還是就近先找個醫院,看看嚴重不嚴重!」說著,張衛兵導航到了附近的醫院,這裡離東大醫院比較近,趕緊開車飛奔而去。

張衛兵他們在樓道裡面等,急診室的門關著,田靜最為焦急,金若晴靠著作為打瞌睡。

張衛兵也多少有點疲乏了,不過心裡還是擔心這李小沫。


大概在凌晨兩點多快三點的時候,進診室的門打開了,醫生走了出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

… 周昂真沒有想到謝冬青會來,剛剛只是感到好奇而已,這個女人就好像聽到了他的話一樣,就這麼不早不玩的來到這裡。

「說吧,什麼事情?」周昂知道這個女人只要出現一定有事情,他現在真的是牙疼,純粹是因為看到謝冬青給氣的。

謝冬青不慌不忙的說:「你這是什麼意思?好像很討厭我一樣,這次我可是給你帶來了一門生意。」

生意? 翻身再愛:傲嬌閃婚老公 ,她出現的地方只有麻煩,哪裡來的生意,他們這個事務所做什麼的她應該很清楚才對。

反正沒事情讓周昂的辦的時候,謝冬青不會出現,他已經準備好聽聽這個女人要說些什麼。

「我想讓你幫我找個人。」謝冬青盯著周昂的眼睛,表情十分認真。

周昂愣在那裡,找人?她可是門羅組織的成員,這樣的事情怎麼會找他?只需要讓組織的人去找,可能比他做的更好。


上次孟和的事情,就是這樣,他們無論多麼努力都沒有找到更深入的線索,還是謝冬青本人幫了他們才能知道更多。

「你這是在和我開玩笑嗎?門羅組織想找什麼人做不到?」周昂想當然的認為謝冬青是在故意拿他開涮。

門羅組織的勢力範圍絕對不是他能相比,這裡邊恐怕有個古怪。

謝冬青神秘的笑了笑說:「正式因為門羅組織的勢力範圍太大,牽一髮而動全身,所以才讓你動手,這樣更方便。」

這個借口聽起來似乎還像那麼回事,但周昂不太相信,只要私底下秘密進行就可以,完全不用找外人。

但如果自己不答應,這個謝冬青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他想不出來,畢竟上次他不想幫忙打開盒子,這個女人可是威脅了他。


他一言不發的盯著謝冬青,她看起來像是認真的,周昂想了想,與其被威脅然後答應,索性直接問問有什麼好處更合適。

反正他們現在肯定沒有辦法和門羅組織對抗,只能乖乖的聽話,看來和謝冬青配合算是唯一的路。

「我收費很高,不過你肯定也不在乎錢。但我幫你能得到什麼好處?」周昂笑著問道,如果好處不夠,他可懶得去做,自己不是個傻瓜,會免費的給門羅組織提供幫助。

謝冬青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故意說道:「我可以幫你解決現在的煩心事。」

煩心事?周昂想了想自己現在遇到的麻煩,難道和夏俊峰已經孟和有關,想了想覺得不太可能,謝冬青和夏俊峰是一起的,怎麼會站在自己這邊,透漏他的消息。

如果不是,那就是恆泰集團的事情?周昂迷惑的看著謝冬青,好奇的問:「我有什麼煩心的事?你說說看?」

他心臟狂跳,似乎意識到自己之前犯了個錯誤,昨天恆泰集團的事情,他一直在猜測幕後之人,卻從來沒想到過謝冬青。

她笑著說:「我可以幫你進入恆泰集團的實驗室里。」

什麼?周昂驚訝的看著一臉鎮定的謝冬青,怎麼可能?難道真的是她? 軍婚太纏人:首長,放肆愛

如果是真心幫助,怎麼不幫他進入實驗室內部?看來是有所保留,也或許就是為了今天的籌碼。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恆泰集團和我有什麼關係?」周昂故意裝作輕鬆的說道。

他想親耳聽聽謝冬青到底知道些什麼,畢竟沒有比現在更好的機會了,對方需要自己幫忙,所以他並沒有處於劣勢。

謝冬青嘆了口氣,都這麼明顯了,還在自己面前裝,好你個周昂,是等著讓她說出來吧?

「你沒有興趣就算了,我可以拿錢給你。」謝冬青說著就從包里拿出一個紙包,放在桌子上。

那裡邊可是十萬塊錢,比其他的工作簡單多了,光是找到人就能賺到這些錢。

周昂冷笑一聲:「我不要錢,這個你很清楚。」

「你和恆泰集團的關係不用我來說吧?孟和就是恆泰集團的人,你想不進入恆泰集團的實驗室最好想清楚,機會不多。」謝冬青冷冷的說道。

她來之前可是做好了準備,所以根本不擔心周昂會不答應,她氣定神閑的坐在對面,悠閑地喝著茶。

周昂十分憤怒,但彼此都清楚對方的想法,所以他的選擇不多,不過進入恆泰集團的的實驗室的確十分吸引人。




Related Articles

「快,有人拿著槍,從咱們這裡挾持走了那個傢伙!」

夜上海夜總會大廳。 這家夜總會既然是這座...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