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男子的聲音落下后,其四人微顫的身形則是緩緩向後退去,此時面前這名面帶淡淡笑意的青年對自己幾人來說,無疑如同死神一般。

「撤!」

在四人緩緩略退間,不知其中誰猛然喊了一聲后,四名身為王之氣七重以上的地獄門強者則是雙腿一震,隨著一股股鬥氣能量的輸入,幾人的雙腿則是霎時顯得比這前略粗了不少。

轟轟轟轟!

霎一時,四人的雙腿之上泛起絲絲異樣光澤時,則是雙腳狠狠一跺,在地面之上帶起四聲轟隆聲音后,身形則是化為模糊的身影向著北面快速後撤。

「想走嗎!?呵呵!」回頭看了眼被倉土等人轟擊的身形幾乎透明且有些萎靡的魔影靈魂后,易烈那漆黑的眼眸之中悄然閃過一絲淡紅之色,同時悄然而起的還有那全身駭人的殺意。

「移花接木!」

就在半空之上四人的身形帶著陣陣風壓快速急退時,隨著易烈雙手微微彎曲成爪狀,一聲暗喝聲則是從其口中怒喊而出。

呼呼呼呼!

在其聲音剛一響起時,四道異樣的吸力則是從易烈雙爪之中快速浮現。接著在昏暗的天空之上探出四道清晰的印痕,接著猶如從其雙手之中探出的四條能量觸角一般,狠狠的向著那四道已變得模糊不清的人影掠去。

啊啊……

在這四道從易烈雙爪之下詭異探出的四能量觸角如同磁鐵一般,陡然吸在那急速后掠的四人天靈蓋之上時,數聲震人心魂的凄慘叫聲則是從那半空之中不斷響徹,同時在四道灰色的虛幻人影被其強者從其天靈蓋扯出后,天空之上的四道身形也是為之一頓,在其聲音消失時則是紛紛如天外損石一般,狠狠的砸向地面。

轟轟!

著伴隨著四道骨頭斷裂身體爆裂聲慎人傳出,地面上因四道的砸落也是出現了數次輕顫。

穿成女主死對頭 ,易烈面容也冷冷一笑,雙爪暗暗一扯,四道看似頗為暗淡的王之氣靈魂體則是被易烈瞬間扯到了面前,不等這四道靈魂體有所反應,由爪變掌隨後在一道複雜的手印浮現后,這四道靈魂體則是瞬間被其與那倉土一起封印到了體內。

做好這一切后,易烈的目光則是在次轉向已有些節節敗退的小四身上。此時的小四黑袍之上已破損的只剩下几絲布條,一道道火紅的緊身衣袍在其纖痩的身姿微微有所動作時,則是不時顯露出來。雖然小四的面容被其斗笠遮擋,但是從其身體之上的氣息來看,應該是受了一些傷勢。


「走,咱們也去會會這名傳說中的強者!」向著魔影靈魂體淡淡一笑后,則是帶著一絲凝重望向那周遭盤旋著陣陣陰風的九煞道,隨著易烈心神一動,這魔影的靈魂體則是受了指引一般,本已略顯透明的身體此時也微微濃郁了許多。 右手在猛然一縮,那沒入倉土體內的血祭刃則是猛然自倉土的體內強行抽離。接著在易烈背後深藍光翅狠狠一顫間,身形則是猶如鷹鵬一般向著九煞掠去,而其速度可要比鷹鵬快上數百倍不止。

在易烈向著小四這邊戰團掠來時,那一掌將小四轟出的九煞則是面容一冷望向來者。此子以一人之力將其門中兩名玄之氣強者及四名王之氣強者擊殺,這等仇怨就算這二人主動退去,九煞長老也是絕不可能放任其離去。

在望著黑袍青年身影火速掠近,九煞的面容也為這浮起一絲猙獰道:「小子!你殺我門中數名強者,今日,我必叫你碎屍萬斷以平我心頭之恨!」

「呵呵,你們地獄門本就是個陰狠的門派,擊殺他們也是等於為其超度了,九煞長老又何必動怒。」易烈背後光翅輕輕一滯,則是停留在了小四的面前冷冷望向九煞道。

聽到此話,九煞老臉一沉,冷聲喝道:「殺我門中數名強者不說,還出言不遜!小子,你當真是活膩歪了!」在其聲音落下后,其雙肩詭異一抖,伴隨著一股驚天能量波動從體內順向雙臂,九煞的臉龐也在此時略顯的灰暗。

「辛苦了!」感受到九煞周身所凝聚而出的恐怖能量后,易烈的目光則是轉向身邊的小四接著道:「我現在雖然達到了玄之氣實力,但是也是秘法所至,看樣得儘快將其解決了,如此這般大的動靜,想必那絕天宮的強者已經感知到了,如果在這樣拖下去反而對我們不利。」在看了小四身之上的些許傷勢后,易烈目中不由透出一絲感激。

小四斗笠下的美眸緩緩轉向易烈道:「好吧……這傢伙鬥氣之中總是帶著一絲陰寒,頗為詭異。小心點!」此時小四沒有了往日的調皮,則是多了一份成孰於老成。

轟隆隆!

就在二人對話間,一聲轟隆悶響聲則是陣陣傳來。在易烈二人將目光猛然轉向九煞時,其九煞面容陰灰,雙手也是明顯比之前變幻的更加飛速,在看看到九煞雙目中帶著一絲陰狠之色,易烈的眼睛同時為之一眯,腳尖輕點,身形頓時化為一道黑影向著九煞掠去,而小四也是跟著隨後跟上。

現在加上易烈與那魔影靈魂體,其實力已可以說與九煞勢均力敵。而九煞因為中了絕天宮強者的毒鬥氣,所以實力也是有所減退,看九煞如今模樣也是想速戰速決。

轟!

就在二人的身形剛剛掠起時,那之前轟鳴之聲則是陡然加劇,接著二人面前的地面則是跟著這聲莫名的轟隆聲陡然裂開,霎時一道高近百米的巨大土牆則是在此時駭然而立,直接擋在了易烈二人的面前。

噌!

看到面前土牆之上帶著一絲絲陰寒鬥氣能量,易烈的面容也為是一變,手中的血祭刃則是陡然橫在面前。接著在易烈右臂之上陣陣濃郁的鬥氣能量輸向血祭刃時,則是隨著易烈帶著強橫的勁力狠狠向著面前幾乎高聳入雲的土牆劃去。

呲!

出乎易烈的意料,在血祭刃帶著強橫的勁力與能量狠狠劃在面前的土牆上時,這道土牆則是猶如豆腐一般直接被其一分為二劃成了二半。

「不好!」在血祭刃揮出的瞬間,一股不祥的預感則是湧上了易烈的心頭。那九煞弄出如此大的動靜不可能這麼容易就被自己所輕易擊開,所以這道土牆的背後必定有乍。想到這后隨即易烈暗吼了一聲后,身形也是直接擋在了前掠中的小四的面前。

「易烈!不要!」在看到易烈突然間擋在自己面前,小四那斗笠下的面容也陡然一白,以本體火麒麟的感知明顯比易烈要強橫許多,所以那土牆之後的浩瀚能量小四同樣是感受的到。

就在易烈的身形猛然一側擋在小四的面前時,一雙陰灰的雙拳則是輕然間穿過易烈面前的土牆,接著迅速在易烈的眼瞳之中放大,在這陰灰的雙拳之上竟然連周微的空間都是震的紛紛崩塌,一絲絲空間之力則是化為絲絲異樣能量纏繞在了這雙拳之上。

轟轟!

在這道看似輕柔的雙拳落在易烈的胸口之上時,那本來微挺的胸膛此時也是在這雙拳到臨時,陡然下陷。同時那些纏繞在其雙拳之上的空間力量也在雙拳轟擊在易烈身體之上時,轟然而散直接將易烈上半身上的黑袍都是震成了虛無,而那泛著異樣光澤的御神甲則是在黑袍破碎間顯露而出,而在那御神甲之上兩道深陷的拳印及不時外溢的鮮血則是在小四的目光中極其的刺目。


「璞!」

隨著九煞穿透易烈面前的土牆雙拳落下,一口鮮血則是從易烈的口中猛然噴出,同時易烈那深邃的眼瞳也陡然間變的有些暗淡。玄之氣九重的超級強者瘋狂一擊,就算有著御神甲與金龍紋身雙重防禦,也是根本抵擋不了其拳上的磅礴能量。

在看到易烈的身形明顯一晃,接著轟然被那雙拳之上的恐怖的能量勁力陡然轟飛后,小四的眼神之上則是悄然閃過一絲火焰,同時在其身體之上也是猛然一震,頓在身體之上的寬大黑袍則是被其身體之上的火元素瞬即燒為了飛灰。

「御神甲!?」伴隨著易烈的一口鮮血不由噴出后,九煞的目光則是死死的盯著面前這名黑袍青年身體之上的泛著淡淡金光的異樣馬甲道。

嗷嗷嗷!

就在九煞的目光如著了魔般盯著易烈那如同斷線的風箏徐徐飄下的身體時,數聲震天怒吼聲則是從小四的口中傳出,與此同時這方圓數十里的區域則都是被一層火元素的熾熱所盡數充斥。此時的小四已經化為了本體聖獸火麒麟,數米之高的身體之上火元素火焰帶著陣陣火爆之聲在其身體之上不斷響起,同時那漆黑的眼瞳也緩緩轉化為了一種極其妖異的深紅色。

在小四的身形出現驚人的變化時,易烈的身體則是如同損石一般轟然砸在了不遠處的一座山丘之上,頓時大地震動,而那足有數里的山丘也是在易烈的身體陡然砸下時,則是化為了漫天的塵土,直接被其身體上所攜帶的陰寒能量震成了平地。

「聖獸火麒麟!?」在感受到面前熾熱無比的火元素能量時,九煞的目光則是帶著一絲不可思議轉到了小四的身體之上,同時一聲極其極尖銳且驚恐的聲音頓時從九煞的口中響起。凝聚成人形……那就說明自己面前這個全身冒火一身駭人的火元素傢伙的實力最少也是頭七階的級別。而這種級別如果化為本體的話,那可是足以跟半仙與媲美的寸在了。

在九煞陰灰的面容猛然一變,身形也同是潛意識的急速後退。御神甲的確誘人,但是在自己與自己性命相比則是算不了什麼,此時自己中了那絕天宮強者的毒鬥氣,此時毒意也漸漸加深,如果在不回到地獄門安心將心內毒氣清除的話,這具肉身則是有著被毒氣侵蝕入骨的危險,想到這九煞急退的身形則又是加快不少。

「想逃?」在看了眼飛速急退的九煞,小四的眼瞳之中的火焰猛然暴漲,接著張口一張,一道異常狂暴且兇猛的火元素,則是鋪天蓋地的從小四的那偌大的巨口之中噴出,隨後道道火舌猶如鎖定了九煞一般,瘋狂的向著其身體轟去。

伴隨著小四口中那道火元素猛然噴出,這數十里的空氣也陡然間變的無比乾燥,其中的水份也皆是被其蒸發為了虛無。甚至在小四眼瞳悄然一寒間,這片天地則是如同火海一般轟然燃燒了起來。而那快速前掠間的九煞身影也是在這種異樣狂暴的火海中,明顯一頓。

呼呼!

就在九煞的身形為這一滯間,小四那龐大的身軀則是微微前行了數步,接著四肢輕然虛空前踏時,一圈圈空間黑洞則是自小四的腳下不斷閃顯出道道空間漣漪。

而隨著小四的身形緩緩前移,其四肢之上的火元素也是越加的躁動起來。而在小四的身體越漸的加快時,一股股猶如洪水一般的驚天火元素則是隨之一起轟然向著九煞掠去。

「這是你自找的……」在小四前掠的同時,一聲極其溫柔的聲音則是從小四的口中傳出。而了解小四的人則是會被這種聲音驚的微微一顫。而在下方因體內重傷的易烈則是在這種聲音下明顯一愣,雖然此時小四的聲音很是柔和,但是易烈心中卻是清晰的感覺到從小四身體之上所蔓延開去的磅礴殺意。

嗷!

在小四的身形距離九煞遠漸的臨近時,一雙無比有力且帶著一股浩瀚的火元素之力的前肢則是直接向著九煞的胸口探去。而在小四前肢前伸出,雙爪這上的爪尖則是直接將空間劃出十道深深的印痕。

轟!

就在九煞拚命想要掙脫周遭火元素的圍攻時,一雙足以穿透空間的恐怖巨爪則是生生的拍在了九煞的胸前。頓時,天地中的火元素猛然一震,一道實質般的火元素能量則從小四的雙爪之中透出,隨後沒入了九煞的身體之內。

啊啊!

隨著這道火元素的重擊下,九煞的身形猛然一震,身體之上的鬥氣鎧甲也是盡數碎裂,一道極其駭人的恐怖慘叫聲不絕於耳。同時一股浩瀚的陰寒之氣則是從其體內猛然爆發而出,在此同時九煞的雙目也是因為過份充血,而導致整個眼球都是布滿了血絲,甚是嚇人。 而還不待小四的雙爪移開,一股極強的反震力則是從九煞的胸口之上浮現。下一秒則是重重的將小四龐大的身軀轟然震開。如同九煞那陰灰的手掌也直接隔著虛空重重的落在了小四的額頭之上。

轟!

在其一掌將小四轟開之後,九煞的面容也頓時被一種難以言明的猙獰所覆蓋。這種痛苦之色就算是被下方在次吐了口鮮血的易烈看到,都是心驚不已。

「咳咳!小四居然在激發體內潛發下,將其逼成這樣,果然是傳說中的聖獸……」在重重咳了幾聲后,易烈雙手捂著胸口有些下陷的兩個偌大拳印驚訝道。此時的易烈體內能量幾乎透支,如果不是星君留下的那團能量氣旋支撐,估計此時易烈早已昏死了過去,玄之氣九重的超級強者瘋狂一擊下,不死,已是大幸。

就在易烈的的聲音喃喃落下后,小四的身體則是在其微微一顫間恢復了之前那種衣著一身緊身火紅長袍的驚艷女子,隨後整了整衣袍望向那面容越加猙獰的九煞冷冷道:「被火元素侵蝕靈魂的感覺如何呢?呵呵!」

「沒想到居然會有幸碰到傳說中的聖獸,老夫的點子也太背了!」望向變回足以傾城的漂亮女子的小四后,九煞的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無奈與不甘道。


在看了九煞的微顫的身體后,小四介面道:「人類玄之氣九重的強者果然強悍,如果不是我強行激發體內潛能,我想我也根本不是你的對手。但是,如今,你只有死路一條。」在其聲音說完后,小四的眼神則是轉向下方的一個深坑之中,那裡駭然便是易烈所躺的地方。

滋滋!

隨著小四的聲音落下后,一聲聲像是什麼東西被火烤燒一般,聽起來極其的慎人。而在此同時,九煞的身體之中則是詭異的透出一抹火紅,而這種火紅則是像在九煞的身體深處燃燒的一般。

啊啊!

「我地獄門不會放過你的!就算是你聖獸,也是一樣!」伴隨著九煞的聲音在次夾雜著慘叫響起。其陰灰色的雙手也跟著陡然一變,頓時,一股狂暴的靈魂力量則是從九煞的體內蔓延而出。

呼!

而小四的目光一閃,剛看到九煞的一些端倪時,一股由黑霧盡數包裹在內的灰黑人影則是猛然自九煞的體內湧出,接著伴隨著一聲極其不甘的嘆息聲,則是向著正北方極速掠開。而隨著這道人影的電石火光般消失,九煞高懸在天空之上的身體也在此時向著下方一頭栽下。在其身體落下后,那九煞的眼瞳之中則是沒有一絲生機的存在。

「居然強行將自已靈魂抽離去了嗎?」在這一幕快速而逝時,小四的美眸中帶著一絲冷意道。接著在其冷哼一聲間,雙手一揮,一股強橫的火元素則是向著那急速下墜的九煞身體轟去。

就在小四想要毀掉九煞的這具軀殼時,下方處在半昏迷狀態的易烈則是眼睛猛然一睜,失聲喝道:「不要!」

呼!

隨著易烈的聲音陡然響起,小四的雙手也是跟著一顫,頓時那已掠到九煞身體之前的狂暴火元素也是在小四雙手一握間,砰然化為無數粉碎的火苗漸漸散去。

「你還好吧?」在收回火元素能量后,小四身形一閃則是落在了易烈平躺著的深坑前接著道:「被他的靈魂逃脫了,留著這具皮囊又有何用?」在看了眼易烈胸口那駭人的兩個下陷的拳印,小四的面容也隨之一冷道。

「呵呵,我自有用處……」隨著易烈那勉強帶著的一絲極為難看的笑意后,則是用力體內最後一絲能量猛然揮向九煞的肉身之上,頓時,在一片光芒閃過之後,九煞的的肉身則是陡然間閃進了易烈的空間戒指之中。

而在易烈做好這一切后,那微抬的身體也是在眼皮越加的沉重下,直接昏了過去……

一場大戰,終於以兩敗俱傷的結果草草告終。伴隨著天空上方朵朵白雲在次聚集,地面之上的陣陣飛揚的塵土此時也是漸漸平息,同時一道驚人的數百米長的巨大鴻溝則是徐徐顯露出來。

呼呼!

就在此地的火元素也是隨著陣陣清風緩緩散去時,隨著數道狂猛的風壓陣陣侵來,之前才恢復一些的戰場,此時又是被這些陣陣風壓轟擊的在次塵霧繚繞了起來。

「又是被他搶先一步逃了嗎!?」在天空之上數名灰袍人徐徐落下后,一名矮胖的老者,雙手輕浮著從身邊慢慢掠過的空氣,冷冷笑道。

「那半月星君果然是老奸具滑,這種調虎離山的計謀確實讓人心生狠意啊!」在看了下這殘破的戰場,站在矮胖老者身後的一名灰衣人上前一步狠聲道。

回頭輕瞄了眼這名灰衣人後,矮胖老者雙拳緊緊一握道:「地上這幾人皆是地獄門之人,看來那星君的目地是向著那顆升玄丹來的。」將目光轉向地上那幾名魂魄被易烈強行抽離的軀殼,矮胖老者的雙拳此時是緊了又松,鬆了又緊。而隨著其內心的波動傳出,其周身的能量也陡然間沸騰了起來,一股股陰毒的鬥氣皆是將其周邊數里之內的空氣,都是染上了一層青灰之色。

「那半月星君就算此時是靈魂體的狀態,也是名半仙的頂尖強者,為何還搶掠這顆升玄丹?」灰衣人有些不解道。

「呵呵,真正出手搶掠這升玄丹的,並不是那半月星君, 星界之狐 。」面容微微一僵,矮胖老者道。

在聽到其聲音傳出后,灰衣人身體不由一顫,尖聲道:「那九煞可是玄之氣巔峰的實力,就憑他!?」在聽到這,灰衣人簡直不敢相信,那名在三角域弛詫風雲的人物居然會敗在這黑袍人的手中。

「除了星君與這黑袍人之外,應該還有一人。而這漫天瀰漫的火元素氣息則應該就是出自此人之手。」在感受到已過去多時的戰場,仍帶著的一絲熾熱的火元素后,矮胖老者的面容也不由帶起一絲凝重道。

「那黑袍搶奪這顆升玄丹,又做何用意?」在聽到矮胖老者這話后,灰衣人微微放鬆了下道。

聽到灰衣人如此問道,矮胖老道的面容也微微一變,沉聲道:「廢物!之前在黑市中,那名衣著黑袍的神秘人他的實力不就是王之氣九重巔峰嗎?現在他搶掠這顆丹藥的目的,則是一目了然了!」

在其聲音落下后,雙手則是輕然向著那五具地獄門強者的軀殼揮去,伴隨著一道帶著腥氣的灰褐色鬥氣覆蓋其身體之上,一時間,陣陣滋滋的聲音則是隨著這五具屍體的不斷詭異顫動下,漸漸的被這股陰毒鬥氣侵蝕成了一片灰色的飛灰,甚至連其白骨也是化為了一堆與土一般的塵灰。

「現在,立刻搜尋這股火元素的氣息,而如果可以尋到這火元素的蹤跡,我們就定能夠尋到他們,呵呵!」雙手輕然攤開,感受到空氣中透出的陣陣熾熱的異樣能量,矮胖老者陰笑一聲接著道:「就算那名黑袍人的實力因這升玄丹提升到了玄之氣,也只能是多了具屍體而已。」

臨海一方,斷魂墳。

只所以小四將易烈在次帶回了斷魂墳,是因為在這非常陌生的地方,她也只來過這個地方。所以避免在臨海一方中迷路,她也只好在次回到了這個魔氣能量極其濃郁的斷魂墳中。

錯綜複雜的山谷之中,在一塊近十餘米大小的青石之上,易烈的身體微微平躺其上。之前那副慘白的面容此時也是浮起了一絲紅潤之色,這一點,身為聖獸的小四也覺得頗為的蹊蹺。身為聖獸的她當然知道受了這麼重的傷,莫說自行恢復了,就算尋到上好的丹藥也未必能這麼飛速的恢復體內傷勢。

要知道,身為玄之氣巔峰強者那可是隨意間足以驚天動地的人物,而眼前的這黑袍青年在受其瘋狂重擊之下,居然才兩天的時間便是有著驚人般的恢復的十之二三,這種事情便是入眼整片大陸,也是件稀奇之事。

又是三天時間不覺而逝,期間這繚繞在斷魂墳之中的濃郁能量也是在這數天之中,被易烈吸收了近一半的魔氣能量進入體內。就在小四美眸微閉緩緩恢復著體內損失的頗多火元素能量時,那一直躺在偌大青石之上的易烈,那白皙的手指則是陡然間微微一抖。

隨著其手指的輕抖間,那緊皺的眉頭也微微睜開,同時體內枯竭的鬥氣與乾裂的經脈,此時也是如同饑渴的猛獸一般低聲嗚咽著。

心神一動,那體內的淬魂決則是受到易烈的控制,接著在易烈眉頭漸漸舒展時則是慢慢的運轉了起來。

伴隨著淬魂決的正常運轉,易烈的身體也猛然雙腿一綳,直接站立了起來。而那盤坐在一旁的小四也像是感應到了青石上的異樣,在嘴角一動間美眸也跟著輕然睜開。

「你終於是醒了……」在看到易烈身形站立時,小四的美眸也隨之一彎,淡淡笑道。

揉了揉發漲的頭,易烈同樣將目光轉向了小四無奈道:「呵呵,玄之氣強者的一擊,果然是王之氣實力無法承受的了的,如果不是我身體之上有著特殊的防禦,我想在他這一擊下我就算不死也得筋脈盡斷了。」 對於九煞的實力,易烈是沒有一絲的懷疑。而在升玄丹的誘惑之下,這種險值得一冒。但何況此時又多了具玄之氣巔峰實力的肉體,在現在這麼緊張的局勢下,也好利用這種低級的肉體為其一用了。

「升玄丹?」想到這,易烈身形猛然一震,雖然將得到了九煞的肉身,但是那升玄丹卻是一時不知在了何處。

「那個……我之前看到這老頭右手之上有著一枚空間戒指,不知道那升玄丹是否就在其中。」看到易烈眉頭在次緊皺,小四的嘴角淡淡一翹道。

聽到小四這話,易烈的目光也陡然轉向小四,在看到其點了點頭后,易烈的心頭也是帶著一絲緊張的情緒,左手一揮。頓時,在一道黑影閃爍間,九煞的肉身則是顯露在了易烈二人的面前。

「果然!」在九煞的肉身剛一顯現,眼尖的易烈一眼便是看到在其右手之上果真有著一枚泛著淡淡黑芒的空間戒指。

伸手將其摘下入手后,一股陰寒的氣息則是突然間侵向易烈的手掌之上。好在易烈早有準備,在這股寒氣剛一順著手掌傳入體內,便是在淬魂決的運轉下盡數驅逐出了體外。

搖了搖頭后,易烈手指一彈,一縷靈魂之力則是順勢鑽入手掌中的空間戒指之內。

轟!

隨著易烈這縷靈魂力量的進入,一股磅礴的異樣靈魂防禦則是猛然在這枚空間戒指之中形成一道極其強橫的靈魂屏障。而在易烈靈魂之力侵入的霎時,則是強者將易烈的這縷靈魂力震成了虛無。

感受到這空間戒指中靈魂力量的兇猛,易烈面容也是為之一白。本來就受了頗中的傷勢的易烈,此時在受到這股靈魂力量的重轟,其身形也是有著微晃。好在易烈的靈魂之力遠比常人強上許多,不然光這一道靈魂重擊下,易烈則會在次昏厥過去。

「小傢伙,把你的靈魂力量收起吧!」就在易烈一籌莫展間,一道蒼白無奈的聲音則是從易烈的腦海中響起,而待這道聲音響起的同時,易烈的面容也隨即浮起一抹喜氣。

「星君?你的靈魂恢復好了?」帶著一臉的興奮,易烈不由暗聲道。

「雖然沒有完全恢復,但是想要衝破這空間戒指中的靈魂印跡,可是隨手拈來的事。呵呵。」感受到易烈心中的喜悅,星君那蒼白的聲音中也透著一絲欣慰道。

輕點了點頭后,易烈也不在矯作道:「那就有勞星君了。」之前在靈魂細細感知下,九煞的這枚空間中的靈魂印記的確不是自己這種實力所能破除的。

隨著星君輕嗯了一聲后,一縷強橫的靈魂力量則是從易烈左手之上的空間戒指之上緩緩透出,接著穿過空氣中陣陣魔氣能量的漣漪,隨然將這道靈魂力量將這道黑色的戒指周圍完全包裹之內,則是轟然間帶著一聲呼嘯的風聲陡然鑽入。

轟!

在星君強有力的靈魂衝擊下,在次響起一聲悶響間,那閃爍著黑芒的空間戒指中九煞的靈魂印記則是被星君這道靈魂力量強行破解了去。

「呵呵,運氣不錯,除了這顆升玄丹還有些上好的丹藥及武技。」在這九煞的空間戒指中靈魂印記剛一破除后,星君則是帶著一絲愉悅的笑意道。

在聽到星君說道后,易烈目光微微一愣后,則是不由淡笑道:「嗯?這有這等好事!」說完一縷靈魂感知力也是直接順著星君所留下的痕迹探了進去。

在九煞這枚戒指內搜索了半晌后,易烈的那依然蒼白的面容則是浮起一抹淡淡笑容道:「這些高階的丹藥與武技卻是都是極其罕見之物,但是對於這顆升玄丹來說,此時則是顯得不算什麼了。」說話間,易烈則是從戒指中取出一顆泛出奇異光澤的如同龍眼大小的丹藥。


Related Articles

“沒事,沒事。”張三風有些心虛地看了一眼小老頭。

反正那個老頭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天師道三十九...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