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開車的人不是陌生的司機,而是顧明路。

剛剛沒聽說,顧總會一起。

趙靚穎似乎也注意到兩個人的視線,解釋道,「和顧總一起加班到現在,顧總也沒吃晚飯。」

所以,你之前不會說的嗎?!

賴峰和顧明月的眼神都不太好。

趙靚穎當沒有看到,回過身去,對著顧明路恭敬又溫柔,「顧總,前面右轉。」

------題外話------

小宅的新浪微博(瀟湘恩很宅)需要親的關注!

小宅的新浪微博(瀟湘恩很宅)需要親的關注!

小宅的新浪微博(瀟湘恩很宅)需要親的關注!

恩,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意思就是,你等著我和劉小麗一起,同歸於盡?!」文昊陰冷的眼神,說著話語的同時,狠狠的看著阿麗。

阿麗回視著他,咬著唇,冷靜的臉,被捆在身後的手指已經緊張到打結。

「文昊,你確定你有那個膽子?!」姚貝坤的聲音,冷冷的,帶著寒氣。

文昊那一秒是有些心悸。

這個男人總是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讓他毫毛都不自覺得豎了起來。

「姚貝坤,你別逼我,人逼到了絕境,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絕境?」姚貝坤冷笑,「一個破產就讓你覺得是人生絕境了?!你真的太小瞧這個社會給你的挫折了。文昊,我現在清清楚楚一字一句的告訴你,你仔細聽好了,標點符號都不要給我漏了。」


文昊狠狠的捏著手機,臉上的暴怒顯而易見。

姚貝坤似乎是停頓了一秒,緩緩開口道,「我說過我不受任何人的威脅,不管是你手上現在握著的是誰,別說是劉小麗劉小乖,你就算手上挾持的是我父母,我也不會答應你的任何要求。文昊,如果你想死,你可以拉著劉小麗一起,如果你想活著,你就記住我剛剛說的一字一句。」

話音一落,根本不需要再聽任何聲音,姚貝坤已經果斷的把電話掛了。

文昊看著「通話結束」的字樣,是真的氣到很不得把手機扔掉。

他控制情緒,一直控制。

臉上的怒氣顯而易見,臉色也隨之一陣紅一陣白。

他轉頭狠狠的瞪著阿麗,「這就是你說的,來挾持你有用?!」

阿麗雖然聽不清楚電話裡面說了什麼,但看文昊的表情也知道姚貝坤是一口拒絕。

其實,也想到了。

坤爺怎麼可能為了任何誰,而妥協。

她這種靠自己來逼迫姚貝坤妥協的方式,真的有夠幼稚。

阿麗緊咬著唇。

心裡有些難受,但還好,畢竟現在想那些完全是多餘,重要的還是讓面前這個男人,放了她和妹妹。

她抬頭看著文昊,「文昊,我說過,如果綁架我也不能讓坤爺答應你的要求,你就姚死了這條心,我已經我妹,對你而言真的毫無作用,何必多此一舉,還攤上一個罪名。」

「你閉嘴!」文昊控制不住的怒氣,狠狠的沖著她吼著。

他也沒有想到姚貝坤那個男人這麼不近人情!

這是他能夠想到最後的辦法,沒想到劉小麗那個女人對姚貝坤毫無作用!

他真的氣得吐血。


他狠狠的看著阿麗,臉色越發的鐵青無比,「你說,今晚上累了這麼大半夜,我要怎樣才能夠發泄我的怒氣?」

阿麗警惕的看著他,「文昊,我們無冤無仇,何必把你的不快樂強加在我的身上?」

「是啊,我們無冤無仇,只怪你倒霉唄!」

「……」阿麗咬牙。

這個人是變態嗎?!

「你倒霉遇到了我,遇到了姚貝坤,倒霉做了妓女這一行!」文昊一字一句,「我生平真的很討厭妓女,別說你們的身體,我甚至覺得你們的靈魂都是骯髒的!」

阿麗看著文昊,看著文昊似乎是撕掉了他所有的假面具,看上去猙獰而恐怖。

他將手機憤怒的扔在地上,手指開始一點一點解開他原本看上去乾淨的白襯衣,「你知道你妹在哪裡嗎?」

「我不知道。」

「在這個房間的隔壁。」文昊說,說著的時候,笑得陰森無比,「我現在就把她帶過來,然後,我讓你親自看看,我怎麼給你妹妹,終結她的第一次。」

「文昊!」阿麗一下子就激動了,「文昊,你別衝動,我知道你現在很氣,但是你別做過激的行為,你這樣叫做綁架強姦,如果被警察抓住了,你這一輩子就毀了。」

「劉小麗,你說再多都沒有。我既然都走到這一步了,肯定也做了最壞的打算。」文昊冷冷的睨了一眼阿麗,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文昊!」阿麗撕心裂肺的叫她。

那個身影走得很快,一瞬間房間裡面就剩下她一個人。

她身上被綁得很嚴實,不管她怎麼動怎麼動,依然沒辦法掙脫開繩子一點點,她急得眼眶通紅,她完全不能夠想象,要是她妹妹就這樣被強姦了,會怎樣?!

她肯定會內疚,會痛苦,會心痛一輩子。

她欠了她妹妹一輩子。

正在自己幾乎已經崩潰到極限的時候,房門突然被人推開。

阿麗看著文昊帶著她妹妹走了進來。

劉小乖和她一樣,身體被綁得嚴嚴實實的,根本就沒辦法動彈一秒,一看著自己姐姐,整個人就激動了,嘴裡塞著毛巾說不出來,但眼眶瞬間就紅了,臉上的情緒變得很明顯。

「別激動。」文昊說,冷冷的語調,「激動的時刻還在後面。」

「文昊,有什麼事情你沖著我來,你欺負一個小女孩,你不覺得可恥嗎?!」阿麗尖叫,聲音幾乎都吼破。

「她可不是小、女、孩!」文昊色魅的眼神,狠狠的的說著。



「文昊,你住手!」阿麗瘋狂的怒吼著。

劉小乖也因為文昊的突然觸碰,整個人變得更加緊張,瞳孔無限擴大,身體不停的扭動,粗粗的繩子大概都已經磨破了她的皮膚。

「做這種事情,捂著嘴

「做這種事情,捂著嘴多沒有情趣。我懂。」文昊故意的說著,笑得色眯眯的樣子,讓阿麗真的覺得自己當初真的是瞎了狗眼才會覺得這個男人乾淨,斯文,純潔!

阿麗咬著的唇瓣幾乎泛血。

文昊一把扯開劉小乖嘴裡的毛巾。

「別動我,別動我,我求你了!」劉小乖連忙說著,聲音帶著哭泣,整個人害怕得直哆嗦。

「現在知道怕?這麼楚楚可憐的模樣,真是我見猶憐,可惜啊,劉小乖,今天我妹找你的時候,你擺的那自以為是的面孔,給誰看的?!你還真的以為你麻雀變鳳凰了,還有膽子諷刺我妹?!真是賤人一個!」話音落,一個巴掌毫不留情的就打在了劉小乖的臉上。

如此響亮的耳光,直接把劉小乖給打懵了。

「文昊,你作為男人你打一個女人你好意思嗎?!」阿麗咆哮。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姚貝坤不也這麼扇了我妹一巴掌,我以牙還牙而已。」文昊轉頭看著阿麗,「是不是覺得打你妹比你打你還難受?!我當時也這麼覺得!」

「文昊,你他媽的有什麼沖我來!」阿麗狠狠的說著,聲音在剛剛的怒吼著已經嘶啞到不行,「你他媽的想怎麼玩,勞資都陪你玩個夠,你把我妹妹放了!」

「呵呵!」文昊諷刺無比,「劉小麗,你覺得我能夠在你身上玩什麼?!對於男人而言,最噁心的就是女人的不幹凈,你都這樣了,難道你還覺得,我會來和你做什麼的嗎?!真是可笑之至。」

「文昊,你他媽的到底要怎樣!」阿麗已經崩潰,她眼眶通紅,那一刻仿若充血了一般,猙獰的看著文昊。

對於阿麗的發狂,文昊無動於衷,只是笑得更冷,「我要怎樣,你不是應該清楚蝶很嗎?!」

一說。

手指一個用力,劉小乖身上那件白色的T恤就被她狠狠的撕了開來。

劉小乖一驚,身體不由得往後。

文昊一把拉住劉小乖,強勢的去親吻她的嘴,當著阿麗的面,開始對劉小乖展開進攻。

「文昊!你給我住手!住手!」阿麗咆哮,聲音吼破,「對一個毫無經驗的女人有什麼樂趣,我來陪你!」

文昊似乎是頓了一秒。

劉小乖在文昊的強勢下,身體已經抵觸在了牆壁上,不停發抖,眼淚不停往下掉。

「文昊,你如果敢,我們可以試試。姚貝坤說我很好,否則他也不可能包養一個妓女!」阿麗看著文昊的停頓,連忙又快又急的說著,「我發誓,我可以帶給你的,是你這輩子在其他女人身上都得不到的一切!」

文昊突然真的放開了劉小乖,他轉頭看著阿麗,嘴角惡毒的勾起,「說得我好像有些心動了。」

「不信,你可以試試。」阿麗勸說,一直在勸說。

文昊眯著眼睛看著阿麗,看著她激動得,眼眶臉蛋都紅了,紅得似乎還有些可愛和性感,不知道是身體扭動得太厲害了還是怎樣,衣服也因此而變得凌亂不堪,呼吸的時候胸口上下起伏,看上去確實有一種成熟女人才有的魅力。

相對於劉小乖的蒼白和單調,倒是面前這個風塵的女人,對男人而言,更有吸引力。

「劉小麗。」文昊一步一步走向蹲坐在地上的阿麗,自己也蹲下身體,看著她。「你果然是不知廉恥。」

「是,我們這種人一向如此!」阿麗直直的看著他。

「既然你這麼強烈要求,試試也行。」文昊說,眼神裡面一閃而過一絲落寞,「反正,我女朋友也和我分手了,我這樣也不算出軌。」

阿麗一怔,「你失戀了。」

「失戀?!」文昊不屑一顧,「只不過兩個人不和,就分開了而已,她追求的是她的事業,而我並不需要事業心過於強的女人。說來,我分手還真的拜你所賜,柔柔說在我身上,一點也找不到可以幫到她的東西。」

阿麗咬著唇。

所以,這也是一方面,他如此恨她的原因?!

「這樣現實的女人,分手了也好。」阿麗說。

「果然是沒心沒肺的女人。感情的事情你懂個屁。」文昊粗暴的說著,「你只會躺下來,然後等著拿錢甩手走人!」

阿麗不想做任何解釋。

在文昊的心目中,根深蒂固的就覺得她們妓女是最沒有感情最骯髒的低等人群。

「其實如果你捨不得你女朋友,你可以去追回她……」

「閉嘴!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插嘴!」文昊打斷她,「你根本就沒有資格評價我的感情。」

阿麗就這麼看著他。

文昊突然拿出刀子,解開她身上的繩子。

阿麗還是這麼看著他。

「怎麼了,你覺得我是想要放了你?!」文昊諷刺的一笑。

「不是。」阿麗連忙回答,下一秒就親昵的摟抱著他的脖子,嘴角拉出一抹勾人的笑容,這是在場子最常用到的一種手段,「我會讓你欲罷不能的。」

文昊似乎是厭惡的看了她一眼。

阿麗主動的送上自己的唇。

文昊是有些排斥的。

今天晚上被逼急了,在浩瀚之巔強吻了阿麗,並不是自己想要吻她,而是自己的自尊不允許被一個妓女踐踏,內心深處而言,他是真的很排斥這種性質工作的人。

阿麗的吻技很好。

她是自己摸索的,以前去親吻姚貝坤的時候,也會有些木訥,姚貝坤偶爾會帶著她,漸漸地她也學會了很多,而且她很善於觀察別人的感受,怎樣做讓對方能夠滿足,她就會記住那樣的方式。

文昊雖然不是青蔥男人,但因為肉肉比較靦腆,兩個人之間的情愛之事也就理所當然是平平淡淡,阿麗如此有技巧的吻不自覺的就讓他原本的厭惡變成了一種享受和迫切。

阿麗也能夠感覺到文昊的變化。

她努力的親吻著他。

手指開始一點點的摸著他襯衣內的肌膚,與此同時,她腳尖微動著,微動著在輕輕的將剛剛文昊隨手放在地上的刀子踢向劉小乖的身邊。

劉小乖也不笨,看著姐姐的舉動也知道姐姐在讓她自救。

但是阿麗不敢太用力的力度,讓那個刀子在她較遠的地方就停了下來,她努力的挪動著身體,輕輕地靠近。

阿麗就一直不停的引誘著文昊,引誘著他在她的身體上淪陷。

文昊身體已經有些反應,想要更深一步。

「別這麼快,交給我來。」阿麗沙啞的聲音分明帶著某種魔力,文昊就這麼情不自禁的跟著她的步伐。

劉小乖好不容易拿到了刀子,然後開始狠狠的割著自己手上的繩子。

終於割開。



Related Articles

他是活着,還是已經死了……

林寒感覺自己身子像被卡車給碾過了一般,渾...
Read more

一些雲峰宗弟子不知想到了什麼,臉色立即變得有些難看。

「你們猜的沒錯,你們的太上長老,已經死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