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南郊大獄不比其他監獄,凡是被關押在這裡的人,要麼就是有背景殺不得,要麼就是那種凶神惡煞的無期者。

所以,很少有像雷凌穿著這麼體面,長相清秀的男子,一個人進入這裡。

「我敢打賭!這小子不是採花賊,就是人面獸心!」

「哼!管他是什麼?來這裡,除了等死就別想再出去!」

……

雷凌不慌不忙,邊走邊看,朝牢房深處走去時,就聽到牢室里有人在說風涼話,還真把雷凌沒當好人。

「喂?小子,別在往裡走了!」

就在雷凌走到外圍牢房盡頭,靠近一扇大鐵門時,突然有一位老人沖著雷凌吆喝一聲。

雷凌好奇,扭頭看向開口提醒自己的那位老人,此人已經骨瘦如柴,年紀以過半百。

「為什麼不能?」

雷凌其實心裡知道,穿過這道鐵門,裡面才是南郊大獄核心所在,也就是關押著那些魑魅魍魎,各種邪門歪道心術不正的大犯。

但他很想聽聽,這裡的人對這道門后的形容與看法。

「小夥子,看你年紀輕輕,應該不至於犯什麼滔天大罪。不行,就在這裡將就將就吧?這門後面可不是人呆的地方。」

這位老頭到沒有說的那麼可怕,可能夠好心提醒雷凌,也就證明這位老者,並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人。

「多謝老伯提醒。」

「只是,我很想看看裡面什麼樣子。」

雷凌不聽勸,面露微笑向那位好心人抱拳感謝,隨後直接伸手推動面前的這扇大鐵門。

吱嘎……!

鐵門大開,內部散發撲面而來的凶煞氣息。

雷凌從刑天那裡聽過,鐵門後面是刑天一直被關押的地方。

在那裡,沒有公正,只有誰的拳頭硬,誰就是王道。

但,裡面精神病很多,會一些邪門歪道的也不少,像什麼降頭、幻術,刀槍不入,都可以看得到。

弄得好像這裡是一個戲班子,各種街頭賣藝奇人都有。

鐵門大開,雷凌大步邁出,直接踏入鐵門內部。

「唉!恐怕回不來了。」

看到雷凌不聽勸,進入鐵門裡面,那個好心的老頭居然搖頭嘆息。

嘭!

隨著雷凌進入鐵門,鐵門突然自己關閉上了鎖。

雷凌沒有理會,看向大獄中心大牢,見左右兩側各種頭角崢嶸,青面獠牙的囚犯都有。

他們目光兇殘,隨著自己出現瞬間,這些人目光齊刷刷都落在他的身上。

雷凌皺眉。

他打量一眼四周,沒有看到寧天雄的影子,他抬頭一看,見上方有一道門,門旁寫著『獄長』兩個字。

「喂!」

「小子,你哪來的就滾回哪去,再敢上前,老子撕開碎你!」

確定寧天雄的辦公室位置,雷凌剛剛邁步準備朝樓梯走去,只見一旁鐵籠里,一位肥頭大耳,人高馬大,滿臉絡腮鬍的男子沖著他吼叫。

此人皮糙肉厚,保守估計也有三四百斤重,天生一副凶神惡煞的臉,握著拳頭在向雷凌示威。

雷凌懶得去搭理,直接邁步就走。

嘭!

可不等他邁步第二步,那位肥胖男子突然兩手掰開鐵欄,如同餓狼一般撲向雷凌。

雷凌察覺迅速轉身,只見肥胖男子雙手扣住雷凌胳膊,面露猙獰竟然要把雷凌活活撕開。

雷凌臉色難看,肥胖男子力量很大,自己居然沒辦法掙脫,感覺自己的兩雙胳膊快被扯斷了。

「給我滾!」

面對這種力大無窮的人,雷凌當然不能跟他蠻幹!

一聲怒喝,雷凌體內迸發一股衝擊波,瞬間將面前的胖子震退出去。

咚咚!

胖子體重,腳落地,如同地動山搖,聲音很大。

可雷凌沒有停手,見胖子還要來,他徒然縱身一躍,凌空施展迴旋踢!

嘭……!

「啊……!」胖子不堪一擊,直接慘叫被雷凌踹回自己的靠攏倒地不起。

「有兩下子!」

「文胖子那麼重,居然一腳就把他踹飛了?」

躲在辦公室里,沒有露面的寧天雄,從監控器里目睹雷凌一腳踹飛三四百斤胖子,他對雷凌到有了新的了解。

「你們誰能打的過他,我就放誰出去!」咬了咬牙的寧天雄,突然拿起麥克風,向外面那些靠攏里的囚犯喊了一聲。

而雷凌,聽到寧天雄聲音回蕩在牢房四周,他臉色頓時陰冷,看向獄長辦公室鐵門。

『他知道我來是沖著他?』雷凌心裡拿捏不定,寧天雄居然想藉助關押心裡的人,來對付自己,而他自己不露面,這不由引起雷凌的懷疑。

砰砰!

聽到寧天雄放話,不等雷凌反應過來,在他左右兩側鐵籠,突然鐵門被踹飛,直奔雷凌飛來。

雷凌橫眉怒豎,一個閃退,只見飛來兩扇鐵門砰然相撞,火花四濺,刺耳金屬聲回蕩四周。

「是『南北雙煞』!」

在雷凌倒退後,牢房中有人驚呼出聲,他們口中的南北雙煞,乃是實至名歸的惡人。

在江湖中,他們是有名的江洋大盜,殺人如麻,無惡不作。

二人其實是雙胞胎,皮膚黝黑,身強體壯,個頭皆有一米八多,長的一模一樣,根本看不出誰是老大。

他們半身無衣,各自肌肉發達,面容猙獰,活生生的兩個大塊頭,一看就不是什麼善類。

南北雙煞步步緊逼,各自虎目圓睜,雙手握拳不斷摩擦,散發恐怖的氣勢之時,二人同時跨步上前,左右開弓,拳拳襲來!

雷凌皺眉,面對南北雙煞夾擊,踱步倒退,隨之右勾拳快如閃電擊中左側來人,而右腿側踢,踹在右側男子面門,一氣呵成。

嘭嘭!

就這樣,一拳一腳,南北雙煞同時吐血飛出,不堪入目跪地不起。

「就這點能耐?」

「為好意思跟小爺我動手?」

太弱。

光聽南北雙煞虛頭到夠響亮,但若碰上他,依舊就是不堪一擊。

都是一些三腳貓功夫,還不及刑天的本事,也敢在他面前班門弄斧?

不屑搖了搖頭,雷凌跨步仍舊上前。而此刻那些蠢蠢*的囚犯,各自面露不甘。

像他這種人,有生之年想要活著走出南郊大獄,那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但現在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有誰願意擦肩而過?

嗖!

雷凌獨闖虎穴,強勢開封樓梯時,終究還是有人按耐不住,出手偷襲雷凌。

雷凌耳聽八方,虛空傳來聲響,他輕輕側身,一扇綠葉與他擦肩而過,直接飛進雷凌面前牆壁上。

雷凌驚訝。

一片綠葉都能被當做暗器,他知道在這裡果真有深藏不露的高人。

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至少也要有幾分內力,可以斷定對方是個習武之人。

「想要出手,何必用這些下三濫的手段?」

雷凌轉過身,面向兩旁所有的牢籠,故意停留等待這位奇人出現在自己面前。

吱嘎……!

隨著雷凌話語一落,在他右側一座漆黑牢籠的門緩緩打開。

「那是……關押黑寡婦的地方!」

「什麼?黑寡婦很久沒露面了,我還以為她已經死了呢?」

……

看到打開的牢門后,被關押籠子的這些人卻炸了鍋。

黑寡婦,那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而且人長的漂亮,實力在這裡恐怕無人能及。

雷凌聽到那些人議論,得知偷襲自己的,居然是江湖中傳說的黑寡婦,他不由認真幾分。

看著打開牢門的內部,一道身影緩緩走了出來。

她披頭散髮,穿著一身黑,看起來沒精打采,頭髮凌亂遮住半張臉,*小嘴,俏麗的臉蛋,身材很不錯。

「給你兩個選擇,要麼帶我走,要麼你死我走!」

黑寡婦空洞的雙目,看著雷凌發出沙啞的聲音。

語氣冰冷,提出的條件到挺自信。

雷凌蹙眉,連對方樣子都沒看清,就想讓自己帶她走?

「我兩個都不選。」

雷凌斬釘截鐵,並沒給黑寡婦面子。

因為,這兩個選擇,都不是雷凌想要的結果,同時他也不喜歡被人威脅。

「呵呵……!」

黑寡婦笑了,笑聲陰冷,略有些恐怖。

逼人的寒氣,直衝腦門,聽到她的笑聲,就好像有種被迷失心智一樣。

「控神術?」雷凌感到驚訝,黑寡婦的笑聲不簡單,那是可以迷失他人心智,控制對方心神的一種催眠術。

控神,與催眠都是有異曲同工之妙,一旦被控制心神,將會成為傀儡,越陷越深,直到無法自拔,迷亂心智自刎而亡。

嗖!

雷凌抱魂受一,趁著清醒之時,突然對黑寡婦出手。

面對雷凌來襲,黑寡婦不得不終止攝人心魂笑聲,躲避雷凌揮來一拳。

然,黑寡婦自信躲過雷凌一拳瞬間,忽然在雷凌拳頭在他面前擦過之時,黑寡婦神色大變。

噗……!

黑寡婦直接吐血橫飛,完全沒發覺自己怎麼中的招。

。等到元神回到風無常的身上的時候,一股反噬海浪那般地撲上來,沒忍住,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你沒事吧?!」中西混血女神張天翼跑到跟前扶住他,其他人也一臉關懷的樣子,看着他。

風無常笑了笑,「小事情。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說完便走到一邊打坐休息,不再管他們處理後事了。

《我在港綜世界除魔那些年》第206章發財了!一大波獎勵在路上!(求訂閱求打賞) 杜晴冉沒想到居然真的帶着顧銘琪進來了,「這是我的秘密,我身上有一個空間,就是這裏了啊!」

顧銘琪左右的看了看,心裏驚喜的不行了,看着她說:「媳婦,你真是厲害啊!」

杜晴冉好奇的看着他,這是什麼意思啊?「你還知道有其他人有空間嗎?」這顧銘琪的反應不對勁啊!

「我自己啊!」顧銘琪開口說,「其實我也有一個,只是沒有你這個好。」

這下子輪到杜晴冉傻眼了,這空間是批發的不成,顧銘琪怎麼也有一個啊?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