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的時候,何遠看到喬楠還沒睡,這一晚上的時間都要用來服用洗髓丹。

也就是洗髓丹和鍛體丹效果很好,就算不睡覺也沒什麼。

一夜無話。

第二天天色剛剛發亮,鄧茹就找了過來。

「小何,我認真考慮過了,我可以幫你管理藥店。」

何遠笑了,「太好了,鄧姐,有你幫忙我就放心了。這是我買的那個門市的位置,因為是剛買的,還沒有開始裝修,其他的事情也沒有開始,所以這些都要麻煩你了,你給我一個卡號,我先給你轉一百萬,算是前期的裝修和宣傳費用,如果不夠了你再跟我說,這件事我可就交給你了。」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鄧茹點頭,經過昨天一晚上的時間,她也想明白了,如果一直以鄰居的身份跟何遠相處,她心中所想多半是無法實現的,畢竟何遠身邊有喬楠。

但如果換一個方式,她成為藥店的店長,在何遠面前展現出一定的業務能力,或許還能在何遠這裏多加幾分。

如果藥店做得好,她甚至還可以考慮開分店,不斷增加她在何遠這裏的分量,最終還是有可能得償所願的。

除了給鄧茹一百萬的啟動資金之外,何遠還把各種丹藥分別拿出來一顆,給鄧茹介紹這些丹藥的用途,也好讓她明白這些丹藥的作用。

對於回元丹、解毒丹和十全大補丸的效果,何遠已經很清楚了,不用多說,但是對於其他丹藥,他還是覺得先確定一下這些丹藥的效果,然後才好制定這些丹藥賣多少錢。

於是何遠多拿了幾顆針對女人月事不調的丹藥交給鄧茹。

「鄧姐,這種丹藥的效果我也沒法嘗試,所以只能讓你來了。」

鄧茹倒是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她這個身份也確實沒什麼好尷尬的,連十全大補丸這種東西都收了,還有什麼看不開的?

「行,我知道了,趁著藥店籌備的時候,我會服用這些丹藥試試效果,到時候我也好往外推銷。」

何遠點頭,跟鄧茹說話確實很簡單,不需要繞來繞去的。

鄧茹把丹藥收好,突然湊到何遠耳邊,小聲說道:「小何,不要以為給我找點事做我就能放過你,你給我記住了,只要你還在這裏,我就不會輕易放棄!」

「總有一天,我會得到你!」

面對鄧茹如此明目張膽的宣言,何遠一下就愣住了。

他怎麼有一種弄巧成拙的感覺? 「認識了我們宗院的縱奇才,接下來就是我們此次的核心貴賓,那麼就先請我們舞台上的團隊一一退場。」月長老話音激奮,英氣的臉上掛滿了喜氣。

舞台上的幾個團隊紛紛依次退場,台下的不少老觀眾見月長老留足懸念,便大致知道了即將登上舞台的人物。

月長老見幾個團隊都走下舞台後才拿起話筒,語音隆重道:「接下來即將上場的是威震八方、至高無上的丹藥公會,神寶琉璃!大家請用熱情點亮他們上台的道路,用真誠的言語歌頌他們的登場。音樂奏起,燈光聚焦,貴賓上台!~」最後一句話他拖得很長,用以渲染台下的氣氛。

台下旋即炸響出轟轟烈烈的鼓掌聲,接連不斷的掌聲宛若間怒雷般貫耳震,又彷彿是潛蟄雲賭雷蛟般突降地,發出撼震地的咆哮之音。

一名身姿婀娜、沉魚落雁、紫發披腰、金瞳柳眉、面容精緻的女子迎著連掌聲,蓮步款款的走上了舞台的台階。

這名女子的臉型精美難言,倒三角的完美曲線簡直鬼斧神工,無可挑剔。那眼角下的淚痣如畫龍點睛,使得其美色愈加彰顯。她膚如凝脂,身穿一襲紫色青衣,仿若仙女下凡,超逸脫俗。在她裊娜之身後,還跟著四名氣宇非凡的男子。

「哇,好美的女子。」

「這就是丹藥公會的大姐,下一任的繼承人!真是太漂亮了,我要是能娶到她,就算下半輩子當廢人也心甘情願啊!」

「夕陽無限好,如花回眸笑。百媚芳草生,吳夕送春歸。哪裡有我夕女神,哪裡就是我的春!」

……

凌在看清這名女子的容貌后微微一驚,因為他覺得這名女子的相貌和雪姑娘有些相似,彥千雪看著邁步上台的女子,秀麗奪饒金瞳漠然至極。

月長老見這仙女子走上舞台,頓時興高采烈的介紹出聲道:「眾所周知,我們帝都的丹藥公會在國內外都是名氣大振,擁有著絕對的主導地位。其他國都雖然也有丹藥公會,但與我們帝都的丹藥公會相比,也顯得功候欠缺,暗淡失色。」

話之間,女子已經走到了舞台之上,台下的觀眾激動昂揚,嘶聲嚎劍

月長老走到女子的身旁,話語鄭重道:「這位就是神寶琉璃的大姐,下一任的繼承者,吳夕!」

台下的觀眾紛紛高舉雙手,鼓掌歡呼道:「吳夕,吳夕,宇宙第一……」

吳夕聽到台下似瀑布般沖墜在地的聲音,不由嫣然一笑,彎腰行禮道:「謝謝大家!」

月長老走到吳夕身後,面對著一名手持美倫長劍的男子。

這名男子滿頭是銀色長發,眼瞳火紅如血,五官精緻,身姿頎長。他上穿白色的貼身馬甲,露出兩雙結實的手臂。下穿貼腿長褲,腰間垂下了幾條銀白鏈條。

他雙臂環抱於胸前,風格獨具的長劍握在手中,雙目鬼魅而幽冷,恐怖的氣場令人脊背發涼,汗毛卓豎。

「這位就是神寶琉璃的護法之一,秦沉。據修為已經達到了神級別,老夫也是嘆之莫及,老臉無處擱啊!這位絕世奇才是我們人族的希望,大家為這位人族的棟樑鼓掌喝彩!」月長老滿臉悵慨,雙目之中帶著無盡的憧憬。

台下的觀眾頓時心驚肉跳,那臉上的震懾感如同發現了新大陸般無法言喻。

響徹雲霄的鼓掌聲再度充盈於整個大殿內,陣陣的掌鳴似要將大殿直接震塌。

一群人開始語無倫次的議論了起來。

「我去,神級別!這也太強了吧,我長這麼大,從沒見過這等修為的巔峰強者!」

「這修為之人可以抬手破,蹬腳滅地,翻江倒海,所向披靡!這等強者,我一定要去好好膜拜一番!」

……

葉情轉眸望向凌,滿臉激動的拉著凌的手臂,震撼連連道:「哇!神修為的強者,我還是第一次見這麼高修為的巔峰王者呢!真是激動死了!」

一旁的佐野和趙鑫幾人也相互討論著這個話題,滿臉都掛滿了敬仰和振奮之色。

凌則是雙眸微眯,赤紅的雙瞳深沉難測。

神修為,這神寶琉璃不愧是名揚大陸的丹藥公會,竟然有這種級別的王者甘願為其護法。

彥千雪也是微微一驚,人間強者本就為數不多,而自從千年前的星球大戰後,人族修為至神的人更是屈指可數。她從到大,也從未聽到過人族中有修為突破古神級別的王者,這可是比她父親還要強大的存在。

看來人族真的是卧虎藏龍,深藏不露,也難怪表姐這些年會這般自傲在上,原來是有後盾在身。

正坐在貴賓觀賞席的神權光朗心頭一震,一隻手砸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直接將桌子擊成粉碎。屹立於旁的士兵們內心惶恐,紛紛徒了他的身後。

「什麼!神級別!怎麼可能?!這可是超越了我父親的存在!」他咬牙切齒,眉頭緊皺。

沉思片刻,他抬手對身後的士兵勾了勾手指。

其中兩名士兵跨步走到他身前,單腿跪地道:「少主,有何吩咐?」

神權光朗精打細算道:「你們其中一個回去稟告父王,人族的神寶琉璃有神修為的強者。另外一人帶兵調查這個神修為的人族背景,切勿打草驚蛇。」

「是,少主!」兩名士兵異口同聲,抱拳領命,隨後分別率領一些士兵推開潮湧的人群,向大殿門口的方向進發。

神權光朗背靠軟椅,面色沉鬱。他絕不允許有高於神族的存在,這種擁有反抗的勢力,必須及時掐滅,不然日後必成大患。神族的權威高貴而不可侵犯,人族必須永遠臣服於神族,做神族的永世奴隸!

不過就算如此,人族也不足為患,因為神族的七大神中可是有一名修為至仙的巔峰王者!

秦沉見場下的激烈討論,眉頭一皺,側目冷視了月長老一眼,語音冰冷道:「你是不是太多了!」

月長老感受到滔的冷意,旋即毛骨悚然,內心發顫。吳夕聞言轉身解釋道:「是我讓月長老這麼做的,我自有打算,阿沉你不要責備月長老。」

秦沉看了看吳夕的倔強玉臉,眼神之中的寒芒便盡數收回。

站在一旁的修長男子走到秦沉的身邊,輕聲低語道:「老沉,是No.1的氣息。」

這名男子身穿一襲半黑半白的清麗風衣,風衣之上黑白的羽毛層層點綴,魅影十足。風衣內套著貼身的長褲和白衣,他五官精美、面貌俊朗、雙瞳紫麗、披肩的秀髮左黑右白,酷炫盡現。

此人名為黑白無極,身份不為人知,修為已至古神。

ps:今日呈上一章,希望您能看得開心。。。 我們畢竟是修士,不是普通人,他們找我肯定是有所求,我覺得最大的可能,就是我賣藥液的事情暴露了。」

這樣一說,孫科就明白了,政府想要那種藥液,也可以當作生意來看,這樣他就擅長了。

那種神奇藥液,孫科也知道,他自己就喝過一隻,如今想來真是暴殄天物,用來治病救人,才更合適。

估計特管局就是通過蛛絲馬跡,查到周雨薇頭上,他們不是對周雨薇有什麼傷害的想法,肯定只是想採購一批藥液。

這樣就好辦了,可以適當跟政府提條件,讓他們以後事情做的更順利,而且周雨薇做的都是好事,國家也不會反對,反而會支持。

「你修士的身份,估計早就不是曝光了,暴露沒關係,反正你有個強大的師門,和政府合作就好,畢竟我們自幼都接受愛國教育,絕對不會做出有損國家利益的事情。」

周雨薇點點頭說道:「修士的身份沒問題,我今天剛知道我師父很厲害,就是關於任務的事情,絕對不能曝光,那個才要命的秘密。」

孫科白了她一眼「還用你說,我比你可看得清楚多了。」

身為修士還能和政府談條件,有合作的可能,也不會引人覬覦,外星文明可不行,會讓全世界瘋狂的。

周雨薇就算依舊答應和政府合作,國家都擋不住國際上的壓力,周雨薇這輩子就完了,估計也就是被監禁終身的命運。

所以,修士的身份還好,關鍵是外星人代理人的身份才要命。

不但周雨薇有麻煩,估計他和陳宇輝也會很危險。

「你以後不要和陳宇輝在接觸,研究所更是不要去了,這些事情,我會和他說的,讓他有個準備。」

周雨薇點點頭說道:「只要政府不是很貪心,我還是會放出一些東西,最好都跟修真界有關的,哪些星際高科技等我成為金丹修士以後再說吧。」

她也是害怕,個人武力在高,也抗不住整個國家的威力,一個導彈發射過來,元嬰修士也扛不住。

「現在就是垃圾廠是最大破綻,你說是從國外進口的機器,可是沒有任何入關憑證,怎麼也說不清楚,希望那個什麼特管局,在得到他所需要能放過這些,不然真的瞞不住。」

「我知道,現在只能等他們找上門,在見機行事,我叫你過來,也是讓你有個心理準備。」

隨後孫科就和周雨薇分析下,他們目的,要如何因對,怎麼達成自己的利益,跟政府打交道有好有壞。

周雨薇不懂商業談判,孫科好一通給她講解,怎麼循序漸進,一點一點拋出目標。

等孫科走後,周雨薇知道焦急也沒用,只能順其自然。

這天晚上系統終於顯示任務完成的提示,周雨薇得到大量積分,

同時界門許可權也由每次兩天增加為三天,中級小世界開啟,只要周雨薇進入築基期,有自保能力就可以去更高級的小世界去暢遊了。

所以這段時間周雨薇心情好的不行,每天陪著李老太吃喝玩兒,東家西家串門,跟老姐妹們嘮嗑,看看兩個兒子過得都挺好,李老太也安心了。

李老太在周家村住了十多天,已經開始想自己的家,說了幾次要回去,都被周雨薇勸住了,她還不知道自己家裡正被裝修改造呢。

周雨薇給的錢多,大體進度都完工,就差一些小細節,在收拾乾淨,放放味道就行了,周雨薇想給姥姥一個驚喜。

這時候葯田裡草藥,馬上就成熟了,凌依依和凌皓陪著苦藤師叔祖,一起來京,

他要好好查驗下,只有親眼看到,長在田地里的靈藥,他才會相信。

周雨薇和她們說好,那天到了給她來個電話,過來就可以直接下田採收。

百草門的苦藤掰著手指算計草藥成熟需要的時間,老是催促凌依依,問下周雨薇草藥還有幾天能採收。

終於得到準確的消息,帶上兩個徒弟和凌家兄妹,就直接進京來了,

走之前凌子風還勸他,「師叔,你還是坐飛機過去吧,這一路,很辛苦,您年紀大了,坐車要兩天的路程。」

苦藤大師一瞪眼,「我年紀怎麼大了,別忘了我修為可比你高,坐兩天車算什麼,我就想第一時間看到葯田。」

坐飛機雖然更快,但是還要凌皓安頓好后,在去機場接他,還不如第一時間就去周家村,他一刻等不及了,一定要一起出發。

「雨薇姐,我來了,」凌依依一見到周雨薇就撲上來抱住她。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