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青冥弟子里有三人支持衛長風,李紅袖心裡再彆扭也無法反對,除非她放棄參加這支隊伍,所以只能悻悻地說道:「那就暫且讓他來當隊長,如果要是出了什麼問題…」

後面的話她沒有說,大家都明白意思。

衛長風淡淡一笑:「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我們就動身吧!」

他的話音剛落,外面的動靜漸漸消失,直至細不可聞。

煞風停止了!


衛長風立刻提起朝陽斬邪劍。率先朝著風道走去。

其他四名青冥弟子緊隨其後。

直到進入連接九幽之地的風眼密道,衛長風心裡的一塊石頭總算落地。

這次招募隊伍潛入九幽之地,狩獵妖獸只是次要的原因,他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組織起一股力量,來抗衡心懷叵測的蔣卓等人。

現在隊伍是拉起來了,衛長風可沒有為他人作嫁衣的想法,必須要掌握主動。

因此他不惜暴露出自己大丹師的身份,正是為了增加話語份量。

而事實也證明衛長風的策略是有效的。

然而他非常的清楚,現在的隊伍還遠遠算不上團結齊心,自己這個隊長更沒有什麼威望。所以第一次的狩獵極為重要,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沿著走過幾次的通道,他帶著隊伍順利下到了九幽之地中。

「這就是九幽之地啊!」

但凡第一次來到這個地下世界的人,基本上都會有和夏昊空相同的驚嘆。

其他幾名青冥弟子也是看直了眼。無不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葉帝獨尊 來,把這些藥粉撒在身上…」

衛長風沒有閑著陪他們發獃,他掏出數只藥包分別遞給夏昊空四人。

夏昊空醒過神來,好奇地問道:「這是什麼?」

衛長風解釋道:「這是灰鱗草粉,能夠掩藏體息和驅除毒蟲毒物。」

「原來是這樣…」

夏昊空點點頭,不假思索地抖開藥包將藥粉灑在了自己的身上。

旁邊的莫問比他更快。

李紅袖看著點點飄落灰白色的藥粉。皺眉道:「至於嗎?」

衛長風淡淡地說道:「你如果不想撒在身上,那就回去,不要拖累我們。」

灰鱗草粉是用灰鱗草的球莖煉製而成的,而灰鱗草是九幽之地特有的一種藥材,不能用來煉製成丹藥,但是烘乾擰碎的藥粉有著類似雄黃粉的效果,卻沒有後者的刺鼻氣味,因此非常的好用。

當然這種藥粉只能對付普通的妖獸和毒物,碰到強大的也沒用。

但是在九幽之地的邊緣地區,還是非常不錯的。

灰鱗草他上次過來探查山谷的時候找到的,是為這次組隊狩獵預先做的準備,李紅袖的態度讓他實在不爽,直接就冷下了臉。

作為一支隊伍的首領,恩威並重是必須的,如果一開始就被人質疑甚至踩在了頭上,那後面就不好辦了。

所以衛長風寧可和李紅袖翻臉,也不想忍氣吞聲!

隊伍里的氣氛,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李紅袖柳眉倒豎,貝齒咬著紅唇,刁蠻的脾氣眼看著就要爆發出來。

正在這個時候,地面上突然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只見有三五條暗紅色的百足蜈蚣,還有不知名的毒蟲從岩縫和雜草叢裡逃了出來!

它們出現的位置,不是在夏昊空和莫問的腳下就是他們的附近,都是有藥粉飄落沾染到的區域。

其中一條大蜈蚣,大概是慌不擇路,飛快地朝著李紅袖所在的位置竄來!

葯散雖然不比丹丸,但也各有各的妙用,經衛長風之手煉製出的灰鱗草粉,用太虛丹火萃取菁華,效果自然是一等一的強勁。

夏昊空和莫問將灑在灰鱗草粉身上之後,他們周圍數尺範圍內潛伏的毒蟲毒物就藏不住了,被散發的葯氣逼得四散逃竄。

「啊!」

偏偏李紅袖心有顧忌沒有灑,毒蟲就直奔她而來,嚇得她不由驚叫了一聲。

旁邊的黃德坤反應極快,手腕一抖甩出了藥包,灰白色的藥粉隨之被拋灑在李紅袖的身上,紛紛揚揚地飄落下來。

那條蜈蚣剛剛竄上李紅袖的腳背,突然猛地抽搐了一下,翻滾著落在地上。


竟然是肚皮朝天不再動彈了!

出了一次丑的李紅袖俏臉漲得都快滴出血來,難堪得眼圈都紅了。

她也是自取其辱,如果聽從衛長風的話,那就什麼事都沒有。

黃德坤見狀咳嗽了一聲,說道:「師姐,你的藥粉給我好了。」

他的藥粉都丟給了李紅袖,自己當然就沒了。

李紅袖一聲不吭地將藥包遞給黃德坤。

夏昊空打圓場道:「李師妹,衛師弟對九幽之地很熟,又是丹師,所以…」

李紅袖點點頭說道:「我知道怎麼做了…」

這句話能從她嘴裡說出來,已經是極為難得的,如果不是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她才不願意在衛長風的手下忍氣吞聲。

「我們走吧,時間不多了!」

衛長風決定見好就收,否則要是對李紅袖逼迫過甚,也不利於隊伍團結。

經過這場小小的風波,隊伍的人心反而齊了許多。

關鍵是衛長風所表現出的能力以及準備之周全,讓大家覺得在他的掌控之下,隊伍的安全還是有保證的。

五人小隊很快離開了小山谷,踏入了萬寂野原。

李紅袖忍不住問道:「哪裡有巨角蠻牛?」

前方草原空寂,野草無邊無際,到處都是高低起伏的草丘,沒有看到任何妖獸生靈的蹤影,只有數不清的螢火蟲在草叢野花間來回飛舞。

衛長風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他在凝神感應著識海中的一點靈光,那是源自靈蟲金甲的神魂氣息。

被發配到風魔洞里的時候,衛長風隨身攜帶了兩隻掌中鼎,一隻用來煉製丹藥,一隻被當成了靈蟲金甲的飼舍。

金甲嗜睡,一次餵飽之後可以休眠很久,也不用衛長風分心照顧,到有需要的時候將它喚醒,尋找靈材靈藥非常的方便。

上一次來九幽之地,衛長風就帶了金線甲蟲,很是找到了一些不錯的靈材。

不過這一次他要用金甲來尋找的,是巨角蠻牛。

由於餵養了很久,衛長風和金甲之間的神魂感應越來越強。

哪怕隔著很遠的距離,他都能感覺到自己這頭靈蟲的狀態,只要控制得當,用來搜敵或者示警也是沒有問題的。

在離開山谷的時候,他就悄悄將金甲放了出去。

片刻之後,金甲傳來了強烈的氣息波動!

——————–(未完待續。) 不知道為什麼,從剛見到衛長風開始,李紅袖就看他不爽。

小小的外門弟子,凝氣二重天的修為,不但想要拉攏青冥弟子入伙,居然還想當指揮的隊長,讓素來心高氣傲的她如何能夠心服口服?

偏偏幾個師兄弟都沒意見,讓她白白當了一次小人。

丹師很了不起嗎?

狩獵妖獸靠的是實力修為,可不是開爐煉丹的本事!

所以看到衛長風好像傻眼的模樣,李紅袖心裡居然暗暗得意——讓你能的!

只是她的好心情僅僅只保持了片刻。

「我們去這邊!」

衛長風壓低聲音說道:「大家跟著我,放慢腳步不要有大的動靜。」

李紅袖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片起伏的草丘,哪有什麼妖獸在?

「去那邊幹什麼?」

她不由地問道:「哪裡什麼都沒有!」

「你怎麼知道沒有?」

衛長風冷然道:「是你清楚九幽之地的情況,還是我?」

李紅袖倔強地說道:「我怕你浪費大家的時間,為什麼不分散搜索?」

「分散搜索?」

衛長風笑道:「我怕你散出去了,就再也回不來!」

李紅袖屢次的質疑頂撞,已經讓衛長風的忍耐到了極限,如果對方還繼續這樣胡攪蠻纏,那索性就一拍兩散。

大不了他繼續單槍匹馬地闖蕩,無非是多冒點風險而已。

「師姐!」

黃德坤忽然說道:「衛師弟現在是我們的隊長,我們就應該聽他的指揮!」

他的語氣還算平靜,但是言語里的不滿之意,任誰都能聽得出來。

李紅袖愣了愣,然後在夏昊空和莫問的眼眸里都看到了類似的神情!

她雖然性格刁蠻又自傲,但並不是無腦之輩,自然知道自己是犯了眾怒,只能低頭說道:「那就聽他的吧!」

衛長風忍不住搖了搖頭,還是提著斬邪劍朝金甲所在的方向潛去。

夏昊空四人緊隨其後。跟著衛長風一起翻過了前面的丘陵,然後又繞行了小半里地,最終在一條蜿蜒的小河旁發現了目標。

那是一大群巨角蠻牛,數量足有四五十頭之多!

幾名青冥弟子齊齊倒吸了口涼氣。用異樣的眼神看向衛長風。

他們不明白,衛長風是如何知道這邊有巨角蠻牛的存在?

李紅袖的俏臉更是火辣辣地疼,又是羞愧又是難堪,恨不得找個地方藏起來。

而衛長風並沒有注意到李紅袖的窘樣,他的目光始終都落在那群巨角蠻牛。仔細觀察著它們的一舉一動。

「衛師弟,我們一起殺過去?」

夏昊空激動起來:「干翻一兩頭就夠了!」

在他的眼裡,這哪裡是什麼巨角蠻牛,是一堆堆香噴噴的烤牛肉!

衛長風沒好氣地說道:「你想死的話,那就殺過去好了。」

夏昊空不服氣:「不會吧?我們五個還對付不了這群牛?」


他是聽說過巨角蠻牛的,知道這種吃草的傢伙只是下位妖獸,而自己這邊足足有五名凝氣高手,料想戰翻這群巨角蠻牛不是問題。

衛長風搖搖頭說道:「真不行!」

別看這些巨角蠻牛是下位高階的妖獸,實際上九幽之地的妖獸比萬古大陸的妖獸強悍不少,所以除了天賦神通能力之外。它們足以匹敵中位下階的普通妖獸。

最重要的是,四五十頭巨角蠻牛集結起來衝鋒的力量,任何中位妖獸都絕不敢硬頂,它們力大無窮皮糙肉厚,尤其是一對牛角更是犀利霸道!

上次衛長風能夠成功地斬殺一頭巨角蠻牛,完全是靠了赤眼妖狼的幫忙。

這次就根本沒有這樣的好事了!


只是其中的原因解釋起來很麻煩,而且別人也未必相信,所以衛長風直接對莫問說道:「莫師兄,看到那頭在外面的頭牛了嗎?」

牛群的外面,始終都有一頭戰力最強的頭牛存在。因此很是顯眼。

莫問點了點頭,衛長風繼續說道:「你試試看,能不能用弓箭將它引過來!」

他提醒道:「用普通的鐵箭就行了。」

莫問一聲不吭地摘下了射鵰弓,右手嫻熟無比地扣上了一支翎箭。

嘎吱~

下一刻,這把九石的長弓被莫問輕鬆地拉開。箭尾搭在了弓弦上。

這位青冥弟子神色變得肅然,目光更是專註,牢牢鎖定了相隔百步外的目標!

其他人都被感染,無不屏住呼吸。



Related Articles

也許巫妖王就是老巫婆,老巫婆就是巫妖王。

而何龍這是這個存在的個體。陳羽六劍訣接連...
Read more

「怎麼樣了?取錢了嗎?」電話里,顧忘低聲問道。

「大哥,嫂子已經取錢了。」山貓立即回答。...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