嘯月天狼,妖族中的霸主級別種族!

… 也是上古時期,妖族的四大皇族之一。

不管是蕭易,還是虛不三、虛不四,都很清楚一個擁有妖族皇族血脈,所具備的實力,以及所代表的身份,是如何的恐怖。

以前不知道也就罷了,沒想到今天居然有機會見到了。這就不得讓人感慨了。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吞噬白色光點的沃夫,身上紫紅色的光芒,越演越烈。短短半分鐘不到,沃夫的身形,徹底淹沒在了紫紅色霞光內。

這一幕,看在所有人的眼睛里,又是一呆。但緊接著,眾人心中又升起了期待。

期待沃夫帶給眾人不一樣的變化。


畢迪、巴克,這會兒,也醒了過來。查看身體里的變化,發現力量真的得到了提升。

從半聖,直接突破到武聖巔峰!

差半步就是半步武神!

瞬息間,兩人對蕭易又是感激,又是畏懼。剛想道謝幾句,忽然發現眾人的目光,都看向城牆上空。

下意識的,畢迪、巴克也轉頭,看向城牆之上。這一看,兩大亞魔人之王也呆住了。

萬眾矚目下,沃夫身上的紫紅色光芒,開始漸漸瀰漫開來,像彩帶一樣,飄落在了城牆內外。耀眼的紫光所過之處,地面上長出了大片紅紅綠綠的花草。綠蔭迅速的鋪滿了城牆內外的每一個角落。眨眼間,充滿狂暴氣息的獸王城,就被綠色給完全覆蓋住。

站在城內外的血妖、亞魔人、黑巫族人,也被這陣紫色的光芒,所籠罩。然後,每一個就感覺到了身上,暖洋洋的,像睡在棉花團里一樣。

溫暖的味道,就像是在寒冷的嚴冬里,享受著陽光浴。舒服的讓人,想要呻吟。

在這懶洋洋的光芒中,所有人似乎忘卻了時間的流逝。只剩下蕭易、卡蒙,以及虛不三、虛不四,盯著沃夫,看著它身上的變化。

待光芒褪盡時,沃夫的身體,再次顯露了出來。不過現出身形的沃夫,顯得很是凄慘。身上的狼皮,居然全都不見了。一具雪白的肉體,站立在城牆上。

「嘩!——」

一束皎潔的月光,驀然自天空落下,罩住沃夫那沒有皮的身軀。

而後,在蕭易四人,驚愕的目光注視下,沃夫的體表,快速浮現出了皮膚。但和原來粗糙、枯黃的狼皮不一樣。這一次長出來的狼皮,雪白宛如綢緞。

同時間,沃夫那猙獰的狼首,也快速銳變,變成了人類的臉龐。刀削般的面孔,俊美無比。銀白色的長發,隨意的披散,落在腦後。

「唰!」

沃夫猛地睜開了眼睛,一束璀璨的光芒,頓時從他那明亮的眼中,****而出。

正享受著陽光浴的所有人,身體一個哆嗦,當即醒了過來。隨即,看見了沃夫驚人的變化,一個個不由張大嘴。就是畢迪、巴克,這兩大亞魔人之王,也驚的差點把下巴掉下來。

在他們的眼前,哪還是那個嗜血兇殘狡猾的狼王啊?

淡淡的光暈,籠罩全身,襯托出如玉一般的光潔。精緻的臉龐,完美無瑕。完美的身體,看的所有血妖,都快流口水了。

血妖最滿意的地方,就是它們的身體。堪稱完美的軀體,是所有血妖的驕傲。哪想到,原本粗鄙的狼王,竟然比他們血妖一族的軀體,還要完美。

這,這******還是亞魔狼人嗎?

震驚過後,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轉看向蕭易,期待蕭易給出沃夫,這番變化的原因。

對於此,蕭易只能無奈的聳了聳肩,悵然道,「你們別看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沃夫,從今以後,就是真正的武神了!」

冰元珠使得畢迪、巴克,從半聖突破到武聖巔峰。然而火元珠卻使得沃夫,從半聖突破到了武神!擁有著不下於虛不三、虛不四的恐怖力量!

事實上,這還只是目前的。蕭易很清楚,覺醒嘯月天狼血脈的沃夫,未來的成就,必然超越武神!

這一點,蕭易清楚,虛不三、虛不四也清楚。其它人卻不知道。在蕭易話音落下后,現場所有人先是一呆。繼而選擇了沉默。

以沃夫現在的實力,亞魔人之王、不,亞魔人之皇的位置,非它莫屬!

就在所有人或感慨、或沉默中,變身成英俊人類的沃夫,忽然從城牆上一躍而起,來到了蕭易的面前。

隨後,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中,他單膝跪下,面朝蕭易,誠摯開口道,「多謝總殿主賜予的寶珠,屬下沃夫,願意和維斯一樣,奉總殿主為主人,還望總殿主成全!」

蕭易臉上沒有流露任何變化,抬頭看了眼跪在地上的沃夫,壓低嗓音,沉聲道,「你真的願意奉我為主?」

和維斯一樣,沃夫直接以行動表明。

他伸展雙手,在虛空中描繪出了一副蕭易已經看見過一次的,一副邪-惡的血祭陣圖紋路,控制路線走勢,慢慢的集中在了胸口位置。

然後,雙手向上神展,放在腦袋上空,朗聲喊道,「我沃夫,以先祖的名義起誓,永遠效忠於我的主人,蕭易大人,如有違背,就讓獸神吞噬我的靈魂,讓我永世不得超生!」

唰!

一縷靈魂之火,倏然自沃夫的頭頂上空呈現。

誓言之火!

蕭易看在眼裡,當即朗聲回道,「好,我蕭易,接受你的效忠。」

話音落下,誓言之火陡地從沃夫腦袋的上空,升騰冒出,閃電般飛了出來。在半空中快速成形,變成一個縮小版的亞魔狼人模樣。

它先是仰天咆哮尖叫了幾聲,散發出濃烈的黑暗、血腥、邪-惡氣息。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沒入了蕭易的眉心。

「咻!」

黑光眨眼即逝。

蕭易的靈魂海洋里,再次多出了一股邪-惡的靈魂氣息,細看之下,正是一隻迷你型的血色亞魔狼人。

不過,和維斯的黑色血蝙蝠一樣。出現的血色亞魔狼人,縮在角落,瑟瑟發抖。因為蕭易靈魂海洋里,還有另外兩個特殊的個體。不管是陰陽劍,還是乾坤刀,都是能夠做到在瞬間秒殺它的恐怖存在!

也是直到這一刻。

沃夫才真正感覺到蕭易的強大。連乾坤刀、陰陽劍,這樣恐怖的存在,都受蕭易控制。蕭易本身的實力,又到底有多強?

雖然沃夫感應不到蕭易靈魂本源上的力量。

但有了乾坤刀和陰陽劍這兩個前提在,沃夫不用想也知道蕭易的恐怖。

為此。沃夫基本和維斯一樣,之前的那一點顧慮,這一刻完全消失的無影無蹤,真正臣服在了蕭易的腳下。

蕭易叫他往東,他絕不會往西。

「起來吧。」

血誓完成,代表了蕭易真正統一黑暗聖殿。

血妖大族長、亞魔人之皇、兩大巫祖都是蕭易的僕人,其它人再怎麼搞破壞,也影響不到蕭易的存在。


即使蕭易不在暗黑聖城內,也沒人敢挑釁蕭易的威嚴。

「是,主人!」沃夫恭敬站起身。

「比試結束,我希望你們遵守承諾,亞魔人和血妖的矛盾,就此消失。」蕭易看向血妖十三大部族和畢迪、巴克,淡然道。

「謹遵總殿主之令!」

空中地面響起整齊的聲音,所有亞魔人、血妖,徹底臣服。

蕭易目光所望之處,沒有人能夠與之對視,全都恭敬的低下頭……哦,不對,有一個亞魔狼人,僵硬著身子,不斷顫抖。

「呵,真是巧了。」蕭易盯著這個上次搶奪自己不成功,丟下同伴逃跑的亞魔狼人,問身旁的沃夫道,「那個亞魔人是誰?」

「回主人,它是屬下姐姐的兒子。」沃夫沒有隱瞞,恭敬回道。

「這樣啊。」蕭易聞言,沉吟片刻,忽地開口道,「你這個外甥,曾經搶劫過我,並想殺我滅口。對此,你有什麼看法?」

唰!

沃夫縱身一躍,橫跨虛空,來到外甥的頭頂上方。

「不!舅舅饒命!」上一次從蕭易手裡逃走的亞魔狼人首領,悲憤大喊,一邊喊一邊轉身逃跑。

只是,他顯然低估了沃夫此刻的決心。別說一個外甥,就是親生兒子,這會兒他也捨得下手。

嘭!

沃夫當空一掌拍出,鋒利的爪風猶如世上最可怕的刀刃,切割空氣,呼嘯聲中,準確命中亞魔狼人首領的身上。

頓時間——

「噗嗤!」「噗嗤!」「噗嗤!」

利刃切割肉體的聲音,當空響起。亞魔狼人首領的身體,零點幾秒時間內,被快速分割,變成一灘碎肉。

整個過程,沃夫眼睛也沒眨一下,冰冷無情到了極點。

做完這一切,乾脆利落的轉身,回到蕭易面前,彎腰恭敬道,「主人,這就是屬下的看法。」

「呵呵,哈哈哈……」蕭易從低笑,轉為大笑,拍著沃夫的肩膀,臉龐上湧現笑容,「不錯,你的看法很好。」

說完,轉身面朝所有人,大聲道,「從今天起,爾等皆住進暗黑聖城,聽從各自首領的命令行動。本殿主頒發暗黑令,持令者將代表本殿主。現在,本殿主發布第一條命令,所有人在大乾王朝境內,尋找一個來自大夏王朝,名叫蕭韻的人族女子!」

「是,總殿主!!!」

洪亮的聲音,回蕩在了空中、地面……

… 天塹山脈。

萬里無雲,藍天透明如鏡面。

一道白色的身影,自遠空緩緩呈現而出,拖著長長的雲尾,出現在了天塹山脈的上空。

平均海拔超過三千米的天塹山脈,其中大半的山峰,都是被積雪覆蓋,皚皚一片,目光所及處,除了白色還是白色。


而在這大半的山峰中,超過四千米的高峰,更是多達上百座。

如此的高度,所呈現出來的景象,真正是冰天雪地。

迎面冷風吹拂,撥亂髮絲,身著白色單衣的蕭易,卻沒有半點寒冷之意。

武尊修為,外放的元氣形成護體罡氣,能夠抵擋所有的氣流入侵!

這次出來尋找亞魔龍人一族,蕭易誰也沒帶。卡蒙被他奉命看守黑暗聖殿,防止出現不必要的麻煩。

畢竟,黑暗聖殿剛統一,背地裡肯定有人不甘心,搞小動作。

閻王好解決、小鬼難纏的道理,在哪個世界都一樣。

因此,蕭易一個人前來天穹山脈。

這一路慢悠悠走過,很快來到了一座海拔四千米的山峰之上。待至這裡,眼睛里能看見的,只有冰雪。周圍的溫度,瞬間下降。

即便如此,蕭易仍然不受影響。在白茫茫的世界中,繼續往前行進。不過,和之前相比。這一次的蕭易,刻意放慢了腳步。

強大的神識釋放開,掃描著腳下的每一座山峰。空中的蕭易,閉著眼睛。但在蕭易的另一個視野內,所經過的山峰上的所有事物,全都呈現在了蕭易的腦海。

動物,植物,死物,沒有一個漏掉。

據虛不三、虛不四所說,亞魔龍人一族居住的地方,既不是零下多少度的寒冷山頂上,也不是乾燥的山洞裡。


Related Articles

【……】

吃瓜羣衆一個個的點開,相關的第一條微博都...
Read more

雲蟬也說,「都聽你的。我還要跟著你學習,所以你在哪兒我就要在哪兒的。」

見他們都沒意見,雲煙又看向了趙鳴盛,「要...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