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亞男爵已經下定了決心,一旦抵達了目標星球,就立刻把所有的移民乘客全部趕下船去:都怪這些賤民們招來了星盜,讓那個該死的范倫丁·路德維希搶走了我的……

一想到那300億晶幣,督長官大人的眼眶又情不自禁地濕潤了起來,悲傷逆流成河衝出沃爾號擴散至整個星系。

就在沃爾號離開還不到3天後,阿爾艦長犧牲殉國的附近突然傳來了空間躍遷特有的震蕩波動。這次波動持續的範圍和時間都尤其的長,然後這塊太空區域像是陡然破碎了一般,突然躍出了一支由一艘總星系級航母戰艦引領的軍團編製的艦隊!

而為首的那艘黑色巨艦上,在其不醒目的地方,塗繪了一頂線條質重、風格古樸的荊棘冠冕:

曙光號、荊棘軍團、魯道夫·奧法里斯。

在曙光號的艦橋里,一副詳細的立體星系圖安靜地閃爍在指揮艙內正中央。

站在舷窗邊的魯道夫已經換回了一身黑金色的聯邦軍服,壓在他肩膀上的三顆金星微弱地反射著星圖的閃光。

「大人,周圍1光年內未發現黯夜歌姬號或異星生物,」副官道森彙報說,「1光時內共發現3處空間躍遷點,其中有1處存在明顯的波動反應。另外,發現阿爾上尉生前服役的拉斐爾帝*艦沃爾號,現由帝國男爵喬治亞統率,是否需要為您接通?」

「不必在那個廢物身上浪費時間。」魯道夫轉過身來,把注意力放到梅菲II星系的星圖上來,「分析躍遷點波動頻次,我要找到黯夜歌姬號去了哪裡。」

曙光號的光屏上整屏整屏地傾瀉著瀑布般的符號和數據,5分鐘之後便給出了計算結果。

「大人,」外形為一隻光球的人工智慧歡悅地跳動著,「我已經計算出來啦~可能躍遷方位一共5個,已經在星圖上全部為您標明啦~」

魯道夫用帶著白手套的手指輕抵了一下軍帽的檐邊,然後果斷地指著星圖上正在高亮著急閃的5個光點中最偏向中間的那個:「去這裡。」 第019章天命鏈

陽家這邊,雖然陽開俊威脅了他們,讓他們老實了一段時間,卻沒有想到,最後,他們會作出如此,讓人絕望的事情,沒有想到他們會作出那樣的事情,使得陽開俊不得不賣掉房子,帶著妻子和女兒遠離這裡。

這也使得顏清怡,無法聯繫上他們。

這些情況,顏清怡都不是很清楚,在發了多次的信息,沒有得到回應后,還有,電話由剛開始的無人接聽,變成了空話,這讓顏清怡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這讓她開始擔心,想要回去。

來這邊已經有兩個月的時間了,她的心境有了很大的變化。

顏清怡也不得不承認,這兩個月來,她又開始的不平靜,到如今的平和面對,心境發生了質的變化。

今天,是她在這邊的最後一天,明天準備回去。

無論是因為擔心陽彩雲,還是因為自己,都該是回去的時間了,兩個月的時間,已經能夠讓自己平息自己心中那股氣運了。

對於,她的父母,她已經不想去評價,也不想花費太多的心裡去研究,一切都是順其自然吧。

這是她自從來到這邊后,第一次走出這家酒店,這兩個月以為,她一直都是在酒店的花園中,看著酒店中的那些書籍,已經沒有多少的心思,想要出去轉轉,反而覺得,看著那些書,讓她的收益很大哦,這也使得她基本都要把酒店的書籍看完了。

「你今晚要出去轉轉嘛?」

就在顏清怡想著事情的時候,熟悉的聲音響起,這讓顏清怡看向木娃,看著這個沒事就是喜歡待著自己這邊的孩子,心中有些幾分不舍,這讓顏清怡心中有幾分詫異。

這還是第一次會對人,而且,還是一個算是陌生的孩子,產生不舍的心情。

「嗯,準備回去了,我不可能一直待著這裡,人還是要出去面對的,有時間在過來坐坐。」顏清怡柔和的聲音,優雅的態度,坐在那裡周身散發著一副平和的氣息,讓人很想接近。

這兩個月來,顏清怡的氣質和氣息,都有了很大的變化,周身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而且,還能夠從她的身上聞到一副青竹的味道,讓人有種只要呆在她的身邊,就能夠放鬆的感覺。

「……」木娃一直看著她,沒有講話,直到良久,他伸出小手,白嫩的小手上放著一串墨紫色的手鏈,下面還墜著即刻小鈴鐺,看起來非常的可愛,讓人一眼就喜歡上。

「給我的嘛?」顏清怡拿過手鏈,輕輕地摸著,心中對這串手鏈有股莫名的親切感,讓她一眼就喜歡上。

「……你能夠帶上,就是你的。」木娃說出一句莫名的話語。

顏清怡聽到他的話,有些奇怪的看著他,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看他也不是像在開玩笑,心中有些奇怪,卻還是沒有開口詢問。


拿起手鏈,感覺手鏈好像有些大了,轉了一圈,並沒有發現任何的介面,心中有些詫異,心中卻在想著,恐怕是戴了也會掉下吧,這讓顏清怡心中有些可惜,準備把手鏈退還給木娃。

「你帶試試。」木娃看出她想退還手鏈,軟糯糯的聲音,帶著一絲焦急的催促著,這讓顏清怡心中再次揚起一股奇怪的感覺,目光觸及到他堅定地眼神,心中一嘆。

「好吧!」


說著,拿起手鏈,帶在自己右手上,等著手鏈跌落,卻奇迹的發現手鏈既然穩穩地套在手腕上,這讓顏清怡不信的甩了甩手,卻絲毫不見掉落,這讓顏清怡的眼神有些奇怪,看向木娃的眼神有些懷疑。

「這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這是酒店的一種傳說,有緣人才能得到這串手鏈的認可,沒有想到,你能夠帶上。」木娃敷衍的說道,眼中卻並不是那回事。

顏清怡看出木娃的敷衍,心中即使在喜歡這串手鏈,卻也不想莫名其妙的帶一個不清不楚的手鏈,免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準備拿下手鏈,卻發現,手鏈拿不下來,這讓顏清怡這下呆住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知道顏清怡吃驚,就是木娃的心中也是吃驚和詫異,卻更多的震撼,他真的沒有想到,顏清怡竟然是……她真的是……

想到那個可能性,木娃的心中更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

「木娃?」顏清怡見木娃沒有講話,不解地喊道,目光中透著幾分探究,這讓木娃心中一驚,隨即,若無其事的聳了聳肩,一副不痛不癢的樣子,看得楊清怡心中一陣無奈。

「呃?」木娃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一臉不解的看著她,看著楊清怡心中一陣無奈,深深地一嘆。

「這個……」顏清怡甩了甩手腕,那清脆的鈴鐺聲音,隨著她的動作,發出悅耳動聽的聲音,就好像有人在唱美妙的歌聲一般動聽,這讓顏清怡一下子喜歡上這清脆的聲音。

感覺著鈴聲和她以往聽到的鈴聲有些不同,從著鈴聲中,她竟然聽到了多種不同的音調,這讓顏清怡奇怪的看向自己手腕處的手鏈,眉頭下意識的皺起,眼中含著一絲深思。

「……到底是什麼東西?」

說著,顏清怡又從沉吟了一下,繼續問道。

「我,為何感覺到,這幾個鈴聲的聲音,會有不同的音調,感覺發出的聲音有些不同,有的聽起來有股悠遠的古老鐘聲的感覺,有的感覺非常的輕悅又有股說不出的感覺,有著竟然讓我感覺到,是一種大地萬物復甦的聲音,……你不覺得,這個很奇怪嗎?」

顏清怡一邊說著,一邊繼續搖擺著手腕,讓那聲聲地聽起來看似一樣卻又不一樣聲音的鈴聲蕩漾起來,對著木娃說出自己的感受。

木娃看著顏清怡,心中的震驚已經無法用語言說出,張口準備講話,卻在見到她手上的時候,聽了下來,眼神一暗,心中揚起一股比剛才還震驚的情緒,還有幾分喜悅,和幼鳥歸巢的激動和幸福。

過了好一會兒,木娃調整好自己的心情,清了清喉嚨,看著等他答案的顏清怡,似是而非的說道。

「你說的這些,我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在我記憶以來,有個傳說,就是這條天命鏈,不是誰都可以得到,只有它的有緣人才能得到,我想,你該就是它等的有緣人吧。」

無視顏清怡更加疑惑的表情,木娃說完這個就沒有在繼續說,淡淡地轉身,離開。

顏清怡沒有注意到,在木娃轉身之際,他眼中含著太多的情緒,還有一股讓人無法忽視的激動和憂傷。

…… Chapter009:

被扔給薛爾後,夏佐並沒有馬上被帶去進行一系列的測試檢查。

用金屬手指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高大男人以審視的目光看了夏佐好幾眼后,才開口道:「歌姬,先帶他安排一個房間。」

穿著一襲蓬蓬公主裙的擬人智能神出鬼沒般地閃現在夏佐身邊,歪著一點點腦袋好奇地看著少年:「他會是我們的新成員嗎?」

薛爾點了點頭,然後轉過頭對夏佐說:「明天早上過來找我做能力測試,歌姬會給你帶路的。」

夏佐「哦」了一聲,跟著在前面蹦蹦噠噠地領路的少女向星艦的內部走去。

「你真的是一個星盜?」少女臉朝著夏佐倒退著走路,雙手背在身後問。

「你們船長說我會成為一名優秀的星盜。」夏佐對這個人工智慧的全息投影很有好感,這讓他剛剛一直緊繃著的神經稍微放鬆了一點。

「啊嘞啊嘞~」少女擺了擺手,「船長是一個不靠譜的笨蛋啦,你不要被他騙了。」

「嗯。」夏佐應道,內心非常贊同她的觀點。

七拐八拐之後,歌姬領著他進入了一個艙房內:「我已經設定了這個房間的進入許可是你,不用擔心別人會闖進來哦~」

雖然在沃爾號上也見識過人工智慧,但是黯夜歌姬號的智能程度和擬人程度無疑更高,所以之前根本就沒見過女孩子的夏佐幾乎要把她當成真·少女看待了。

「謝謝。」他禮貌地說。

「哦,對了。」歌姬繞著他轉了兩圈,「我們1分鐘之後要進行空間躍遷了。」

夏佐環顧了一下房間,發現並沒有類似於沃爾號上的金屬方椅和面罩出現,便有些遲疑地問:「……不用把自己綁起來睡覺嗎?」

「我們可是星盜,」少女自豪地挺了挺胸,雖然她這個動作做出來后一點「波濤洶湧」的效果都沒有,「而且我還是總星系級別的星艦!」

……看著一個神態、動作、語氣都無比接近真人的高級智能,用明艷少女的外表自豪地說「我是星艦」的感覺……還真是違和啊……

「那如果有人經受不住空間躍遷的震蕩怎麼辦?」夏佐問。

「大概會昏倒或者死掉吧?」少女理所當然地回答,「如果這樣的話,我就只能把他們吐出去了。」

她一邊這麼調皮地說著實際上很殘忍的場景,一邊不知從哪裡變出來了一把毛絨絨的羽毛扇子,遮住自己的嘴巴后「噗噗噗」地演示著「吐」的動作。

「……謝謝,希望你不要把我吐出去。」夏佐面無表情地說。

不在昏睡的情況下經歷空間躍遷的感覺很難用語言形容,夏佐覺得有那麼一瞬間,周圍的場域有一種破而後立的粉碎和重建,但是細細回想的話,又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就在這一晃神間,空間躍遷已經完成了。

「你還好嗎?」歌姬把自己飄在半空中,蕩來蕩去地問夏佐。

「應該是還好,」夏佐輕輕晃動了一下腦袋,「……感覺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聽到他這麼回答,歌姬立刻誇張地一個跟頭就栽到了地上,層層疊疊的蓬蓬長裙被她這個跌倒的動作帶著翻出了一朵大花,翻折過去還露出了兩條細長的穿著燈籠褲的小腿。然後她一邊拽著自己的裙角拉平整著裙子,一邊吃驚地問道「……你說什麼?」

「我說,」夏佐一頭黑線地看著表演得不亦樂乎的少女,「你不過是一個人工智慧,要不要把自己搞得這麼逼真啊?」

歌姬聞言立刻嘟起了自己的雙唇:「什麼嘛……聯邦法律明明規定了高等智能也是有人權的,你再這麼說我我就把你吐出去了哦!」

被她這麼威脅著,夏佐便明智地閉上了嘴巴。

但是歌姬卻還不依不饒地追問道:「真的什麼感覺都沒有嗎?我是說剛剛空間躍遷的時候……你沒有覺得頭暈、恍惚或者想吐嗎?」

「像是覺得周圍的空氣破碎后又拼起來了的感覺吧。」夏佐想了想,不是很確定地回答。

歌姬驚訝地用雙手捂住了嘴巴:「……怎麼可能?你難道……」

「……大概是錯覺?」夏佐被她的反應弄得更加不確定了。

「一定是錯覺。」歌姬重重地點了下小腦袋。

.

第二天一早,夏佐便跟著換了一身騎馬裝的歌姬去找薛爾進行測試。

力量、速度、還有光甲操作,這些他都很有把握,但是對於能力譜系卻有一點小小的擔心。

凱恩對他說過,想要形成能力譜系只有兩種辦法:注射基因進化劑,或者經過後天極為嚴格的訓練習得……不過,也有極其微小的可能是與生俱來的,但這種情況的出現非常罕見和苛刻,通常情況下都是源於血統的傳承。

他既沒有注射過基因進化劑,也沒有進行過能力習得的後天訓練。

薛爾是個一身肌肉虯結的高大男人,此時正穿了一套白色的格鬥服在一個寬敞無物的艙室里等著夏佐。


「力量和速度什麼的,」男人慢慢地說,「那些用儀器測出來的數據都沒什麼實戰價值。你向我攻擊3次,如果能逼得我回防,就算你在這兩項上過關。」

他這話說得非常自信心十足,一下子就激起了夏佐的好勝心。

「用武器攻擊算嗎?」夏佐問。

「可以讓你算。」薛爾傲慢地點了點頭。

夏佐從腰間摸出了一把超頻震蕩匕首。

「……」薛爾十分想吃掉自己剛剛說過的那句話,超頻震蕩匕首這種大殺器別說用來攻擊他本人,就是他那條金屬手臂都會在半秒鐘中被切割成一片大小均勻的金屬碎粒的!


「算了,還是不要讓你輸得太難看了。」夏佐把匕首隨意地扔在一邊的地上,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腕,就拉開了攻擊的架勢。

……這個小鬼……薛爾也被他弄得鬥志昂揚。


******

夏佐盯著他,本身就高昂的戰意因為對手是一名Alpha更是開始大幅度地飆升,一邊調整著自己的呼吸一邊調整著自己的步伐……彷彿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狂暴兇殘的嚙齒暴鼠一樣。

薛爾被他愈發冰冷和危險十足的眼神逼得不自覺地做出了防禦的態勢,而且是機械手臂在前的積極防禦。

夏佐不敢怠慢,他在捕獵嚙齒暴鼠的時候就習慣了全力以赴——這種和人類有著種族仇恨的生物根本沒有爪下留情的意識,微小的失誤都可能付出生命的代價,何況凱恩對他一直都是「獅象搏兔,皆用全力」的教育觀念。

因此,當他的戰意蓬勃到最高峰值的時候,果斷地借著一腳的狠踏之力,衝出去的身形快到幾乎都帶上了重影,甚至整個艙室都隨著他的猛然發力而在微微顫抖。

薛爾大駭,但是他之前的精氣神已經在方才的對視中和對方交纏在了一起,如今氣息鎖定之下竟是避無可避!

情急之下,薛爾深深地吸入了一口氣,胸腔高高地鼓起之後重重大喝一聲,後退了半步后死死地頂上了夏佐這一下狠厲至極的拳擊。

「蹬蹬蹬——」男人被逼得退後了好幾步,穿著格鬥靴的腳後跟和合金地板之間發出了一連串讓人牙酸的摩擦聲。

夏佐一擊得手之下更是「趁你病要你命」,當即伏低了身體的重心,抓住薛爾後退過程中無法回防的機會,避開了他前臂的防守,以一個異常刁鑽的角度一拳朝著對方的小腹搗了上去!

「停!!!」薛爾大呼,聲音裡帶著的恐慌之意連他都沒有察覺出來。

隨著他的這聲叫停,夏佐的拳頭離他的小腹僅有分毫之差,拳勢裹挾起的利風甚至在薛爾的衣服上留下了細小的裂縫。

……居然是這樣的收發自如,薛爾一身冷汗地想。

而此時被他當作主要防禦之用的金屬左臂,已經在剛剛的攻擊之下,呈現出了一個明顯彎曲的弧度!

夏佐慢慢收回了自己的拳頭,低著頭後退了幾步之後,再抬起頭時,眼睛已經回復了之前的清透乾淨。

「我算過關了?」他問。

薛爾艱難地點了點頭。

夏佐送給了他一個微笑:「謝謝你讓我。」

薛爾腦門上立刻被掛上了一個負狀態:三擊連中。




Related Articles

樊劍鋒淡淡的道:“多謝,小弟在此也恭喜曹師兄晉升大圓滿境界。”

他們的師妹在旁邊嘆息一聲,道:“兩位師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