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汐莞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對著齊凌楓會如此大的情緒波動?!

還在為上一世的自己叫冤?!

還是說,對他一直存在於,根深蒂固的「感情」!

她皺著眉頭,轉眸看著屏幕,看著文檔裡面的內容,在讓自己冷靜,緩緩冷靜。

「喬經理。」milk敲門,伴隨著她有些局促的聲音。

「進來,怎麼了?」喬汐莞揚眉。

「喻洛薇在會議室裡面哭。當著所有市場部主管的面,好像是受了什麼委屈。」milk推開房門,急切的說著。

喬汐莞眉頭一緊。

她關上電腦,起身,大步走出去。

會議室裡面很安靜,除了那個哭哭啼啼的聲音。

所有人看著喬汐莞,均不自覺得站了起來。

「怎麼回事兒?」喬汐莞對著喻洛薇。

「姐,都是我不好,因為這個項目時間緊迫,我著急就讓大家今晚加班完成,但是……」喻洛薇哽咽得說不出來,越哭越委屈。

喬汐莞對著下面坐著的人,臉色一沉,「怎麼了?都不能加班?」

下面的人鴉雀無聲。

「在公司遇到事情的時候,你們就是這樣的態度,要是你們遇到事情,公司也是這個態度,你們怎麼想?!」喬汐莞冷冷的說著,口吻中嚴厲無比,氣勢強烈!

會議室依然安靜無比,似乎只有喻洛薇哭哭啼啼的聲音。

這麼沉默了至少2分鐘。

房間內的空氣似乎都窒息到讓人受不了。

公關部經理似乎是忍不住了,突然開口,「喬經理,我到公司十幾年時間,從來沒有想過在公司有難的時候逃避並撒手不管,但是對於這麼一個黃毛丫頭,我實在是沒辦法和她共事。我們都是前輩,她對著我們指手畫腳,從內心深處講,我很排斥!」

其他主管經理似乎也是忍不住的說著,「張喬恩就不說了,她雖然才進公司,但並不是職場新人,任何事情的安排有條有序,但是喻洛薇,我實在不知道她到底在安排什麼東西,這樣一下那樣一下,我們都是給她耍著玩的嗎?喬經理,如果你要提拔你妹妹,我想會有很多機會,不用這麼激進!」

說著,還有些諷刺。

很好。

這些人終於把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喬汐莞坐在一邊的椅子上,沒開口說一個字。

喻洛薇聽著部門經理對她的評價,哭得更凄楚了,「我很努力的在做了,我知道我是新人很多地方處理事情沒有喬恩姐姐的成熟,但是我真的不覺得安排你們加班有錯,今天出方案,我也會陪著大家加班,我還想著等這個項目過後,申請經費讓我們好好放鬆一下,我真的在很努力的做事情……」

一個主管突然冷哼,「努力做事情和能力是兩個方面的問題,不管你多努力,如果你能力不足,只會在耽擱大家時間。」

喻洛薇看著面前主管,眼淚噼里啪啦掉個不停。

喬汐莞抿著唇,「你們的建議是什麼?」

「更換項目經理。」異口同聲。


然後有人補充說道,「工作需要一個愉快的心情,這麼一直不痛快下去,不僅影響這個項目的進度,更是影響到項目的質量。」

「這個項目已經更換過經理了。而且我並不覺得喻洛薇不適合。」喬汐莞一字一句。

所有人臉色都是難看到無比。

還沒有誰,就算是再獨斷,也不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一口咬定,「今天的事情我想就到此結束,如果還有人有異議,或者不配合的,可以交辭職申請到我這裡,我隨時批准。」

主管經理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喬汐莞這麼強勢。

能夠突然坐上市場部經理助理一職,所有人都知道喬汐莞是有背景,但從這麼幾次的能力展示而言,卻也是讓人折服,但現在,這麼獨斷的個性,確實讓人難以接受。

卻不知道為何,在她的氣勢下,沒人再說一個字。

「喻洛薇,你的會議結束了沒有?」喬汐莞問此刻似乎也有些愣怔的喻洛薇。

她一直以為喬汐莞會順勢的讓她辭退這個職位。

沒想到喬汐莞想都沒想的,直接否決。


其實,她的目的就是想要辭退。

她直接都清楚得很,她沒這個能力,她就是故意的想要把喬汐莞搞得名聲很壞,她就是想要讓喬汐莞在顧氏,越來越沒辦法立足。

不過。

這麼一意孤行,似乎也和她想要的結果相差無幾。

暗自邪惡一笑,表面上楚楚可憐的說著,「已經都交代了。」

「那散會,你跟著我來辦公室。」喬汐莞丟下一句話,大步離開。

喻洛薇連忙跟著她走進辦公室。

留下其他主管各種不愉快。

尹翔也坐在這些人之間,他也知道喬汐莞這樣只會失了人心,但不知道為何,好像就是覺得,喬汐莞這麼做,一定有她的目的,絕對不會是這些人想的這麼膚淺。

他伸了伸懶腰,開口說道,「日子總是要過的,不要為了這麼一個兩個人就鬧得不愉快了,大家趕緊去工作吧,早點做完早點下班!今晚註定,又是個奮鬥到凌晨的節奏了。」

主管些憤憤不平的,還是三三兩兩的離開。

喬汐莞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喻洛薇哭紅著眼,對著喬汐莞,還在不停的抽泣。

「每次遇到事情都哭,你覺得可以解決什麼問題嗎?」喬汐莞問她。

喻洛薇咬著唇,在盡量的控制自己。

「我現在不教你怎麼去對付那幫老頭子,但是喻洛薇,你如果真的想要在顧氏留下來有好的發展,就得好好的把這個項目做妥當了。」

「是。」喻洛薇抽泣了一下,回答道。

「擦乾你的眼淚,出去。」喬汐莞冷酷的說著。

喻洛薇點著頭,離開。

看著喻洛薇的背影,喬汐莞深呼吸,隨意的靠在座位上,整個人看著天花板。

剛剛自己的獨斷,絕對又成了誰的一個把柄。

可越是矛盾點越衝突,那個在暗中使詐的人,越能夠露出把柄。

她眼眸一轉,想到剛剛在會議室內丟下的話。

要說有人辭職,對於在顧氏工作了這麼久,又好不容易升到主管職位的人而言,很少有這個勇氣,所以她倒是不擔心人心動亂,她擔心的只是,這個項目在「無意」卻「順理成章」的遇到這麼多內部矛盾后,一個星期時間,肯定拿不出來。

所以,這一次,她需要和齊凌楓合作。

在成為競爭對手前的,一次違心的合作。

她坐正身體,打開筆記本,敲打著鍵盤。

在時間如此緊迫的情況下,她確實不能耽擱一分一秒。

……

下午。

下班時間。

喬汐莞看了看時間,打開辦公室的房門。

房門外,規規矩矩的坐著一屋子的人,沒人下班,所有人都在趕方案。


她出現在門口時,外面大辦公室的人都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後又低頭做事情。

milk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喬經理是下班嗎?」

「嗯。」

「但是大家……」milk小聲提醒。

「我有事兒。而且。我只需要拿最終的方案結果就行。其他事情交給喻洛薇來處理。」分明是,放大權的節奏。

milk張嘴想要說什麼,最後也什麼都沒說的看著喬經理大步離開。

其實,所有人都知道喬汐莞這樣做不妥,作為領導陪著加班似乎更能拉攏人心,但喬經理卻走得這麼理所當然。

只是。

所有人都明白的事情,喬經理不可能不明白。

所以,喬經理這麼做,肯定有她的目的。

她回到自己的位置,陪著大家加班。

喬汐莞坐進電梯。

確實。

所有人都明白的事情,她不可能不明白。

她現在只是在等待,等待有些人,自投羅網而已。

而她自己還有很多,不應該耽擱在這個人身上的事情。

她抿著唇。

坐進武大開的小車內,「去江皇大酒店。」

「好。」武大開車離開顧氏。

高高的顧是大廈,透過落地雙,一道深邃而狡詐的視線。

顧子寒看著那輛轎車離開,轉身回到座位上。

嘴角突然邪惡一笑。

喬汐莞,我就不相信,內外夾攻的情況下,你還能如此的,得心應手!

……

江皇大酒店。

喬汐莞直接推開指定包房。

腳步突然頓了一下,看著滿室的布置,嘴角抿了抿,她轉眸看著坐在餐椅上面,穿著白色西裝的男人,此刻正揚著好看的笑容,深情的看著自己。

深情。

曾經也因為這道視線被淪陷。

現在反而覺得,諷刺無比。

「怎麼,不喜歡這樣的格調。」白色西裝的男人眉頭輕揚,磁性的嗓音帶著絲絲笑意。

喬汐莞抿唇。

如星辰一般的天花板,映襯著點點亮光,仿若銀河系一般的夢幻和神秘,房間中懸挂著心型的粉色氣球靜靜地漂浮,仔細一看,上面似乎還有一個「莞」字。而如此偌大浪漫情調下的包房中,正中間一個長方形的小型水晶餐桌,上面點著高腳紅燭,餐桌中間放著一束紅色玫瑰,一瓶82年的拉菲,兩個高腳杯,座位上邊規規矩矩的擺放著奢華的餐盤。整個色調,迷人到讓人心醉。

心醉,還是心碎。

喬汐莞說,是心恨。

她直白的看著齊凌楓,看著他拿著那束紅色玫瑰出現在她的面前,整個房間的色彩襯托著他器宇軒昂的氣質,看上去那麼和諧,唯美是畫。

她突然想起了他們的求婚。

那一次,就是這樣。

據說,是楚以薰一手安排。

一手安排的浪漫之舉。

諷刺的笑,在喬汐莞的唇邊一點一點揚起,冷冷的字語開口說道,「楚以薰還沒死多久。」

齊凌楓好看的唇瓣弧度似乎是僵硬了一下,漫不經心的說著,「是啊,屍骨未寒。」

什麼人,可以將這種殘忍的話,說得這麼的理所當然。

這個世界上除了齊凌楓,不會有第二個男人。

她踏起腳步,越過他的身體,離開,走向餐桌,坐下。

喬凌楓似乎也並不覺得尷尬,他把那束玫瑰花隨意的扔向一邊的垃圾桶,很自然的坐在了喬汐莞的對面。

他看著她,笑得很英俊,他說,「拆了。」

話音落,包房中原本浪漫的色調瞬間熄滅,取而代之的是水晶吊燈透亮的光線,天花板上漂浮的粉色氣球在那一瞬間似乎也不規律的全部爆炸。


Related Articles

上一次她這麼生氣還是在誤會他和其她女人有關係的時候,她哭著發火。

這一次顯然事情要嚴重很多,也不怪顧錦,換...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