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了咬牙,蟾老怪不得不放棄去殺清靈的絕妙機會。

快速轉身,蟾老怪向着巨坑而去,清靈同樣看到了巨坑之中的華光。慘白的臉上輕輕的笑了一笑,當真是天外飛仙一般的美麗女子。

楚皓此刻感覺渾身都是力量,都是一層層的濃稠的能量。

看着蟾老怪向着巨坑之中跳來,楚皓二話不說。

丹田之中澎湃的武元蜂擁而至。

“紫電陰雷劍,大混沌雷劍、大無生劍,大音希聲劍”

“蟾老怪,嘗一嘗真正的絕命真人的傳承吧。”

說罷,楚皓上方的萬千劍陣一擁而上,朝着跳下來的蟾老怪瘋狂的鋪了過去。

蟾老怪本來就已經重傷,如今又在毫無準備之下遭到瘋狂的攻擊,躲閃不及,一劍兩劍,劍意不停地在蟾老怪的身體之中鑽出,又再次鑽出。

“噗•••••”

好不容易跳進底面的蟾老怪身中數劍,傷口累累。

“你以爲這樣就可以殺死我嗎?孽障,今天我就讓你不得好死。”

“魔氣沖霄,魔雲滾滾,魔雷震天,給我下!”

一陣陣墨色烏雲不停在巨坑上空聚集,一道黑色閃電嘭的一聲,炸進巨坑之中,要不是楚皓閃得快,相信一定被閃電電成紅燒肉豬。

“三千大道武技——大絕命劍術••••••”

只見天空之上,一把出梢的寶劍從天而降,劃破魔雲,衝破電網,直震而下,霸氣、霸道、霸滅絕輪。

“不可能,你這個孽障怎麼可能會絕命真人的祕技?我不信,我不相信啊!”

說完,那把巨劍直接貫穿蟾老怪整個身體,蟾老怪的身體根本就來不及分裂,就化成了星星點點的小顆粒。而那把霸氣沖霄的寶劍也隨着楚皓的軟到而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撲哧•••撲哧•••”

楚皓沒有想到,僅僅只是使用這麼一小會兒,就和做那事做的幾十次一般,累到和女神都發軟了。

“對了,清靈他們••••••”

想起還在上面的清靈,楚皓臉色變了又變。爬起已經癱軟的身子,向着巨坑之上攀爬而去。

好不容易使出了渾身最後一絲壓榨出來的力氣,楚皓終於爬出了那個深深地巨坑。看着巨坑之外的場景,楚皓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此時,已經一點都看不到原先那青石廣場那浩大的摸樣了,滿地都是狼藉,一片一片的青石板碎成了一地,整個青石廣場一個坑洞連着一個坑洞,滿目都是瘡痍,好似兩隻蠻荒妖獸在此地打了幾個滾一般,絲毫見不到原來的樣子。

楚皓環視了一週就看到了袁通倒在了地上,而且還是滿地鮮血,不過袁通現在的摸樣怎麼那麼熟悉。

想起自己不就是差點被那個巨型妖獸吃了嗎?雖然楚皓他當時沒有看清楚那巨型妖獸究竟是什麼樣子就暈倒了,但是他也看出來一個大概,樣子就是和袁通差不多的。

“袁通?袁通!原來就是你想要吃掉我!”

楚皓一陣大怒,不過在看到袁通此時的樣子時,楚皓還是決定先不找他算賬了,等他好了再好好算算這一筆驚嚇他過度的帳。

再次仔細的看了一圈,楚皓終於找到了那個玉白色的身影。此時清靈已經軟倒在了地面之上,要不是那一抹玉白色實在太刺眼,相信楚皓都不會那麼容易找到他的。

焦急的跑到清靈身前,楚皓關心的問道:“清靈,你怎麼樣?”

清靈模糊的睜開了雙眼,看了一眼楚皓,用連自己都不太清楚的聲音說道:“沒事,休息一會就好。” 第162章:返回!返回!

“清靈,你要不要緊?到底怎麼樣了?”楚皓扶起廢墟之中那一抹玉白色的身影,關心、衝動的問道。

“放心吧!沒事情的,休息一會就好了。”清靈微微睜開雙眼,有些虛弱的答道。

看着着急的楚皓,清靈有些蒼白的面孔上綻放了一絲絲的笑容,讓的楚皓差點懷疑是不是自己出現了幻視。漸漸地,在楚皓接近逼視一般的目光之下,清靈俏麗的臉龐有些發紅。

楚皓自然也看見了清靈俏臉上的那一絲微紅,只不過此時已經不是調戲清靈的時候了。輕輕將清靈攬進懷裏,帶着受傷的袁通就朝着密道的方向急急的狂奔而去。

“等等••••••“清靈張開雙眼,有些羞澀的說道。

“還有什麼事情嗎?”楚皓低頭望着懷裏的清靈,有些疑惑的問道。

“蟾老怪死了,你就去將他的東西帶走。要知道,蟾老怪身爲十大妖王之一,雖然封印在了此地,但是他的這些年的儲備可是相當的豐厚,反正不拿白不拿,你快點將東西拿回來,我們在走不遲。”清靈不敢看楚皓,只是小聲的說道。

楚皓一想清靈的話,覺得十分的對。反正這種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可以說得上經驗豐富。

將清靈小心的放好,楚皓又回到了那個巨大的坑洞之中。在蟾老怪爆炸的地方找了好久,才發現了一個隱藏在石頭縫隙裏面的戒指。

楚皓暗叫晦氣,竟然把蟾老怪的儲備也給打爆了。想起這個,楚皓的心真是一陣陣的滴血。

又再次的仔細的尋找了一陣,發現真的沒有任何的殘存物之後,楚皓便爬出了那巨大坑洞,向着清靈跑去。

“怎麼樣?拿到了沒有?”清靈關心的問道。

“沒有,只剩這麼一個小小的破戒指了。”楚皓將戒指遞給清靈面前,有些沮喪的答道。

“這個就是啊。難道你不認識,這個叫做納戒,就是儲備不可離身的寶物的必備啊。”清靈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楚皓,顯然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居然連納戒都不認識。

“這個••••這個就是••••”楚皓一陣驚喜,失而復得的感覺差點讓的楚皓幸福的暈了過去。

收起納戒,楚皓再次將清靈抱起,叫了一聲受傷的袁通,繼續朝着密道方向行去。

看了一眼清靈虛弱而蒼白的面孔,楚皓真的有點不太相信清靈第一次說的話。因爲在楚皓看來,以清靈這種外冷內熱的性子,肯定是死鴨子嘴硬,不肯承認自己到底受了多麼嚴重的傷的。

想到此處, 霍少蜜蜜寵︰寶貝,你好甜! ,他想快點的回到洞府,那樣就會安全,清靈也會給自己治療一番,畢竟洞府之中那些藥材的儲蓄還是十分的豐厚的。


被楚皓抱在懷裏的清靈臉色更加的紅了,就像一個成熟的紅蘋果一般惹人喜愛,讓人忍不住立刻撲上去咬上一口。趴在楚皓的胸前,聽着楚皓急促的呼吸聲,還有那強健的脈搏跳動聲,清靈一陣陣的失神,好似久違的溫暖再次的回到了清靈的身上。

她記得,那還是她很小很小的時候,他父親也是這麼的抱着她,寵着她,讓她感覺特別的溫暖。

好溫暖••••••好溫暖••••

清靈慢慢的閉上雙眼,暈倒在了楚皓的懷裏。

抱着清靈,楚皓不停地向前奔跑着。他不知道這個地方是不是真的像表面上那麼安全,所以他不敢停下,他也不能停下。他怕,他怕又會在什麼鬼地方鑽出來一個十大妖王,如果是,這樣的話,楚皓一行三人絕對是死路一條了。

剛纔的爆發讓的楚皓的精神和身體本來就已經接近到了崩潰的邊緣,如今又是返回巨坑之中尋找戒指,又是抱着清靈跑了這麼遠的路程,楚皓已經感覺自己有些扛不住了。

“呼•••呼•••”

楚皓一邊喘着粗氣,一邊抱着清靈向着跑着,一口口粗氣不停地呼出,就像那抽急的風箱一般。

大腦已經昏沉,楚皓漸漸地感覺看着前方的通道已經有些模糊不清。楚皓心裏清楚,自己快要倒下去了。看了一眼已經昏迷的清靈,楚皓知道自己不能夠倒下,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提醒自己不能夠倒下。

再次咬了一下舌尖,楚皓擡頭看了看前方那漆黑的通道,繼續抱着清靈再次奔跑。不知道跑了多家,楚皓的大腦已經一片漿糊了,然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醒來的時候,楚皓髮現自己已經回到了洞府之中。摸了摸還有點迷糊的腦袋,楚皓想回憶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楚皓,你醒了?”清靈冷淡但是卻又與平常不一樣的冷漠聲音傳進了楚皓迷糊的大腦之中。

“昨天,謝謝你了。”

說完這一句,清靈好像做了什麼虧心事一般,扭着頭便跑開了楚皓了房間。

楚皓不得的楚皓咧了咧嘴,頓時一股抽痛。想要說些什麼,卻發現清靈已經消失不見了。


楚皓一陣搖頭苦笑。

看到此時應該沒有人會打擾自己了,楚皓便盤膝而坐。準備仔細的檢查一番自己的身體狀況,看看有什麼有受到什麼暗傷。況且,到現在楚皓還不知道自己怎麼忽然之間就晉級了,而且還不是一級、兩級,而是直接從一星武者直接如同坐火箭一般的竄上了六星武者。

楚皓相信,要不是自己當時還死命的壓制住的話,現在的他不會是六星武者,說不定都會進入武士的範疇。

不過,楚皓更知道欲速則不達的道理,如果楚皓放任自流自己的身體,不做任何壓制的話,相信楚皓他自己已經的成就也就有限。


武元畢竟只是一種能量,雖然他因爲一些外在原因的突然性增加或者突破,但是那畢竟不是自己的東西,時時刻刻潛伏在身體之中,總有一刻會因爲自己的疏忽而導致無法扭轉的眼中後果。

楚皓雙目微合,放出一絲神識不停地對着自己的身體掃描着。半個時辰之後,如同泥塑一般的楚皓忽然動了一動,才從入定之中醒了過來,漸漸的睜開了雙眼。

接着,楚皓又再次掃描了幾遍。楚皓並沒有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什麼不妥,也沒有什麼絲毫的暗傷,這都是不幸中的萬幸的事情,這讓他也不禁噓了一口氣。

不過,楚皓還是發現了一絲的異樣,他發現在他的大腦天門之內,居然有一個發光的晶瑩光團,在不停地旋轉着,而且還在不停地釋放着能量。

楚皓依稀記得,在大殿之中那個自稱是絕命殘魂的中年男子在他昏迷的最後時刻,好像是把什麼東西打進了楚皓的大腦之中。

“難道整個兒發光的晶瑩光團就是那個虛影中年男子打進我腦袋之中的東西?”楚皓心思百轉,不由的想到。

“這個應該纔是絕命真人真正的傳承吧,他傳承的不僅是他一生縱橫九州的武技,而且還有他的武元。”

想到此處,楚皓也不禁一陣震顫。

絕命真人的修爲果然是驚天地、動鬼神之流,竟然連自己身體之中的武元在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之後還可以傳承給傳承者。

或許,這就是絕命真人保護自己的傳承者的最後手段吧。

打斷了腦海之中千萬種的想法,楚皓再次的仔細的檢查了一下身體,覺得真的沒有任何的問題之後,楚皓才站了起來,向着洞府大廳之中走去,他想問問他暈倒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一醒來就已經回到了洞府。

還沒有走進大廳,便聽見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傳進楚皓的耳中。

“咳•••咳••••咳•••”

楚皓聽見這一陣陣的劇烈咳嗽聲,怎麼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呢。立馬向着大殿裏面衝了進去。

清靈看見楚皓沒頭沒腦像只無頭蒼蠅一般橫衝直撞了進來,立馬將手中的絲巾藏在了身後。

楚皓自然看見了清靈那頃刻之間的小動作,他怎麼還不明白呢。

走到清靈身邊,楚皓霸道的伸出手將清靈藏在身後的晶瑩如玉一般的玉臂抓在了手中,不容置疑的說道:“拿過來!”

清靈臉色微微一紅,想要說些什麼。只不過話到嘴邊,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慢慢地將藏在身後的玉臂伸了出來。

楚皓一把奪過清靈手中的絲巾,絲巾上面紅豔豔的,猶如一朵朵盛開的桃花一般,美麗而又充滿了••••••血腥。

“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休息一會就沒有事情了嗎?這是怎麼回事?”楚皓注視着清靈,責問般的說道。


清靈俏麗的臉龐上紅暈一閃即逝,立刻恢復了往日一般的摸樣。

冰冷猶如不化的寒冰說道:“這是我的事情,與你無關,還有楚皓,我提醒你,我們只是合作關係罷了,請你不要多管閒事。”

說罷,清靈看都沒有看楚皓一眼,轉身向着洞府裏面走去。

“多管閒事?算是我楚皓多管閒事!”楚皓擡頭對着清靈的背影大聲的叫道,也向着另一邊走去。

氣呼呼的楚皓沒有想到清靈竟然如此的不可理喻,他只是想要關心她一下而已。

走着,走着,楚皓忽然發現了那隻大馬猴袁通在向他招手,那樣子,好像是地下黨在接頭一般的神祕。

看着大馬猴袁通那毛茸茸的猴毛,還很猴急的向着自己不聽招手,那樣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要多可笑有多可笑,不過,此時的楚皓非常生氣,哪有心情笑出來。

不過,楚皓也沒有不理大馬猴袁通。畢竟,楚皓心裏也是一陣好奇,這個猴子現在的摸樣就和那地下黨或者小偷一模一樣的,那樣子實在太猥瑣了。

楚皓看着袁通那謹慎小心的摸樣,也知道他是肯定有什麼祕密事情要和自己度談,不然不會這般的神祕,要知道這個洞府出了楚皓就只有清靈一個人了。

想及此處,楚皓便向着袁通走了過去。走到袁通的身邊,袁通那雙毛茸茸的雙手粗魯的一身,將一團裹着緊緊的東西直接往楚皓懷裏一塞,然後又四處看了看,沒有發現清靈的天鷹子,拍了拍那滿是猴毛的胸部,偷偷的扭着頭轉身遛了。

看到袁通的所作所爲,楚皓大腦一片的迷糊,但是他也沒有犯癡的直接跑去追想袁通,那樣肯定會驚動清靈的。

整了整被粗魯的袁通揉皺了的衣服,楚皓滿臉氣呼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