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的部位,石頭應聲爆碎,滾落高空,天空剎那下起了石頭雨。

「嗡」

石人憤怒,那如大岳般的拳頭再次砸來,連空氣都響起一陣呼嘯。

但是葉凌的靈識感知何其強大,面對這種拳頭,他早有防禦。

雖然他防禦厲害,但是任實力,葉凌要斬殺不難。「給我爆!」

拉起妖龕,密語默念,頓時幻化成一個遮天蓋地的大棺材,直接將大拳砸爆。

「送你上路!」

葉凌抱著放大出幾十倍的妖龕,憤怒一喝,雙臂猛的用力,翻轉三百六十度直接砸在石人的後背,「轟隆」巨響。石人被撞飛了出去,落地爆碎…

解決了石人,他沒有停留,身形再次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了空中。

不過有了這次的遭遇,葉凌小心多了,趕路時,更是將身上的氣息降低到最低。 行了一段路程,似乎越是深入,所遇到的凶禽異獸就更加繁多,大部分葉凌都無法叫出名,而且每一個物種,都是極及強大。

儘管他將自身氣息降到最低,但還是無法避免被一些強大的妖王所感應到。

一場大戰,在所難免,打得一片天昏地暗,大地狼藉,但是葉凌並不戀戰,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開溜。

隨著時間的推移,三天過去。

今日,葉凌跑了差不多一個上午,在臨近午時時,他終於停留了下來。

在一顆大樹頂端的末梢上,利用茂密的葉片遮擋住了他的真身,葉凌目光掃了掃周圍,準備確定沒有妖王后再次啟程。

拿出三顆靈寶丹,直接放入口中嚼碎,頓時一股精純的藥力化作了龐大的靈力,源源不斷地補充進丹田內…

「如此危險的地方…芊兒,你在哪…」葉凌心裡開始擔心。

身形輕盈地躍下樹頂,目光再次瞧了瞧周遭后,準備再次趕路,可當他剛剛抬起腳步,身形立馬愣住了…

在他眼前的沼澤中,一頭黃金巨蟒哇啦啦地破水而出,那高昂的蟒頭無比猙獰,它遙望著周圍,葉片蛇瞳彷彿會吐出無形的刀劍,殺上四方,可怕嚇人。

它是這裡的霸主,如今出來覓食,特么葉凌運氣不太好,碰上了這茬血霉。

這種妖王巨蟒速度非常可怕,行似閃電,他能逃跑的機會不大。

葉凌緊捏的手心已經開始出汗了,隨時做好了戰鬥的準備,若是真的很倒霉,逃死的更快,那也只有一戰了。

他輕輕的後退,盡量躲避那蛇瞳的視線。只希望能不那麼悲劇。但蛇是冷著生物,與生具有優秀的感熱天賦,就算獵物藏匿得再好,也會被它們發覺。

「湫」

突然在天空中傳來一聲鳴叫,旋即出現了一道霞光,那是金雕,具有強大的威猛,體型龐大,摶搖直上可九萬里。

葉凌一見是這凶禽,他臉色剎那就變了,當下趕緊閉緊了嘴。

「雕嬸,要不要這麼,這麼遠你都追來啊?」葉凌心裡一陣發虛,腿腳有些顫抖。

在兩天前,葉凌一路狂奔,誤入了這是金雕的窩中,那啥…實在有些不太巧,窩中正好有一顆幼蛋,所以順手被葉凌收了。

他沒想到,它居然追來了這麼遠…

「撕」

黃金巨蟒如臨大敵,對著那隻金雕怒瞪,巨嘴微張,剎那露出滿口的尖利毒牙,似乎在警告金雕不要打它的主意!

但是金雕天生傲骨,日後若是脫變,可化身強大妖王,其威可震八方。

如今她丟了幼蛋,頭上如火焚燒,卻被如此挑釁,叫她如何能放過你?

一聲長鳴,金雕激怒,從天空俯衝而下,無盡霞光從其身上爆發,就要和巨蟒戰鬥。

葉凌見到機會來了,當下屁都不想了,趕緊逃命而去。

這一路,葉凌逃地很認真,也很拚命,速度上又是突破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

此時他腦海里一直默念著,千萬別被追上,不然鐵定被那金雕撕成碎片…

在約莫跑了幾個小時,葉凌這才安心下來,口裡重重呼了口氣,剛才真的像是門鬼關前溜達了一趟。

而距離他所要到的地方,在他的感知中,已是越來越近。

他爬上一顆巨樹,目光眺望,發現那座大岳竟在不遠處。

葉凌嘴角露出一抹弧度,「到了!」

天空開始灰濛濛,不久下起了雨滴,滴落在皮膚上,覺得很冰涼…

而在這廢墟之中,早已長滿了各種植物,大樹,一道身形迅速的在這些林中穿梭。

葉凌最終到了山腳下,手中持著黃金大砍刀,刀茫處泛著寒光,背後背著一口妖龕。

「呵呵,看來又來了一個不得了的天才。」


這時,在大岳上方,從一個洞口裡衝出一道青光,旋即出現一位手持花傘的婷婷少女。

她身材曼妙極為火辣,尤其是有些部位已經發育得相當顯眼,凹凸有致,是極品美女啊…

其雪白的玉足立在一腳青光寶器上,目光頗為冷傲的看著一身濕漉漉的葉凌。

但,他出現后,一位白衣少年也出現了,其雙眸如同兩輪滾動的黑色太陽,氣勢非常駭人。

他凝視葉凌,眉頭卻有些蹙了蹙…

「刷,刷,刷…」

在這座大岳上空,又突然閃來了三四道身形,此刻皆是凝視著葉凌。

「這位朋友,如果煉歷探寶,可去別處,此處危險程度較高。」這時,一位少年傲然開口,一眼認定葉凌定實力不如他們等人。

葉凌不語,能進到這裡面來的無不驚才艷艷,這幾人對他說這話,倒也有那個資本。

而葉凌的沉默,除了那位少女略微有些驚訝和那位白衣少年冷淡之外,其他幾人都是瞬間心生殺意。

葉凌目光掃了一眼這幾個天才,最後只是在那白衣少年身上頓了頓,心頭大怒,「就是這種殺意…那天,就是他的殺念。」

此人,不可不妨!

「在下葉凌,來此處只為打聽一人。」葉凌淡淡道。

不過這話一出,剛才的那三人頓時臉色大變,趕緊閉了嘴,腳下的寶器都是忍不住向後退了退…

「喔…不知是何人?」那少女笑問。

葉凌回答,「聖城學院,葉芊兒!」

那幾人聞言,面面相覷,甚至包過那一直表情冷淡的白衣少年此刻都面色動容。

但是那少女的臉色變得則是更加的劇烈,那隻玉手都是忍不住的遮住那玉唇。

許久,她才說道,「請隨我來吧。」

葉凌觀這幾人的面色,他內心處開始複雜了,同時也激動,直覺告訴他,這幾人,懂得芊兒!

「好!」

葉凌腳踩著砍刀騰空而起,跟隨這幾人上了大岳的半山腰。

此時天地一片陰沉,外面細雨如棉,如今不過中午,昏暗的天空更像臨夜。

「葉公子,請看山頂處。」少女為葉凌指著。

這座大岳,分出兩層,上面一層懸空,中間留有一百多米的空間,看起來很是神奇。

彷彿像被巨大神劍給攔腰截斷,不可思議。

葉凌聞聲望去,在山頂的絕壁上,竟是刻著幾個大字。

不過當他目落字體上時,他腦海中頓時一片轟鳴…

絕壁之上,銘刻道:紅塵蕭蕭,只為追隨你而去。——芊兒…

給讀者的話:

一周了,每天三更,月票呀兄弟姐妹們,神印排名快被打下來了…你們要不要這麼忍心吶…… 絕壁之上,那行字體銘刻在石涯上,每一筆,每一劃,都似乎灑盡著內心的愁綿思緒…

葉凌目光如同空洞,臉上無法看出任何錶情。他只靜靜地立在幾人的跟前,一言不發。

在過去,芊兒這個小小的乖巧丫頭,在自己面前總是一副可愛的模樣,無論到哪裡,都像個跟屁蟲一樣,偶爾還有些傻氣…但如今,卻突然做出為了出去尋找自己,而鋌而走險…

進入羽化生門,九死一生,不達化靈境無法進來,但就算是化靈境的實力在這裡也無法泛起任何風浪。

在進來之前,若琳曾經與他說過,在這裡面,機緣眾多,但尋到屬於自己的機緣后應該迅速離去,不可產生貪念。

否則時間一到,便有可怕的東西出來清理「擅闖」進來的人…

這片小世界是上古聖賢所開創,距今的年代無比久遠,到底有多久遠,無法得知。

若琳還做出猜測,這小世界甚至可能孕育誕生出來了自己的意識,成就仙靈…

誕生仙靈,那簡直就是恐怖的東西,而且還是出自聖賢的手段…

要知道,如果一個小世界會誕生出仙靈,擁有意識,那麼這個小世界就有它自己的法則…它想斬殺誰,恐怕要逃離,很難。

如今芊兒進來也已經差不多七個月,剩下來的,不過一個多月了。

她的時間,越來越近了…

「你們是否有話要與我說?」許久后,葉凌淡淡地說道。

在剛剛接觸這幾人的時候,他早看出了他們肯定有些事,而且,是和芊兒有關!

「呵呵,沒想到你便是聖子葉凌,當初突破化靈境要引動天劫的怪物。」這時,那縴手持花傘的的少女走出,輕步上前,隨後微笑道。

顯然,在剛剛得知葉凌的身份,她心中簡直有些難以置信,在那一次渡劫,當天就震動了許多大族,甚至一些可怕的隱士強者都被驚動了出來。

畢竟聖子級別的佼佼者,大路上實在屈指可數,那時突然出現一位,並且在古聖城藉助祭靈陣渡劫,頓時讓不少強者引起關注。

傳說中,突破境界要引動天劫的天才人物,日後成長起來,定是威震八荒。

而現在在他們眼前的這個葉凌,看起來年紀輕輕,竟可以做到這一步…

「嗯,是我。」

葉凌承認,並不隱瞞什麼。

一位古城的天才突然走出,忍不住驚訝,道,「真的是你,當初傳聞你渡劫失敗,看來你竟成功了!」

他們三人非常震驚,在當時葉凌渡劫,他們也是前進,看看到底是否出了聖子級別的人物,但是可惜,他們晚了一步。

「咯咯,果真有此號人物。」花傘少女微笑,雖然臉上看起來習以為常,但在葉凌親口承認后,她內心頗為不平靜。

她繼續道,「在此相見便是有緣,小女出自霜天世家,冰霜兒。」

「那位白衣公子乃是火靈城天才,白雲飛,而這三位各是出自狼牙城,羅天城與炎城的天才。」


冰霜兒這時已經放低了姿態,沒有了剛才的高傲,熱情的為葉凌介紹著眾人。但只不過白雲飛始終沒有任何錶示,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呵呵,那恭喜聖子渡劫成功了。」羅天城的天才走出,微笑道。

「那裡的話,其實是失敗了。」葉凌平靜地回答,同時嘴角處還露出一抹弧度。

是啊,失敗了,但是老天不絕他葉凌,讓他保住了最後的精血,這才九死一生的成功涅槃重生。

他突然轉過身來,同時面對著這三位天才人物,繼續說道,「而且據說我渡劫失敗后,有些擔心我死不透,特地半月後,深夜突然闖我葉家,殺了幾十精忠鐵衛,想尋我肉身,欲斬絕命。」

葉凌淡淡道,目光變得寒冷無比,步伐邁動向這三人走了出去。

這件事情,是當初他父親下令嚴封口瓶,不得外傳,直到等他歸來了才告知與自己。

而這闖他們葉家的黑手,萬劍宗的常武早已經秘密中查出了,正是他眼前的這三人所為。

他突破引來天劫,震驚八方,有人覺得不可思議,都知道有一個了不起的人物要在十幾年後震動天下。


但也有人心有不甘,聖子人物一旦出世,那是天之驕子,戰力可怕,許多的天才多無法接受葉凌的崛起。

如果葉凌崛起,那就意味著他們就算天資縱橫,也無法雄起,定被前者以可怕的實力鎮壓,永無翻身之日。

「這與我們有什麼關係?」狼牙城的天才走出,低喝道。

「看聖子你的意思,始作俑者是我等麽?」其他兩位天才同時走出,一股強大的氣場頓時爆發。


而花傘少女見狀,柳眉蹙了蹙,她自己大概是明白了什麼事,雖然有些意外,但隨即身影慢慢退了出去。

「有什麼關係?呵呵,幾十葉家鐵衛,一夜之間說沒就沒了,三位是否給個交代?」葉凌面色無懼,眉間變得凜冽,同樣一步邁了出去,在他身上的火靈力頓時如一座火山一樣噴發了。

「殺!」

三位天才面色突然變得陰曆了起來,他們不信以他們的實力,還斬殺不了一個人嗎?

「是龍,在此處你也得盤著!」…縱然你為聖子級別的人物,那也沒有真正成長起來。

三人同時殺動,滿天的靈力衝天,一股可怕的殺意頓時將這半山腰給充滿。



Related Articles

“傷了就傷了,有什麼打緊的,嗯,趕快做決定,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怎麼做的。”

“要是在下不如李會長的意,你會怎麼做?”...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