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興三人-大駭,「這是……南明離火劍?!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難道你就是……」

可是,他已經沒有機會說完這句話了。本身實力就足以輾壓他們的易小興,再加上一把南明離火劍,要解決掉這三個傢伙,簡直是不要太簡易。

只是幾個眨眼的工夫,三個人,便變成了六截屍體。

直到死,周興三人都不相信自己居然會被殺,眼睛瞪的大大的,臉上還保留著臨死前的震驚。

易小興非常冷靜的上前,把他們身上的儲物戒指及有價值的物品收了起來,然後就開始處理屍體。

這一次,易小興可不敢再用化屍粉了。那東西好用是好用,但是也太扎眼了,乾脆還是用老辦法。

一道火系真氣,直接將三人燒成了灰,然後又是一道水系真氣,引來大量水氣,將此地沖刷了個乾乾淨淨,真正的毀屍滅跡。

李黛羽直接給看了個目瞪口呆。她剛剛和周興交手了不到一招,易小興不但解決了自己這方向的戰鬥,順帶把周興也給解決了。看著易小興有條不紊的收拾戰利品,不由揶揄道,「你做事倒是挺乾淨的啊,想必是做熟練了吧?」

「也不算太熟,爭取以後更熟練點兒!」易小興微微一笑露出八顆潔白的牙齒。

李黛羽嘆息道:「看你這麼乾淨利索,看來,不用我幫忙,你自己也能搞定他們。」

老子當然可以搞定了!要不是因為你,他們可能死的更快。

當然這話說出來未免太傷人了,李黛羽能為自己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錯了,「無論如何,還是謝謝你。」

「看你剛才處理屍體的手法,你好像是雙系……不,是三系修鍊者?」李黛羽頗有些驚訝的問道。

易小興心下有些得意,如果這妞知道哥是五氣朝元修鍊者會是個什麼表情呢?當然,這種事情是底牌,能不泄露還是不要泄露的好。至於為什麼敢在李黛羽面前,顯露自己除金系之外的水火兩系真氣,則是因為一來這幾具屍體確實需要處理,二來兩人現在是同一條船上的人,李黛羽不可能找周家告密,顯露也無所謂。至於自己是五氣朝元的事情,還是不要顯擺的好。

微微一笑,即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李黛羽見易小興不想談論自己的事情,不由有些失落,卻也很聰明的沒有追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牌,尤其對於修鍊者而言,隱藏自己的底牌就是對自己最大的保護。

「說實話,我真的沒有想到你一個執法者,竟然會幫助我做這種在你眼裡明顯是違法的事情!」

李黛羽嘆了口氣,幽幽道:「其實我我幫你,是有私心的,我本來想幫你一把,讓你欠我一個人情,然後幫我做一件事,現在看來,倒是我給你添亂了。」

本書源自看書輞

… 易小興忽然笑了,這個樣子的李黛羽才顯得更加可愛些,「其實,你不用讓我欠你人情我也會幫你的。」

李黛羽道:「但是那樣一來就是我欠你的人情了,我不想欠任何人的。而且我想讓你幫我做的這件事情難度很大,我不知道該怎麼還你。你也知道,我和李家現在的關係是什麼樣的,我現在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得到的,真的很難找到等價的東西。」

易小興奇怪道:「如果你和李家的關係真的那麼不好的話,你的飛機又是哪裡來的?」

他可是清楚的記得,李黛羽當初可是用一架灣流公務機把他們接來的,這絕對是土豪的行為。如果李黛羽在李家的處境真如她所說的那般不堪,怎麼怎麼可能調的動飛機?養飛機絕對是很大一逼開銷啊!

李黛羽苦笑道:「那些財產都是我父親留給我的。如果只算財產的話,我想按普通人的標準來衡量的話,我絕對能算得上一個土豪,但我是一個修鍊者,就註定不能用普通人的眼光來看問題了。在修鍊界,是靠實力說話的,而不是靠財產。再多的財產,以絕對的實力面前,也是過眼雲煙。」

易小興點點頭,現在他也越來越感覺到了這個問題,張家不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么?很多修鍊資源,靠錢是根本買不到的,錢再多也沒有用。

「你到底想要我幫你做什麼?」易小興正色道。

李黛羽道:「我想幫我獵殺一頭凶獸!這很危險,但我必須要做!」

「凶獸?」易小興心下一動,「你獵殺凶獸做什麼?」

李黛羽神色黯然的道:「我的母親需要這頭凶獸的膽作藥引。但是那頭凶獸的實力至少也在六級以上,我一個人根本不行,李家也不可能給我提供支持,所以我才想讓你幫我。有了南明離火劍的你,實力足以媲美六級修鍊者,你我聯手,成功的希望就大大增加了。」

易小興道:「你邀我進入這個小世界,最主要的也是這個目的?」

「不錯!我以你們採集的靈藥的一半為代價,從家族換取了數個名額,並借到了幾個儲物手環。但我知道,僅僅這樣,就邀請你出手是遠遠不夠的。所以我一聽說你惹上了周家,就決定出手幫你,可惜……」

易小興忽然笑了笑,「其實你根本不用這樣的,你給我找到了突破五級中階的契機,僅此一步,就足以讓我幫你做任何事了。」

李黛羽搖頭道:「這是你的想法,但在我看來,這隻不過是順手為之,算不上太大的幫助。而且事先我並沒有告訴過你這件事,也算是一種欺騙。」

易小興哈哈一笑,「對你來說是順手,但對我來說卻是天大的幫助,算了,還是說說你想殺什麼樣的凶獸吧,如果只是六級的話,我們聯手,不信拿不下它!」

李黛羽感激的看了易小興一眼,「是一條獨角巨蟒!」

我了個擦!不會那麼巧吧?

易小興問道:「是不是頭上長著一支獨角的大蛇?直徑有一米多,長至少幾十米,全身的鱗片比鐵還堅硬?」

李黛羽道:「不錯,獨角巨蟒是上個時代的凶獸,只有在這種上個時代遺留下來的世界碎片中才有可能存在。我這三天的時間其實一直在尋找那東西,靈藥什麼的倒是沒找多少。可惜一直到現在也沒有找到……咦?你怎麼知道的這麼詳細?難道……你見過了?」

李黛羽突然一臉的驚喜,滿眼希翼的看著易小興。

易小興苦笑道:「我何止見過,我還殺了一條!」

「啊?!」李黛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怎麼可能?獨角巨蟒的鱗片極其堅硬,連法器都未必能夠斬破,你竟然一個人把它給殺了?」

易小興道:「不錯!那畜牲的鱗片的確夠堅硬的,連南明離火劍都斬不破,不過,它還是被我殺了。」

「你……你是怎麼發現它的?」

「我偶然發現了一株萬年以上的靈藥,而那條獨角巨蟒正是那株靈藥的守護獸。我采了那靈藥之後,那條獨角的畜牲就開始攻擊我,我不殺它,就要被它殺死,只好把它給殺了。」

李黛羽道:「萬年以上的靈藥……只有萬年以上的升龍果才會有獨角巨蟒當守護獸,獨角巨蟒吃了成熟的升龍果后,會化成蛟,生出四肢。對獨角巨蟒來說,升龍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獨角巨蟒這般追殺你,你發現的應該是一株升龍果了。那麼那株升龍果……」

易小興也不隱瞞,「被我吃了!」

「吃了?!你知不知道,升龍果直接吃是不行的,只有配合獨角巨蟒的血才會收到最好的效果,甚至能達到血氣如龍的程度,你……」

易小興笑道:「我自然是配合獨角巨蟒的血吃下的升龍果。而且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現在已經達到了血氣如龍的地步。」

易小興說著,全身的氣息散發而出,整個人彷彿站在一團紅色的火焰中,紅色的血氣如一道游龍般,在周身遊走,讓他看上去宛如天神一般,神聖不可侵犯。

李黛羽震驚道:「果然是血氣如龍,近古時代以來,你是能達到這一境界的第一人!難怪……難怪你敢一個人追殺周興他們三人了。吃了升龍果的,達到血氣如龍的境界,可以直接擊敗高出一個小境界,挑戰高出兩個小境界的修鍊者。再加上你的南明離火劍,想要殺死周興他們,簡直易如反掌。」

易小興收了氣息,道:「只是沒想到那麼巧,你竟然需要那東西的膽。獨角巨蟒的膽就在我的儲物空間里,你需要的話,送給你好了!」

說著,易小興取出一個足足有兩個成人拳頭加起來那麼大的綠色蛇膽,直接交給了李黛羽。

李黛羽難以置信的看了易小興一眼,「你真的要把它送給我?」

「當然了!」易小興理所當然的說道。

「可是,你知不知道你給我的這東西有多貴重?獨角巨蟒是上個時代的凶獸,可以說全身是寶,它的膽更是可解百毒,這個時代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比的上,是所有修鍊者都夢寐以求的東西,你就這麼輕易的送給我?你難道不想讓我……為你做點兒什麼?」

李黛羽似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臉色悠然一紅。

易小興的感觀何其靈敏,自然發現了李黛羽的變化,不由也想起了自己曾經對李黛羽做的事情,連忙哈哈一笑,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東西再好,也沒有人重要吧?你既然是用它救人,而且是救自己的母親,我有什麼理由不幫你?」

心裡卻在想,只要這個丫頭徹底忘記那件事,不要再找我的麻煩就好!蛇膽什麼的,實在不是什麼太過重要的東西。

「好,這個蛇膽我確實需要,就收下了!」李黛羽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也不扭捏,鄭重道:「但你的這個情我李黛羽記下了!以後無論有什麼差遣,我李黛羽絕不推辭!」

報答?讓你以身相許你也願意嗎?

心裡這麼想,臉上卻是半點兒也不敢表露出來,呵呵一笑,道:「你要是心急想報答我,現在我還真有事情求你幫忙。」

「你說!」

易小興道:「你也知道,我得罪了周家的人,如果周家人真像你說的那樣的話,我的處境還真是堪憂啊!你還是想想辦法幫我把這個消息隱瞞住好了。」

這的確是個問題,李黛羽立即便把這件事當成了一件大事對待。仔細想了想之後,道:「根據你之前所說的,周家人現在只是對你有所懷疑,卻並不能確定兇手就是你。如果是這樣的話,事情就好辦了。」

雖然未必就怕了周家,但能避免的麻煩還是避免為好。易小興連忙問道:「我現在應該怎麼做?」

李黛羽道:「根據我所掌握的情況,周家派出如此規模的修鍊者,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想收取這個獨立世界的規則碎片!這件事對周家來說至關重要,如果我們能夠想辦法在周家不知情的情況下,破壞掉他們的收取計劃,那麼周家的目光必然會被這件事吸引,從而全力調查,死幾個人什麼的,反而不那麼重要了,你或許也就能逃過這一劫。」

李黛羽解決了心事,便開始全心全意為易小興打算起來。

易小興道:「周家收取規則碎片做什麼?」

李黛羽有些不可思議的道:「你都一個五級修鍊者了,難道連規則碎片的厲害都不知道么?真不知道你是怎麼修鍊到這一步的。」

易小興搖搖頭,他是真的不知道。

李黛羽苦笑道:「好吧,反正你身上不合理的事情太多,你不願意說,我也懶得問。我這麼說吧,其實一切修鍊,都是在順應規則、利用規則,都在規則之下進行的。修鍊者的級別,其實就是規則的一種表現。在這個規則下,高一級的修鍊者可以對低一級的修鍊者形成絕對的壓制,這就是規則。

但是凡是總有例外,一些修鍊者機緣巧合之下,往往能以相對較低的境界,擊敗高級修鍊者,這看上去似乎不合規則,但其實也是規則的一種,或者叫規則的漏洞,因為規則的漏洞也是一種規則,一種特殊的規則。」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易小興苦笑搖頭,「我沒聽懂。」

李黛羽耐心的解釋道:「別的不說,就說你自己吧。你服用了升龍果,血氣如龍,雖然境界沒有增加,但是卻可以擊敗高你一個小境界的修鍊者,這就是規則的漏洞。因為按照規則,高一級的修鍊者可以形成對低一級的修鍊者形成輾壓。但是服用了升龍果的你,就無視了這個規則,那麼升龍果就是規則的漏洞。

再比如,法器!法器被認為是暗含了規則的寶物,但是規則卻沒有限制低級的修鍊者不能用它來對付高級的修鍊者,這也是規則的一個漏洞。其實我們擊敗對手,多多少少都是在利用這種規則的漏洞。

周家收取的規則碎片,其實也是這樣的規則漏洞,也就是說,規則碎片是可以收取的規則漏洞!

規則碎片和法器中暗含的規則不同,法器中暗含的規則是順應規則的產物,而規則碎片雖然只是碎片,但也是規則,它就是規則本體,漏洞本身也是規則。得到規則碎片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逆轉規則,也就是說你本人便成了規則的制定者。

許多在平時看來明明不合理、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但偏偏掌握了規則碎片的人卻能夠讓他發生。比如你可以讓水往上流,讓磁鐵的南北極調轉,如果規則碎片足夠的大,足夠的多,你甚至可以逆轉時間和空間……總之,許許多多在平時看起來不可思議的事情你都可以做到。我這麼說,規則碎片的珍貴程度你可以想像了么?」

易小興點點頭,李黛羽的說法他是第一次聽到,對他來說簡直太震撼了。

不過,聽李黛羽這麼一說,他反而有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他的最大底牌無雙訣,從根本上說,不也是一種規則或者說規則的漏洞么?他半路出家,成為修鍊者,甚至成為五氣朝元的修鍊者,遠遠超過了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修鍊者,正是利用了規則的漏洞。可以說,他本就是規則漏洞的最大受益者。

李黛羽道:「周家人想收取的就是這樣的一塊規則碎片。但是規則碎片豈是那麼好收取的?要做到這一點,如果是人元境的老祖,已經開始觸摸規則之門的人或許有可能,即便如此,也要數人聯手才有把握。


可惜,這片小世界卻限制六級以上修鍊者進入,周家只能派大批的五級修鍊者進來,成功的可能性不能說沒有,卻絕對不會太大。只要我們稍加破壞,就能保證讓他們的收取行動以失敗告終。

以你我兩人的實力,要做到這一點並非沒有可能。而周家也絕對不會想到是我們兩個無名小卒破壞了他們的計劃。只要我們稍加誘導,讓他們認為是其他超級勢力的行為,這樣,就可以讓他們相互之間掐起來,從而達到保護我們自己的安全的目的。」

易小興點點頭,不得不說,這真的是一個好主意。

易小興道:「那麼你以為,我們應該從哪裡入手呢?是直接跑過去殺他們幾個關鍵人物,還是……」

李黛羽想了想道:「那樣的話暴露的危險會增大,如果能利用他們的內部矛盾就最好不過了,然後我們以此為誘因,讓他們自己和自己掐起來,從而導致收取失敗。」

「內部矛盾?」



易小興忽然靈光一閃,微笑道:「要說內部矛盾,我還真知道一些!」

易小興把當時跟蹤周十三等人時聽到的話對李黛羽說了一遍。


李黛羽震驚道:「你的意思是說,周家根本就是派這幾十個人根本就沒指望他們成功,而是讓他們來送死?」

「沒錯,當時周家那個人就是這麼說的。他們都叫他十三哥,年輕一代則稱他十三叔。」

「這個人我知道,他是周上一代子弟,名叫周望,頭腦很好用,可惜修鍊資質一般,卡在五級巔峰已經將近十年了,一直沒能突破。」

易小興道:「就是他,調查周離三人被殺一事也是他主持的,做出讓周興三人出去報信這個決定的也是他。」

李黛羽苦笑道:「這個人倒是個人才,只是可惜了,這一次被周家當做了棄子。想不到周家的不但對別人無情,對自己人也是如此的無情,我都有些同情這些周家的修鍊者了。」

易小興也是心有戚戚,被人放棄的滋味絕對不是那麼令人舒服的,雖然不喜歡周家的人,卻也不由為這些人感到不值。

李黛羽沉吟半晌,緩緩道:「不過,周望的猜測倒極有可能是真的。因為派幾十個五級修鍊者,哪怕他們是五級巔峰修鍊者來收取一塊規則碎片也太過困難了些。規則根本就是人元境以上修鍊者才有可能接觸到的東西,我本來就對周家此舉感到難以理解,現在聽你這麼一說,還真有這個可能,只是沒想到,周家竟然會如此狠毒,幾十個五級巔峰修鍊者,說放棄就放棄。不過,話說回來,如果這些人只是棄子的話,那麼周家必有後手。」

「不錯,周家連幾十個五級巔峰修鍊者都可以放棄,可見對規則碎片絕對是志在必得,沒有後手是不可能的,只是不知道他們的後手是什麼?」

李黛羽思索了一會,「我多多少少倒是能猜到一點兒。」

「哦?說來聽聽!」

李黛羽道:「任何一個對規則有所了解的人都能知道,規則是構成世界的基礎,這個小世界既然有規則碎片,那麼不難想像這塊規則碎片對於這個小世界的穩定性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易小興點點頭,貌似這個觀點周望也曾經說過。

李黛羽道:「周家收取這塊規則碎片,無論成功還是不成功,那麼都無疑會對這個小世界的穩定性造成影響。這個小世界的規則是,限制六級以上修鍊者進入,而一旦這個小世界的穩定性遭到破壞,那麼這個規則是不是還能起作用,就得兩說了。」

易小興突然有了一種撥雲見日的感覺,「你的意思是說,他們這幾十個人的作用,其實根本不是為了收取,而是為了破壞這個小世界的規則,好讓人元境老祖得以插手?」

李黛羽道:「這只是我的猜測,不能確定,不過我認為可能性很大。無論這個計劃不成功還好,這個小世界的穩定性不會受到影響,大家都可以相安無事。但只要成功了,甚至只是部分成功了,那麼這個小世界的穩定必然會受到影響,那麼處於最核心區域的那些修鍊者的危險性可想而知。如果我所料不差,周家既然下的決心這麼大,那麼一定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的。周望也正是因為知道這些,所以才得出的這個結論。」

易小興忽然靈機一動,「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說的那樣的話,我倒是有個主意。」

「什麼主意?」

易小興臉上露出一絲神秘的微笑。

……

「十三哥,你回來了,情況怎麼樣?」

周望一行三人回到核心區域,通訊設備里立即傳來一片詢問聲。

周望暗暗嘆了口氣,把自己所見到的真實情況一一回復了,通訊設備中立即又是傳來一陣鼓雜訊,聲言出去之後一定要查出真兇,將對方碎屍萬斷。

周望苦笑,自己這些人被當成棄子,能不能出去還得兩說,而被蒙在鼓裡的他們還在一個勁的為周家的利益著想,這真是莫大的悲哀呀。但是更加悲哀的是,他還不能告訴他們真相。

因為他就算說了,也沒有人會信的。周家子弟對於家族有一種近乎崇拜的信仰,那就是家族絕對會維護自己的利益,自己也必須全力維護家族,任何不利於家族的行為都是錯誤和不可接受的。

長期生活在這種思想氛圍下的他們,是絕對不可能接受自己被家族當成棄子的事實的。所以自己這些人一定會死,甚至他只要在這場一定會讓自己死的行動中,表現出懈怠,都會遭到其他人的指責。

想來想去,周望也沒有想出改變自己命運的辦法,於是他決定接受。


周家的這種行為方式至少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一旦自己死了,家族一定會保證自己家人的利益,並給予他們最好的待遇。

其實周望心裡非常清楚,家族之所以這麼做,並不是為了死去的人,死去的人已經變得毫無價值,為他們做的再多,他們也不會看到,做給他們看有什麼用?家族這麼做,目的是為了做給活著的人看。

目的是為了告訴活著的人:看到沒有,拚命為家族爭取利益吧,死了也沒有關係的,老婆孩子不會餓死的!

家族已經有多少人死在這場可悲的騙局中了?可惜,以他的身份地位,就算明白了這一切,也無力改變什麼。而現在,終於輪到他成為犧牲品了。




Related Articles

舞是心情的一個自然釋放

“生命和靈魂之舞”,它演繹的是另外的一個...
Read more

當初小不點領悟風雷兩儀的道理,林鋒便感到很不簡單了。

但汪林領悟天地寂滅之力,悟性之高更是令人...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