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欣怡「嘖」了一聲,繼續問道:「那之前對你那麼冷淡是怎麼回事啊?」

「生病的人心情不太好罷了,他昨晚也跟我解釋過了!話說,生病的人真的會很浮躁嗎?」風輕語轉身對周欣怡問道。

「呃……會的吧!都是很正常的生理狀態吧!不過話說你也是夠可以的啊,昨晚要是葉二少不來把你帶走,估計你是要打算把所有的酒水都喝了,再去泡完酒吧裡面的美男吧?」周欣怡問道。

風輕語嘆了一口氣道:「快可別說了,可能是因為昨晚喝了太多的酒,我現在腦子裡面還是有點暈,嗓子還很疼,再加上被葉辰翻來覆去的折騰了一晚上,全身上下哪裡都疼!下次,我再也不用這樣的方式來宣洩了!」

周欣怡聽到風輕語這樣說,忍不住拿起了枕頭砸過去,本能準確砸中的,但是卻故意避開了風輕語的位置,裝成很兇的樣子道:「啊呸,你這是明面抱怨心裏面不知道多開心呢!一晚上啊一晚上的恩愛,看你現在春光滿面的我就好想打你!」

「真的啊,真的現在全身都不舒服!走吧走吧,我請你吃個美美的早餐,然後我就要回家補覺了,困死我了!」風輕語打了一個哈欠,喊周欣怡跟自己去下樓退房。

風輕語說要退房的時候,酒店前台的小妹認出來風輕語正是自己老闆葉戀的親戚,說什麼也不肯收錢,風輕語好言相勸了一番並且保證葉戀知道后也不會怪她的,前台小妹這才刷了風輕語的卡,並且告訴她他們店裡的早餐也非常好吃,可以去品嘗試試看!

風輕語問過周欣怡的意見,周欣怡表示可以試試,於是兩個人告別前台小妹,跑去酒店的餐廳吃早餐了。

酒吧的前台小妹說的果然不錯,這裡的食物的確非常好吃,然而風輕語吃了兩口就放下了,點了一杯熱牛奶小口小口喝著看著周欣怡把東西吃完。

周欣怡吃完三明治后發現風輕語的早餐並沒有動,抬眼問道:「我說輕語大小姐,你這是怎麼了?沒有胃口嗎?」

「是啊,可能是因為昨晚喝了太多酒,吃了太多辛辣油膩的食物,所以現在還是沒有能緩過來吧!」風輕語回答道。

「唉,你們年輕人就是這樣!特別是你這種嬌生慣養的大小姐,才嗨一晚上第二天就那麼疲憊了,看來你以前並不經常去酒吧嗨到通宵啊?」周欣怡問道。

「是啊,我之前家教還蠻嚴格的,這種地方一般一年就能去個一兩次,我家裡人雖然不反對我到處旅行到處逛,但是他們是決不允許我去酒吧喝酒泡猛男的!畢竟從小到大就被他們念叨著將來是葉家的媳婦,可不能先讓別的男人佔了便宜什麼的!」風輕語說著的時候,眼中的光彩暗淡了下去。

從她記事的時候開始,一直被逼著學了各種各樣的東西,琴棋書畫要樣樣精通以外,騎馬打球射箭等運動也要精通,學識方面更是不用說了,要學九國語言,各種書都要看!吃有吃相,坐有坐相,站有站相,睡覺也要有著恬靜優雅的姿勢!至於早戀什麼的更不用想,上學放學都有人接送,別的人休想要搭訕她!而風家這樣做的目的只有一個:培養一個完美無缺的女孩子,送給葉家當媳婦,她註定了將來就是葉辰的人!所以這也就導致了風輕語從小就有些自閉的性格,對人對事都是外熱內冷!也可以理解到她當初知道葉辰就是自己的未婚夫的時候並沒有太大的情緒,一切的一切早就已經被兩家人都安排好了。

「額……那你的成長路上倒是少了一點點的樂趣啊!不過沒有關係嘛,葉二少那麼疼你,酒吧的老闆又是你老公的堂姐,以後想玩想喝隨時都能過來嘛!不過,泡美男子這個你就不要想了,我雖然贊成你喝酒嗨歌,但是絕對不贊成你要婚內出軌的!」周欣怡連忙安慰風輕語道。

風輕語笑了笑道:「我怎麼可能會婚內出軌背叛葉辰呢!你啊就別為我們操心了,快點吃完,吃完了我買單然後我就要回家補覺了,真的好累!」

周欣怡點點頭,把最後一小塊三明治塞進嘴巴裡面又喝了一杯橙汁後跟風輕語說道:「我吃飽啦!」

風輕語看到周欣怡吃完了就喊服務員過來買單,這裡的食物還是蠻貴的,普普通通這一頓就花了一千多,這讓周欣怡蠻不好意思的!

風輕語倒是無所謂,看了周欣怡不太好意思的樣子一眼,笑了笑道:「好啦,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幫我那麼多次,我請你吃東西應該的,錢嘛,本來就是拿來花的!話說你今天開車來了嗎?」


「沒有哎,我打車來的!我家距離這裡不算很遠,打車十分鐘就到了!怎麼了?」周欣怡問道。

「沒事沒事,既然你也沒有開車來,那我就打車回家吧?對了,衣服挑的不錯,我到家后打錢給你呀!不準拒絕,我素來不喜歡白拿人家的東西!先走啦,拜拜!」風輕語未等周欣怡開口拒絕就揮手告辭走了,周欣怡看著風輕語離開的背影嘟囔了一句:「哼,臭丫頭!」

可能是因為過完年,所有人都從家鄉回來的緣故,今天的A市特別特別的堵,風輕語坐在計程車上面看著堵塞的交通心裏面嘆了一口氣!看了看時間,距離她離開周欣怡已經有半個小時了,但是路程卻只行駛了四分之一,預計還有一個小時才能到家!於是風輕語百般無聊,隨手拿起了一份放在座位背後置物袋上面的報紙來看。

A市的報紙很有趣,一共有五面報紙,一面是社會新聞一面是商業新聞,剩下的則是娛樂新聞跟體育新聞還有最受人們喜歡的八卦新聞。

A市的八卦新聞很有趣,上面有著明星的八卦也有著豪門的八卦,讓風輕語看得倒是津津有味的,直到她看到了那條葉辰出車禍的八卦新聞,那個小編大膽猜測葉辰出車禍根本不是什麼意外,而是有人暗中搞鬼!而這個的背後家族則是已經沒落的風家。

這篇文章上面還說風家不滿葉家跟風家聯姻后給風家的補償條件,想要更多的好處,所以就故意想給葉二少一個教訓!這個小編可能是個風家黑,上面說的話都是在批判風家人的行為,還說自己手裡掌握著一個驚天大瓜,是有關於葉家葉天磊的原配夫人的瓜,但是還在調查沒有能寫出來!這讓風輕語倒是產生了好奇,至於上面葉辰出車禍是不是因為風家人搞的鬼,風輕語堅信只是在造謠。


車子終於到達了風輕語家的小區門口,風輕語付完錢後走下車,摸了摸自己坐著有些酸痛的腰部,抬眼看了看藍天,今天的天氣不錯,陽光明媚的,看來春天已經來了,春天最合適去爬山郊遊了!看來自己也要做個旅行出遊的計劃了吧!

風輕語心裏面美滋滋想著走回家,在家門口聞到了一陣飯菜的香味,頓時讓她食慾大開!想必是許阿姨過年收假回來給她準備了一桌子吃的呢!

風輕語這樣想著便打開門,興沖沖朝著裡面喊:「許阿姨,我回來啦!」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風輕語感覺很奇怪,換上了拖鞋跑到廚房一看,居然是葉辰!


「你…..怎麼會在這裡?不是應該在醫院的嗎?」風輕語一臉驚訝,她以為今早葉辰走那麼快是回醫院的,畢竟兩個人昨晚那麼大的運動量…..

葉辰在切青椒,估計是要做青椒炒肉,頭都沒有抬回答風輕語道:「噢,突然有點事情,就不去了,反正昨晚醫生也允許我出院了,並沒有大礙!」

風輕語看著桌子上面的菜,雖然只有兩盤菜,但是色香味俱全,再加上葉辰要炒的青椒炒肉,雖然風輕語不吃辣,不過既然是葉二少親自下廚還是大病初癒后給她做的,那麼風輕語待會就給個面子多吃幾口好了。

風輕語心裏面美滋滋想著,挽起了襯衫的袖子,朝著葉辰詢問道:「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噢,那麻煩你幫我把桌子上面的菜裝到保溫盒裡面吧,保溫盒我已經洗乾淨了,在餐桌的右邊。」葉辰一邊炒著肉一邊跟風輕語說道。

「啊?這些菜是……」風輕語提出了疑惑。

「月雲昨天回國了,因為溫差的問題,她現在生病了,想吃我做的菜,所以我打算給她做好打包送過去!她之所以沒有能聯繫上你,是因為她手機還落在M國。」葉辰輕描淡寫說道。

那她怎麼就能聯繫上你了呢?風輕語好想問出這句話!她不想再去質疑葉辰對她的感情,也不想再去懷疑蘇月雲跟葉辰是否還存在著舊情,但是不管是哪個女人,看到自己的丈夫為前女友做菜,自己心裏面都會不好受的吧!

風輕語平靜說了一句:「噢,這樣的啊!那我幫你打包!」說著風輕語便按照葉辰的吩咐把飯菜都放進了保溫盒裡面,心裡很是鬱悶,但是表面卻表現得很平靜。

葉辰做完最後一道菜后,把它整理裝盤子,接著倒進了保溫盒裡面蓋好!又拿起來另一個小一點的保溫盒裝好了米飯,最後拿出廚房,跟風輕語幫忙打包好的小心翼翼放進一個袋子中。

風輕語看著葉辰滿眼期待的眼神心裏面頓時更鬱悶了,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就想著要進房間,卻被葉辰喊住了:「輕語?你餓不餓?要不要我再給你做?」

風輕語頭也沒有回,淡淡回答道:「不用了,我不餓,昨晚酒喝多了,我現在有點累,我先去休息了。」說完這話,風輕語就進了房間,再也沒有看葉辰一眼。

葉辰看著風輕語有些落寞的背影心裏面「咯噔」了一下,但是想了想應該只是被自己折騰了一晚上所以累了才顯得那麼疲憊吧?不管了,先看看蘇月雲怎麼樣吧!葉辰這樣想著就拿起了自己外套,帶上自己親手做的食物出門了,而葉辰不知道的是,在他關上門的那時候,一直表現得很堅強很沒心沒肺的風輕語居然忍不住躲在被子裡面大哭了一場。

風輕語其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哭,但是她就是突然之間很難過,突然之間很想哭!她回想起來小時候風家所有人都在要求她學東西,都在對她說她註定是葉辰的媳婦是葉家的人!

風輕語還想到了之前她去問北原葉辰跟蘇月雲之間的事情,那時候的她才跟葉辰剛剛相愛,風輕語覺得葉辰人不錯,哪怕分手了也會為蘇月雲著想!

而那時候的北原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她問道:「難道你就不覺得閨蜜是自己丈夫的前女友的這種事情很恐怖嗎?說不準哪天你們就會因為葉辰而撕逼,也有可能你哪天會因為蘇月雲而跟葉辰吵架?

那時候的她是怎麼回答的?對了,她的回答是:「不會啊,我永遠相信月雲姐不會傷害我的,也相信葉辰不會背叛我的!」然而,現在卻是因為他們兩個人,讓一直偽裝著什麼都不在意的堅強的自己落淚!

風輕語擦乾淨眼淚,看著鏡子前的自己,感覺短短半年時間自己變得都不是原來的自己了!風輕語輕嘆了一口氣,轉身徑直躺在床上,沒有蓋上被子就這麼睡著了。 「哦,克神。」雲紫衣微笑著,美眸一眨一眨的。

克神鬱悶,人類的女子,怎麼都那麼喜歡抱它?

曾經在家族中的時候也是這樣,不過那時候它的身份尊貴,根本沒有人類敢如此無禮。

終於,天徹底黑下來了。

特別是在原始森林中,更加的漆黑,連星光都透不進來。

雲紫衣有些緊張的蜷縮在角落裡,她再次失明了,伸手不見五指。

雲楓笑了笑,從旁邊的獸皮袋裡拿出一顆拳頭大小的妖晶。

頓時璀璨的光芒閃耀。

「呀,光線……」

雲紫衣猛地一喜:「我竟然忘記了,妖晶是可以發光的。」

雲楓一笑,將那顆妖晶遞給雲紫衣。

雲紫衣高興的接過,拿在手中。

這顆妖晶正是昨晚獵殺的三階玄妖水犀的,散發著溫和卻又耀眼的青色光芒,將平台都照亮了。

雲楓拿著劍躍下平台。

雲紫衣一怔,緊張道:「你去哪裡?」

雖然有光線了,但是她還是不敢一個人呆在這裡。

「下面。」

雲楓說著,已經來到巨樹下。

「鏘!」

火焰劍出鞘。

雲楓施展開身法,隨即劍影呼嘯間,周圍的雜草全部被齊根斬斷。

並且,那些雜草全部被他掃開。

最終,下面出現了一寬敞的平地。

借著手中妖晶散發出的光芒,雲紫衣能隱隱約約間看見下方的雲楓在地面刻畫著什麼。

雲紫衣美眸中閃過異彩:「他好像真的能不受黑夜的影響。」

忽然,她將手中的妖晶鑲嵌在旁邊的樹榦上,然後又從獸皮袋裡拿出不少妖晶,全都鑲嵌在周圍的樹榦上。

絢麗的光芒灑落下來。

雲楓疑惑的抬頭。

只見頭頂上,像是出現了一顆顆星辰。

並且有各種顏色。

透過茂盛的枝葉,看著那些發光體,實在是炫目。

「嗖!」

雲紫衣手中拿著一顆妖晶,也下到地面來,有光了,她也能看到東西了。

「你畫的這個,是陣法嗎?」雲紫衣好奇道。

「算是吧。」雲楓沒有再隱瞞:「剛開始研究。」

雲楓在用劍在地面上刻畫著,一遍又一遍。

「不行。」他搖了搖頭,將地面的紋路抹掉,然後又重新畫。

雲紫衣好奇的在旁邊坐下來,手中拿著那顆青色晶石,盯著雲楓的動作。

密林中,一棵巨樹上掛滿了發光的晶石。

據樹下,少年借著晶石散發出的光芒,在地上刻畫著神奇的紋路,一遍又一遍。

旁邊,紫裙少女坐在那裡,認真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幕。

偶爾,她還會抬起頭,看著頭頂絢爛的景色。

那一顆顆發光的妖晶,就像是天上的星辰,近在咫尺。

「好漂亮。」

雲紫衣看得出神,又看向前方的雲楓,心中閃過一絲滿足。

「要是能永遠這樣……」

想到這裡,她臉色一紅。

哪家少女不懷春?

特別是當她發現身邊有很優秀而又神秘的同齡異性。

雲楓並不知道旁邊正胡思亂想的雲紫衣,他已經全神貫注,投入到陣紋的刻畫中。

終於,經過一次次嘗試,一次次塗抹。

大半夜過去后,巨樹之下,方圓十米範圍內,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紋路。

「鏘!」

雲楓將火焰劍入鞘。

雲紫衣回過神來,看向雲楓:「畫好了嗎?」

「不知道,試試才知道。」雲楓將早就帶在身上的六顆妖晶鑲嵌到陣紋的六個方向,後退幾步,而後心念一動,以意念操控陣紋。

在雲紫衣驚訝的注視下,那些原本平平無奇的陣紋竟然開始發光。

並且,一道道光芒緩緩在空中交織。

光芒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

在雲紫衣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一頭完全由光芒匯聚而成的巨獸漸漸成形。

這是一頭十多米高大的巨獸,

不過卻只是虛影,幾乎全透明的,完全由光芒形成。

「龍象!」


雲紫衣驚呼,那巨獸,像極了傳說中的龍象。

「砰!」

忽然,巨獸化作漫天光點,而後徹底消散,像是從未出現過。

能量耗盡,虛影也消散了。

雲楓不由得驚嘆,這龍象大陣,太耗能量了。

現在還只是一頭龍翔,只是凝聚出虛影而已,短短時間就耗去六顆九階靈妖獸的妖晶。

要是三千龍象陣徹底成型,那得需要多麼龐大的能量來維持?

除非能領悟出真正的陣紋法,用陣紋溝通天地間的能量。

否則,只怕是一次性運轉三千龍象陣就能將一個超級強者弄得傾家蕩產。

「好神奇!」

雲紫衣吃驚道。

雲楓卻搖頭:「徒有其形,想要控制它戰鬥,根本不可能。」



Related Articles

……

另外一邊的野戰訓練地內。 樹下的某小隊隊...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