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楓更是吃驚:「為什麼?」

庄述若無其事地道:「因為我們一致認為,再留在部隊里已經沒意思了。怎麼樣?不如我們合夥做點生意?我有個提議,就是去幫人收債,因為我最擅長的就是打人了,哈哈……開個玩笑,不過你要當真也無所謂。」

周楓徹底語塞。

突然之間,事情變化超出他的想象,這些傢伙竟然都要脫離部隊!

驀地一念閃過,他脫口道:「等等,你剛才說『我們』,也包括他們?!」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 庄述輕鬆地道:「恭喜你猜中了!我們已經約好,等他們離開部隊,都會來找你和我,到時候科長大人一定要提攜兄弟一把,幫我們找個住的地方,不然就只好全體集中擠你家去了!對了,你現在好像是住在那位洛美妞家是吧?哈!想想都覺得妙,美女!」

周楓嚇了一跳,沉聲道:「少來!那地方我也快搬走了,你少給我去那惹麻煩。等等,這樣我給你個地址,你坐飛機過來,我給你報銷所有開支。」

庄述一愣:「坐飛機?去哪?」

周楓微微一笑:「超級大都市,來吧!」

忽然之間,他腦子裡閃過的念頭是讓庄述這閑人過來幫他。


庄述不僅僅是格鬥能力強和魔獸般的體質,更強在他有非常強悍的偵察經驗,有他在這做保鏢,還怕什麼岳令威的偷襲?

反正庄述現在沒地可去。

……

到了下午兩點,庄述就趕到了坤予觀。

現代交通工具的發達,再遠的兩個地方,也能在短時間內趕到,相當之便利。

周楓親自到觀外接他,這傢伙坐計程車上下來后,第一句話就是:「我草!你吃仙丹了?怎麼精神這麼好?跟上次見面完全不同!」

計程車調了個頭,迅速離開。

周楓沒回應,反而伸出右手。

庄述錯愕道:「啥意思?」

周楓淡淡地道:「握手,但你要考慮慎重。這一握,代表的是從現在起,我們就是生死於共的兄弟!」

庄述一呆。


觀前四處都是鳥啼蟲鳴,反而襯得兩人間安靜得異常。

過了至少兩分鐘,庄述驚訝表情才緩緩斂去,唇角浮起一縷淡淡的笑容,一伸手,和周楓的大手握上。

兩手同時用力握緊。

庄述悠然道:「做我兄弟,那可是得對我付出生命的代價,但你現在後悔也晚了。」



周楓若無其事地道:「這種事我從不後悔。」

庄述「哈」地一聲笑了出來,輕鬆地道:「我話還沒說完,我兄弟得能交託性命給我,因為我也會交託性命給他。」

周楓肅容道:「這也是我要說的話。」

兩人同時用力,一個虎抱,擁抱片刻,才鬆開,彼此均生出奇特的感覺。

庄述先開口道:「說吧,你到底有什麼事要我幫忙?」

周楓對他的敏銳毫不驚異,道:「邊走邊說。」

一路回到後院時,庄述已知道了所有情況,雙眉一揚,道:「這事簡單,讓我親自去找那傢伙談談,保證讓他從此以後再不敢惹你。」

周楓大訝道:「你不怕他陽奉陰違?」

庄述神色自若地道:「我自然有判斷他說話真假的手段,這種事太小兒科。嘿,說起來我也好久沒動過手了,該找個人好好活動一下。我看你……」

周楓苦笑道:「我現在頂多恢復到上次和你大戰時的一半水平,你忍心欺凌弱小就動手吧!」

庄述一震道:「你竟告訴我這種秘密!」

周楓也是一震道:「原來你到現在還沒真把我當兄弟!不然根本不會奇怪我告訴你秘密,因為兄弟之間本來就有很多事不會隱瞞。」

庄述舉起雙手投降道:「我輸了!保證以後再不會有這種事。唉,你得原諒我,因為咱們說實話認識並不久,能讓我認同的兄弟實在少之又少,難免會有點疑惑。」

周楓失笑道:「你居然會求人原諒,我就勒個去了!放心吧,我只是開玩笑……來,我給你介紹一下。」

原來說話間兩人已經到了他們所住的木屋前,看到了不遠處的宣天佑和正忙著擺桌放椅的霜霜。

庄述一眼看過去,瞬間一震。

那邊霜霜正好看過來,不由一愣,隨即頰上大紅,轉身進了清然道人屋子旁邊的廚屋。

周楓一掌拍在庄述頭頂:「喂!把你那雙賊眼給我收起來!霜霜是個好姑娘,少給我用那種色︶狼眼神瞧她!」

庄述回過神來,精神大振地道:「我還以為要在這呆段沒趣的時間,想不到還有這種福利,嘿嘿!你放心,我最近實驗你的泡妞大-法,經驗頗豐,讓本高手一展手腳,給你展示一下成果!」

……

果然,在給庄述的接風小宴后,這傢伙就施展手腳,主動幫忙撿碗收筷,還跑廚屋裡去幫著刷碗,殷勤之極。

宣天佑和周楓在外面曬太陽,趁著庄述不在,忍不住低聲道:「這小子想追霜霜?」

周楓也壓低了聲音:「不,照我看,他只是在英雄救美。」

宣天佑錯愕道:「哈?這和英雄救美扯得上關係?」

周楓搖頭嘆道:「我看你是蕩女指用得太多,都忘了怎樣才能泡妞。你理解『英雄救美』為必須在危險時候出手,那就已經錯了。」

宣天佑聽得大感好奇,追問道:「那你是怎麼理解的?」

周楓從容道:「所謂『救』,大可以到救人性命,小也可到日常小事。簡單點說,霜霜今天做飯累了,幫她減輕負擔,替她刷碗,也是『救』她,懂否?」

宣天佑愣道:「你特么這不根本就是『獻殷勤』而已嗎!」

周楓哂道:「兩者有天大的區別。『獻殷勤』是一時之興趣,我這個英雄救美卻是長期的,你等著看吧,庄述這傢伙至少在這呆的時間裡,都會一直幫她,因為『英雄救美』還有一個原則,那就是就算面對的是你不想追的女孩,也得做。」

宣天佑這下是徹底懵了:「這又是為什麼?」

周楓嘿嘿一笑:「因為當你給了一個女孩子好感時,她的朋友就很可能也會對你有好感,而她的朋友中,說不定有你喜歡的類型,懂否?」

宣天佑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半晌才道:「你這傢伙絕對是個花叢老手!」

周楓腦子裡閃過方茹的倩影,隨即又閃過陳雨萌、洛冰雅、秦紓語、傅晴雪等女的面容,一時無言以對。

他在感情方面向來自律,但就結果來說,說他花叢老手也沒錯。

很快天黑了下去。

霜霜要照顧清然道人,庄述也不能一直纏著她,只好出去遛達。

到了晚上天黑后,他才從外面回來,到后崖找到周楓,驚奇地道:「你這是在幹嘛?」

周楓坦然道:「這個我有原因,不能細說,但我可以告訴你,我在修鍊氣功。」

庄述欣然道:「你能這樣說,反而讓我更明白你真把我當兄弟。嘿,難怪你肌肉群這麼差,卻能有這麼好的力量……咦?不對!」突然一伸手,把周楓的衣服掀起來,頓時呆了。

衣服下面是腹部,原本那裡該是平坦而柔軟的所在,現在竟然是塊塊肌肉虯結,結實得像長年鍛煉身體般,至少從視覺上並不遜色於他庄述!

周楓一把把他手打開,嘆道:「最近我真的越來越壯了,但千萬別問我怎麼回事,因為我自己也是模模糊糊,摸不著頭腦。」

庄述臉色古怪地道:「算了,這些事沒什麼好問的。我找你是想告訴你,以後這地方晚上的哨崗我來負責,地形我已經摸熟,順手做了幾個小陷阱,要是有人想來偷襲,保證沒好果子吃。」

周楓驚奇地道:「陷阱?」

庄述解釋道:「這地方兩面臨崖,基本上可以忽略對方從這兩邊來。他們要過來,只有從道觀前面和左邊,我在這大院這兩個方向的牆下布置了點以前打獵的陷阱,只要不是從正門正大光明進來的,就逃不過陷阱。」

周楓見他沒有細說陷阱的內容,心知這傢伙是想賣個關子,也不再追問,道:「時間差不多了,回去吃飯吧。」

有了這傢伙幫忙,確實很多事自己都可以輕鬆下來。

一念忽然閃過。

庄述本身這方面能力這麼強,要是去做什麼富豪大商的保鏢,絕對稱職。如果能再加上其它那些刺兒頭,組個小安保公司都夠了!

旋即又是一念閃過。

等等,傭金會貌似有不少和身手有關的任務,回頭倒是可以介紹他去傭金會辦事。

又或者乾脆跟梁優說一聲,把兩人的「思優傭兵團」給擴大?

……

午夜。

沉睡中的周楓霍然睜眼。

屋子內一片黑暗。

他輕巧地翻下床,碎步走到窗邊,輕輕將窗戶掀開一角,朝外窺看。

剛才外面傳來一聲誰悶哼的動靜,把他驚醒。

但從這個角度看出去,什麼都看不到。

周楓內氣運轉,血速直接提升了兩檔,但仍聽不到外面的動靜,心裡疑惑,遂悄悄開了房門,赤著腳溜了出去。

外面仍是除了蟲鳴再沒半點動靜。

他伏低身體,悄悄走到宣天佑和清然道人的屋子旁,確認了加上霜霜在內的三人均沒異常后,這才到了給庄述安排的屋子前,正要開門看看他在不在,驀地左後方傳來一聲痛嚎。

「啊!」

周楓大吃一驚,當機立斷,轉身朝著聲源處奔去。

周圍其它木屋仍是一如既往的沒有動靜,這些坤予觀的修道者始終持著「人我隔絕」的修鍊之道,只要不關聯到他們身上,根本沒人會來關心外面發生了什麼。

繞過七八棟小屋,周楓才看到前面不遠處是後院的圍牆,但此時牆下一人站著,大腳正踩在地上一人的胸前,喝道:「快說!」

站著的那人赫然正是庄述。

周楓大步奔過去,只見地上那人和上次的黑衣人一樣,也是一身黑衫,頭戴黑色頭罩,頓時醒悟過來。

岳令威終於忍不住,又派人來了!

那人一隻手抱著右腳,腳上赫然插著一根尖銳的木條,直接洞穿了他腳掌;同時又伸手想推開踩著自己的庄述,卻怎麼也推不開,眼神痛苦之極。

周楓對他這手佩服得五體投地,換了他自己,怎麼也設計不出這種陷阱。

要知道岳令威敢派來的人,絕對不會差到哪去,竟然被一根木條刺穿腳掌,神奇之極。

聽到周楓的腳步聲,庄述回頭看了一眼,若無其事地道:「有耗子掉陷阱了,咋辦?」

周楓走近,故意沉著臉道:「直接殺了了事!」

庄述錯愕道:「你不審審?」

周楓冷哼道:「不外是岳令威那傢伙派來的,這種人來一個殺一個,沒有留在世上的價值!」

那人眼神頓時大變,鬆開抱著右腳的手,反手到腰后想要摸什麼東西。

庄述一聲沉喝:「有理!」驀地腳上一用力,驚心動魄的骨折聲響起!

那人慘叫出來,哪還有空去摸身上的武器,條件反射般發狂地去推庄述的腳。

周楓反而嚇了一跳,慌忙一把拉著庄述肩膀,叫道:「松腳!」這傢伙是真想殺了對方!

庄述愕然松腳,看著他道:「不是你說殺了嗎?」

周楓氣道:「我是在嚇他!」低頭看時,頓時一呆。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 那傢伙雙目圓睜,七竅流血,已然不動。

他胸口深陷下去一大塊,當然是庄述剛才的「傑作」。

想不到這傢伙動手這麼狠辣,竟然秒殺了對方!

庄述攤手道:「我哪知道你是嚇他?不怪我吧?」

事到如今,周楓也只能苦笑道:「不怪你,我該先跟你商量清楚。唉,先把這屍體處理了再說。」

庄述俯身揭下屍體頭罩,然後才撕破對方衣服,取了幾塊布條,塞住他口鼻。

周楓奇道:「你幹嘛?」

庄述頭也不抬地道:「防他流血,弄髒了這地方。行了,我來處理,保證沒人找得到他。」

周楓本來還想提議弄到后崖去,但一轉念,這傢伙比自己懂行多了,由他自己決定如何處理更好,遂點頭道:「那拜託你了。嘿,我真的想不到,這也能變成陷阱,還能插這麼深。」蹲低看著插穿那黑衣人腳掌的木條。

手指粗的木條,一端被削成了尖銳狀,但隔著鞋子,怎麼會刺穿腳底的?

庄述神色自若地道:「這就是內行和外行的區別,你拿這棍子插自己,保證連破個破都難。但當我計算好他可能從牆頭落下的位置和力度后,放到適當的位置,就能讓這棍子作用最大化,現在這效果正是證明。」

周楓聽得咋舌。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