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吼吼”忽然一道低沉的吼聲傳入張天的耳裏,張天神色一驚。這地方除了他和星魂,難道還有其他生物。看到張天眼中的奇怪,星魂笑着開口道:

“這是我特意爲你留下的,正好用來試試你的實力。”

“哦”張天詫異的看了一眼不遠處那個五彩光閃的怪物,眼中略微有些沉重。這怪物雖然長相極其詭異,但是身上流露出的強大氣息確實證明它極爲強大,至少張天覺得這怪物不弱於他。


不過確實如同星魂所說,這怪物讓他來測試實力再好不過了。修爲相當,這樣才能夠真正讓張天瞭解自己的實力。

“多謝你了,星魂!”張天看着星魂,向他拱了拱手,話語真誠。看到周圍的情況,張天哪還不知道星魂給他護法,不然他哪裏能夠這麼容易就突破了。再說既然有這樣的怪物存在,怎麼可能只有這一隻怪物呢?可是目之所及只有這一隻怪物存在,那麼原因就很清楚了。

星魂沒有說話,化爲一道光團消失在張天的識海里。看到星魂消失後,原本在一旁低沉的怪物卻是猛然間怒吼起來。顯然之前受到星魂的壓制,這個怪物害怕不敢大聲吼叫。看着身上氣息不斷飆升的怪物,張天雙眼戰意同樣升騰。

“喝”張天不甘落後,同樣大喝一聲,身上的氣息不但升騰。兩股強大的氣息在兩者之間擦出了無數的火花,強大的壓迫力使得周圍的大地不斷的陷落。不過這一切都不能轉移兩者的注意力,高手爭鬥一絲一毫不能放鬆。

感受到氣息升騰到了巔峯,張天雙眼射出兩道閃電,身子只是一個恍惚便是消失在原地。張天已經摸清了這怪物的實力,和他一樣這怪物也是星王中期的修爲。

不過這怪物差不多到達星王級中期的巔峯了,張天只不過是剛剛達到星王級中期,和這怪物還有些一些差距。再加上這種異獸防禦力極強,較之同級人類還要厲害幾分。

若是另一個和他相仿的修爲人類到這裏,很有能敗於這怪物。但是此時這怪物遇到的是張天,越級挑戰是張天的家常邊便飯,所以張天絲毫不懼,反而搶先出手。

“吼吼吼”看到張天搶先出手,這怪物怒吼不已。大嘴一張,居然一道三丈的巨大金色刀芒劈向張天。看着飛快而來的刀芒,張天雙眼一眯,心中也有些詫異。沒想到這怪物反映倒是極快,居然洞察了他的蹤跡。感受到刀芒中蘊含的強大力量,張天不敢小視,身子驟然一轉,躲過刀芒。

不過張天身子剛剛躲過一擊,這怪物乘勝追擊,沒給張天絲毫喘氣機會。一道冰冷的寒光一閃而過,張天心中一驚,同時一道寒光從手中激射出去。

“鏘”一道尖利的金屬交擊聲響起,一道火花自張天兩者之間肆虐。張天頓時感到一股巨力透過手中的長劍傳入體內,體內一陣翻滾,一聲悶哼,張天不知覺倒退幾步。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怪物,沒有想到力量居然如此猛烈。

不及多想,怪物張嘴怒吼起來。頓時一陣陣音波攻擊而出,就連空間都是波動起來。張天如遭重擊,身子猛然一顫,就連識海里的神魂都是一顫。看着張天身子一顫,怪物眼中露出人類的得意之色,身上頓時升起了暗紅色的火焰。

火焰環繞,周圍的土地硬生生的被融化了幾丈。可見溫度之高,空間都有些扭曲。怒吼一聲,頓時無邊的火焰竄滿空間。一道三丈大小的火焰陡然自怪物頭頂升起,右爪猛然一揮,頓時三丈大小的火焰帶着嗤嗤之聲,眨眼便是來到張天身前。

張天汗毛豎起,心中怒吼一聲,猛然醒悟過來。看着近在咫尺的火焰,張天手中的長劍嗡嗡作響,光芒大綻。“破”心中大喝一聲,長劍頓時帶起一陣強大的力量。如同一道刺破寰宇的流星,張天手中的長劍綻放出萬丈光芒,頓時刺破了火焰。

不夠還未等張天鬆口氣,頓時周圍空氣的溫度急劇下降,大地猛然結上了一層淡淡的紫色的冰霜。周圍的空氣極度收縮,張天突然身體有些僵硬,就連體內的星元都變得滯澀起來。 尹霜一下子就著急了起來,原本因為百宗盛宴還有一年多的時間才開始,她也沒有頒布法令。

其實為了支持天武城城主,尹霜決定對於百宗盛宴的這些參賽選手提供免費的服務。

這也是為了配合天武城城主在天武城舉辦的百宗盛宴,只是現在時間還早,她就忘記了這一茬了。

「城主大人,昨日統領大人過來的時候,他聽說您為此事生氣,就……」憐兒有些膽怯的說道。


「就什麼?不會是殺了他們了吧?」尹霜臉色一變,要真的是這樣的話,以後還有什麼臉面去見天武城主?


參加百宗盛宴的人都是各宗的經營,甚至有可能是未來天武宗的精英。

這些人宗門都是需要保護的,雖然說這一路上遇到的危險可能會很多,不過再多的危險那也不能夠讓自己殺了啊?

說到底他們還是天武宗管轄範圍之內的人,更是天武城的上賓,甚至有可能是自己未來的師弟師妹們,尹霜沉聲道:「這件事情你悄悄的跟我辦了,如若沒有殺了就帶到城主府。等下午我和葯宗的幾個人談完事情之後就找他們。」

憐兒無奈,只能夠點點頭,現在她也希望這件事情不要發展到無可收拾的地步。

昨天她本身也是猶豫是不是要告訴尹霜,不過她覺得殺了幾個人小人物而已,並沒有什麼,現在看來她還是低估了天武城城主在尹霜心中的地位。

有一點點可能讓天武城城主不開心的事情,尹霜大人都不可能去做的。

「憐兒啊,葯宗的人什麼時候過來?」尹霜低聲問道。

「葯宗的代表這一次過來主要就是談丹藥採購的事宜的,這一次咱們風武城大肆採購,也是提起了他們的興趣,不過要價很高。」憐兒鬱悶的說道。

「葯宗的丹藥一向是非常的暢銷,如果能夠真正的跟他們建立一個長期合作的聯繫的話,到時候只賺不賠的。」尹霜倒是無所謂的說道。

「可是他們的價格實在是太高了,我們能夠賺錢的利潤實在是有限,有些甚至已經和市場價持平,甚至略高。」

「哦?葯宗的人也真是有些不識抬舉,不過這幫人可千萬不能夠得罪,葯宗也不是我天武宗能夠得罪得起的。」尹霜其實心中也知道,葯宗根本不是他們天武宗能夠得罪得起的。

葯宗的實力強不強?很強!肯定要比天武宗的實力強,不過兩大宗門拚命的話,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一般也不會幹這事。

問題就在於葯宗一旦遇到什麼危險,到時候他們大量的撒丹藥,來幫助他們的宗門恐怕數也數不清,想要不被那些宗門圍攻的話,最好不要得罪葯宗。

葯宗在整個東勝神州實力並非最強,不過地位卻是非常的高,他們從來都是以生意為主,也不會主動的去挑釁別人,但是被被人挑釁之後,他們的反擊往往也是最為瘋狂的。

曾經就出現過這樣的例子,所以這幫人現在提到葯宗都是頭皮發麻。

「生意歸生意,買賣不成仁義在,葯宗的報價高是高,不過這個中間也不是沒有彈性的。否則的話,他們也不可能答應我來到城主府和我談此事了。」尹霜篤定的說道。


「呵呵,城主大人說的是,葯宗的人應該還是想做這筆生意的,畢竟有錢不賺他們也不可能。」憐兒附和的說道。

「你先把那個叫做秦風的人和他的朋友帶到城主府這邊,然後去辦理一下藥宗的接待事宜。」尹霜吩咐到,這麼多人當中,她還是對憐兒最為的放心。

「嗯,我這就去辦!」憐兒點點頭。

葉川已經到了城主府的周圍,他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潛入城主府,更加不知道尹霜已經下令解除了秦風等人的危機。

這一切或許也還要感謝一下葉川之前在雷鳴城使用的假名字。

至少現在尹霜知道了這件事情,她絕對不可能在殺了秦風等人了,即便是秦風等人並不是之前那個人口中所說的人,那麼他們也是參加百宗盛宴的人。

只要是參加百宗盛宴的人,尹霜就要禮遇,就不能夠在動這些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葉川的額頭上也是冷汗直冒,他現在無比的緊張,畢竟這個任務不是一般的任務。

「葯宗代表到……」隨著門口一個聲音,就看到一個年紀稍微長一點的人,帶著四五個年輕人進入了城主府。

葉川心道:「機會來了!」

於是乎,他也大搖大擺的跟著這幫人的後面進入了城主府,葯宗的人以為葉川是城主府的人,城主府的人以為葉川是葯宗的人,竟然沒有人問葉川到底是誰?

這一招大膽且鋌而走險,進入到城主府之後,葉川笑著和葯宗的人打了一聲招呼。

葯宗的人更加篤定葉川是城主府的人了,一路上藥宗的人倒是有說有笑,反正他們也不會在意這葉川到底是不是城主府的人。

「城主大人就在你們,幾位裡面請吧……」

門開了,城主尹霜走了出來,威嚴的看了一眼藥宗的人道:「這位應該就是葯宗執事風俊彥了吧?本座風武城城主尹霜。」

「尹城主,久仰久仰……」風俊彥笑著道:「在下藥宗風俊彥見過風武城城主。」

風俊彥並不落下乘,雖然他僅僅是葯宗的一個執事,在葯宗執事就有近百人,上面還有長老、真傳弟子和副宗主、宗主。


在葯宗,風俊彥的層級和尹霜在天武城的地位是不可同日而語的,不過兩個人第一次的交鋒竟然都沒有任何的落了下乘。

「哈哈,不愧是葯宗的人,風執事請……」尹霜也算是見識到了葯宗這人的傲慢,不過傲慢歸傲慢,現在她還是需要接待葯宗的人。

進入了城主府尹霜的會客廳之後,眾人坐了下來。

葉川則是坐在了做末端,葯宗的人也沒有在意,尹霜也一直以為葉川是葯宗的人。

只有葉川心中清楚,現在的他是騎虎難下了,剛才只有那麼一瞬間的機會。

把握住了之後,他現在只能夠靜靜的等待著下一個機會了。

「尹城主,這一次你們採購的丹藥清單就是這個吧?」風俊彥雖然笑著,不過他的動作倒是非常的快,很快手中的東西就已經到了尹霜的手上。

尹霜右手輕輕一揮,那張清單就已經穩穩的落在了自己的手中。

低頭一看之後,尹霜笑著道:「呵呵,風執事,這份清單的確是我們風武城想要採購的清單,總價值五百億星元石。」

「我們葯宗做生意一直都是童叟無欺的,這裡面最大的疑問就在於這個內部流通版的百合凝香丸,尹城主,恐怕你有所不知……」風俊彥微微一笑道。

尹城主笑著道:「我知道,一般的百合凝香丸我都不會直接找葯宗採購了,這個內部流通的百合凝香丸功效還算是不錯,就是產量少了一些是吧?」

「這一次尹城主開價一億收購我們內部流通版本的百合凝香丸五十粒,的確是大手筆。」風俊彥笑了笑,不過隨即話鋒一轉道:「不過這一億的價格實在是太低太低了。」

「哦?一億的價格太低了?」在尹霜看來,一億買一枚丹藥,已經是綽綽有餘了。

其實內部流通版本的百合凝香丸尹霜一直都是只聞其聲未見其丹。

這一次如若不是大宗的採購引起了葯宗的注意的話,恐怕她即便是想要買這個百合凝香丸,葯宗也不可能賣給他。

為什麼?因為一顆兩顆這樣的小生意葯宗也懶得去搭理,一次訂單沒有個五十億一百億的,又怎麼能夠讓葯宗的執事親自跑一趟呢?

「這麼跟尹城主說吧,就在大約四五個月之前,雲月城銀月商行就曾經在拍賣會上拍賣出一顆百合凝香丸,最後的價值就達到了兩億多,尹城主你覺得這一億的價格……」

風俊彥哈哈一笑,顯然對於葯宗的百合凝香丸那是物以稀為貴啊。

「兩億多?」尹霜臉色一黑,其實風俊彥也是捎帶了點誇張,原本在銀月商行的拍賣會最後的成交價格就是兩億星元石。

這裡風俊彥特地又多說了一些,說成了兩億多星元石,這個就是為了給尹霜造成一種壓力。

「不錯,的確是兩億多!這個是有跡可查的,尹城主如若不放心的話,那也可以擱淺這一筆採購,明確了價格之後我們再來談!」風俊彥是有貨之人,他當然是穩坐釣魚台了。

尹霜沉聲道:「那不知道我這一批五十粒百合凝香丸,葯宗要的價格是多少?」

風俊彥沉思了一下道:「這件事情我思來想去,既不能夠讓我們吃虧,也不能夠讓尹城主吃虧不是?這一枚丹藥我們的定價就在一億五千萬星元石。」

「一億五千萬?」尹霜的臉色難看的狠,實際上一億也是她給的很不錯的價格了。

沒有想到竟然風俊彥竟然拿拍賣會的價格和現在的市場價格比,雖然看上去少了五千萬,不過尹霜知道,這個價格應該是虛高的。

ps:沒有意外的話,明天恢復一天三更,並補足這兩天欠下的。 空間中的溫度下降的奇快,只是片刻功夫,張天身上居然結出了一層淡淡的冰膜。

這層淡淡的銀色薄膜一接觸張天的身體,頓時張天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得僵硬無比,就連神魂在這一刻都是被凍結起來。

“吼······”這怪物低吼一聲,眼中流露出得意與驕傲。鼻息呼動間,張天心中爲之一緊。

緊接着,被冰凍住的張天雙眼看到這怪物居然身子飛了起來。而且四肢之上居然環繞着厚重的土黃色的光芒,一道道的星力勁氣頓時從那四肢之中激射出來。一道道的黃色光芒飛出,張天心神大變。

這一道道的黃色光芒,威力極其強大,張天心中隱隱有着一絲死亡的威脅。沒有想到這怪物居然只是幾個回合,就讓張天感受到濃濃的危機。光芒芒速度極快,轉眼就是要落到張天的身上。

看到近在咫尺的黃色光芒,張天內心之中瘋狂的咆哮起來。隨着內心深處的吶喊,張天體內被凍結的星元居然快速奔騰起來。

轉眼之間,體內的四顆金丹急速轉動起來。只是百分之一秒,張天體內的四顆金丹便是旋轉了無數圈,同時一道道強大的星元自張天各處穴道朝着身外激射出去。

隨着張天體內星元的破體而出,頓時張天身體之上的銀色薄膜砰地一聲化爲一塊塊的碎片。張天銀色的眸子陡然間變得詭異起來,隨着眼睛的變化,張天的身體頃刻間便是恢復了自由。不過那幾道強大的光芒卻也是距離他只有幾尺距離。

星王級的強者出手,幾尺距離完全可以無視。因爲這個距離實在是太近了,只是一瞬間的百分之一就能夠讓張天的身體多出幾個血淋淋的窟窿。

不過對於這,張天卻是完全不害怕。神色如常,眼觀如電,就在那一瞬間的千分之一之時,張天早已算計好了躲避與攻擊。

只見張天身子詭異間翻滾了幾下,卻是巧妙地的躲閃了其中的三道光芒。不過怪物一次發出的黃色光芒足有五道之多,雖然多了三道,但是還有兩道光芒緊緊跟着張天。這時候已經容不得張天在躲閃了,當然張天也並沒有決定再次躲閃。

“喝”心中低沉一聲,張天雙拳緊握,拳頭上頓時便是光芒大綻。身子微微彎曲,張天身上爆發出一股沖天的氣勢。看着攻擊自己面門的兩道攻擊,張天目光冰冷,身體蟄伏的力量卻是一瞬間爆發而出。

“砰砰”兩聲清脆的震響,張天如同流星降世的強大的拳頭直接擊碎了那兩道光芒。不過還未等張天過多反擊,五行怪物龐大的身軀卻是陡然間騰飛到了張天的頭頂。那四肢之上的泛着幽深冷光的鋒利爪子,在光芒的反照使張天雙眼爲之一閉。

寒光刺眼,王級的威嚴更是盤旋在張天的頭頂。張天心中憤怒無比,體內的血液在這一刻都是奔騰起來。

這怪物居然壓着張天打,這讓張天心中怒吼不已。要知道這怪物可是星魂專門留下來給張天練手的,可是此時他居然狼狽的沒有出招機會。

不等張天過多想法,五行怪物閃着幽深光芒的利爪直接朝着張天的胸前抓去。那鋒利的如同尖刀的爪子,張天若是被一擊抓過,那肯定逃不掉重傷的下場。

“找死”張天怒罵一聲,身子一個驢打滾,狼狽的躲避這一擊。身子剛剛回轉,卻是突然冰火兩重天的感覺猛然襲來,張天心中一驚。

還不知道什麼回事,卻是一紅一白兩道強大的光團猛然自五行怪物頭頂之上升起。與之同時方圓十幾裏範圍的星力快速朝着那兩個光團匯聚,只是一霎那,張天原本所見的拳頭大小的兩道光團居然瞬間膨脹到三丈大小。

周圍的星力急劇的壓縮,那兩個光團裏所蘊含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大。轟的一聲,強大的星力造成了狂猛的大風,勁風呼嘯着,周圍的大地直接龜裂起來,一道道的蜘蛛網瘋狂的擴散。

強大的威勢擠壓周圍的空間,大地不斷的抖動起來。若是有人在上面看去,定然可以見到仿若是發生了十級的大地震,大地居然瞬間拔高了幾十米左右。

轟轟轟,轟鳴聲不斷響起,張天的頭髮已經完全飄飛,清秀的臉龐上滿是冷峻與肅重。這兩道光球所蘊含的力量,張天都是暗暗心驚。




Related Articles

「就你那張丑豬臉,別瞎了美男的眼!他一定是在看我!噢,好幸福!」

「你敢說我丑,我打死你!」 原本還在發花...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