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昊有點摸不清頭腦了,就算是自己闖入了這兩隻凶禽的領域之中,恐怕也不至於這麼玩命的攻擊吧?

儘管心中疑惑,但他還是不敢大意,一邊應對著兩隻玄光金雕,一邊迅速的朝著山上趕去。

他能感受到,在這山上還有另外的凶獸,他不想與這兩隻凶禽糾纏太久,否則的話很有可能陷入圍攻之中。

轟!

一劍將一頭玄光金鷹逼退之後,吳昊身如幻影,幾個閃爍便消失在了山上,速度之快,行動之靈活,簡直媲美靈猴了。

不過兩隻凶禽依舊對他窮追不捨,掀起道道狂風,巨石亂飛,更有堅硬的利爪和翎羽不斷地追殺了過來。

這兩隻凶禽的強悍,哪怕是吳昊都忍不住頭疼。

……

「玄光金鷹的蛋,可不多見啊!」

此時,在這座山峰的另一個角落,那身著黃色長衫的男子手中正抱著兩個人頭大小的蛋得意地大笑。

「後面那個可憐的傢伙,你就先替我背黑鍋吧,不過這山脈之中的龍脈之氣被你也吸收了不少,算是補償我了。」

黃衫男子回頭看了遠處一眼,迅速地將兩個鷹蛋收了起來,幾個閃爍便消失在了原地,朝著山上趕去。

此人的速度太快了,又沒有留下任何的氣息,彷彿根本就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一樣,哪怕是吳昊都感受不到他的氣息。

因此,吳昊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替人背了黑鍋了。

其實,按著兩隻玄光金鷹的智慧,本來也不至於這麼對吳昊窮追猛打,但主要是這星辰山深處平日里極少有人來到,一般的凶獸也不敢招惹它們兩個,此時吳昊突然出現在這裡,自然是罪魁禍首的可能性最大了。

這也是兩隻玄光金鷹對其窮追猛打的原因了。

只可惜,吳昊有苦難言,只能不斷地還手,不斷地逃遁,漸漸地也朝著山頂之上越來越接近了。

幸好是吳昊,若是其他同境界的武者,恐怕早就被這兩隻凶禽給撕了。

而饒是如此,吳昊也被追殺的狼狽不堪,心中要多憋屈要多憋屈,倒並不是這兩隻凶禽太強大,而是它們速度太快,又善於飛行,吳昊殺不死它們。

「好劇烈的爭鬥啊!」

「前面還有強者,也不知道幾個人,竟然被兩隻凶禽追著打。」

「我們要小心一點了,這山上凶獸實力不俗,稍有不慎,便有可能隕落在這裡了。」

山下,一些正在爬山的武者抬頭看著吳昊與雙鷹的爭鬥,一個個都噤若寒蟬了起來,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時不時山上有粗大的樹木,巨大的石塊墜落了下來,都被他們有驚無險的一一躲過,那是吳昊與雙鷹爭鬥的餘波。

……

「嗷……」

吳昊與雙鷹且戰且走,漸漸的接近著山峰之頂,忽然一聲驚天動地咆哮從山峰之上傳了過來。

緊接著,一股遠勝於雙鷹的強大氣息鋪天蓋地的湧現而出,一股可怕的黑霧衝天而起,瞬間籠罩住了整座山峰。

「這是……」


吳昊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了起來,從那深沉的黑霧之中,他看到了兩個巨大的紅光閃爍不休,散發著可怕的氣息。

「四級的凶獸!」

吳昊心頭一顫,從那可怕的氣息之中,他感覺到了幾乎與太上長老聶紅纓差不多的威壓,顯然是一頭四級凶獸。

四級凶獸,媲美人類武者之中的靈橋境,肉身龐大,力量無窮,一舉一動,幾乎能崩天裂地。

儘管他還沒有看到那頭凶獸的樣子,但是心中卻不可抑制的湧現出了恐懼,四級凶獸,絕不是他現在能招惹的。

就算是一直對吳昊窮追猛打的兩隻玄光金鷹,此時也好像受到了某種驚嚇,發出一聲聲凄厲的鳴叫之後,迅速地朝著遠處天際飛去。

「嗷……」

也許是察覺到了兩隻玄光金鷹要逃走,那濃郁的黑霧驀然翻滾了起來,可怕的氣息驚天動地,轟然一聲,衝天而起。

一個龐然大物,好似神龍一般的形體驟然從黑霧之中沖了出去,如驚天雷電一般,帶著無窮的黑霧,瞬間朝著兩隻金鷹撲殺了過去。

「唳……唳……」

兩隻玄光金鷹發出前所未有的凄厲鳴叫,振翅高飛,卻還沒有飛出多遠,便被那磅礴濃郁的黑霧瞬間籠罩住了。

緊接著,九天之上翎羽亂飛,鮮血淋漓,夾雜著大塊的血肉墜落,黑霧如長鯨吸水一般,又迅速地縮回了山峰之上。

而兩隻玄光金鷹卻徹底不見了。

「這麼快?」

吳昊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兩隻玄光金鷹雖然不算三級巔峰的凶獸,但也差不了多少,但是卻在那可怕凶獸手中一擊都沒有堅持到。

就算是吳昊施展劍域,拼盡全力出手,恐怕也做不到如此迅雷不及掩耳的斬殺兩頭玄光金鷹啊。

這頭四級凶獸,實在是太可怕了。

「不好,它注意到了我。」

然而下一刻更加讓吳昊毛骨悚然的是,那黑霧中兩團巨大如車輪一般的血光,忽然朝著吳昊投射了過來。

儘管吳昊沒有看到那凶獸的樣子,但是卻一瞬間就猜到了這兩團大如車輪的血光必然就是那凶獸的眼睛。

在這眼睛之中,他看到了無窮的暴戾、兇殘、猙獰、可怕,血光深沉濃郁,彷彿血海一般。

「嗷……」

黑霧翻滾不休,兇惡的氣息驚天動地。

被那可怕的凶獸注視著,吳昊心驚膽戰,卻是一動都不敢動,只是靈魂高度集中,與噬血劍溝通著,只要那凶獸稍有動作,他立刻雷霆出手。

無論是不是對手,想要讓吳昊坐以待斃,那是不可能的。

「不知道以我的實力,能在這凶獸手上堅持多久?」沒來由的,吳昊心中生起了這個念頭,心中更是湧現出了一股鬥志。

這一下,他自己都被自己的膽子嚇到了。

「該死,怎麼會有這種級別的凶獸存在?」就在這時,吳昊聽到了一聲懊惱的慘叫從上方不遠處傳來。

「嗯?」

他抬頭看去,只見一名黃衫男子正一臉如喪考妣的坐在一塊巨石上,渾身緊張的直發抖,顯然十分恐懼。

就在吳昊抬頭看那個傢伙的時候,他也扭頭看了過來,朝吳昊張了張嘴,隨即便有聲音傳來,道:「兄弟,怎麼辦?」

原來此人是在朝吳昊傳音。

「不要輕舉妄動,這凶獸有了自己的靈智,智慧不俗,我等先等等,靜觀其變。」吳昊連忙傳音道。

雖然吃驚於在自己的上方還有一個人,但這個時候吳昊也顧不了多少了,生怕那個傢伙一不小心觸怒了凶獸,給自己惹來麻煩。

「對對,兄弟說的有道理。」

黃衫男子得到吳昊的提醒,也鬆了口氣,不在說話了,只是吳昊還是注意到了他的衣袖中手在不斷地動著,也不知道是幹什麼。

而且,從此人的身上,他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特彆強大的氣息,剛剛勉強達到靈海境的樣子,算不上什麼強者。

他是在想不通,此人怎麼會趕到自己前方去的?

!! 「不好,上方有可怕的凶獸!」

「太強了,一下子就滅殺了兩頭金鷹,難道是四級的存在?」

「怎麼辦,四級凶獸的話,我們所有人就算全都衝上去,恐怕也是死路一條,難道要離開?」

「現在恐怕離不開了。」

山下,正在奮力往上爬的眾多武者也都看到了那黑霧吞噬兩隻玄光金鷹的一幕,更是感覺到了那股恐怖的一塌糊塗的氣息,一個個都驚恐了起來,不敢在往上走了,甚至不少人打起了退堂鼓,想要就此離去。

只是他們剛一動,那山上的深沉黑霧頓時翻滾劇烈了起來,兩道粗大的血光透過重重黑霧,朝著他們看了過來。

頓時,一股恐怖的氣息鋪天蓋地,震撼虛空,朝著眾人壓來。

眾人感覺到這股氣息,更是肝膽俱裂,動都不敢動了,只覺得自己只要一動,恐怕就要大禍臨頭。

就在所有人都膽戰心驚,一動不動的時候,黑霧翻滾越發劇烈了起來,同時一個沙啞森冷的聲音響徹天地。

「人類,這裡是我的領域,你們擅自闖入,那是自尋死路,都留下成為我的血食吧。」沙啞森冷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卻是嚇得所有人臉色慘白了起來。

「完了完了,這一下死定了。」

「怎麼辦,這凶獸絕對是四級的存在,它想要滅殺我們,將我們當成血食,那我們必死無疑啊。」


「我不甘心啊,我可是龍源山脈的九大天才之一……」

人群中,頓時沸騰了起來,所有人都驚恐絕望,那凶獸的聲音就好似催命符,斷絕了眾人心中的僥倖。


「嘶嘶嘶……」

就在眾人驚恐絕望的時候,黑霧翻滾越發的劇烈了起來,同時一陣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嘶鳴之聲從其中傳來出來。

黑霧震動之間,如浩瀚浩瀚長河一般,迅速地朝著山下滾滾而來,濃郁深沉,伴隨著恐怖的冰冷煞氣。

「啊……」

「快逃啊!」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魂飛魄散,再也不敢有絲毫的猶豫,轉身就逃,尤其是還處于山下的人,更是逃的飛快。

「逃不掉,誰都逃不掉,今天都得死!」

冰冷沙啞的聲音從黑霧之中傳出,一條又黑又長的龐然大物在其中蜿蜒而出,可怕的氣息驚天動地,震動虛空。

「不好,這畜生要衝出來了。」

吳昊與那黃衫男子最靠近山頂,也是距離那四級凶獸最近,在黑霧動的一瞬間,都是臉色一變,知道最危險的時刻來了。


他們二人這個位置,必然是首當其衝,就算是逃,恐怕也逃不掉了。

「逃不了,只能戰!」

吳昊神色凝重,算計著自己與那滾滾濃霧的距離,眸中一道厲芒一閃即逝,他知道自己現在就是逃,恐怕也快不過黑霧瀰漫的速度。

因此,逃走是絕對不可取的,既然逃不掉,那就索性不逃,與這凶獸一戰。

刷!

當下,他沒有絲毫的遲疑,手中噬血劍驟然出現,一道驚人的劍光劃破虛空,朝著無窮的黑霧斬殺了過去。

儘管眼中看到的儘是黑霧翻滾,煞氣濃郁,但是吳昊的靈魂強大,直接就捕捉到了那黑霧之中的龐大形體,劍氣直指而去。

轟!

強大的劍氣撕裂虛空,瞬間便斬在了無窮黑霧之上,銳利的鋒芒撕裂虛空一般,瞬間便將黑霧撕裂了,顯現出其中的龐大軀體。

這是一條粗大如水缸一般的巨蟒,通體暗紅色的蛇鱗,散發著冰冷的寒光,眸子巨大,散發著可怖的血光。

吳昊的一劍撕裂了黑霧,直接斬在了巨蟒的身上,但是卻沒有對其造成絲毫的傷害,甚至在蛇鱗上連一絲印子都沒有留下。

「好堅硬的軀體。」

吳昊看到這一幕,頓時一陣咋舌,他的一劍雖然沒有盡全力,卻也發揮出了六成的威力,就算是一塊金鐵都能斬碎,卻在這巨蟒身上半點作用也沒有。

由此可見,這巨蟒的實力實在是可怕,絕對是四級凶獸。

「螻蟻一般的人類,也敢對我出手。」

巨蟒可怕的眸子一瞬間便鎖定在了吳昊的身上,一股驚天的煞氣激蕩而起,虛空都隱隱扭曲了起來,龐大的軀體嗖的一聲朝著吳昊激射而至。

「不好!」

吳昊心頭劇震,身如鬼魅一般,轉身就躲,這巨蟒的實力太強了,哪怕是他全力出手恐怕都遠不是對手,他不敢硬拼。


「噗……」

巨蟒張口,蛇信吞吐之間,一股濃郁可怕的腥風煞氣席捲而出,伴隨著一陣陣的腥臭,朝著吳昊籠罩而來。

這是巨蟒體內孕育的毒煞之氣,一旦沾染上,哪怕是靈橋境的武者都難逃一死,霸道到了極點。

吳昊也察覺到了這黑霧的可怕,身如鬼魅,閃爍變化,險之又險的躲避了出去,沒有沾染到。

但是在原來的位置,山石被這黑霧籠罩沾染,頓時發出滋滋的聲音,竟然瞬間便軟化了下來,流淌著黑色的毒汁,融化成了一個大坑。

吳昊看到這一幕,更是頭皮發麻,心頭震動,后怕不已。

若是方才他沒有躲過,恐怕下場比這山石還要恐怖,眼前的巨蟒可怕,還在他的預料之上。

砰!砰!砰!

巨蟒也沒想到吳昊能躲過自己的毒氣,但是它反應迅速,還沒等吳昊鬆口氣的時候,巨大的蛇尾橫掃千軍,摧枯拉朽,如鐵棒一般,朝著吳昊掃了過來。

凡是阻擋在巨尾之前的山石,都被粉碎一空,劇烈的波動伴隨著滾滾的塵埃,掀起一陣狂風,席捲而來。

「走!」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