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吆喝,都說我西門慶是天下頭號喜新厭舊的主,和你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啊!你這總統套房才住了一晚,就膩歪了?換了一個純藍色無污染無邊際的天然海景房,準備坐着到天亮?”

“你回來了?正是漫漫海浪拍岸時,寂夜落寞中,有你這個話嘮在,挺好!”

“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在你那裏的重要性了,感動得有點熱淚盈眶啊!說吧!你想聽些什麼?”

“就接着我離開宴會的那會兒講起吧!”

“好嘞!你走了,小獅子的鹿眼裏噙滿了失望的眼花!”

“人家有名字,別一會兒小獅子,一會兒小鹿地叫!”

“什麼名字?肯定讓人一聽就知道是個美女的名字!”

“叫林虺兒!”

“哪個hui?”

“突兀的兀字裏加一個蟲字!”

“啊?叫這麼一個冷冰冰、悔兮兮的名字啊!”

“怎麼會如此說?”

“虺的意思就是小蛇啊!蛇就是身體冰涼,怕熱怕冷,還會在你冷不防的時候偷襲你!”

“悔兮兮是怎麼個說法?”花璟末好奇地問心裏的西門慶。

“這個悔兮兮,就是沒孃的孩子——說起來話長!我先從蘭陵笑笑生以我爲原型寫的《金瓶梅》開始講起吧!他寫的這書的名字也起得刁鑽古怪,是從與我有密切關係的我後宮衆多女人中的三個女人的名字中取得——金是潘金蓮,瓶是李瓶兒,梅是龐春梅。”花璟末感受到了,西門慶在他心裏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不知是在壓迫自己的思念,還是在壓制自己的痛恨:

“潘金蓮、李瓶兒你都知道,都是我的愛妾,你也知道,他們的結局都很慘。而龐春梅,是潘金蓮爲了在深宅後院能夠盛寵不衰,給她拉的盟友,她把自己的大丫鬟春梅讓我收用了,又是給我騰地方,又是給春梅提前專業培訓。如果不是那個胖丫鬟鼻涕都收不住太髒的話,估計她也會送我享用,借用與潘金蓮不和睦的我四房孫雪娥的說法,她是組團忽悠、邀寵。”

“簡短截說,繞過你的牀笫之事說!”

“我說我的這個第九世……花璟末,你這個名字就是拗口,含義也不好!姓什麼不好,偏姓花?叫什麼不好,偏叫璟末,好景不長,好景末日到來的意思……晦氣晦氣!”

“跟了你也幾年時間了,你怎麼還好不曉事?你還不知道我西門慶嗎?我整天就是琢磨個女人心了,說什麼話女人愛聽,做什麼事女人喜歡。告訴你吧!我一天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是與牀笫有關,不是正在偷/情歡愉,就是走在前往偷/情歡愛的路上!”

“你還得瑟上了?你還驕傲上了?你的結局好嗎?我都羞得懶得跟你說,你嚥氣的時候,苦巴巴、慘兮兮地看着你的妻妾們,說:我走了,大娘吳月娘不管是生兒生女,你們都好好的守在一處,不要失散了,不要讓人家笑話了去。”

“我是這樣囑咐的,可是事與願違啊!”

“你還傻兮兮地拉着潘金蓮的手,重託於吳月娘,說她平時刁鑽調皮一點,我死了好好待她。偏就是你最看重的潘金蓮,在給你辦喪事的時候,就和你的好女婿陳經濟——西門府裏的第二個西門慶碰上頭,接上火了,還給你懷了一個大胖小子。”

“睡在棺材裏的你,唰唰唰地綠了下去,先是帽子,連着脖子,胳膊肘子,胯骨軸子,一個個部位都綠了下去。遠親近鄰的唾沫星子,估計你的墳頭都能被打溼了,走水似的塌陷下去……”

“求求你,別說了!我……我……”

“我替你說,你剩下的三分之一時間也沒幹好事!你給當官的放官利貸,讓他們拿你的銀子跑官,跑下了官,又刮地三尺,盤剝老百姓,還你的高利貸,你就是當官的財神爺!你抓住了這個機會,又是幫人打官司,探聽消息,掙了多少黑心錢,你以爲就靠你那幾個鋪子,你能發展起來一個後宮?”

“你罵得我這個魂靈大汗淋漓,舒服啊!長了羞恥心了,算我沒白漂泊這麼多世。謝謝你啊!璟末!我們還是迴歸正題,繼續沿着林虺兒的名字接着說!”

“好!”

“龐楚梅的名字爲什麼佔了書名的三分之一呢?因爲我死後,她幫潘金蓮,她和潘金蓮一起和陳經濟有苟且之事,被胖丫鬟秋菊三番五次的在吳月娘那裏告狀。”

“他們一次次逃脫,一次次地打這個秋菊,這個秋菊真如秋天的菊花一樣凌霜怒放,沒白辜負了蘭陵笑笑生給她起的那個名字,不依不饒地告倒了潘金蓮、龐春梅、陳經濟丟人破鞋三人組!你知道我的大婆吳月娘用什麼好手段懲治了他們嗎?”

“不知道,提起你的這堆破事,讓人莫名地厭煩!”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54場第1場次——黎明前的夜是最黑的!

“現在是黎明前最暗的時刻,我們就接着講我家大婆吳月娘發現了他們的醜事,給進行了解體,先把龐春梅讓人牙子薛嫂給賣了。她也是個有福的主兒,賣給了周守備當小妾,之後就走運了,還以恩報怨,在關鍵時刻幫了吳月娘的忙!”

“你不是要說林虺兒這個名字嗎?扯上他們幾個幹嘛?”

“說這個林虺兒,我的小獅子,就必須說說我的妻妾們!她的前世不是我的第三房小妾——孟玉樓嗎?這個女人就有得說了。要說她,你和大多數人可能不太瞭解。但要是說一個家喻戶曉的人物,大家可都知道!論起她的長相、人品、待人接物,跟這個名人不差上下!”

“哪位名人?”

“《紅樓夢》裏的寶姐姐——薛寶釵啊!”

“啊?你確信你的孟玉樓和人家容貌端莊、賢能守德、才情滿腹、大智若愚的薛寶釵能扯上關係?”一個薛寶釵之談,把花璟末的瞌睡都驚到九天雲外了。

“確信,確信!薛寶釵的‘事不關己不開口、一問搖頭三不知’明哲保身的處世哲學和我的孟三兒很像啊!她在我們西門府裏,論貌,她不及潘金蓮;論財,不及李瓶兒;論地位,不如吳月娘;論伶俐,不如龐春梅。但她是心態最好的一個,不與任何人爭寵,不與任何人交惡。卻永遠對未來抱有希望,活好自己的人生,等待時機。總之,她任是無情也動人。她是西門府裏唯一掌握自己命運的女子,也是結局最好的一個。這個從她帶來的箱子就能看得出來!”

“什麼箱子?”

“謝謝追問啊!說明我講得你挺感興趣!哈……這個箱子就是她的陪嫁箱子啊!沒有對比就沒有發現。我家李瓶兒的陪嫁箱子是對我敞開的,裏面有什麼沒什麼,一目瞭然,她自己拿得,我西門慶也拿得。而我家孟三兒的箱子始終合着。她那箱子裏面有什麼值錢的寶貝,我一個大老爺們也不好去探問,就給你來一個不知虛實,你可看出我那個孟玉樓的厲害勁了嗎?”


“厲害!”

“她硬是憑着幾口箱子,在我西門府家該吃就吃,該睡就睡,該回避就回避,該出頭就出頭,和誰都交好,和誰都疏遠,保存實力靜靜觀望!終於在我西門慶與世長辭時,在我在西門府樹倒猢猻散時,唯有她能全身而退——帶着她的箱子嫁給了李衙內,與李衙內夫妻恩愛、白頭偕老。”

“我家孟三兒的箱子完好無損地從楊家擡進西門家,又進了李家。在嫁西門大姐的時候,不是時間緊張趕不出來一張八步彩漆牀嗎?孟玉樓把她的陪嫁牀陪了大姐。最後,嫁給李衙內的時候,我家大娘子吳月娘把潘金蓮房中那張螺鈿牀陪了她。她還是任何損失都沒有!因此,依我這個當事人來看,《紅樓夢》裏的薛寶釵這個人物形象就是出自於我的孟玉樓!”

“這個不是你的獨家之談,有許多紅學家、金學家認爲薛寶釵脫胎於孟玉樓。”

“這個你都知道?”

“你以爲我平常看書都是做樣子!你講這些與林虺兒的名字又有什麼關係?”

“就是因爲這個名字,我纔講了這麼多。你知道這個虺字是誰的名字嗎?”

“說了這麼多,你不就是想說,薛寶釵出自於孟玉樓,而孟玉樓是林虺兒的前世,那麼這個林虺兒又與薛寶釵扯上了關係,對吧?”

“對,薛寶釵的大名就叫薛虺。她和她哥哥薛蟠那一輩,名字從蟲子邊,取自‘蟠虺紋’。偏偏這個虺字,同音‘悔’,薛寶釵的一生不是‘悔叫夫婿覓封侯’的真實寫照嗎?她最後年紀輕輕的就守寡,不是她一個勁地催賈寶玉考取仕途,逼得他遁入佛門嗎?你說她悔不悔?”

“悔!我終於也看清了一句話的厲害性!”

“什麼話?”

“不怕流氓力氣大,就怕流氓有文化!用在你西門慶的身上,就是千古至理名言啊!”

“所以,你一說我可愛的小獅子叫林虺兒,我就有一種不祥之感,一下子由我的孟玉樓想到了薛寶釵。你說她會不會像薛寶釵一樣,爲什麼事後悔不迭吧?”

“操好自己的心吧!人家是千金小姐,萬金公主,有什麼可悔的事情?要說有什麼後悔的事,恐怕就是燒錢燒的太少了,趕不上她爸進錢的速度!”

“你花璟末我要對你提出嚴厲的批評,我認爲你說話尖酸刻薄,缺少同情心!”

“人嘛,有點缺點才真實,做是不能十全十美,做人也不能求得十全十美。我們國人最忌諱的是一個‘滿’字。所謂‘飲酒半酣正好,花開半時偏妍’。”

“可是,我覺得我的小獅子,她愛上了你,她的虺字應該是因你而起!”

“我只知道我的花璟末過去、現在、以後的倒黴運,都是因你西門慶而起!走吧,天亮了,出發了!”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54場第2場次——你發大財了!


“你對你的目的地就沒有一點疑慮嗎?”西門慶看到花璟末信心十足的樣子,不免提醒他道。

“沒有,我們現在要僱一條漁船,趕去一個小漁村!”花璟末在碼頭上找到了一條小船,談攏了價錢就出發了!

“這位乘客,多虧你找的是我,上了一些年紀,對這一帶比較熟悉,你今日要是找上年輕的船伕,說一個‘小石潭漁村’他肯定不知道。那是十年前的叫法了,現在這個村子叫‘杏花村’。我們還得兩個多小時的路程纔到那裏,你可以在船艙裏我的鋪上眯上一眼!”年長船伕說完這些話,專注地搖櫓去了。

“你確信你的長毛大哥在那個村子!”

“我確信!順着昨晚的話題繼續聊!你說我走了之後,你的小獅子失望的快哭了,一個虺字就說了一大籮筐的話,接下來發生了什麼,請簡短截說!”

“你走了之後,主持人就請出來了最美貴賓,讓男乘客高價競拍——與她領跳第二支舞,拍得的錢以全體船員、乘客的名義送給你這個鑽石號的英雄人物,你發大財了,你知道嗎?”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55場第1場次——你呀你,搞怪的一把好手!

“最美貴賓就是小獅子吧?”

“對!猜猜最終以多錢拍得了一曲舞的機會?”

“無聊,這有什麼好猜的!”

“是你這個頭牌姑娘的五倍價格,一曲舞——十萬元!你這次出手出對了,出賺了,一共得了十二萬!最後,船長說了,這個錢和感謝信一併寄到你的單位去!如果你不是半夜逃跑,這會兒我們懷揣着鉅款,在海上能好好地浪幾天,那些‘千秋無絕色!悅目是佳人!傾國傾城貌!驚爲天下人! ’的南方姑娘們,任我們看,任我們……”

“有我在,不會任由你胡作非爲!”

“哈哈哈……”

“好端端的你笑什麼?”

“你知道是哪個冤大頭出了十萬元,就爲和我的小獅子共舞一曲嗎?”

“不是***就是富二代,有什麼難猜的?”

“這次你錯了,他是一個年輕老闆,小小年紀就事業有成。可是就是太色了,跳舞的時候把我家的小獅子摟得緊緊的,我看不慣他這個樣子。我就趴在他的肩膀上給他的脖子裏面吹陰風,吹得他毛骨悚然,一個勁地抖肩膀、扭脖子,種種不適,特別不雅觀。”

“你呀你!搞怪的一把好手!”

“他上面一緊張,腳下面就出錯,最後不得不和小獅子保持距離,禮貌地跳舞。我的陰風真有效,不一會兒他就肚子脹地想方便,最後不得不跳到一半就逃之夭夭了,哈哈哈…哈哈哈…”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55場第2場次——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兩個小時多的水路,花璟末一邊聽西門慶在自己心裏瞎掰掰,一邊欣賞着煙雨江南的風景。

“此刻,要是你腰裏別上一個酒葫蘆,坐在船上邊欣賞兩岸的風光,邊喝上一口,是不是像要去桃花島的郭靖?桃花島變成了杏花村而已。可是一直跟在他身邊靖哥哥長、靖哥哥短、靖哥哥前、靖哥哥後的黃蓉妹妹在哪裏呢?”西門慶在花璟末心裏又是一陣胡扯。

叮——

系統:主人,一艘遊艇朝這裏快速駛近!

“是不是黃蓉——我的小獅子追上來了?”西門慶在花璟末心裏儘想着美事了。

花璟末心裏默唸:來人與我有關嗎?

叮——

系統:主人,與你有關,來人與鑽石號有關!

花璟末心裏默唸:難道是有人爲黑強子一夥兒報仇來了?

叮——

系統:主人,不是,是蹲在你套房門口的那兩個暗哨和他們的主子——大林總的千金林虺兒!

花璟末心裏默唸: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哈哈……哈哈……有幸又被我言中了!”你愁你的,有人自爲來者歡天喜地,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一艘快艇很快就追上了小船,一個人遠遠的就喊着

“璟哥哥,璟哥哥……上快艇,我們同行!”花璟末看到林虺兒穿着救生衣,朝他熱情地揮手!

“是林大小姐啊!我們恐怕不同路吧!你走你的,我馬上就到了!”

“什麼林大小姐,叫我林妹妹就好!同路同路,你走哪裏我就走哪裏!”她熱噗噗地隔着船回着話。

花璟末心裏想:什麼林妹妹、寶姐姐、二哥哥的,頭大!

不過他從小就想有個妹妹,他們弟兄三個,他排行老三,要是有一個柔聲細語的妹妹,他們弟兄幾個也不會說話冷冰冰,做事硬梆梆,家裏缺少溫度。說實在的,花璟末還不是特別討厭身邊有一個妹妹。

“盛情難卻,卻之不恭,恭敬不如從命!天上掉下個林妹妹,那我豈不是太幸運了?好吧!那請林妹妹以後多多包涵!”花璟末就這樣上了他們的快艇!

“林妹妹,我們事先約法三章好嗎?”

“璟哥哥請講,我無不服從,只要你不把我賣了就好!”說完她撲閃着一雙潔塵不染的大眼睛,可愛地看着他。花璟末有那麼一瞬間,感覺自己的心神跌落在這萬般潔淨的雙眸裏,不想回到複雜多變、勾心鬥角的塵世。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55場第3場次——杏花村裏訪阿婆!



Related Articles

稍微正經一點道:「沒有,只是覺得你認真的樣子很好看。」

喬欣然臉一紅,小手在袖子里摩挲著,故意不...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