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笑風趕忙將程以二扶起來,緊緊握住他的雙手:「小二,這不怪你,只怪林羽那臭小子太不上道。放心,你的三十軍棍不會白挨!這段時間你就先在司徒府里呆著,我們司徒家不會虧待你的!」

「是!謝謝司徒少爺,我程以二這條命從此就交給你了!」程以二眼含熱淚感激涕零,他心裡清楚,剝掉大內侍衛的外衣,他什麼都不是。所以司徒笑風能夠收留他,就算是把他當成打手,他也心甘情願。

「來人!給程侍衛安排一個房間,帶他去休息。」司徒笑風拍了拍程以二的肩膀,轉頭吩咐道。

安頓好程以二之後,司徒笑風轉身回房,繼續跟司徒笑雨商量接下來要準備的細節……

……………………

第二日戌時,林羽帶著小蝶,跟林海一起騎著馬來到皇宮大門,向侍衛通報身份之後,侍衛找來了蔡公公,帶著三人往御花園的方向走去。

為了好好舉辦慶功宴,白天的時候宮裡的宮女和太監就開始不停地忙碌著,將皇宮內的草木修剪整齊,將花盆擺成各種好看的圖案,還將地面都鋪上了厚厚的紅毯,紅毯上灑滿了各色花瓣。


一直忙碌了一天,到了黃昏時分,準備工作才算是結束。整個御花園美得如瑤池仙宮一般,處處繁花盛開,綠意盎然的樹上,也掛滿了紅色輕紗和各色的琉璃宮燈。還能清楚聽見不知從何處幽幽傳來的絲竹管弦樂聲,聲音清亮悠遠,一直持續不斷。

「林羽公子,請問你身後的這位小哥是?」蔡公公領著三人一邊往前走,一邊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皇宮裡規矩繁多,沒有接受邀請的人通常是無法入宮的,不過林羽是炙手可熱的奔雲馬會文斗新科三甲,蔡公公看見小蝶又只是個書童打扮,想來是林羽的下人,也不會特別嚴苛,就隨口這麼一問。

「她啊!她是我的書童,今天被我特地帶來見見世面。」林羽本來也不想帶小蝶進宮,畢竟宮內是非多,但之前自己曾答應過要給她帶好吃的,身為公爵子弟,要是在陛下的宴席上將山珍海味打包帶回來又好像不太得體,最後乾脆大手一揮,直接讓小蝶女扮男裝,當成書童帶了進來。

至於為什麼要女扮男裝嘛……這麼漂亮的姑娘,難道要直接帶進宮裡,被哪個浪蕩子弟垂涎打主意嗎?

蔡公公一臉瞭然地點了點頭:今天皇帝陛下宴請了眾多家族顯赫的賓客,他們帶下人來服侍自己也很正常,林羽也不是唯一一個。他聽到了自己原本就有數的答案,也不多問了,專心在前面帶路。

林海心裡原本就七上八下的,當蔡公公問起小蝶的時候,他更是心裡一緊,差點就招了。還好蔡公公的目光沒有落在他身上,否則他那一臉緊張的神色,保准要被懷疑。

偷偷擦著汗,林海在心裡暗道:小弟膽子也太大了,這皇宮裡可不是鬧著玩的,如果出了什麼紕漏,回去又要被爺爺一頓臭罵!

小蝶則是一副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模樣,無論是被修剪成各種漂亮模樣的花草樹木,還是裝飾成五顏六色的琉璃宮燈,都讓她嘆為觀止,心想皇宮果然是皇宮,比林府氣派多了!要不是羽少爺帶自己來,這輩子自己都不知道有沒有機會進宮呢!

睜著大眼睛,小蝶四處張望著,心中暗暗決定要把皇宮裡的美景記住,回去描述給小桂子聽,讓他羨慕自己!

此刻的御花園中,一場盛宴已經準備完畢,親王大臣們基本都已到齊,只有皇帝陛下還未到場。

大家都沒有正式落座,三三兩兩的站著,或是欣賞舞女翩翩舞姿,或是站在湖旁端詳碧水白蓮,或是坐席之間相談甚歡,交流感情,看起來十分熱鬧且融洽。

「林國公府!林海公子和林羽公子駕到!」蔡公公中氣十足的喊著。

蔡公公話音剛落,在場的王公貴族和世家子弟便紛紛側目,往那個方向看去。

林羽和林海現在可是帝都的風雲人物,兩人在奔雲馬會一個文斗第三,一個武鬥第一,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績,以及他們俊朗的相貌,加上背後顯赫的家族背景,剛到場就獲得不少年輕女孩的暗送秋波。

要不是為了一點姑娘家的矜持,說不定她們早就已經迎上去了。

而站在不遠處陰影里的司徒笑風和司徒笑雨,冷冷的盯著萬眾矚目的林羽和林海。以前他們倆才是別人目光的焦點,走到哪裡都有人追捧,可如今卻只能呆在角落裡,喝著悶酒。

雖然他們的家族一點不比林家遜色,但比起已經在帝都流傳開來的兩人的標籤:司徒笑風的「陰冷」與司徒笑雨的「浪蕩」,年輕女孩子們必然是更傾向於新鮮出爐的林家兄弟。而此時的司徒兩兄弟身邊,就只有一堆恐龍在對著他們放電。 「大哥,我知道……只不過那個宋纖落……我實在是不甘心!」司徒笑雨緊握著拳頭,一臉頹喪地說道。

他心裡還是惦記著宋纖落,本來是想借著這次馬會一展雄風,讓宋纖落芳心暗許、投懷送抱的,沒想到卻被林羽那小混蛋給攪和了!

司徒笑風也是鬱悶之極,這次他在關鈺致面前也是顏面盡失,還讓林海搶了個先機。

不過他還是安慰司徒笑雨道:「小弟,一次馬會算什麼,宋纖落和關鈺致遲早都是我們的人,你別忘了,接下來我們反擊的機會馬上就來了!」

聽到司徒笑風的話,司徒笑雨的雙眼也亮了起來:「對啊大哥,你不說我都忘了!這次一定要讓林羽和林海吃個大虧!嘿嘿嘿……」兩人不由得露出了陰險的笑容。

屋外突然人影一閃,司徒笑風過去打開門,發現原來是程以二跪在了門口:「司徒少爺,這次是我大意了,我不該把腰牌帶在身上的。沒能完成任務,還請司徒少爺責罰!」

司徒笑風趕忙將程以二扶起來,緊緊握住他的雙手:「小二,這不怪你,只怪林羽那臭小子太不上道。放心,你的三十軍棍不會白挨!這段時間你就先在司徒府里呆著,我們司徒家不會虧待你的!」

「是!謝謝司徒少爺,我程以二這條命從此就交給你了!」程以二眼含熱淚感激涕零,他心裡清楚,剝掉大內侍衛的外衣,他什麼都不是。所以司徒笑風能夠收留他,就算是把他當成打手,他也心甘情願。

「來人!給程侍衛安排一個房間,帶他去休息。」司徒笑風拍了拍程以二的肩膀,轉頭吩咐道。

安頓好程以二之後,司徒笑風轉身回房,繼續跟司徒笑雨商量接下來要準備的細節……

……………………

第二日戌時,林羽帶著小蝶,跟林海一起騎著馬來到皇宮大門,向侍衛通報身份之後,侍衛找來了蔡公公,帶著三人往御花園的方向走去。

為了好好舉辦慶功宴,白天的時候宮裡的宮女和太監就開始不停地忙碌著,將皇宮內的草木修剪整齊,將花盆擺成各種好看的圖案,還將地面都鋪上了厚厚的紅毯,紅毯上灑滿了各色花瓣。

一直忙碌了一天,到了黃昏時分,準備工作才算是結束。整個御花園美得如瑤池仙宮一般,處處繁花盛開,綠意盎然的樹上,也掛滿了紅色輕紗和各色的琉璃宮燈。還能清楚聽見不知從何處幽幽傳來的絲竹管弦樂聲,聲音清亮悠遠,一直持續不斷。

「林羽公子,請問你身後的這位小哥是?」蔡公公領著三人一邊往前走,一邊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皇宮裡規矩繁多,沒有接受邀請的人通常是無法入宮的,不過林羽是炙手可熱的奔雲馬會文斗新科三甲,蔡公公看見小蝶又只是個書童打扮,想來是林羽的下人,也不會特別嚴苛,就隨口這麼一問。

「她啊!她是我的書童,今天被我特地帶來見見世面。」林羽本來也不想帶小蝶進宮,畢竟宮內是非多,但之前自己曾答應過要給她帶好吃的,身為公爵子弟,要是在陛下的宴席上將山珍海味打包帶回來又好像不太得體,最後乾脆大手一揮,直接讓小蝶女扮男裝,當成書童帶了進來。

至於為什麼要女扮男裝嘛……這麼漂亮的姑娘,難道要直接帶進宮裡,被哪個浪蕩子弟垂涎打主意嗎?

蔡公公一臉瞭然地點了點頭:今天皇帝陛下宴請了眾多家族顯赫的賓客,他們帶下人來服侍自己也很正常,林羽也不是唯一一個。他聽到了自己原本就有數的答案,也不多問了,專心在前面帶路。

林海心裡原本就七上八下的,當蔡公公問起小蝶的時候,他更是心裡一緊,差點就招了。還好蔡公公的目光沒有落在他身上,否則他那一臉緊張的神色,保准要被懷疑。

偷偷擦著汗,林海在心裡暗道:小弟膽子也太大了,這皇宮裡可不是鬧著玩的,如果出了什麼紕漏,回去又要被爺爺一頓臭罵!

小蝶則是一副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模樣,無論是被修剪成各種漂亮模樣的花草樹木,還是裝飾成五顏六色的琉璃宮燈,都讓她嘆為觀止,心想皇宮果然是皇宮,比林府氣派多了!要不是羽少爺帶自己來,這輩子自己都不知道有沒有機會進宮呢!

睜著大眼睛,小蝶四處張望著,心中暗暗決定要把皇宮裡的美景記住,回去描述給小桂子聽,讓他羨慕自己!

此刻的御花園中,一場盛宴已經準備完畢,親王大臣們基本都已到齊,只有皇帝陛下還未到場。

大家都沒有正式落座,三三兩兩的站著,或是欣賞舞女翩翩舞姿,或是站在湖旁端詳碧水白蓮,或是坐席之間相談甚歡,交流感情,看起來十分熱鬧且融洽。

「林國公府!林海公子和林羽公子駕到!」蔡公公中氣十足的喊著。

蔡公公話音剛落,在場的王公貴族和世家子弟便紛紛側目,往那個方向看去。

林羽和林海現在可是帝都的風雲人物,兩人在奔雲馬會一個文斗第三,一個武鬥第一,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績,以及他們俊朗的相貌,加上背後顯赫的家族背景,剛到場就獲得不少年輕女孩的暗送秋波。

要不是為了一點姑娘家的矜持,說不定她們早就已經迎上去了。

而站在不遠處陰影里的司徒笑風和司徒笑雨,冷冷的盯著萬眾矚目的林羽和林海。以前他們倆才是別人目光的焦點,走到哪裡都有人追捧,可如今卻只能呆在角落裡,喝著悶酒。

雖然他們的家族一點不比林家遜色,但比起已經在帝都流傳開來的兩人的標籤:司徒笑風的「陰冷」與司徒笑雨的「浪蕩」,年輕女孩子們必然是更傾向於新鮮出爐的林家兄弟。而此時的司徒兩兄弟身邊,就只有一堆恐龍在對著他們放電。 「嘁,不就是拿個文斗第三么,排場比我這第二名還大!」司徒笑雨一臉嫉妒地說道。他並不知道,他那某某功能基本不行了的秘密,已經被小桂子傳得街知巷曉了。今晚很多女孩看他的眼神都帶點憐憫與厭惡,他自己卻是莫名其妙一頭霧水。

司徒笑風此時也是怒火中燒,自己在武鬥時連續兩次敗在林海手裡,現在又看到林海出盡了風頭,不遠處的關鈺致還在頻頻向林海招手,司徒笑風氣得將手裡的銅酒杯都捏變形了。

林羽林海兄弟倆好不容易擠出脂粉堆,狼狽不堪地來到關鈺致身旁,林羽心中感嘆:這帝都的女孩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熱情了?就連身後的小蝶都被捏了好幾下臉。

「想不到你們倆還挺風流啊!一天不見,就認識了這麼多姑娘。」關鈺致瞪了林海一眼,不冷不熱地說道,心裡不知為何有點酸溜溜的,是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

「不……不是這樣,鈺致,你聽我說……」發現關鈺致生氣,林海的臉瞬間就綠了,嘴皮子也變得不利索起來。

「關姐姐,你也太冤枉我們了,分明是那些姑娘自己貼上來的。」林羽將小蝶拉到身前,指著她的臉道:「你看吧,小蝶的臉都被揪腫了。」

小蝶摸著被捏紅的臉頰,眼裡滿是委屈,帶著哭腔道:「關姐姐,她們為什麼要捏我啊?是不是看我好欺負啊?」

關鈺致一愣,之前還奇怪怎麼林羽帶了個書童來,聽林羽說了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個人是小蝶啊!怪不得看著這麼眼熟。

看到小蝶委屈的神色,關鈺致忍不住「噗嗤」笑了一聲,把她拉到了身邊,摸著她的臉說道:「那是因為你長得可愛呀!所以她們都喜歡捏你,你的小臉粉嘟嘟的,看得我都想捏一把試試手感了呢!」

小蝶一聽關鈺致也要捏她的臉,嚇得連忙躲到林羽身後,露出個小腦袋,可憐巴巴的說道:「關姐姐,你怎麼也跟那些瘋女人一樣,好可怕喔!人家不要被捏臉啦!」

林羽心想,她本來就是個瘋女人,否則怎麼會喜歡上我這木頭大哥呢?嘴裡卻問道:「關姐姐,你怎麼一個人站在這兒?你的好閨蜜呢?」

「哈哈,就知道你小子會這麼問!想她了吧?喏,她不就在那兒么!」關鈺致指了指一邊正跟宋延亭和林老爺子聊天的宋纖落。

遠處的宋纖落不知道跟兩位國公說了什麼,逗得兩位老爺子開懷大笑,林老爺子還時不時地望向林羽這裡,目光里滿是欣慰。

「爺爺好,見過宋國公。你們在聊什麼呢?笑得這麼開心。」林羽湊了上去,先向宋延亭問好,隨即轉頭道:「哦?纖落姑娘,你也在這兒啊!」

「嗯。」在宋延亭和林老爺子面前,宋纖落倒是十分乖巧,並沒有給林羽臉色看。

「哈哈!我們正聊起你呢,剛才纖落還誇你文思敏捷來著,沒想到你小子就來了。」林老爺子滿臉笑容的說道,眼睛都笑眯了。

宋延亭捋了捋鬍子,也打趣道:「我這乖孫女啊,平日里眼高於頂,很少會誇獎別人。林賢侄可要加把勁,免得她一直待字閨中,讓我這老傢伙操心啊!」

「爺爺!你說什麼呢!我……我……」宋纖落的臉刷地紅到了耳根,跺了跺腳,扭過頭不說話了。

「皇帝陛下駕到!紅裳公主駕到!」林羽正欲搭腔,卻聽到蔡公公拖著尖銳的公鴨嗓,從遠而近的來了。

「吾皇萬歲萬萬歲!」眾人三跪九叩,山呼萬歲。

皇帝穿著日常的織錦緞袍,來到主桌前坐了下來,眼神掃過全場,顧盼之間威儀盡顯:「諸位愛卿平身!」

林羽站起身來,抬頭一看,發現皇帝身邊坐著一個女孩子。十六七歲的模樣,穿著紫色的霓裳宮裝,簡單挽了個輕雲髻,斜斜插著一枝翡翠簪子,容貌清麗,風姿翩然。只是臉上沒什麼表情,與熱鬧的環境有點格格不入,如同高山上的冰雪一般,只能遠遠觀望。

想必這個人就是紅裳公主了?林羽正想著,只聽身邊的宋纖落輕聲說道:「咦,紅裳公主不是遠嫁北方草原部落了么,怎麼還在帝都?」

紅裳公主……遠嫁草原部落……林羽回憶了一下,似乎確實曾經聽爺爺提起過。記憶里,這紅裳公主也是帝都四美之一,而且還是個醫術高手。不過,不是說醫者父母心嗎?你擺著個冷若冰霜生人勿近的模樣,誰看了會樂意找你治病啊?


林羽還在心裡吐槽,就聽雨少希開口道:「朕今天很高興!本次奔雲馬會圓滿結束,湧現了不少青年才俊,給大夏帝國帶來了新生力量!所以朕今天把大家都召集起來,就是為了讓大家都能夠與朕一起,感受這份開心!也是想告訴大家,無論是偏才還是全才,無論是長於文采或者擅於武道,朕都來者不拒!朕的朝堂也都會有你們的一席之地!」

司徒無忌第一個站起來,一開口就讚頌陛下聖明,洋洋洒洒抑揚頓挫的說了一堆,大意就是帝國有主如此,河清海晏,天下太平,人民安居樂業,感恩戴德之類之類的。

剩下的朝臣們也不甘示弱,一個個交口稱頌,溢美之詞張嘴就來。

林羽在一旁聽得一愣一愣的,悄悄對著宋纖落說:「這些人是不是都提前準備好稿子了啊?怎麼話都說得一套一套,還不帶重樣的?這以後回家還要背課文,誰受得了啊?」

宋纖落忍不住「噗哧」笑了一下,想起自家爺爺剛才也念了一篇「課文」,轉頭瞪了他一眼,眼波流傳,宜喜宜嗔的模樣讓林羽又看呆了。

「下面,請本屆奔雲馬會文斗前三名和武鬥前三名,上前領賞聽宣!」林羽正欣賞美景呢,耳邊就傳來了蔡公公的聲音。他回過神后,跟宋纖落一起往皇帝的主桌走去。

(各位和我一樣想起了當年讀書背課文的請舉手……來張票票同病相憐下吧!) 「嘁,不就是拿個文斗第三么,排場比我這第二名還大!」司徒笑雨一臉嫉妒地說道。他並不知道,他那某某功能基本不行了的秘密,已經被小桂子傳得街知巷曉了。今晚很多女孩看他的眼神都帶點憐憫與厭惡,他自己卻是莫名其妙一頭霧水。

司徒笑風此時也是怒火中燒,自己在武鬥時連續兩次敗在林海手裡,現在又看到林海出盡了風頭,不遠處的關鈺致還在頻頻向林海招手,司徒笑風氣得將手裡的銅酒杯都捏變形了。

林羽林海兄弟倆好不容易擠出脂粉堆,狼狽不堪地來到關鈺致身旁,林羽心中感嘆:這帝都的女孩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熱情了?就連身後的小蝶都被捏了好幾下臉。

「想不到你們倆還挺風流啊!一天不見,就認識了這麼多姑娘。」關鈺致瞪了林海一眼,不冷不熱地說道,心裡不知為何有點酸溜溜的,是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

「不……不是這樣,鈺致,你聽我說……」發現關鈺致生氣,林海的臉瞬間就綠了,嘴皮子也變得不利索起來。

「關姐姐,你也太冤枉我們了,分明是那些姑娘自己貼上來的。」林羽將小蝶拉到身前,指著她的臉道:「你看吧,小蝶的臉都被揪腫了。」

小蝶摸著被捏紅的臉頰,眼裡滿是委屈,帶著哭腔道:「關姐姐,她們為什麼要捏我啊?是不是看我好欺負啊?」

關鈺致一愣,之前還奇怪怎麼林羽帶了個書童來,聽林羽說了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個人是小蝶啊!怪不得看著這麼眼熟。

看到小蝶委屈的神色,關鈺致忍不住「噗嗤」笑了一聲,把她拉到了身邊,摸著她的臉說道:「那是因為你長得可愛呀!所以她們都喜歡捏你,你的小臉粉嘟嘟的,看得我都想捏一把試試手感了呢!」

小蝶一聽關鈺致也要捏她的臉,嚇得連忙躲到林羽身後,露出個小腦袋,可憐巴巴的說道:「關姐姐,你怎麼也跟那些瘋女人一樣,好可怕喔!人家不要被捏臉啦!」

林羽心想,她本來就是個瘋女人,否則怎麼會喜歡上我這木頭大哥呢?嘴裡卻問道:「關姐姐,你怎麼一個人站在這兒?你的好閨蜜呢?」

「哈哈,就知道你小子會這麼問!想她了吧?喏,她不就在那兒么!」關鈺致指了指一邊正跟宋延亭和林老爺子聊天的宋纖落。

遠處的宋纖落不知道跟兩位國公說了什麼,逗得兩位老爺子開懷大笑,林老爺子還時不時地望向林羽這裡,目光里滿是欣慰。

「爺爺好,見過宋國公。你們在聊什麼呢?笑得這麼開心。」林羽湊了上去,先向宋延亭問好,隨即轉頭道:「哦?纖落姑娘,你也在這兒啊!」

「嗯。」在宋延亭和林老爺子面前,宋纖落倒是十分乖巧,並沒有給林羽臉色看。

「哈哈!我們正聊起你呢,剛才纖落還誇你文思敏捷來著,沒想到你小子就來了。」林老爺子滿臉笑容的說道,眼睛都笑眯了。

宋延亭捋了捋鬍子,也打趣道:「我這乖孫女啊,平日里眼高於頂,很少會誇獎別人。林賢侄可要加把勁,免得她一直待字閨中,讓我這老傢伙操心啊!」

「爺爺!你說什麼呢!我……我……」宋纖落的臉刷地紅到了耳根,跺了跺腳,扭過頭不說話了。

「皇帝陛下駕到!紅裳公主駕到!」林羽正欲搭腔,卻聽到蔡公公拖著尖銳的公鴨嗓,從遠而近的來了。


「吾皇萬歲萬萬歲!」眾人三跪九叩,山呼萬歲。

皇帝穿著日常的織錦緞袍,來到主桌前坐了下來,眼神掃過全場,顧盼之間威儀盡顯:「諸位愛卿平身!」

林羽站起身來,抬頭一看,發現皇帝身邊坐著一個女孩子。十六七歲的模樣,穿著紫色的霓裳宮裝,簡單挽了個輕雲髻,斜斜插著一枝翡翠簪子,容貌清麗,風姿翩然。只是臉上沒什麼表情,與熱鬧的環境有點格格不入,如同高山上的冰雪一般,只能遠遠觀望。

想必這個人就是紅裳公主了?林羽正想著,只聽身邊的宋纖落輕聲說道:「咦,紅裳公主不是遠嫁北方草原部落了么,怎麼還在帝都?」

紅裳公主……遠嫁草原部落……林羽回憶了一下,似乎確實曾經聽爺爺提起過。記憶里,這紅裳公主也是帝都四美之一,而且還是個醫術高手。不過,不是說醫者父母心嗎?你擺著個冷若冰霜生人勿近的模樣,誰看了會樂意找你治病啊?

林羽還在心裡吐槽,就聽雨少希開口道:「朕今天很高興!本次奔雲馬會圓滿結束,湧現了不少青年才俊,給大夏帝國帶來了新生力量!所以朕今天把大家都召集起來,就是為了讓大家都能夠與朕一起,感受這份開心!也是想告訴大家,無論是偏才還是全才,無論是長於文采或者擅於武道,朕都來者不拒!朕的朝堂也都會有你們的一席之地!」

司徒無忌第一個站起來,一開口就讚頌陛下聖明,洋洋洒洒抑揚頓挫的說了一堆,大意就是帝國有主如此,河清海晏,天下太平,人民安居樂業,感恩戴德之類之類的。

剩下的朝臣們也不甘示弱,一個個交口稱頌,溢美之詞張嘴就來。

林羽在一旁聽得一愣一愣的,悄悄對著宋纖落說:「這些人是不是都提前準備好稿子了啊?怎麼話都說得一套一套,還不帶重樣的?這以後回家還要背課文,誰受得了啊?」

宋纖落忍不住「噗哧」笑了一下,想起自家爺爺剛才也念了一篇「課文」,轉頭瞪了他一眼,眼波流傳,宜喜宜嗔的模樣讓林羽又看呆了。

「下面,請本屆奔雲馬會文斗前三名和武鬥前三名,上前領賞聽宣!」林羽正欣賞美景呢,耳邊就傳來了蔡公公的聲音。他回過神后,跟宋纖落一起往皇帝的主桌走去。

(各位和我一樣想起了當年讀書背課文的請舉手……來張票票同病相憐下吧!) 來到主桌之前,司徒笑風笑雨兩兄弟乖乖的站在一邊,林海站到了關鈺致的身邊,林羽則非常自然的佔了宋纖落身邊的位置。

笑風笑雨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有這麼臭不要臉的嗎?只是皇帝陛下在上面看著,兩人滿心的怒火卻不好發作。

雨少希看著他們,開口說道:「本屆馬會,人才眾多,你們更是人中龍鳳,才能在這麼多人之中脫穎而出。朕很是歡喜,今日慶功宴也是為你們而擺,大夏以後的江山還要靠你們支撐!」

揮了揮手,雨少希讓太監們捧上了幾樣東西:「文鬥武斗前三甲,朕都賞賜黃金百兩,綢緞千匹,良馬十匹,由大內侍衛改日送到府上。另外,朕還有幾樣寶物,在比賽之前就已經準備好了,今日也一併賞給你們。」

一番分配之後,文斗的三個人,林羽拿到了一套皇帝珍藏的文房四寶,司徒笑雨拿到了一柄晶瑩剔透的玉如意,而宋纖落則是皇帝御用的名琴「環佩」一張。

抱著刻工精美造型生動的瑤琴,宋纖落不由想起那天武鬥時林羽唱的歌,後來林羽告訴她,那首歌的名字叫做《套馬杆》。想象著自己用手裡這張琴彈出那個旋律給林羽聽的場景,宋纖落不知為何覺得臉有點燙。



Related Articles

真龍之氣,普通人哪怕只是稍微吸收一些,對身體也有極大好處。

即便是林楠,也立在小龍身邊,默默煉化一縷...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