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昕倒是對劉宇翔的驚訝聲一點反應都沒有。她收起自己的槍,轉身看向夏宇傑。

「夏宇傑,你先給我來一盤試試,就用我給你的那把槍。」說著,從隨身的包里,摸出十發的子彈。「拿著,這是那把槍裡面的子彈。放心,這是專門用來練習的。」司徒昕看到夏宇傑稍微遲疑了下,就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夏宇傑調整了下自己的心態,然後帶上專門的眼鏡,「把眼鏡摘了,你面對敵人的時候,難道還戴個眼鏡?」司徒昕命令到。

夏宇傑聽了司徒昕的話,乖乖的摘下眼鏡。然後,深吸一口氣,舉起槍,瞄準。再射擊。可以說,夏宇傑的瞄準,射擊的動作很標準,但這速度根本不能跟司徒昕相比。

雖然最後夏宇傑的成績還不錯,十把九十環,但是司徒昕對於這樣的結果很不滿意,不止是最後的環數,更多的是夏宇傑的速度。

要說在比賽的時候,你這麼慢慢的一槍槍瞄準,一槍槍射擊,那肯定是沒什麼問題的。但夏宇傑現在面對的不是比賽,而是真正的戰鬥,他是要拿著他手裡的槍去給他爸爸報仇的。

「劉宇翔,你也來一盤。」司徒昕皺著眉頭說道。

「好咧,但師傅,能把你的槍借我用一下嗎?」劉宇翔可是垂涎司徒昕的槍好一會了。

「拿去。」司徒昕很是無所謂的把槍掏出來,然後扔給劉宇翔。

「好嘞。」劉宇翔拿到槍后,愛不釋手的研究了下,說道:「師傅,你的這把槍可是比阿傑手裡的那把都要好啊。」

「行了,你給我趕緊的。要說最後的結果太差的話,你的那把槍可就是沒了。」司徒昕笑眯眯的說道,但她這笑,卻讓劉宇翔的心裡一顫。

------題外話------

親,不好意思啊,本來是打算碼一萬字的,但果果實在是困的堅持不住了,剩下的,我晚點補上。親放心,果果以後肯定會調整過來。

請牢記本站域名:g.xxx.com 「師傅,你放心,我肯定不會給你丟臉的最新章節。」本來還嬉皮笑臉的劉宇翔,在轉過身,舉起手裡的槍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換上一張嚴肅的臉。

司徒昕對劉宇翔射擊的動作,讚賞的點了點頭。不錯,一看就是個玩槍的老手,就是不知道這槍法怎麼樣。

劉宇翔的速度比夏宇傑的速度要快,分數也比夏宇傑高了點,十發九十二環。「師傅,怎麼樣。還可以吧,沒給你丟臉吧。那個我的槍。」劉宇翔一放下手裡的槍,轉過來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馬上變了。

司徒昕暗想,怎麼跟人家京劇變臉一個樣呢。

「恩,速度,環數都馬馬虎虎。」司徒昕說完,轉頭對夏宇傑說道:「你跟劉宇翔,你們兩個人說實話,以你們兩個的實力,進國家隊是沒有問題了。」司徒昕的話音一落,這劉宇翔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了。

這讓司徒昕看的很是不順眼,「但是,你們要知道,你們要面臨是什麼。你們要面臨的可不是靜止不動的靶,你們面對的是敵人。是只要你們手裡的槍只要晚一秒,你們就會沒命的敵人。所以,你們必須要做到快,狠,准。只有做到這三樣,你們才能在面對敵人的時候,把握先機。」

司徒昕的話,讓他們兩個臉上的表情變的很凝重,他們知道,司徒昕說的話很有道理最新章節。他們不應該為自己那一點點的成績而得意。

司徒昕看到自己的話起到了作用。也就不再多數。「雖然在射擊的競技場上,這動作很重要,但是在關鍵時刻,你要注意的不是你的動作,而是你手裡的槍,是否瞄準了目標,是否在目標發動攻擊之前,你已經先他一步下手。有時候,形勢不是很重要,結果才是最重要的。」

說完,司徒昕就示意他們兩個繼續訓練,她則是一旁指導。指出他們的不足之處,讓他們改進。

「好了,今天就到這吧。剩下的以後再練。晚到老時間,老地點。」司徒昕看差不多要到她放學的時間了,出聲說道。

而接下來的訓練,司徒昕都是針對後天的行動來制定的。「因為時間很短,我不可能把所以的東西都教給你們。」司徒昕看了眼一臉興奮的劉宇翔,繼續說道:「我這次不會教武功,只會教你們一些一招斃命的招式,跟技巧。」司徒昕的話一出口,劉宇翔像被扎了針的皮球,一下子泄了氣。

但他也知道,這次訓練的目的,所以,他心裡雖是失望,但訓練的時候,還是很用心。

「好了,現在你們兩個人把這些裝有鉛塊的沙袋綁上。記住,這兩天,除了洗澡,睡覺的時候,可以拿下來,別的時候都不準拿下來。」司徒昕希望通過這個辦法,能在短時間內,讓他們的腳腕,手腕都變得有力量。

夏宇傑跟劉宇翔兩個人,經過司徒昕的訓練,也算是受益匪淺。不過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才多大點的孩子,作戰經驗怎麼這麼豐富。

天陰沉沉的,就好像夏宇傑這時候的心情一樣。昨天晚上,夏宇傑就從自己的老部下那得到了這次葬禮的具體時間,跟地點。而他能得到這些消息,很顯然是戴立成跟朱斌特意而為之的,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把夏宇傑引出來。

上次,朱斌追殺夏宇傑,眼看就要成功了,卻是在這個節骨眼上,不知道是誰擺了他一道,讓夏宇傑給逃了過去。而醒過來的朱斌,回去后,可是狠狠的發了一通火。還放出狠話,要是讓他知道是誰救了夏宇傑那小子,他肯定把那人給宰了。

夏宇傑個劉宇翔一身黑色夾克從屋裡走了出來。劉宇翔看自己好友陰沉著的臉色,知道他心裡很不好過,也知道他心裡滿是自責。他走過去,拍了拍夏宇傑的肩膀。「阿傑,走吧。」但到嘴的安慰話,劉宇翔還是沒能說出口,他心裡也知道,就算他現在說再多的安慰的話語,夏宇傑心裡的心結還是解不開,也許只有他親手解決了他的仇人,他才會心裡舒服點吧。

「走吧。」夏宇傑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今天他可是還有一場硬戰要打。

劉宇翔還是以司徒昕哥哥的身份把司徒昕從幼兒園裡給接了出來。當他拉著司徒昕的手走出教室的時候,司徒昕的那兩個老師,還是滿眼紅心的看著他的背影,讓他一陣無語。

「師傅,你就這打扮去?」劉宇翔轉頭看到司徒昕一身的粉紅色公主蓬蓬裙,嘴角忍不住抽抽。他很想說,老大我們這是去找人拚命,可不是去哪遊玩的。

司徒昕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裙子,心裡很是無奈,話說她也不不喜歡穿裙子,穿裙子做什麼事情都不方便。但誰讓兩家,不應該說三家人家,也就只有她一個女孩子。像她嬸嬸,舅媽的,一個個的都把她當著洋娃娃來打扮。「廢話那麼多幹嘛?」說著,司徒昕也不理劉宇翔,自己快走幾步,往校門口的車子走去。

劉宇翔看著突然翻臉的司徒昕,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裡暗想:「壞了,自己踩到師傅的地雷了。」

「下面先去哪?」司徒昕上車后,口氣很是不好的開口說道。

夏宇傑看了司徒昕后,然後看了眼跟上車的劉宇翔,什麼都沒問,開口回道:「我們要先去跟我爸的那些屬下會和。然後再去葬禮的現場。」而劉宇翔很是乖巧的什麼也沒說,直接開車。

「恩,對了,我昨天讓你找人把葬禮現場的地形給摸清楚,辦的怎麼樣了?」司徒昕習慣在作戰前,把該摸清楚的都摸清楚。

「弄清楚了。給。」夏宇傑把具體的分布圖遞給司徒昕。「他們這次把葬禮的地點擺在了龍社的總部。」說到這,夏宇傑嘴角露出一絲鄙視的神態,他怎麼會不知道他們這麼做的意思。

「恩。」司徒昕從夏宇傑手裡接過龍社的分布圖,看到的第一眼,心裡有一點驚訝。她沒想到這龍社總部的規模還挺大的。因為她的年紀,她都對這個時代京城的黑幫是一點都不了解。但她也只是最初的驚訝了一下,隨即就恢復了正常,專心的研究起這分布圖,然後在心裡計算著,朱斌跟戴立成會怎麼安排人手,會在什麼地方安排人手。她等會該怎麼進去,夏宇傑跟劉宇翔他們帶了人後,要在什麼時候動手。


還沒等她研究完,車就停了下來,「小姐。到了。」夏宇傑提醒到。

「哦,到了啊,你們下去吧。」司徒昕往外面看了下后,說道。她看了下自己身上的穿著,她等會還有事情要做。「等會,等會到了地點后,我不跟你們一起。我會在後方幫你們把周圍不相干的人給解決掉。至於那兩個,我把機會讓給你們,我想夏宇傑你也是想親手為自己的父親報仇吧。至於具體行動的時候,你們等我的信號。」據司徒昕腦中對朱斌跟戴立成記憶來看,這兩個人的行事作風都很小心。不然也不會能成為一方的霸主。

「是我們知道了。」司徒昕會這麼早就把計劃告訴他們,是因為她怕等會夏宇傑父親的那些部下會問他們,要是夏宇傑回答不出來,或是說的計劃跟她的不一樣,到時候會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等夏宇傑跟劉宇翔下車,走進那棟房子里后,司徒昕閃身進了空間。然後迅速的把身上的那身公主裙換了下來,換上運動服,然後拿起那頂鴨舌帽,把自己的臉給遮住。

「少爺。」夏宇傑父親的那幫忠心的手下已經恭候多時了。夏宇傑他們進來的時候,他們都站了起來。

「各位,不用這麼客氣,都坐。」夏宇傑看著這幫已經上了年紀的人,心裡是一陣的感嘆。他們可都是跟著他父親從一個小混混開始打拚到現在這個地步的。

「少爺,今天我們一定要取了戴立成跟朱斌的狗命為大哥報仇。」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站起身說道。

「對,一定要取了他們的狗命給大哥報仇。」接著,在場的二十幾個人站起來,很整齊的說道。

「各位,我夏宇傑在這發誓,一定會殺了朱斌跟戴立成為我爸爸報仇的,我也會把龍社給拿回來。」夏宇傑看著眼前這二十幾個漢字,一掃一直抑鬱的心情,心裡充滿了鬥志。

「好,好。少爺重要長大了。這樣大哥在天上也就安慰了。」剛才第一個站起來說話的中年男子聽了夏宇傑的話,激動的說道。他可知道自己的大哥盼這一天盼了多久。「少爺,你放心。我們這些老骨頭等會完全聽從你的指揮。」有他們的這一句話,夏宇傑放下了心。

劉宇翔跟夏宇傑出來,拉開車門,看到司徒昕身上的裝扮后,他們互相看了眼后,很識相的沒說話。「小姐。我們可以出發了嗎?」夏宇傑徵求到司徒昕的意見,

「出發吧。」司徒昕一路上靠著座椅上,看似在閉目養神。實際是在腦中把龍社的分布圖在自己的腦中再一次顯現出來。然後在思考戴立成跟朱斌會怎麼分佈人手,她從那個地方進去是最好的。

「小姐,到了。」一刻鐘的樣子,他們到達了目的地。

「恩,你們先下去吧,記住,一定要等我的信號再行事,還有,你們兩個隨時要保持警惕,不要你們還沒有動,就被人家給逮住了。」司徒昕最後一次提醒到。她可不想她費了這麼大的力氣,到最後,因為他們而全部成泡影。

「是,我們記住了。」劉宇翔跟夏宇傑聽了司徒昕的話,一下子就挺直了腰桿。尤其是劉宇翔。

司徒昕看著他們兩個帶著一眾手下離開的背影后,才壓了壓自己的帽檐,開車門從車上走了出來。然後在看了下周圍的環境,發現沒有人後,一個瞬移,按照她腦中的布局圖,來到她事先想好的路口。司徒昕修為提高后,這瞬移的精準度很高了很多。

司徒昕看著周圍來來往往的巡邏的人,和隱在暗處的人,心裡一陣冷笑。這朱斌跟戴立成還真是大手筆,看樣子,他們兩個做的準備很是充分啊,夏宇傑還真是他們兩個的心頭大患啊。

司徒昕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心裡想著,要是沒有她,今天夏宇傑他們肯定會成為朱斌跟戴立成的階下囚,但有她的加入,這就不一定了。

司徒昕看了看手裡的小石子,這是她來之前特意準備的。雖然他教夏宇傑他們一招斃命的招數,但他這次給沒準備殺人。她做這麼多,是想要龍社為她所用,要是她這一出手把這些人都給滅了,那就算是夏宇傑把龍社的拿下了,損失了這麼多人的龍社,可算是大傷元氣,要恢復到原來,可是花上很大的力氣跟時間。這可不是她要的。

司徒昕在行動前,看了眼四處的攝像頭,露出耀眼的笑容。這些對她可謂是小菜一碟。她放出自己的神識,把所以的攝像頭都覆蓋進去。這下,她可以安心的做接下的事情。

「唉,今天真的只是夏老大的葬禮?那為什麼要兄弟們都出來巡邏,我跟你說啊,我剛才可是看到很多帶著槍的人,把這周圍給圍了起來。」在巡邏的一個混混模樣的年輕人對他身邊另一個染著黃頭髮的混混說到。「你小聲點,小心被聽。」在他們話還沒說完的時候,就被定住了。都維持了原來的樣子。但卻是動都動不了了。而原本隱在暗處,觀察著周圍動靜的人,有注意到這邊的異動,剛準備去看看的時候,被利用情況到他背後的司徒昕輕輕一點,也被頓住了TXT下載。而他想開口喊的時候,卻發現他現在除了眼睛可以動外,別的都動不了,就連說話,都喊不出聲音來。「嘻嘻,你乖乖的在這站崗吧。」

司徒昕看著被她定住的人,輕笑著留下這句話后,又趕往下一處。而在司徒昕飄過的地方,是飄,因為時間比較的緊迫,她要趕在朱斌跟戴立成動手之前,把這些人都給解決掉。

在司徒昕忙碌的時候,夏宇傑跟劉宇翔帶著一眾的手下,走進了龍社總部的大樓。而當夏宇傑一出現在龍社的範圍之內,就有人給朱斌跟戴立成打報告上去了。

所以,當夏宇傑他們一行人剛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們兩個就迎了出來。當朱斌跟劉宇翔出現的時候,夏宇傑暗壓下心裡的仇恨,才沒有衝上去。

「嘻嘻,來了啊,我就說你不可能連送你老爸最後一程都不願意。」戴立成雖是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但臉上卻是一臉笑意。

「戴立成,你他媽狗娘養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居然對大哥下手,當年要不是大哥看你可憐,收留了你,你這時候還不知道在哪討飯呢。」夏宇傑因為司徒昕的叮囑,忍住了,但他身後的那群人怎麼會忍受得了。

不過他們的話一出,戴立成的臉瞬間就陰沉了下來。手一揮,一群身著黑衣的人,手裡拿著槍。把夏宇傑他們圍了起來。「哼,黑子,每個人的追求不一樣。你願意在人家手底下當一隻狗,但我戴立成不願意。我要站在權利的最高峰。你們今天一起來了,正好也省了我很多的事,」戴立成話里的意思就是今天要把夏宇傑他們一群人在這裡解決了。

當這群人圍上來的時候,夏宇傑跟劉宇翔兩個人都握住了藏在衣服裡面的槍。要不是之前司徒昕的叮囑,他們兩個早拔槍而起了。

「哼,你他媽才是狗。我們這是講義氣。我們這些出來混的,就是要講義氣的。哪像你們兩個禽獸不如的東西。」跟在夏宇傑跟后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他們一個個的也是在刀口上過日子的。所以戴立成的手下圍上了的時候,他們手裡的槍都拔了出來。

「讓你們嘴硬。兄弟們,上,把這幾個老傢伙都。」戴立成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夏宇傑給打斷了。「今天要算賬的,要解決後患的,是不是得等我們先進去祭拜一下我的父親以後再說?」夏宇傑握著槍的手緊了又緊,才能讓他保持清醒,不被仇恨沖昏了腦袋。

「哈哈,怎麼?怕了?」戴立成想夏宇傑平時都不是在道上混的,所以看到這些拿槍的人怕了。「行啊,我這人的肚量最大了。進去吧,等祭拜完了,我再送你們上西天。」說完,戴立成就帶著一眾手下,大笑著往回走去。

「少爺,你。」跟在夏宇傑身後的那些部下,一臉怒意,他們也以為夏宇傑怕了,退縮了。

「這事情,我心裡有數。」夏宇傑沒解釋,他也沒什麼能解釋的。而一直站在夏宇傑身旁的劉宇翔,拍了拍夏宇傑的肩膀,算是給他鼓勵。在場的,也只有他知道夏宇傑在幹什麼。

短短的半個小時,整個龍社範圍內的,不論是巡邏的混混,還是隱在暗處的人,都處於一種靜止狀態。他們都是在不知道發生的情況下,被定住了。

司徒昕用神識往四周查探了一下,發現沒有任何遺漏的人後,才滿意的拍了拍手。「搞定。」然後一個瞬移,來到離夏宇傑他們不遠處的一個角落裡面。而她的到來,沒有引起一個人的注意。

這說是葬禮,但夏宇傑父親的屍體早就被火化了,這時候在大廳里擺著的,就是他父親的骨灰跟照片。

而當夏宇傑他們對著他父親的骨灰三鞠躬后,戴立成的拿群手下,已經把他們團團圍住。也就是只要戴立成一聲令下,那些人就要動手了。「怎麼樣?還有什麼遺言要說的。我會幫你們轉達。」戴立成笑語炎炎的說道:「哦,對了,我忘記了,你們夏家現在可是只剩下你一個人了。」

「哼,戴立成,你不要欺人太勝。」劉宇翔心裡不停的在念著,「師傅,你怎麼還不給信號啊,不然我們還沒動手,就被別人給解決掉了。」

而司徒昕在一邊,看該是自己出手的時候了,她拿起自己手裡的石子兒,對著戴立成的那群手下打去,

「不要跟他們廢話了,快點把他們解決了。」朱斌怕再出什麼意外,開口說完。

「兄弟們上。」戴立成的話一出,劉宇翔跟夏宇傑兩個人也拔起了槍。對著眼前的幾個黑衣人就是一槍。本來他們幾個以為會是一陣槍戰的,但圍著他們的那幾個黑衣人卻是直到倒下也沒有開一槍。

看著倒下的人,雙方都愣住了,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這,這。」戴立成驚得都說不出話來。而朱斌則是嚇的說道:「那,那個人也來了?」他上次經歷過,所以早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大哥,快跑。」

朱斌知道,以他們兩個的實力,是根本對付不了夏宇傑他們這麼多人,更何況還有那個神秘人在。

夏宇傑一愣神就回過神來,他知道司徒昕就在周圍,但他這會沒功夫管司徒昕在哪,他得趕緊的追上朱斌他們,幫他父親報仇。

「戴立成朱斌跑了,大家追。」夏宇傑的話,讓大家回過神來,趕緊的追著他們兩個的背景跑了出去。司徒昕看著那些人,心裡一陣搖頭。「哎,看樣子,接受后,得好好的訓練了。不然這素質出去,不被別人殺了就不錯了。還怎麼幫我辦事啊。」

「往這邊跑。我在這埋伏了很多的暗點。」戴立成拉著朱斌往他事先安排的地方跑去。而夏宇傑他們緊跟在他們身後。


而夏宇傑跟劉宇翔兩個人相互看了眼后,拿起手裡的槍,一人瞄準一個,然後「嘣,嘣。」兩聲,前面還在跑的戴立成跟朱斌兩個人瞬間就倒了下來。

而就在這兩人倒地的前面,就靜靜的站著兩個手拿槍的,他們所謂的暗點。而在弄出這麼大的聲響后,他們都沒有一絲的動作,朱斌跟戴立成是真的心冷了,知道他們所有的布置,都被夏宇傑他們給破了。

看著倒地的朱斌跟戴立成,夏宇傑想過去的,但被劉宇翔給攔住了。示意他們兩個身上可能有武器,讓他小心。「戴立成,朱斌,我今天就要為我爸爸報仇。」說著,夏宇傑再一次拿出手槍,對著他們兩個就是兩槍。

看著倒地身亡的朱斌跟戴立成,夏宇傑一下子跪倒在地。「爸,你看到了嗎,我幫你報仇了。」從他得知他爸爸去世后,一直沒有流下的眼淚,這時候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

而趕來的那群人,在看到痛哭不止的夏宇傑后,都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發熱的眼眶,還是之前開口的那個人,走到夏宇傑身邊蹲下:「少爺,節哀順變,你已經幫大哥報仇了,大哥在天上也算是名目了。而大哥之前最大的期望就是你能接受龍社,並把龍社壯大起來。」


「羅叔,你放心,以前是我不懂事,才會忤逆我爸爸的意思。你放心,我會完成我爸爸的遺願,把龍社壯大。」夏宇傑含著淚,發誓到。

「不過少爺,這些人怎麼了?怎麼一個個的都站著不動?」那叫小黑的,本來是去看看朱斌跟戴立成是不是真的沒氣了,卻是發現站在他們不遠處的那兩個一動不動的人,覺得很是奇怪。

「是啊,剛才我們開槍,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也沒見他們有什麼動作,真是好奇怪啊。」劉宇翔抬頭看了眼四周,突然發現周圍不止這兩個人。「你們看,那邊,那邊都有人。可是好奇怪,一個個的都不動啊。」

「是啊,剛才那一群圍著我們的人,我們開槍了,他們也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這時候朱斌跟戴立成已經死了,大家腦中綳著的那根弦也放了下來,這才談論起這怪異的現象。而劉宇翔跟那個雖是叫小黑,卻是年紀一點都不小也不黑的兩個人,還跑過去近距離的觀察那幾個一動不動的人。

「都解決了?」司徒昕因為只知道朱斌跟戴立成的為人,不知道他們的技藝怎麼樣,她怕夏宇傑他們出什麼意外,所以他們追出來的時候,她也跟了出來。

「小姐?」聽到司徒昕的聲音,夏宇傑站起了身。而司徒昕也壓低了帽檐從暗處走了出來。「小姐,謝謝你。」夏宇傑知道,今天要不是有司徒昕的幫忙,他們這群人早就葬身在這裡了。

「小姐?」「小女孩?」司徒昕的出現,讓在場除了夏宇傑跟劉宇翔所有的人都很是吃驚,更吃驚的還有夏宇傑對她的稱呼。

「少爺,她是?」那個叫羅叔的人,疑惑的問道。

「羅叔,她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是她,我早就被朱斌殺死了。而且,今天也是她救了我們所有的人。」夏宇傑跟羅叔他們解釋道。

而司徒昕會在這時候現身,也是有她的打算的。因為她要讓龍社為她所用,所以,她得讓大家都知道她的存在,知道她的厲害,知道她對他們的恩情。

------題外話------

親,不好意思,因為這兩天身體不舒服,所以沒有正常更新。

明天我會盡量恢復更新的

請牢記本站域名:g.xxx.com 羅叔他們一群人怎麼也不相信,這個5,6歲的小女孩是夏宇傑的救命恩人全文閱讀。本來在觀察那幾個人是怎麼了的小黑說道:「少爺,你是不是認錯人了,她這麼小,怎麼可能是她救了你。」

「這種事情我不會弄錯的。好了,黑叔,羅叔。這事我以後會跟你們說清楚的。」因為司徒昕的帽檐壓的很低,他看不見司徒昕臉上的表情,他怕羅叔他們的話,會引起司徒昕的不滿。

「小姐,這些人怎麼辦?」夏宇傑看了下周圍被定住的人,開口問道。要知道,在場除了劉宇翔猜到這事跟司徒昕有關外,也就夏宇傑知道事情的真相。因為只有他親眼看到攻擊他的人,被司徒昕給定住。

「師傅,真的是你做的?」劉宇翔一聽夏宇傑的話,就知道,這事是司徒昕做的,他心裡那叫一個激動啊。那些可都是些失傳的絕學。

而夏宇傑那些手下,一個個的都難以自信,這些個被定住的人,是司徒昕這麼一個小女孩的傑作。他們忍不住的都把眼神往司徒昕身上瞄。要說之前說司徒昕是夏宇傑的救命恩人已經讓他們很不敢相信了。這會更是有人驚訝,嘴巴都微微張開了。

司徒昕把這些人難以置信的表情都看在眼裡。不過她現在也不會解釋什麼。「這些人應該不是朱斌跟戴立成的親信,他們之前應該只能算是外圍的。現在朱斌跟戴立成死了,你父親的仇也報了。而你接下來也是要接手龍社,而這時候的龍社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所以這些人,等會我會把這些人的啞穴解開,你可以去問他們,他們要是願意效忠於龍社的,那就留下,要是不願意的話,直接就解決了吧。捨得留下禍害。」

司徒昕的話,讓在場的人又一次被嚇到,他們怎麼也不敢相信,這樣的話出自一個5,6歲的小女孩之口。但這次他們是親耳所聽,親眼所見,所以也只有驚訝,卻是沒有人再提出什麼疑問。

「是,小姐。」夏宇傑在為他父親報了仇后,心裡早就認司徒昕為自己的主人了,而他在見識了司徒昕的厲害后,也知道,龍社在司徒昕的帶領下,會發展的更好。

「那趕緊的吧。」司徒昕看了眼自己手上的手錶,皺了下眉頭。說道。

司徒昕用手裡的石頭,幫那些人一一的解了啞穴。夏宇傑的那些手下在見識了她的這一手絕技后,算是徹底的服了。尤其是羅叔跟小黑,臉上更是難掩激動的神情。也是,這些出來混的,那個沒有英雄夢呢。而司徒昕使出來的,他們只有在電視里,小說里才看到過。

司徒昕看到大家一個個的都用崇拜的眼神看著她,讓她楞了一下,「都愣在這幹嘛,還不是幹活。記住,把不願意效忠龍社直接就給解決了。」司徒昕心裡計算著時間,等會她還得趕回學校呢。

而那些被定住的人用都不是傻子,他們又不是不長腦子的人,嫌命長,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個的都是對龍社俯首稱臣,他們都發誓會效忠龍社。

司徒昕給所有的人都解了穴道后,對正要開口對她說話的夏宇傑說道:「好了,我時間來不及了,讓劉宇翔送我回學校吧,對了,你把你的大哥大給我,以方便我們聯繫。至於後面的事情,我會打電話通知你,到時我們再聊。你現在要做的是先整頓下龍社。雖然這些人都說要效忠龍社,但不妨有些混在裡面的朱斌跟戴立成的一個親信。」

說完,司徒昕也不聽夏宇傑如何回答,直接叫了劉宇翔,「劉宇翔,送我回學校。」

司徒昕從車上下來,看還沒到放學的點,心裡稍微放下了點。但當她走進校門,眼看著就要到她自己教室的時候,卻是被人叫住了。「小昕。」

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司徒昕整個愣住了。心裡想著:「壞了,被發現了。」她慢慢的准過身來。看到站在她身後不遠處的蕭慕離,心稍稍的放了下來。「呼,還好,她哥哥不在。」


Related Articles

兩道掌力相撞處,強大勁力化作灰色氣浪,雷動的掌力與金獅婆婆的掌力,在空中炸響。

雷動只感覺自己的右掌,如被砸成肉泥般生疼...
Read more

釋彌夜想了想,還是下定了主意:“吃過晚飯之後,我單獨去見他,去跟他談。”

宋宸雲大驚失色:“你一個人?” “我一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