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走到窗邊的時候,他突然縮了回來,表情極其驚慌。

「有人來了,有地方給我躲嗎?別說見過我。」吙炎急忙說道。

他話音剛落,突然樓下就響起了幾個腳步聲。

「冥劍的味道,除了我們,還有誰嗎?」樓下的幾個人好像在討論。

「進鏡子裏面吧!」說完后,我將吙炎順勢推了進去。

他有點嚇到了,連忙捂住了臉,但人穿了過去,直接進入鏡子裏面。

我這面鏡子,可不是普通鏡子!

吙炎「剛走」,突然牆上就響起了幾陣騷亂,有三個人爬著窗上來了。

「是這裏,還殘留着冥劍的味道。」一個跟吙炎差不多年齡的女人說道,然後率先鑽了進來。

但這是我家,不是酒店,想來就來的嗎?而且還是走窗,你特么是賊嗎?

我毫不客氣,一腳踢向了那個女人,那女人一步不移,不動如山,用身體硬生生接住了我這一腳。

「好硬的身體,跟冰山一樣。」我皺起了眉頭,然後打量着她,跟吙炎一樣的衣服,一樣的劍,莫非……她也是黃泉守護者?

像這種「家族企業」,為了守護黃泉,一般都是從小開始習武修身的,怪不得有這麼硬橋硬馬的功夫。

「打擾了,實在不好意思,但這個房間里有我們要找的人,所以……抱歉了……」女人先兵后禮,但說白了,就是要硬闖我的房間。

她上來后,其他兩個男人也跟着上來了,其中一個男的跟吙炎年齡也差不多,另外一個老一點,看上去有五十多歲了,但長相端莊祥和,倒不像流氓胚子。

「這位兄弟,請問你有沒有見過和我們一樣打扮的人出現過,或者來過這裏?」為首的男人恭恭敬敬說道,雖然是硬闖,但卻也還算禮貌。

「我叫吙鈥,這兩位是我的子侄,她叫吙煙,他叫吙雷,實在不想冒犯,只能自報家門,以求諒解。」吙鈥再一次恭恭敬敬的說道,很明顯是來找人的。

都是姓吙,找誰就不言而喻了,吙炎躲了起來,說明可不是普通的找。

「滾出去,從正門進來。」我沒有表情,也沒有回答任何問題。

他們三個愣住了,沒想到我會這樣,他們已經道歉,而且很有禮貌。

吙鈥沒有走,而是掃了一眼房間,然後嗅了嗅鼻子。

「是他的劍,我從小看着他大,他劍的味道我認得出來。」吙鈥突然說道。

此時吙煙上前一步,並沒有打算走,而是要搜查我的房間。

「對不住了,但是……這個房間我們必須搜查一下,很快,找不到人我們立馬滾。」吙煙說着,直接略過了我,開始動手翻這個房間。

突然一道風吹過,捲起了他們的劉海,一拳咆哮如獅吼,正中吙煙的胸膛,她發出一聲悶哼,直接跟風箏一樣飛了出去。

砰一聲脆響,玻璃砸出了一個人洞,吙煙落到了一樓樓下,整個人翻滾而下,狠狠砸在了地上。

「他不打女人,但我打。已經說了,滾!」郭一達出現在我身後,殺氣凜然,表情兇狠。

「靈僵?這個紋身店,居然有靈僵?」吙雷有些驚訝,手握在劍柄上,劍出黑雷,眼神鎖定在了郭一達身上。

「別,去看一下吙煙有沒有事。」吙鈥並沒有讓其出手,而是制止了。

「好,鈥叔。」鈥雷好像很聽他的話,直接縱身跳了下去。

「她沒事。」鈥雷的聲音很快穿了上來。

沒事,中了郭一達一拳,而是是胸口,沒事?

我歪頭看向了郭一達,彷彿在問,你小子放手了?

郭一達和我面面相覷,搖了搖頭,好像在說他並沒有放水。

不一會,他們兩個又上來了,那個吙煙除了身上多點灰,基本什麼事都沒有。

這下,棘手了,來了三個狠人!黃泉守護者果然都不是善茬。

。 正當兩人在說話的時候,言景祗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看見是從醫院裏打來的,言景祗伸手接通。

「言總,半個小時前,太太曾經來醫院做了一個檢測!」

「什麼意思?」

「太太查出來那天晚上她喝的是什麼東西之後就離開了,我不放心的讓人跟着,然後就看見太太去了成人用品點,買了點東西就離開了。」

言景祗掛斷了電話后看了沈恪一眼,沈恪意味不明地笑道:「我猜盛夏應該是去找笑笑了!現在言倩在你的手上,她不會蠢到去找言倩的麻煩,畢竟還有一個你呢!但笑笑就不一樣了。」

言景祗皺眉,目光悠遠:「笑笑現在在哪?」

沈恪聳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言景祗只好讓洛生進來,查查現在笑笑在哪裏。

「笑笑十幾分鐘前趕去了城中的酒吧,約摸著這時候應該也要到了!」

沈恪輕笑了一聲,沖着言景祗說:「老言,盛夏不會要去酒吧里找笑笑的麻煩吧!你不跟着去看看嗎?不擔心自己的女人吃虧?」

言景祗煩躁地掃了沈恪一眼,覺得沈恪無比的聒噪。他淡定地說道:「既然夏夏想要親自報仇,那就讓她去吧!洛生,你找人跟着夏夏,如果出什麼意外的話,記得要安全地帶着夏夏回來。」

沈恪有些酸溜溜的說:「哎喲,明面上說的好聽,讓人家自己來。背地裏不是還很擔心,怕人家出什麼意外,還要讓人偷偷的跟着。老言,我認識你這麼久,我怎麼不知道,你寵起女人來還真的像那麼回事呢!」

「當年你和溫言在一起的時候,我怎麼沒看你對溫言這麼好呢?嘖嘖,看來你還是沒遇到對的人啊!當年就對盛夏是……」

言景祗不冷不熱地看了他一眼:「自愧不如?」言景祗沒讓他將剩下的話說完,根本沒給他這個機會。

沈恪:「……自愧不如是沒有,我就是想知道,你是怎麼做到一邊寵著自己老婆,一邊保持外面那些花邊新聞的。我雖然人在國外,可你那些事情,我都清清楚楚的。」

洛生很想讓沈恪不要再說話了,說多錯多,他們言總已經不高興了。

言景祗極為冷淡地看着沈恪說:「你不懂!」

沈恪:「……」

洛生和沈恪一起從言景祗辦公室里出來的時候,沈恪雙手插兜地看着洛生問道:「洛生,老言那些花邊新聞是不是真的?」

洛生無奈地抽了抽嘴角反問道:「沈少,您這不是在胡說嘛!您和言總是多少年的朋友,言總是什麼人,難道您不清楚么?」

沈恪轉念想了想,洛生說的好像是有這麼些道理!言景祗對盛夏的感情,那叫一個長情喲,誰也比不了!

他臨走的時候還拍了拍洛生的肩膀說:「你的年紀也不小了,趕緊找個女朋友吧!明天老言兒子都能說話了,你還孑然一身呢!」

洛生:「……」聽聽這說的是人話嗎?

。 道!

在石頭上面赫然寫著「道」字!

這個「道」字剛勁有力,入木三分,卻又顯得飄逸俊秀,靈動縹緲。粗略一看,只是刻畫在石頭上的一個文字而已,但細細品味,卻發現這個「道」字彷彿在流動一般,維持在了一個和諧的平衡狀態。

道法自然,無形無相,無始無終。

而在這個「道」字旁邊,還有一個蹄印,一個狗爪引,以及一個小手印!

項北飛看見這塊石頭的時候,立即睜大了眼睛!

這玩意……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來著?

「汪?」

小黑坐在項北飛肩膀上一臉驚訝地扒拉著項北飛的耳朵,詢問是不是看錯了?

小尤蒙和二哈也瞪著眼睛,面面相覷。

這塊道石,正是當初他們還在大荒境的時候,小黑閑著沒事幹,說要學別人製造個神秘的緣故傳承,然後吸引大家來挖寶留下的那塊石頭!

當時小黑和二哈、小尤蒙為了設計好這個傳承之地可謂是相當賣勁,親爪操刀設計了各種各樣的陣法。

二哈更是搗騰出了「麒麟醉」這種不雅的玩意來唬人,還讓遺貌鬼須給吃掉了。

但整個傳承之地,最重要的東西,其實就是項北飛留下的這塊道石,因為這塊道石,蘊含著一絲絲他所領悟的「道」意。

本來是為了留給大荒境的那些夷族修道者當做機緣的,沒有料到的是,這塊道石居然會出現在這裡!

項北飛抬頭看向了展示這塊道石的人,這是一位面色紅潤的老者,一身月白色長袍纖塵不染,氣宇軒昂,身上的氣息勻稱沉穩,讓人無法小瞧。

【執道者:東方軒】

【道胚:財道】

【道行:永生中期】

【道胚介紹:任何行商交易的事情都能夠為你提供道行!】

【當前道行值:1775688781】

這位東方軒的長袍上綉著神羽商樓的標誌,乃是神羽商樓一名德高望重的長老,他的本體是一隻金蟾族的修道者。

金蟾族比較特殊,他們修鍊的不是蟾道,而是財道。

他正是靠著在幫助別人交易來感悟自己的天道力量。

「東方道友,你們商樓的這塊道石究竟要怎麼賣?」很多永生境的人都在詢問著。

東方軒朗聲說道:「實不相瞞,這塊道石是某位神秘道友在秘境所得,委託我們商樓進行交易。為保護隱私,具體情況不便細說,只能說該賣家由於家族遭遇虛空潮汐導致領土崩塌,急需息壤填補空缺,故而才出手這塊道石,否則是不會輕易售賣的。」

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將這塊道石捧在手中,把道石全方位展現給大家看,面色極為莊重,儼然把這塊道石當做了稀罕的珍寶。

「大家也都應該清楚這塊道石的玄妙,一個道字,洒脫自然,蘊含著原主人所領悟的天道之力!能夠寫出這樣一個道字的人,按照我們神羽商樓幾位長老的聯合評估,修為至少在升道境!」

升道境!

這話一出,全場嘩然!

永生,問道,升道,祖道!

在這裡的幾乎都是永生境執道者,問道境對他們而言都是非常罕見了,更別提是升道境了!

許多人目光都變得火熱起來。

東方軒繼續把道石緩慢地在空中旋轉著,繼續說道:「這塊道石應該是某位升道境的前輩隨手寫下的字,沒有磅礴的靈力蘊含其中,也沒有升道境的力量封存,但這位前輩留下的,是他領悟的道!」

正常的寶物,都是有強大的靈力攜帶於中,可以用來提升自己修為,但很顯然這塊道石比較特殊。

「沒有靈力,所以買到也無法用於戰鬥,這使得這塊道石無法以升道境的價格來出售,但是——它可以助你們悟道修鍊,尤其是對永生境的,只要多多參悟,幫助極大,更是有機會讓那些常年無法突破的道友,修為更上一層樓!」

在場的永生境執道者每個人的心都火熱了起來。

很多人雖然踏入了永生境,但窮盡一生也只是永生初期,他們對道的理解無法更進一步。

但這塊道石,蘊含著強大的道意,對他們而言是一個巨大的契機!

東方軒把具體情況給大家詳細講明白,隨後又把手指停在了那個狗爪印、蹄印以及小手印上,繼續道:

「至於這三個印記,暫時沒有從中鑒定出道意,可是它們留下的印記,可以與這個道字交相輝映,達到一個圓潤自滿的境界,大大地提升了這個道字的意境。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這就是三個印記所代表的意思!」

東方軒的話音剛落,四周的人恍然大悟!

「原來是這樣!我說一個充滿『道』意的珍貴石頭上,為何會多出三個無用的小印記,原來是我的理解狹隘了!這是道生三啊!」

「能夠寫下這些道字的前輩大能,又豈能隨便留下三個印記呢?這三個印記必然不同凡響!」

「是啊!升道境前輩所參悟的道意,遠遠超過我們。以我們的境界,一時半會是根本參透不來的。」

大家紛紛點頭,認可了東方軒的推測,堅信了這三個印記也另有乾坤,只是以他們的境界太低,目前無法領悟罷了。

可是——

另一側的小黑和二哈、小尤蒙他們仨直接看傻了!

三個蹄印代表著……道生三?

不是,那三個印記只是這仨閑著沒事幹便過來簽名的好嗎!

怎麼就道生三了?

項北飛拍了拍額頭,哭笑不得。

這些永生境的高手,想象力似乎有點豐富。

身為道體,他對「道」的理解遠超在場的人,這是必然的,但這塊石頭最多的也就是那個「道」字,其他三個爪蹄印,真的——只是多餘的啊喂!

二哈已經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了,小黑也滿眼放光,開始琢磨著要不要再生個道,小尤蒙積极參与著討論,表示自己要多生幾個三。

很多人仍然把目光緊緊地放在了這個「道」字上,不肯把目光移開,東方軒微微一笑,拿出一塊絲綢將其蓋上,讓大家從領悟道意的過程中硬拉了回來。

「這塊道石,以拍賣的形式展出,今日就先給大家看個樣,明日正式競拍,歡迎大家到時候到七樓拍賣場進行拍賣,起拍價暫定五十丈土,大家可以先做個準備。」

東方軒十分老練地把寶物的信息介紹給所有人,並給出了競拍價,讓大家回去準備的意思就是——回去拿土!

許多人意猶未盡,還沉浸在那個「道」字中,但那些腦子靈活的,立即馬不停蹄地離開,回去商量備土了!

「好厲害的道意!」

鶴青忍不住低呼道。

她剛才也沉浸在那個「道」字中無法自拔,直到東方軒將道石收起來,她才回過神來。

Related Articles

梅太妃也一陣厭惡,好好的表演給折騰成這樣,還真是讓她無語。

這傳出去她的名聲也跟著受連累。反應過來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