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等了半天,也不見有任何動靜,於是「呃呃」地發出一些干語。

安瑤兩手搭在扶梯上,伸手剛想拉住牆邊上的藤條,想借它之力爬地更快些,卻在看到那變異的景象后目瞪口呆。

聽到阿甘在上面呼喚她,她突然恍過神來,大喊道:「阿甘,你快跳下去,馬上離開這裡!快!別問我為什麼,再不走就走不了了!快啊!」

阿甘的手一僵,在聽到安瑤數聲叫喚后,才不顧一切地吵外圍的方向跳去……

*

親王府

陌衾末身心疲憊地坐在院子里,雖然府里突然多了兩個不速之客,但只要瑤兒不在他身邊,他就感到莫名的空虛。

這就是作死的前奏。

昂起頭望著天空,落日漸黃,紅霞遍天。

想起自己還是死神的時候,飛馳於天地之間,哪會像現在這般愜意悠閑。

前段時日,聽派去的死鬼來報,說瑤兒被慕子參帶進了宮,可這都過了半個多月,也沒見她回來。

宮裡陣法嚴密,又有父皇的龍威震懾,鬼魂們都不敢接近,也就不再有她任何的音訊了。

屢次進宮,只要提到瑤兒兩個字,父皇那眼神就活像能將他凌遲個千百回似得。

想到這兒,他煩躁地閉上了眼。

突然額頭被什麼東西砸到,一陣劇痛。

這可是親王府,他堂堂輔國親王的府邸!是誰如此大膽敢偷襲他?!

怒瞪起雙眼,他連忙前後望了望,但不見任何可疑的蹤影,看來對方身手不凡!

他警惕地再次轉了圈,在確定無人也無鬼后,這才又閉上眼,心想敢動到他死神爺爺頭上,也是活得不耐煩之輩。

「啪!」又是一下,這次是直接從頭頂撞擊。

「豈有此理!管你是人是鬼,立刻現身!」

話音剛落,一本無字書突然從天而降,落在他的眼前。

「札記?你怎麼在這兒?!」陌衾末又驚又喜。

自從他投胎做人以來,就將札記交由徒弟幼珊保管,由她代任死神一職。沒想到在世為人的時候,還能有機會再見到札記。

「我就知道你是對我好的,始終對我不離不棄……」他自說自話地抓住浮在空中的札記,臉上的霜露一併蹭在札記上,摩挲個半天也不放手。

札記雖然還未修鍊成人形,但面對陌衾末這死性不改的自戀狀,是好笑兼并無奈。

它晃了晃書體,從他的雙掌中逃脫了出來,接著翻開一頁界面。

陌衾末以為它要離開,乾脆不屑地端坐好,冷言道:「去吧去吧,本死神也知道你事情多,可現在我就是凡人一個,別再來打擾我了。」

剛說完,額前又吃了札記一個乾坤拍,正要跳起來指責它一番,剛睜眼就看到札記上方放大著幾個字:安瑤,死於戌時,亡地未央宮內「鬼門關」,非命。

安瑤?

陌衾末又若無其事地坐回凳子上,懶散地說道:「管她什麼安瑤還是渡瑤,我現在就是凡人一個,你還是快回到現任死神身邊通知她吧。」

等等!

安瑤……渡瑤?!

這名字雖然只差一個字,但是未央宮這個地點卻不謀而合,何況札記是有預知死亡徵兆的能力,它既然找到自己,一定是將死之人和他有著某種聯繫。

「這上面記載得,可是瑤兒?!」他跳起身,一把抓起札記緊張得問道:「是不是她?你快回答!」

札記前後晃了下,意在點頭。

「糟了,現在已經是戌時了……」他望向札記,突然兩手將它抓住,「札記,全靠你了!快帶我去那裡,我要救她!」

她現在怎麼能死,她的歷練還未完成,絕不能死!

札記二話不寫,帶著陌衾末嗖得往空中飛去。

剛從廚房裡出來,要送上茶點的夏兒恰巧看到這一幕,嚇得打翻了手裡的盤子,目瞪口呆,久未回神……

*

「王爺,皇上終於讓紫靈姑娘做實了王妃之位,為何您看起來還是愁眉不展?」

一同隨著慕子參進宮的芒草,邊走邊盯著他那張不苟言笑的臉,小心翼翼地問道。

「需要告知你嗎?」走在前頭的慕子參呵出一口冷氣,反問道。

這大冷的天,也不知父皇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剛下聖旨讓紫靈入主攝政王府,緊接著又宣他入宮。

一旁的芒草看到他眉頭皺得更緊,連忙回道,「不需要,不需要!」

兩人一前一後得進了宮門,繞過朝殿,抄近路向御花園附近的林蔭路走去。

「呃!呃!」

這時,從樹叢里傳出一陣怪聲。

兩人頓時都停住了腳步,芒草身先士卒擋在慕子參面前,身側寶劍也迅速出鞘。

聲音是從右側傳來的,聽起來極為痛苦,像是受了刑不堪忍辱負重的抵抗。

慕子參凝神望著那個方向,心裡既沒有畏懼也不曾退縮離去。

「王爺,我過去看看。」

在得到他的默許后,芒草走了過去,一劍挑開遮蓋住前面那棵樹的草叢,劍柄朝下揮去,接著大喊一聲,「是誰?快現出身來!」

不等芒草反應過來,一襲黑髮白衣就著那張沒有眼球的白瞳,張開兩隻瘦若骨嶙的胳膊朝他肩膀摸索了過來,嘴裡正發出先前他們聽到的怪聲。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爆萌女修羅:邪王殿下請寵我》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爆萌女修羅:邪王殿下請寵我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啊!」芒草驚得往後跳了一大步,待看清對方后,這才哆嗦著劍柄再次指向她,「你是什麼人?!」

死裡逃生的阿甘從「鬼門關」出來后,只聽裡面的安瑤一陣陣的驚叫,這才想起跑出來搬救兵,可她眼睛看不見,只感覺自己走到了一條像路的地方,隨後就趴在地上一直等人到來。

等了半個時辰,這才盼來第一個經過此地的人。

她忙不迭得拽著手裡的手帕,指著自己來時的方向,面帶哭相。

「芒草,許是發瘋的宮人,稍後喊兩個當值的侍衛轟出去便是,我們走吧。」不遠處,慕子參催促道。

心想這宮裡的秩序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什麼時候竟放縱這種瘋婆子出來擾人。

芒草收回寶劍,目不斜視地往回走去。

阿甘聽到還有個男人的聲音,不知身上哪兒來的力氣,突然朝才走不遠的芒草撲去。

她嘴裡的怪聲更加刺耳,附在芒草身上不斷吶喊著。

安瑤是她的貴人,她不希望最後被困在鬼門關里重蹈覆轍的會是她。


芒草以為自己受到襲擊,一腳順勢朝後揣去,接著拔出劍鞘,尖利的劍鋒就那樣毫無徵兆地刺進阿甘的胸口。

「啊–!!」阿甘先是張了張口,接著臉上的痛苦扭曲不已,可她到死卻還是一句話都沒能說出。

一陣冷風刮過,黑髮隨風舞起,白衣上浸紅的血液觸目驚心。

一聲悶響,那條雪白溫暖的皮草從脖頸上滑落,極具凄涼。

手裡的帕子在倒下的那一刻被風吹到了慕子參懷裡。

「王爺?」見自己誤殺了人,芒草也是一陣驚慌。

可此時慕子參的視線卻在盯著手裡的錦帕久久不能移去。

忽然,他兩眼一亮,跑到芒草前面,俯身打量起阿甘的屍體,頭髮像,臉不像,身形太瘦,腳太大。

但若不是安瑤,她又怎麼會披著如此貴重的皮草?若不是她,又怎麼能在聽到他的聲音后反應那麼大,自找死路?

難不成她是被人暗下毒藥,才成了這般的面目全非?!

握著那方錦帕的手不禁微微發抖,他終是仰了仰鼻息,朝一旁的芒草說道:「你去找個好點的地方,把渡姑娘的屍體埋了吧,再在她墓前跪拜三天三夜,方可回府。」


渡……渡姑娘?!芒草啞口無言,只是看著慕子參那悲戚之容一閃而過,接著故作沉穩地往前方走去。

芒草連忙將阿甘的屍體看了個遍,可這橫看豎看,這哪點像渡姑娘了!

王爺是不是太久沒見到渡姑娘,所以心裡萌生錯覺,但凡是有些渡姑娘的痕迹就捕風捉影了?

可這人,終究還是他錯手殺死了,替她找個地方埋了也不無道理。

想到這裡,他將阿甘的屍體扛到肩頭,朝宮外走去……

*

「救命啊!啊……」

鬼門關內,響徹安瑤驚恐的慌叫聲。

誰曾想到這滿牆的綠色藤蔓竟然真的是青蛇所變,就在她將要去抓它時,手裡居然一滑,就親眼目睹到它的蛻變。

只見一隻,兩隻,三隻,最後整個外圍的青蛇皆朝她慢爬而來,將她包圍在荒廢的庭院之中,朝她吐著血紅的信子,場面極為噁心與驚悚。

她知道就算自己叫得再大聲,再凄慘,也絕不會有人從天而降來救她。


就在她滿心絕望地跌坐在地,眼睜睜地看著帶頭的幾隻青蛇在距離她不到五公分的地方流著哈喇,吐著血信時……

一道金光打在她的身上,接著周圍青蛇陣散落,紛紛退避三舍,惡毒的蛇眼仍然緊盯著她。

順著光源方向望去,安瑤看到二皇子未央衾末手裡舉著一本書從天降下,而發光的正是那本書。

「二……二皇子?!」她驚詫之餘,就被陌衾末攬在懷裡。

陌衾末正要鼓吹自己英雄救美的帥氣一番,忽然見到周圍的眾蛇正婆娑著地上的雜草,慢慢朝他們靠近。

他驚呼一聲:「哇……怎麼這麼多蛇?!」

方才眼裡就只有渡瑤,怎料這會兒放眼望去,滿地蠕動著的一群邪毒之物,令人毛骨悚然。

見它們又要靠近,他隨即將安瑤抱緊,接著一手抓住還懸在半空中一動不動的札記,晃了晃它:「札記兄,你可別被嚇傻啊! 我把你當朋友 ,快帶我們走!」

話音一落,安瑤只覺得自己的身子忽然被提了起來,再往下望去,那些青蛇正一隻接著一隻壘成蛇柱,最頂上的那隻已經張開血盆大口欲要朝她的雙腳咬去。

說時遲那時快,札記奮力一飛,將他們二人抽離了那驚心動魄的一幕。

安瑤驚叫一聲,兩手緊緊環上陌衾末的腰上,將頭埋進他的胸口,不敢再看。

陌衾末見狀,心中陡然升起一陣快感,朝札記附耳道:「札記兄,麻煩你多飛一會兒,別這麼急著停下。」

可札記已經耗費了許多功力,早就精疲力盡,不等他把話說完,它已經一頭朝偏離宮外的荒地栽去。

「啊——!」


「啊——!!!」

豪門夜妻:盛世二嫁 ,隨著悶哼一聲,兩人掉進了一個淺窟窿里……

這邊剛剛挖好死人坑的芒草正回頭將阿甘的屍身抱起,就聽到身後一聲巨響,似乎有什麼東西掉落下來。

回頭一看,卻什麼也沒看到。

於是抱著阿甘的死屍往墓坑走去,剛要放下,就撞見一男一女兩人躺在他挖好的墓坑裡,表情甚為痛苦。

尤其是被壓在底下的那個男人!

這……都是什麼情況?!

芒草連忙將阿甘放於一旁,接著把上面那個女人的身子挪開。

「死神?!」他一眼認出這男人就是當今二皇子,也就是在精靈國有過一面之緣的死神陌衾末!

而這個女人……竟然是渡瑤!

他難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再次望去,可這並沒有改變他無法相信的事實。

他好不容易挖了個墓坑,這會兒死人還沒躺進去,就先被他們二人給搶了個先,問題不在這裡,問題是他們兩個究竟是死了還是活著?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爆萌女修羅:邪王殿下請寵我》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爆萌女修羅:邪王殿下請寵我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糾結之中,他又見陌衾末手中拿著的那本札記,記憶很快拉回到精靈國的那一幕,當時就是它,伸長黑洞,導致精靈國許多生靈消失。

想到這裡,他一把將它扯了出來,面露憤慨,剛要發泄。

手中的札記忽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身後一個清脆的女音:「大膽小精靈,膽敢對本死神的札記動手動腳!」

嬌婚沉沉:陸少寵妻無下限 ,竟與陌衾末是如出一轍!

芒草回頭望去,不禁傻了眼,只見一個看似不到人間年齡十歲的女娃,身著小黑衣,面怒慍色,一手拿著札記,一手遊刃有餘地指著他喝道。

那張粉撲撲的娃娃臉上,一雙晶瑩透亮的眼睛忽閃忽閃,堪比星眸。

見芒草還在盯著她看,她甩了甩寬大的衣袖,「還敢看我!信不信本死神現在就勾了你的魂,讓你不得投胎轉世?!」

芒草看著她稚嫩有餘的聲音,再配上這不搭調的語氣,臉上黑線驟然而生,卻不敢再多言,原來這一任的死神居然是個乳臭未乾的半吊子女娃娃。



Related Articles

血色巨狼咆哮著,邁開四條腿,朝著廢墟城池奔襲。

先前的閃爍是它的能力,需要消耗大量的妖力...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