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燕王就這麼幹了,還義正詞嚴,憑什麼要求賠償?因為手疼!

有這麼不講理的嗎?有嗎?!

建文帝氣得肝火上升,嘴邊起了一圈燎泡。

下令立刻調集大軍,準備糧草,征討燕王。


當此時,燕軍已攻破居庸關,兵臨懷來,城內宋忠收攏的敗軍已近三萬五千人。

為了讓手下軍隊重新煥發出鬥志,宋忠撒了一個謊,一個很不高明的謊言。

他召集手下軍官,令他們告訴士兵,「汝等家人皆為燕王所害,委屍積滿道路,燕軍來攻,正是為家人報仇的時候!」

傳言一出,群情激奮。

家人被殺?這還了得,報仇!必須報仇!死戰!

宋忠正高興著,不想卻有燕王派進城中的細作,將城中的消息傳出,燕王不急著攻城了,當即寫了一封親筆信,派人趕回北平面呈世子。

朱高熾接到信后也沒耽擱,按照燕王的吩咐,該找人的找人,該準備東西的準備東西,不到半日,就將燕王信中提及的事情處理妥當。

「孟僉事,這件事,孤便託付與你了。」

「世子放心,卑職一定將人安全帶到!」

「孟僉事做事,孤放心。」

朱高熾揮著小手絹,目送孟十二郎帶領隊伍出城。

終於從後勤工作中脫身的孟十二郎,感覺天空都變得格外晴朗,回頭看看跟在身後的隊伍,深吸一口氣,老天給了他親手報仇的機會,輕易不能讓機會溜走。

宋忠,宋都督,準備好了沒有?

孟某人,可是來了! 懷來城外,上萬燕軍將士安營紮寨,埋鍋造飯。營寨外設置木柵拒馬,以包圍之勢,圍困懷來城。

城內守軍雖被宋忠的謊言激起憤怒,士氣可用,但先遭敗北,又一路逃跑,被燕軍追殺的陰影仍揮之不去,看到這些渾身散發著彪悍之氣的燕軍,本能的有些發憷。

在居庸關被破的消息傳來后,情況變得更加嚴重。


不知該說余瑱命大還是運氣太好,燕軍攻下居庸關,五千守軍十不存一,余瑱竟然毫髮無損,被親兵護衛著一路退到了懷來。

看到余瑱,宋忠的臉色很不好。

余瑱也知道,識相的,自己應該在居庸關戰死,誰曉得燕兵進攻得太兇猛,五千守軍不到兩天時間就敗下陣來。他倒是想以死報效朝廷,奈何親兵太給力,沒等余瑱拿著長刀沖向戰場,就被幾名親兵架上馬,一路跑到了懷來。

燕軍也沒攔著這些敗軍。

一來敗軍人數不多,根本造不成威脅。二來,敗軍入城可以打擊守軍的士氣。何必費力氣去攔,一鍋端不是更好?

宋忠能猜到燕王正在打什麼主意。得知率兵進攻懷來的是燕王本人,宋都督就知道自己的大限已到,除了死戰,沒有第二個選擇。

投降是絕對不可能的,宋都督為人有不少缺點,但有一點,他對朝廷,對建文帝的忠誠一點也不打折扣。

逃跑也是不行的,北邊的九個藩王個個都不是善茬。除了被建文帝廢掉的代王周王,夜奔南京的谷王,造反的燕王,餘下的遼王,寧王,秦王,慶王,肅王,均是常年和草原鄰居打交道,動不動還親自操刀殺上一場,有哪個好對付?

朝廷將主要火力對準燕王的同時,也沒少找這幾位藩王的麻煩,誰知道這幾位心裡怎麼想。萬一也想著和燕王一起靖難,共同造反,他跑過去不只是難逃一死,還要背負上臨陣脫逃的罪名。

死戰,直到戰死。

這是宋忠唯一的,也是最好的選擇。

余瑱跪在宋忠面前,原本他不用這麼做,可他心虛,當宋忠一言不發的看著他,膝蓋立時間軟了。

宋忠沒有責備余瑱,他甚至沒力氣憤怒。對余瑱,宋都督只有濃濃的失望。他給過對方機會,為國效死,為朝廷盡忠,可余瑱卻一味的貪生怕死,他如何能不失望?

「余瑱。」

「是,都督。」

「最後一次。」宋忠移開目光,窗外,太陽升起,夜-色-退去,新的一天,也是決定所有人命運的一天,「不要再讓本督失望。」

「是!」

余瑱沒有多言,他知道,宋忠口中的「最後」不只是他的,也是宋忠本人的。

圍而不攻只是暫時,燕軍早晚會對懷來城發起進攻,正如攻下北平九門,攻佔居庸關一樣。

與宋忠不同,燕王朱棣此刻的心情很不錯。

他起兵之後,通州指揮使房勝立刻派人來降,不費一兵一卒,就得了通州。

通州一到手,朱棣馬上令張玉領兵進攻薊州。

薊州是北邊重鎮,不定薊州,必將成為後患!

到薊州城外,張玉沒急著攻城,派出使者,先禮後兵,希望大家能好好坐下來談談,沒見面就動刀動槍的,太傷感情。

不想薊州都指揮馬宣是個死硬派,一點面子都不給,直接放言:「讓某投降反賊,休想!」

張玉聽著使者痛斥馬宣是如何的不講理,如何的不識時務,冷笑一聲,既如此,就怪不得某家了!

當即下令,攻城!

燕軍開始攻城,馬宣親自出戰。

可惜馬指揮的手上功夫比不上嘴上功夫,沒幾個回合就被燕軍活捉。被帶到張玉面前,依舊是破口大罵,堅決不投降。張玉也沒多廢話,咔嚓一刀,了事。

指揮毛遂是個聰明人,在馬宣死後,立刻開城投降。張玉下令士兵不得濫殺,這讓毛遂和城中餘下的守軍鬆了口氣。

既然成了反賊,勢必要為燕王的造反事業添磚加瓦。

毛遂向張玉獻策,只拿下薊州還不成,若想徹底免除後患,還必須打下遵化。他在遵化有內應,可以助張玉成事。

張玉沉吟半晌,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

毛遂知道張玉的顧慮,將薊州城防交給張玉的部下,率領部分守軍同張玉一起夜襲遵化。

比起開城投降,助燕軍打下遵化才是真正的投名狀。

經過事先安排,燕軍借城中內應,乘夜爬上城樓,打開城門。

待城中殺聲四起,火光衝天,遵化守軍方才知曉燕軍進城了。遵化衛指揮使蔣玉不像馬宣一般頑固不化,見事不可為,乾脆投靠燕軍,把誓死效忠朝廷的一名指揮同知兩名指揮僉事都綁了起來,交給燕軍發落。

交人時不忘把嘴堵上。綁起來堵上嘴,冷靜一下,說不得就想通了。大家好歹共事這麼長時間,能活性命總是好的。

毛遂和蔣玉都是聰明人,可還有比他們更聰明的。

密雲衛指揮使鄭亨與通州衛指揮房寬有私交,接到房寬的來信,不等燕軍到來就下令大開城門,親自出城五里相應。

見到張玉,鄭亨神情相當的激動,握住張玉的大手,「張指揮,總算是見到你了!密雲衛上下早就盼著這一天吶!」

張玉眼角直抽,聽房寬說鄭亨很會打仗,如今看來,這人可不只會打仗。

今後的事實證明,張玉的想法是對的。鄭亨投靠燕王之後,屢次立下戰功。燕王登基后,封官拜爵。永樂帝五次出塞,鄭亨皆在隊伍之中。受到朱棣重用,地位僅次於朱能和沈瑄。

連下通州,薊州,遵化之後,張玉兵指永平,戰報不斷送到燕王面前,燕王的心情不好才怪。

「世美乃孤之冠軍侯!」

世美是張玉的字,洪武帝曾在藍玉大破北元王庭后,激動之下將藍玉比作李靖張良,結果藍玉全族都被滅掉了。永樂帝把張玉比作霍去病,靖難沒有勝利之前,張玉就死在了南軍手裡。

由此可見,被人誇,尤其是被朱家這對父子誇,未必是件好事。

張玉率軍進攻永平時,孟清和也帶著隊伍抵達了懷來。

此時已是七月盛夏,進入軍營,除了瀰漫在空氣中的火藥味和肅殺的味道,還有揮之不去的男人味。

各種男人味。

站在朱棣的帳房前,孟清和深吸一口氣,通報之後走進帳篷,「卑職見過王爺!」

雖然帳房裡空間很大,味道卻著實不太好。

三十多個男人味十足的壯漢,如此密集的集中在一起……洗澡是不可能的,洗腳……八成也不可能。

和燕王的大營比起來,世子進京和返程的隊伍,簡直就是小清新。

為了早點出去,孟清和盡量用最簡短的語言,最簡潔的言辭向燕王做了彙報。哪怕沈瑄也立在帳中,他也沒心思多留。這麼濃重的男人味,孟十二郎表示,再喜歡美人也承受不了。

「孟僉事辛苦。」

對待自己人,燕王大部分時間還是很隨和的,儘管只是相對而言。

見朱棣心情不錯,孟清和大著膽子請命,這些人在城下喊話的工作,他是否能參與?不能負責主要工作,參與一下也是好的。

燕王正拿著孟清和呈上的鐵皮喇叭,相當的粗製濫造,像一大一小兩個漏斗接在一起,用起來的效果卻還不錯。

「此事孤已交給沈指揮,你自可參與。」放下喇叭,燕王正色道,「沈瑄。」

「卑職在。」

「明日清晨帶人到城下。」

「是!」

沈瑄抱拳領命,孟清和眼珠子轉了轉,開口說道:「稟王爺,與其等到明日,不如今日傍晚便依計行事,效果應會更好。」

「為何?」

燕王坐正了身體,他和道衍都認為孟清和是個人才。只是年紀太輕,行事尚欠穩妥,還需要磨練。不過比起洪武帝打磨方孝孺,孟十二郎的待遇已經相當不錯了。

「回王爺,晚上適合跑路。」

燕王:「……」

沈瑄:「……」

帳中諸人:「……」

「卑職提議,可在喊話的同時多架幾個大鍋,卑職這次帶來了不少肉乾,熬煮成濃湯,味道相當不錯。懷來城被圍數日,三萬大軍突然湧入,城中糧食怕是不多,餓肚子的滋味可是很不好受。再加上親人的召喚,說不準城內的守軍會自己綁了宋忠送到王爺駕前。」

帳篷中再次寂靜無聲。

話說,宋忠是不是得罪過他?

果然,惹誰也千萬別惹讀書人,尤其是記仇的。

一張國字臉的大將朱能,蒲扇似的大手一拍沈瑄的肩膀,「子玉,這個人不錯,為兄麾下都是莽漢,恰好缺這麼個能出主意的,讓給為兄如何?」

沈瑄側頭,拿開朱能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不成。」

「真不成?」

「真不成。」

「我用五十騎兵換?」

「五百也不行。」

「……」

兩個雖然壓低了聲音,奈何朱能的大嗓門再壓也像打雷。燕王咳嗽了一聲,瞪了兩人一眼,朱能不說話了,沈瑄依舊是面無表情。

作為話題中的主人公,孟十二郎告訴自己,鎮定,必須鎮定!

沈指揮沒其他意思。

可要他腦子不拐彎,當真是很難啊!

經過朱能一打岔,燕王同意了孟清和的建議。

當日傍晚,燕軍打開營寨,在城下架起了幾口大鍋,鍋下柴堆燒得極旺,沒過一會,鍋內的水就汩汩沸騰,有火者將大塊的肉乾倒進鍋中,根據孟清和的要求,又加了大量的高粱面和乾菜。

一陣風吹過,頓時香飄十里。

不是珍饈佳肴,卻著實是香,尤其對整天吃不飽的人來說,簡直是難以抗拒的誘-惑。

城頭上的守軍有點站不住了,明知道城中糧食不多還這麼干,這是欺負人還是欺負人啊?

大鍋煮肉只是開胃菜,在肉湯滾了兩滾之後,一些穿著布衫的人走到距城下幾里的地方,在城頭守軍詫異的目光中,舉起了一個個用木頭和麻布紮成的大牌子,牌子上寫著許多的人名,同時有人舉起一個樣子奇怪的東西,放到嘴邊,聲音傳得極遠,一直傳到了城內。

「張三,你爹在這!」

「李四,我是你娘!」

「趙五,我是你婆娘,還有咱家的兩個娃!」

「柱子,我是大哥,你在城裡嗎?」

眾人排著隊,覺著牌子,輪番傳遞著喇叭,一遍又一遍的喊著。

城內立刻軍心浮動,上頭不是和他們說家裡人被燕王殺了,屍體都堆在大街上?

現在這是怎麼回事?他們的家人不是還活得好好的,主帥是在騙他們?!

宋忠聞聽情況,知道事情要糟,沒等他想出辦法,城下又傳來一陣罵聲,領頭罵得最歡的,聲音最大的,就是孟十二郎。

「城內的兄弟不要被宋忠這老匹夫騙了!大家的親人都活得好好的!王爺乃是太-祖高皇帝和孝慈高皇后嫡子,仁厚和善,怎麼會對治下的百姓動手?兄弟們可要擦亮眼睛,不要聽信謊言,被個不要臉的老匹夫誆騙,替他送死,成就他的名聲,自己卻什麼都得不到!王爺仁慈,既往不咎,兄弟們可千萬不要做錯事,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Related Articles

黑奇皺着眉說:“應該是新皮的氣味,過段時間就好了。”

一般高檔車並沒有這種氣味,只是解閆波這車...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