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眾人有點不敢相信,因為那人只不過是一個來歷不明的無名小卒而已,怎麼可能力壓其餘九位天才,取得驚人無比的天級靈決秘籍呢!

然而,事實就是事實,就算再怎麼懷疑不相信,也無法改變事實!

“果然是他!”

“那個叫周青的小子!”



“沒想到他竟然獲得了天級靈決秘籍,力壓了所有天才,真是一匹超級黑馬啊!”

當眾人看到那光束中的消瘦身影之時,臉上的所有懷疑神色頓時煙消雲散,旋即一個個臉上流露出震撼的神色,他們怎麼都想不到,這場天霄宮之行,最大的贏家不是四大地級城鎮勢力,而是一個無名小卒。

那個取得天級靈決秘籍的消瘦身影,毫無疑問,赫然正是周青。

“我就知道,周青不簡單,竟然可以取得天級靈決秘籍!”

雖然被人狠狠的壓制了,但是慕容傲萱並沒有絲毫的鬱悶,心中反而是如同吃了蜜糖一般高興,白皙的俏臉上浮現出淡淡的興奮緋紅色,望著周青身影的美眸中,竟是產生了絲絲崇拜的光芒。

如果取得天級靈決秘籍的,乃是蕭翻雲、羅浩或者林琅邪這三人中的任意一個,慕容傲萱都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崇拜,但是周青卻不同了。

他只是一個無名小卒而已,然而卻以極其強橫的姿態,碾壓了在場所有的高手,取得了這驚人無比的輝煌成績,慕容傲萱怎麼能不崇拜。

“可惡!”

“區區一個無名小卒而已,憑什麼獲得天級靈決秘籍!”

相較於慕容傲萱的開心,林琅邪那可是十分的不爽,臉色陰沉如水,咬牙切齒,嫉妒無比的低聲咒罵著,他本來那麼囂張的出現,是因為對自己取得的成績無比自信,認為絕對可以力壓眾人。

結果最終,卻是被周青壓了過去,之前的言行,就彷彿是一個沉重無比的耳光,狠狠的抽在他的臉頰之上,臉龐火辣辣的疼痛。

蘿莉人妻偵探社 ,對周青卻是極好,百般維護;周青接二連三的挑釁自己,現在又搶了自己的風頭,這種種事情累積在一起的怒氣,終於是讓林琅邪徹底爆發!

“今天,絕對不能讓這個混賬活著離開此地!”

林琅邪眼中閃爍著森然的猙獰殺意,只要周青死了,那麼最大的贏家依舊是他,只要讓周青變成了死人,那麼不管周青所取得的成績多麼耀眼輝煌,都是不作數的。

在那強烈的憤恨和嫉妒心裡催動下,林琅邪身子一閃,離開光束,來到林元的旁邊:”長老,今天我們絕對不能讓這個叫周青的小畜生,活著離開天霄小世界!”

“林琅邪,老夫知道你對那小畜生搶了你的風頭很不爽,但那小子現在被玄月城保護,莫玄的實力跟老夫不相上下,有他保護那小畜生,老夫很難得手的!”

林元雙瞳中陰冷精光一閃,他也很想幹掉周青,但是看到玄月城陣營中的莫玄,卻只能無奈放棄這個想法。

“長老,我要那麼做,可不完全都是因為自己的私人恩怨,更是為了大炎城考慮!”

“那小畜生三番四次挑釁我大炎城林家,還膽敢殺我大炎城林家弟子,若是今天讓他活著離開天霄小世界,消息傳出去,恐怕我大炎城林家,就會被別人恥笑,墮了威名!”

“還有,那小畜生擁有冰火靈體,乃是絕世天才,此番又在天霄宮內獲得天級靈決秘籍,那簡直就是如虎添翼,如果此時不趁著他還弱小的時候將他扼殺,放任他成長的話,他日必然會成為我大炎城林家的心腹大患!”

看到林元沒有出手的意思,林琅邪趕緊曉以利害,畢竟如果林元不出手的話,單憑他自己,是無法斬殺周青的。

“說的很有道理。”

林元聞言,陰冷的眼瞳中閃過一絲異動的光芒,旋即又看到莫玄,皺眉道:”可是老夫也說過了,有莫玄阻攔,老夫殺不了那小畜生的!”

“呵呵,我已經有了一個計劃了!”

看到林元終於心動,林琅邪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猙獰的冷笑弧度,道:”莫玄會阻攔長老,但長老你又何嘗不能阻攔他,我們再花費一些代價,請金剛城或是落葉城的高手,幫我們阻攔玄月城的其他高手,然後我便親自出手。

沒有了玄月城保護的那小畜生,想要他的狗命,還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嘛!”

“不愧是我大炎城林家的天才,果然聰慧過人,短時間內竟然就想出如此好的辦法,那就按你說的辦吧!”


林元聞言,滿意的點點頭,旋即道:”不過,那小畜生現在獲得了天級靈決秘籍,你還有信心一定能斬殺他嗎?”< "那賤民就算獲得天級靈決秘籍又如何?終究不過是一個御法境四階修為的廢物而已,那樣的實力,在我面前只不過是土雞瓦狗而已,沒有別人的阻攔,我要殺那賤民,簡直就是易如反掌,不費吹灰之力!"

聽到林元的問話,林琅邪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無比的猙獰冷笑,笑容中還充滿著無比的自信。

“好,既然如此,那就按你說的做!”

林元也早就想斬殺周青了,只不過之前礙於莫玄,沒有辦法動手才只好暫時作罷,既然眼下林琅邪有了完整的計劃,那麼他自然不會放過了。

頓了頓,林元又道:”老夫現在立刻去聯繫金剛城羅家和落葉城蕭家,五分鐘之後,一起動手!”

“好!”

林琅邪點點頭,旋即嘴角的獰笑越發濃郁,嚴重閃爍這森然的殺意,望著天空中周青的身影,”賤民,就讓再多活五分鐘吧!”

轉眼間,五分鐘的時間過去。

遠處,遊說金剛城羅家和落葉城蕭家的林元,總算是取得了成果,轉身對著林琅邪點頭示意。

“賤民,獲得天級靈決秘籍很了不起嗎?”

“別說你今天獲得的只是一部天級靈決秘籍而已,就算獲得的乃是天霄宗的傳承,也改變不了你那註定要變成一條死狗的凄慘命運!”

“賤民,受死吧!”

看到林元的示意,林琅邪雙眼中涌動的森然殺意,終於不再忍耐,猶如火山般徹底的爆發出來,仰天長嘯一聲,體內磅礴的靈元在此刻竭盡全力的催動,身子一晃,化作一道虹光朝著天空中的周青暴掠而去。

“林琅邪,你敢!”

看到林琅邪竟然對周青出手,慕容傲萱和莫玄的臉上,都是湧出一抹又驚又怒的神色。

“給本長老住手!”

莫玄回過神來,率先爆發靈元,手掌一揮,一道靈元匹煉便是以極端驚人的速度劃破虛空,朝著林琅邪轟了過去,想要將後者阻攔下來。

唰!

轟隆!

然而,就在那道兇猛靈元匹煉剛剛暴掠出一半距離的時候,一道身影突兀的閃現,旋即抬手釋放出一道月牙形狀的火紅光刃,直接將那靈元匹煉給轟成粉碎。

“林元,你這是什麼意思!?”

看到自己的攻擊受阻,莫玄的臉色變得有點難看,沉聲冷喝道。

那道阻攔他攻擊的身影,不是別人,赫然正是大炎城林家的三長老林元。

林元一臉冷笑道:”莫玄,老夫是什麼意思還需要明說嗎?那小畜生不僅膽敢挑釁大炎城林家,還敢誅殺大炎城林家的弟子,這是死罪,就算你玄月城慕容家也休想護著他,那小畜生今天必死無疑!”

“可惡!”

聽到林元的話,莫玄的臉色陰沉的幾乎要滴出水來,然而現在火燒眉毛,他可沒那麼多閑工夫在這裡跟林元打口水戰,輕叱一聲,屬於御法境九階巔峰修為強者的磅礴靈元,猛烈的爆發開來。

面對莫玄的爆發,林元不甘示弱,低吼一聲,瀰漫著炙熱波動的火紅靈元,猶如火焰海嘯般從他的軀體中爆發出來,朝著前者猛烈無比的衝擊而去。

“嗤嗤!”

“轟隆隆!”

兩股雄渾狂暴的靈元,猛烈無比的對轟在一起,虛空中頓時彷彿有一顆特大號的炸彈爆炸般,被炸的猛烈震蕩起來,一圈圈肉眼可見的空間漣漪,帶著濃烈的毀滅氣息,如颶風般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並且,那虛無的空間,也是呈現出一種扭曲的狀態,似乎要在這番對轟之下,徹底崩潰而去般。

“嘶!”

圍觀的眾人,看到這方彷彿末日般的情景,頓時不由得倒抽冷氣,御法境九階巔峰修為強者的交手,實在是太恐怖了,那威勢簡直就是毀天滅地一般。

刷!!然而就在莫玄與林元交手的時候,那林琅邪已經快要衝擊到周青的身旁,眼中陰毒狠辣的光芒劇烈閃爍,右手舉起,頓時一股暴烈無比的赤紅靈元,覆蓋了手掌,散發著可怕的氣息。

“林琅邪,想殺周青,你自己也得付出慘痛的代價!”

看到這一幕,慕容傲萱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焦急神色,旋即有些憤怒的嬌叱一聲,玉手一握,月色光華凝聚成一根吞吐著驚人凌厲氣息的月色長矛,旋即皓腕抖動,那根月色長矛便是嗖的一聲破空而去。

月色長矛劃過虛空的時候,留下了一道淡淡的模糊月色光痕,看起來極其的炫麗,只是在那炫麗的外表之下,卻是蘊含著令人驚悚的威力。

如果林琅邪執意要斬殺周青的話,那麼就在他斬殺周青之後,他本身也會被這根月色長矛給生生洞穿!

“哼!”

然而,林琅邪卻彷彿沒有看到那根呼嘯而來的月色長矛般,鼻間發出一道不屑的輕蔑冷哼聲,旋即不為所動,依舊朝著周青暴掠而去。

“林琅邪想幹什麼?竟然不去抵擋慕容傲萱的攻擊?”

“難道他要跟周青同歸於盡嗎?”

“拼著同歸於盡也要幹掉周青,這仇恨未免也太大了吧!?”

看到林琅邪的動作,周圍傳來了一陣陣不解的驚呼聲,雖說林琅邪的實力很強大,但也沒有強大到可以無視慕容傲萱攻擊的地步,如此行為,在他們看來真的有些瘋狂。

刷!

然而就在眾人不解驚呼的時候,一道流光突然出現在虛空中,攔在了那道月色長矛之前,旋即雙指併攏,猶如一柄鋒利長槍般,劃破虛空,帶著刺耳的嗚嗚尖嘯聲暴刺而出。

叮!

指尖與月色長矛撞擊在一起,咔嚓一聲脆響,頓時無數猙獰裂紋迅速的在月色長矛上蔓延開來,但裂紋蔓延到極限的時候,月色長矛轟然爆碎,而那雙指的主人,也是被震退了好幾步。

“蕭翻雲,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之前不是答應過周青,只要他擋住你三招,你就不在追究他與蕭沖之間的恩怨嗎?你現在算怎麼回事?出爾反爾嘛!?”

見到這一幕,慕容傲萱的俏臉之上,頓時有著一層寒霜浮現出來,冰冷的聲音響起,給人一種冰寒徹骨的可怕感覺,一股寒氣從脊椎直衝心臟而去。

出手阻攔慕容傲萱爆發出的那根月色長矛的,並非是別人,赫然正是落葉成蕭家的蕭翻雲!

蕭翻雲並沒有因為慕容傲萱的冰冷聲音,而受到任何的影響,臉上的神色無比冷漠,淡淡的道:”我出手阻攔慕容姑娘,並非是因為和周青的私人恩怨,而是拿了林琅邪的好處,答應幫他阻攔慕容姑娘一番而已。”

“卑鄙的林琅邪!”

聽到這話,慕容傲萱氣的銀牙一咬,旋即沖著蕭翻雲輕叱道:”蕭翻雲,我最後跟你說一句,你最好趕緊給本姑娘讓開,不然的話,休怪本姑娘對你不客氣了!”

“慕容姑娘,不好意思,蕭某拿人錢財,自然就要替人消災了!”蕭翻雲的態度,依舊是不為所動的冷漠當然。

“既然如此–那你就給本姑娘去死吧!”

慕容傲萱聞言,芳心中的怒氣頓時毫無壓制的爆發出來,冰冷的嬌喝聲中充滿著凜冽的殺機,光潔的額頭中心,浮現出一道月牙標記,那是她的靈魄,月神印記!

雖說以慕容傲萱現在的修為,還無法依靠自己的能力徹底來催動月神印記,但是借用一絲月神印記的威力,還是可以做到的。


施展出月神印記之後,慕容傲萱的實力與氣勢頓時暴漲,玉手虛握,緊接著一柄最少是玄級高階級別的月色戰矛,便是驟然出現,旋即舞動開來,一道道凌厲無雙的月色矛影綻放在虛空中。

唰唰唰!!

無數月色矛影,就好像是那月亮投射而出的萬千月色光束,鋪天蓋地的撕裂著空間,朝著蕭翻雲傾覆而去。

“落葉蕭風掌!”

面對慕容傲萱如此狂暴的攻勢,縱然是蕭翻雲這等高手也決計不敢有任何的怠慢,臉上浮現出一抹凝重神色,旋即雙手捏印決,爆發出一道兇悍的掌勁,轟擊而出。

轟隆!

雙方的攻勢碰撞,震耳的轟鳴聲響徹,旋即兩道攻勢齊齊消散而去,雖說慕容傲萱爆發出的實力極為強大,但蕭翻雲也不是吃素的,想要一舉擊潰後者,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時此刻,不管是慕容傲萱也好,莫玄也罷,都被蕭翻雲和林元拖延下來,短時間內根本沒有絲毫可能擺脫這兩個傢伙的糾纏,只能眼睜睜看著林琅邪殺向周青。

“賤民,你的死期到了!”

“縱然你是擁有冰火靈體的絕世天才又如何?縱然你得到天霄宮內的天級靈決秘籍又怎麼樣?得罪我林琅邪,得罪我大炎城林家,終究只有死路一條!”

“一個未來之星,今天就那麼憋屈的死在我手裡,這種感覺可真是暴爽無比啊!哈哈!”


呼吸之間,林琅邪已經衝到周青的身前,看著近在咫尺的後者,忍不住囂張的哈哈大笑起來,眼中森然殺意暴涌,冰冷精芒劇烈閃爍,看向周青的目光,猶如注視這一具屍體般。< "死吧!"

猙獰的厲吼聲,從林琅邪的口中爆發出來,瀰漫著暴烈赤紅靈元光輝的大手,閃電一般的探出,撕裂著空氣,帶著霸道無比的狠辣勁力,朝著周青的腦袋轟去。

這一招若是轟個實在,別說是御法境四階的修為,就算是御法境六階修為的御靈師,腦袋也要如同一個西瓜般,被瞬間轟的稀巴爛。

“刷!”

然而,就在那赤紅大手即將擊中周青的腦袋之時,他那微閉的雙眼驟然睜開,一團懾人的精芒爆發而出,旋即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匯聚著大量冰火靈元的拳頭,毫無避讓意思的筆直轟了出去。

咚!!

一拳一掌猛烈的對轟在一起,方圓數百米範圍內虛空內的空氣,都是盡數的爆裂開來,旋即周青和林琅邪的身形狠狠暴退,雙腳死死踩住虛空,各自犁出了一道數十米長的清晰氣痕。

“賤民,實力不錯嘛,竟然可以擋住我這一招!”

將暴退的身形定住,林琅邪抬頭望向周青,陰冷的雙瞳中帶著絲絲的驚訝神色,剛才那他一招可是沒有半點的留手,威力極強,就算是御法境五階修為高手,也只能勉強抵擋,會被打成重傷。

然而只有御法境四階修為的周青,不僅是倉促之下還擊,竟然還跟自己對轟成一個平手,如此情況,林琅邪怎麼可能感覺不到驚訝。

不過,這驚訝也只有一絲絲而已,林琅邪嘴角依舊掛著充滿不屑的笑容,並且笑容中,還充滿著一絲貓戲老鼠般的戲虐味道,他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相信不管周青擁有什麼樣的實力,都絕對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林琅邪無比自信的冷笑道:”可惜,就算你這賤民的實力再不錯,在我面前依舊只不過是土雞瓦狗而已,今天你必死無疑!”

“呵呵,不是我的實力不錯,而是你的實力太弱了!林琅邪,你總是口口聲聲的稱呼我為賤民,不知道等你被我這賤民打敗的時候,你會是什麼樣的感受?而那時–你又會算個什麼東西!”

面對林琅邪的鄙視和輕蔑,周青並沒有動怒的意思,只是淡然的輕笑一聲,然後展開了犀利無比的言語反擊。

然而就在話音落下的時候,周青那深邃的雙瞳中,驟然有著一絲絲冷冽的寒芒湧現出來。

這林琅邪三番四次想要殺掉自己,早已經徹底的觸怒了他,哪怕這林琅邪乃是大炎城林家天才弟子的,今天也定要叫他走不出這天霄小世界!

“沒有玄月城慕容家的保護,你這賤民已經是自身難保了,竟然還敢妄言擊敗我?真是愚蠢無知的可笑!”

聽到周青的話,林琅邪臉色一沉,旋即不屑的輕哼一聲,雙腳一踏虛空,腳下的空氣頓時爆裂,旋即其身形好似離弦之箭般,飛快的朝著周青爆沖而去。

瞬息間而已,林琅邪便是跨越了數十米的距離,來到周青的面前,纏繞著狂暴赤紅靈元的右腿,猶如蛟龍出海般,以無比霸道的姿態撕開空間,朝著後者狠狠的轟了過去。

“冰火靈體!”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