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儘管靈寵大賽的結果在昨天就已經公布了,但幾乎全部的靈寵店都沒有像兔子綿羊一般可愛的靈寵出售。

而此時,人們就想起了前一陣子開張的靈寵店,白魂靈寵店!

鳳傾城在店裡忙得不可開交,臨時請來了幾個女子充當售貨員,可依舊趕不上來買的人的速度,想要買兔子靈寵的人排隊排到了大街上。

鳳傾城嘴角微微勾起,當即貼出公告,這兔子靈寵是原本價格的十倍,而綿羊等靈寵則是原本的兩倍。

可儘管如此,仍舊擋不住人們興奮的勢頭,一頭頭靈寵被領走,而鳳傾城桌上放著的綠石銀票也越來越多,竟然像座小山一般。

在開店這麼久以來,鳳傾城請小特等人幾乎抓來了有數萬隻的靈寵,店裡放不下,就放回了家裡。

原本嘲笑鳳傾城開靈寵店,竟然只賣些兔子綿羊,肯定虧死的人,此時也死皮賴臉地來排隊。

鳳傾城一眼就看見了排隊的人當中就有之前在靈寵大賽中打賭的人,當即想起了那個約定,冷笑著提起了紫雷劍就走了上前。

這人正低頭看著手裡的銀票,走近之後才抬起頭來,當即嚇得不輕,差些跌倒在地。

「我們之間的約定,你忘了?」

鳳傾城冷笑著說道。

「大人,大人!小的知錯了,是我不對,不應該看不起大人的兔子,不應該胡言亂語,胡亂詆毀大人,大人你就饒了我吧,我上有老想,下有小,一家等著我來養活呢!」

眼前這男人涕淚齊流,差些沒跪倒在地上給她磕頭。

鳳傾城皺著眉頭,抬腳抵住他的下巴,腳尖一彎,頓時眼前這男人便從地上站了起來,晃了晃腦袋看向四周,似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回事。

「要我饒了你也成,對著我這滿店的兔子靈寵道歉,跟大家說說你覺得最厲害的靈寵是什麼,我就饒了你。」

鳳傾城微微笑著,右手往店裡一指。 這男人也傻了眼,但隨即一咬牙,便朝店裡鞠了一躬,大聲地道歉,隨後轉身朝著眾人大喊道:「我覺得!最厲害的靈寵是兔子!只要是可愛的靈寵,就有著非凡的力量!」

鳳傾城看完,便默默地走回了店裡,數起了桌上的銀票。

可是儘管鳳傾城手指點銀票已經快得只能看見殘影了,但是桌上的銀票一直不見少,因為店員送過來的銀票比數過的更多。

最終一天下來,竟然掙了有一百多萬的綠石,但是店子里的靈寵才賣出去一半,而晚上關門時,外面依舊排著長長的隊伍。

最終一共賣了三天才完全賣了出去,而此時其他的靈寵店想要找兔子靈寵來賣,也已經賣不出去了,因為逍遙城基本是每家每戶都買了一隻。

鳳傾城乾脆把店子一併送給了小特等人,這段時間來,他們也算是辛苦了,而且才是一群少年,本應安逸地生活,卻被生活所逼從事這麼危險的工作。

把這靈寵店送出去之後,鳳傾城也落得一身輕,此時家裡幾乎已經有上千萬綠石的家產了,就算是那已經死了的肥牛陳可也絕對沒有這麼多。

鳳傾城已經變成了逍遙城名副其實的首富。

可她不過是圖個自在,也不張揚,依舊住在那個大宅子里。

這天剛賣完靈寵,鳳傾城一時興起,便帶著小鳳舞一同上街遊玩。

只看見滿大街叫賣老虎豹子等靈寵的小販已經消失了許多,只剩下些賣吃的喝的,還有賣胡蘿蔔青草這種給靈寵吃的食物的。

此時,小鳳舞扯了扯鳳傾城的衣服,好奇地說道:「媽媽,怎麼這些人手裡都牽著一個兔子啊?」

鳳傾城放眼看去,就看見滿大街的人手裡要麼抱住一隻兔子,要麼牽著一根繩子,繩子那頭趴著一隻懶懶的肥兔子。

這兔子樂意的時候就蹦躂蹦躂,不樂意的時候就趴在地上不動,那牽著繩子的人也不惱怒,反而嬉皮笑臉地迎上去,摸一摸自家兔子的毛,揉一揉它的柔軟肚子。

向別人炫耀道:「我這隻兔子可不一般,你看它四肢矯健,兩隻耳朵多長啊,說不定能聽到晚上你和你老婆說夜話。」

那人也不示弱,捧起手裡的灰兔子,就開口說道:「你看我這隻兔子,雙目無神,嘴巴耳朵和那個靈寵大賽的冠軍兔子一模一樣,我這個才厲害呢。」

有時候人們熱臉貼了冷屁股,那傲嬌的兔子非但不理他,還要張口咬他,他卻高興得眉飛色舞,說什麼有巨大的潛力。

而兔子們在街上,想要吃些什麼,就蹦蹦跳跳地跳過去,三瓣嘴一張就咬了起來,小販們也不惱怒,反而笑嘻嘻地遞上胡蘿蔔,反正後面肯定有人急急忙忙地趕過來付錢。

鳳傾城忍俊不禁,便開口對小鳳舞說道:「鳳舞,其實咱們家也有一隻兔子。」

「啊?媽媽,我們家也有兔子嗎?我怎麼沒見過啊?」

小鳳舞一臉茫然,家裡就只有爸爸媽媽還有姐姐,哪裡來的兔子?

可是鳳傾城也不點破,只是開口說道:「這個媽媽也不清楚,但是媽媽知道,這兔子和小鳳姐姐關係特別好,要是回去問問姐姐,說不定能看見兔子呢。」

就看見小鳳舞邊聽著,眼裡便泛著星星般光芒,不自禁地緩緩張大了嘴,驚喜地說道:「太好了!等我回家一定去找小鳳姐姐好好問問。」

看著眼前滿臉期待的小鳳舞,鳳傾城仰天哈哈大笑,帶著小鳳舞逛了半天的街,便回到家裡。

剛一到家,身邊的小鳳舞便急急忙忙脫了鞋子,衝去找小鳳姐姐了。

鳳傾城在屋外笑著看向小鳳所在的房間,果然不久,就聽見一聲衝天的尖銳長嘯,小鳳連滾帶爬地撲閃著翅膀從屋中沖了出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麼兔子,我沒有,我不是!」

小鳳一邊撲閃著翅膀一邊叫著。

鳳傾城抬起頭笑著看向小鳳,就看見她雙眼泛著淚光,一副委屈到家的模樣。

過了一陣安穩日子,鳳傾城像平日一般出門,走在街上,人們手牽著兔子,卻都各自附在耳邊細細碎碎地說著什麼。

鳳傾城皺了皺眉頭,也沒去管,徑直走到那家茶館當中。

這家茶館雖然簡陋些,但茶味足,鳳傾城自從安穩住下,便喜歡到這來喝茶,和老闆也算是老相識了。

剛一跨進門,這茶館裡面也是一般光景,人們交頭接耳,低聲地說著什麼事情,說到緊要處,更是一口拿起茶杯喝乾,頭也不抬繼續說。


她走到窗邊的桌子前,小二便搭著條毛巾迎了上來身邊。

「傾城小姐,今天要喝些什麼?」

身邊傳來小二的聲音。

「一壺清水。」

鳳傾城扭頭,看著小二,開口說道。

「這…」

眼前這小二面露難色,可他轉頭無意中看見老闆的眼神便應了一聲去了。

鳳傾城解開腰間的紫雷劍,剛放在桌上,那老闆就來對面坐下了。

這老闆約莫四五十歲光景,可依舊神采奕奕,身體健碩,是個使劍的大叔。

「傾城小姐,怎麼今天只喝清水呀?」

老闆看著這邊,笑著說道。

「小店可進了一批上好的茶葉,讓我請小姐嘗嘗?」

鳳傾城搖了搖頭,也壓低聲音,開口說道:「老闆,你可知道他們都在說些什麼?」


老闆一愣,隨即開口說道:「噢,原來傾城小姐還不知道,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件事情是從一個小孩嘴裡傳出來的。」

見這老闆邊說邊揮揮手,讓那小二沖壺好茶來。

鳳傾城半眯著眼睛靠在椅背上,也不知是在聽還是在睡。

「傳說中,在上界有一個神秘的地方,叫做混亂戰場。」

掌柜的右手捏成劍指,一道乳白色的亮光便凝聚在指間,手指在桌面上唰唰划動,便留下了混亂戰場四個大字。

「眾所周知,這上界是許久之前由一位法力無邊的大神仙創造而成,而這混亂戰場就是其中沒有完成的部分,也是這位大神仙的一個倉庫。」

掌柜的手掌往上一抹,頓時這四個大字便散了開來,變幻成一座大門將開未開的寶庫模樣。

「在這座創世神的寶庫中,有著許多毀天滅地威能的寶物,而也因為這個對此感興趣,衝進去的強者千千萬萬,但可惜的是,能衝出來的人從古到今只有一個。」

桌上的乳白色光芒再次散去,化成一個重傷者模樣。

「可惜的是,他已經身受重傷,一句話也沒有留給我們。但是我們發現,他起碼已經是數千年前的人了,因為記載中上一次開放是數千年前,但他的模樣依舊是進去時候的樣子,也就是說在這混亂戰場當中沒有時間的流動。」

說到這裡,掌柜的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換句話說,在這混亂戰場中,你能碰見上萬年前到現在的強者,那該是多麼恐怖的地獄。」

掌柜的用手一抹桌子,再化,就變幻成了許多人的合影。

「滅天魔神趙涼平。天降災星錢無名。嗜血惡鬼黃一刀等等等等。這些人都是有記載衝進了混亂戰場的大人物,要知道這些人在當時的上界可是說一不二的狠角色。」

掌柜的兩手並緊了,往桌上一收,頓時那乳白色光芒便消失無蹤。

可再看,他兩手豎著往上一動,登時一座乳白色栩栩如生的光塔便出現在桌面之上。

「而這次,那個小孩無意中撞到了深山老林當中,而在那裡,找到了一座光塔,這光塔雖然仍在發光,但是卻已經倒塌在森林當中。」

掌柜的說著話,那光塔便自個兒無聲地倒塌下來。 「但是在這塔底,卻發現了一個洞。那小孩害怕,就跑了回來到處和別人說,有些有心人早就知道,那混亂戰場的入口,就在一座名為乾光塔的塔底,聽見頓時便一窩蜂地沖了過去。」

正說著,那光塔又散成一粒粒小光粒,變成了幾個人形,躺在桌面上。

「可惜的是,人們在一個星期後,在森林的外圍發現了他們的屍體,而從他們的屍體上,找到了一封信。」

那幾具屍體又再次消散,反倒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個字。

「混亂戰場,二十一天後洞門大開。」

「這封信上的字字跡清秀,墨水在當時找到的時候甚至還沒幹,但是人們四處尋找卻再也找不到那座倒塌的光塔和寫這封信的人了。」

掌柜的長出一口氣,便笑眯眯地看著她。

鳳傾城此時才一抬頭,坐了回來,右手拿起桌上的紫雷劍,便站起身來,往茶館外走去。


混亂戰場?有趣。

過了這麼一陣安穩日子也有些乏味了,鳳傾城心裡蠢蠢欲動,嘴角不自禁勾起,有趣,有趣得很。

鳳傾城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走著,既然如今這件事情已經鬧得滿城風雨,想必那發現光塔的地方已經被翻了個底朝天了,真正的線索只有在城裡才能找到。

走過白魂靈寵店,鳳傾城心神一動,就抬頭走了進去。

放眼一看,小特等人還在忙活呢,正打算悄悄地退出去。

「老闆!」

耳邊就傳來一聲招呼,又看見小特迎面走來。

「小特你先忙吧,我就隨便走走。」

鳳傾城淡然說道。

「老闆別著急走啊,我這可有個大消息呢。」

小特一改老練的常態,顯得有些孩子氣,看起來倒是沒什麼違和感。

「你說。」

既然如此,鳳傾城就順著小特的手走到店裡坐下,開口說道。

「是關於混亂戰場的消息。」

小特壓低聲音,像是在說什麼了不得的大秘密。

「這混亂戰場可是厲害得不得了,聽說裡面遍地都是寶物,可惜的是在裡面守護的強者比寶物更多,和老闆你不一樣,要是我們這種小角色,就算是花光了十輩子的運氣,碰巧進去了,也是落個橫死的下場。」


他嘆了口氣,但隨即又來了精神。

「老闆你應該也知道混亂戰場要打開的事情吧,雖然那封信上有時間,但是誰也不知道會在哪裡打開。」

小特更是往她耳邊湊了湊,說道。

「但是我這呀,可有絕密的消息呢,那混亂戰場打開的地點就在逍遙城往東,有座小山環繞的湖畔,到了二十天後開放的日子到了,湖水衝天,會露出那座倒塌的光塔和入口。」、

鳳傾城仔細聽著,可是越聽越是不對勁,開口問道:「小特,你這消息是從哪裡來的?」

可小特此時卻面露難色,支吾著說道:「老闆,這個…這個我不能告訴你。」

鳳傾城看他眼神堅定很有誠意,也就不再追問,道了聲謝便走出了店子。

「老闆,你送了我這麼大的店子,我想來是一輩子都無以為報了,還請你相信,我說的絕對不錯。」

小特的聲音在身後遠遠傳來,鳳傾城回頭笑著點了點頭,便扭過神來繼續往前走著。

此時已經快要中午,便朝著家裡走去,碰巧看見在前面拐彎小巷裡,幾個人鬼鬼祟祟地低聲談論著,看見她走來,更是抬頭,鋒利的眼神便如刀劍刮來,隨後又走進了這小巷中。

鳳傾城心神一動,便悄悄快步跟了上去,如今逍遙城風風雨雨地皆是混亂戰場的事情,這群人說不定知道什麼。

可鳳傾城剛貼著牆壁走到這轉角邊上,突然一柄匕首就從小巷中伸了出來,冰涼涼地抵住鳳傾城的喉嚨,她面不改色,這出手速度,比自己慢多了。

正準備猛地出手把這匕首拉開,就聽見小巷中傳來一陣難聽聲音。

「桀桀桀,就憑你這個下界賤人也想進入混亂戰場?我看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這聲音說罷,便有力道拉著鳳傾城身子閃進了這小巷當中。

鳳傾城定睛看去,就看見有三人站在自己面前,前面一人手執匕首抵住她的喉嚨,臉上面色猙獰。

「唔。這下界母狗長得倒還有幾番風味。」




Related Articles

「哼!」

劉洛雲冷哼一聲,把臉轉過一旁,不再說話。...
Read more

武器:無

仙藥:無 …… 果然升級了!哈哈哈! 「...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