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的小火龍?阿萊格里不由暴汗,這隻可愛的小火龍動輒間能毀滅一整座城市。

在赫爾修斯的攛掇和誘騙下,阿萊格里和阿摩西奇簽訂了一個契約。

在阿萊格里叩開「鐵鑄之門」之前,阿摩西奇將作為他的魔寵存在。按照赫爾修斯的原話,「這有利於雙方互利合作關係的加深,更有利於阿摩西奇對於工作完成量的實時監督」。

作為魔寵,阿萊格里可以將他收回自己的靈魂空間,比如此時此刻。

契約空間是靈魂之海中隔絕出的一個空間,是介於時間和空間之中的一種特殊存在。所以召喚魔法師的徽章構成中有代表空間魔法的顏色,但是卻沒有魔法師能研究到關於時空間魔法的任何一點奧秘。

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赫爾修斯居然也能將靈魂投影到契約空間之中,阿萊格里懷疑這和靈魂綁定有關。

但也幸好這個空間是隔絕的,否則阿萊格里一定會被兩人的爭吵聲煩到死。

******

「對了,阿萊……巴巴,」兩人下馬休息的時候,賽麗爾忽然問道,「你偽裝成傭兵戰士,真的能瞞過去嗎?」

「你指的是?」

「莫非你真的會武技?」賽麗爾黑白分明的眼睛看著他。


阿萊格里搖搖頭,「可是誰會檢查我會不會武技啊?」

「這樣很容易露出馬腳來吧?」賽麗爾沉吟道,「要不要我教給你一些,你準備偽裝什麼等階的戰士?」

「至少也得是個高階戰士吧?」阿萊格里笑道,「要不你教教我?」

「滾。」

最終,阿萊格里還是趁著休息的時間,跟著賽麗爾學習了一些簡單的武技知識。

至少,作為一名傭兵戰士,他連拔劍都不會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嘖嘖,姿勢真是醜陋到家了啊,」赫爾修斯不知道什麼時候鑽了出來,「偽裝成高階戰士倒是一個好主意,但你真的以為練練拔劍就可以了嗎?」

「啊我親愛的老師,你肯定有好主意吧?」阿萊格里停下枯燥的鍛煉,像是遇見了一個大救星一樣。

「真笨,我問你,高階戰士最大的特點是什麼?」赫爾修斯哼道。

「氣勁?」阿萊格里試探道。

「沒錯,」赫爾修斯點點頭,「我教給你一個小技巧,能讓劍上激發出火焰氣勁。而你現在的任務,就是想一個狂霸的招式名字,然後擺一個帥到無以言喻的姿勢。」

「那我要是遇到真正的高手怎麼辦?」阿萊格里喃喃。

「跑,」老法師果斷道,「跑到沒人的地方,幾個法術炸死他。」

「那要是到處都是人呢?」

「那就幾個法術炸死他,然後跑。」

「你還真是睿智啊,老師。」

******

賽麗爾擬定了一條路線,他們斜向趕路,嘗試著趕上商隊。如果三天內還沒有發現商隊的蹤跡,那就直接去庫圖城與他們會合。

既然現在阿萊格里自認為偽裝的天衣無縫,他現在很迫切的想去一個足夠大的城市,打探一下現在大陸的形勢和自己那些朋友的消息。

事情發生了還沒多久,光明教會肯定也會暫時性的封鎖外流。聖塞特斯蒂安帝國本來就是神聖同盟的邊緣地帶,小一點的城市根本還探聽不到什麼消息,但是像庫圖城這樣的大城市的傭兵工會,一定能獲得他想要的東西。

日夜兼程的趕路之後,距離庫圖城僅僅有小百里地的距離。

他們也得以暫時性的休息一下。

荒野中,馬匹拴到一旁,賽麗爾與阿萊格里對面而站。阿萊格里想要檢驗一下自己的學習成果。

氣氛肅然。

黑色氣勁結成絲狀,三柄月牙短刀在賽麗爾的控制下,圍繞著她翩翩飛舞,顯得玄奧而強大。

微風吹拂衣襟,站在她對面的阿萊格里,賣相一點也不比她差。

他探手向後,利落地拔出長劍,雙手持握,斜向上撩起,隨時準備重重揮落。

動作如行雲流水,氣勢磅礴,充滿了一往無前的決心。

「好賣相!」賽麗爾嘻嘻笑道。


阿萊格里不理他,默念幾句,長劍上居然泛起了纏繞如蛇般的火焰絲縷,看上去和高階戰士的火焰氣勁毫無區別。

他默念幾聲,長劍上的火焰氣勁蓬勃燃燒,「劍氣」伸展出去一米還長。這樣程度的劍氣,至少也是巔峰的高階戰士才能輕鬆施展。

賽麗爾不由驚訝地瞪大了眼睛,這種事情連她這個正宗的高階都做不到。

可是更令人驚訝的還在後面。

對面的阿萊格里大喝一聲,吼出了他苦思多日的招式名稱。

「賊子,接我這招——八荒**唯我獨尊……尊……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天下第一狂霸叼拽烈焰斬!」

這個招式實在太叼,一口氣念完難免有點喘。

(第一更,逐漸進入正軌) 聖塞特斯蒂安帝國是「神聖同盟」的三大國之一,但一直處在比較邊緣的尷尬位置。

一直以來,它不是光明教會的傳統勢力範圍,而是在上一次惡魔軍團的入侵中暫時性的附庸光明教會。雖然在漫長的時間裡,光明教會一直努力歸化這個大陸最東南的國度,但是聖塞特斯蒂安帝國卻一直保持著若即若離的距離,不願意放棄自己的duli地位。

「神聖同盟」的另外兩個大國中,以文化藝術和工商業發達聞名的「布亞達帝國」,壓根就沒有任何反抗的野心。

「伊恩帝國」更加乾脆徹底,他們將「聖城蘭肯」定為第一都城,甘願放棄了自己「帝國」的名號,改稱「伊恩公國」,伊恩王也放棄了自己的王位,降格為大公。

這讓光明教會異常欣慰,賜予了「神聖伊恩公國」的名號,敕封伊恩大公「神眷」的聖名。

與這兩個親兒子相比,聖塞特斯蒂安帝國就像是一個桀驁不遜的野孩子,養不熟,扔不掉,讓光明教會頭疼不已。

但就是這個野孩子,卻一直在努力地掙扎求存。在不知不覺中, 逃避公主的點情記

庫圖城,就是帝國大力發展工商業的浪潮中,湧現出來的新興商業城市。

它位於聖塞特斯蒂安帝國的東北方,是整個區域的工商業中心。它的正北方是黎明山脈的南麓,往東是一片無垠的大沙漠和其中的游牧民族,東北方跨越沙漠可以抵達山地矮人和高地野蠻人的國度,往西偏北的方向則能溝通耳語之森中的高地精靈部落。

這樣得天獨厚的區位條件,讓它成為異族商品的主要交易地點。

唯一內測玩家 ,各個種族的冒險者,在庫圖城中都很常見,居民們也都習以為常。

像阿萊格里這樣,瞪著兩個眼睛左顧右盼一臉新奇的,反而並不多見。

「保持點風度,」賽麗爾哼道,「你現在可是一個走南闖北的高手。」

「高手」阿萊格里點點頭,勉強收斂了一下姿態,但是隨後就差點把眼珠子都崩出來了。

「這——這——」

眼前不遠處,赫然有一個俊朗的高地精靈,正摟著一個羞澀的女矮人。

「這個……」賽麗爾也不由目瞪口呆,「這……就是愛情吧。」

******

定下神來,阿萊格里直接趕往城市中心的傭兵工會。

從城門口的守備軍到大街小巷,阿萊格里還沒看到有關自己的通緝令,很可能獵殺者的觸角還沒延伸到人類世界的邊緣來。

但是首先,他必須得知道自己離開之後,斯諾頓帝國的局勢。

而在信息的獲取和傳遞方面,覆蓋了整個大陸的傭兵工會系統顯然有著極高的效率。

阿萊格里拿著一杯不知名的果汁飲料,粗略的翻看著任務列表,只找到一個有關自己的信息。

發布人為「光明教會」的獵殺任務上,「邪法師阿萊格里」的名字已經存在了很久。很久之前在瓦努納阿萊格里就發現過,獎勵金額是1000枚金幣。到了現在,經歷金額居然變成了0,卻標註了一行小字「光明教會的謝意」。

這種無價的獎勵,足以證明光明教會已經對自己展開了行動。

賽麗爾坐在旁邊淺飲著一杯酒,看到這裡不由驚訝道,「我是越來越好奇你做了什麼惡行了,『光明教會的謝意』這種獎勵,說明你已經進入了宗教審判所的『獵殺名單』。」

阿萊格里笑笑,試探著問道,「 逆問 ?」

「不能,」賽麗爾笑道,「傭兵工會的總部設立在托爾姆聯邦,保持完全中立,不介入任何勢力的爭奪。就是光明教會需要做些什麼,也必須通過傭兵工會發布任務,比如這樣。」她用手指敲了敲阿萊格裡面前厚厚的任務列表。

「你想做什麼?」賽麗爾好奇地看著他。

「我以前有個傭兵團,現在用那個名義的話,會不會被光明教會發現?」阿萊格里問。

「如果你是團長的話,可以把傭兵團轉讓給別人,光明教會查探不到,哎——你幹什麼去?」

「先去幫阿里巴巴註冊個傭兵身份。」

「你確定那個什麼什麼烈焰斬不會被看出來嗎?」

「不試試怎麼知道?」阿萊格里哼道,自信滿滿。

******

阿萊格里坐在傭兵工會的大廳里,手裡拿著一本嶄新的傭兵日誌,屬於「高階戰士」阿里巴巴的傭兵日誌。

他剛剛在辦事窗口選擇把「悲傷傭兵團」的所有權轉讓給了「低階傭兵」阿里巴巴。根據傭兵工會的規定,這個決定立即執行,並且會儘可能迅速的通知「悲傷傭兵團」的兩位副團長,「迪奧斯」和「伊爾洛」,他們兩人有權加以否定。

阿萊格里的目的就在於此,有什麼渠道,能比傭兵工會還快捷地將自己的還活著的信息傳遞給他們呢?

而根據他和賽麗爾在傭兵工會中到處打探得來的信息,斯諾頓帝國的現狀也基本可以了解。

現在的斯諾頓帝國,正式陷入了分裂的亂局。

大王子約納斯在光明教會的支持下,在都城瓦努納正式宣布登基為王,在費恩將軍的幫助下徹底控制住了瓦努納戰區的局勢,加上他本來就掌握著的東部「奔狼山戰區」,以及帝國中部東部和東南部的大部分次級戰區和郡省。加起來總共佔據了帝國一半左右的領土。

「雷霆獅子」納奇尼則在「聖血河戰區」的諾曼城宣布加冕,他掌握了帝國西部南部和西南部的兩個一級戰區已經相對應的領土,大概佔據了帝國總面積的三成左右。

另外,最北方的「雪獄冰原戰區」也宣布duli,並支持納奇尼王子,但魯伯丁將軍必須防備奧爾堡帝國的入侵,因此只能對約納斯進行有限的牽制。

其餘的帝國領土則陷入一片混亂,有duli的,有進退兩難的,也有暫時觀望的,大陸第一的斯諾頓帝國,已經徹底陷入了戰亂。

令人欣慰的是,流動軍團則大部分倒向了納奇尼王子。雙方的領土比例是3:5,軍力比卻恰好相反,是5:3。即使加上被斷了後路的聖殿騎士團,納奇尼王子的軍力依舊佔優。

除了「鐵壁關戰區」的駐軍需要抵抗神聖同盟的進攻外,其他的軍團已經相互靠攏,就地反擊。

現在的情況是,斯諾頓戰亂,納奇尼大舉反攻,約納斯步步後退,「神聖同盟」的軍隊想要繞過鐵壁關打通與約納斯之間的通道。

納奇尼則想搶在這之前,徹底擊潰約納斯的主力奠定勝局。

戰爭,如火如荼。

(雙更,糾結還看不看歐冠)

; 「聖血河戰區」,諾曼城。

這個位於原斯諾頓帝國西南腹地的中心城市,又被稱作「獅子城」,是斯諾頓帝國的發跡之地,也是帝國戰士們心目中的聖地。

諾曼城市中心,納奇尼的王宮已經進入規劃施工狀態,隱約能看出粗曠卻簡樸的輪廓。

新王登基,百廢待興,除了必要的門面之外,納奇尼不想耗費太多國力用在這些方面。

新的文官政務系統已經初步建立起來,但是主要的任務還是為前線的軍隊服務。

迪奧斯主動申請,跟隨納奇尼王子一起去了前線鍛煉,諾曼城裡伊爾洛的熟人只剩下了艾西婭等為數不多的幾個。

眼看艾西婭天天發獃,伊爾洛也也想了很多方法,今天就把艾西婭拉了出來,在諾曼城的街頭上隨處的閑逛。

這位很可能是未來王后的俏麗姑娘,在此時的諾曼街頭卻沒有幾個人認識,也不需要做出任何掩飾。

像其他的城市一樣,傭兵工會在諾曼城最繁華的街道上也擁有一個規模不小的分會。畢竟,作為斯諾頓帝國的西南重鎮,這裡是冒險者們前往迷霧沼澤和精靈故土等地的重要中轉站。

鬼使神差般,伊爾洛問了悶悶的艾西婭一句,「進去看看?」

似乎是響起了自己偽裝傭兵時的舊日情懷,艾西婭猶豫著,終於還是笑笑點點頭,

「好,我其實也有一本傭兵日誌呢。」

「是嗎?那你可以考慮加入我們傭兵團啊,」伊爾洛笑道,「雖然名字不怎麼好聽,但是團長可是阿——」

「阿萊格里么?那我可以加入啊,」伊爾洛的聲音剎住了,艾西婭反而像個沒事人一樣,「反正以後也用不到了。」

「那好,」伊爾洛和艾西婭走過大廳,斜靠在一個辦事窗口附近,隨手把自己的傭兵日誌遞了進去,「我是『悲傷傭兵團』的副團長伊爾洛,要吸納一名新的團員。」

「您好,請問那您把他帶來了嗎?」辦事員公式化的詢問,隨後笑道,「您是『悲傷傭兵團』副團長伊爾洛先生?」

「是。」伊爾洛自以為充滿魅力的微微笑。

「你有一條沒有處理的團隊訊息,需要現在處理嗎?」



「團隊訊息?」伊爾洛有些不解,艾西婭也好奇地湊了上來。

「『悲傷傭兵團』團長低階魔法師阿萊格里先生,已經將團長的職位轉讓給了高階戰士阿里巴巴先生,你可以確認這一轉讓,或者與另一名副團長一起否認這一決定。」

「阿萊格里……阿里巴巴?」伊爾洛的表情從驚愕到疑惑,從疑惑到喜悅。

他與艾西婭對視了一眼,艾西婭終於從他的目光中確認了什麼,茫然的表情逐漸變得驚喜交集。

「高階戰士?這傢伙在搞毛?」伊爾洛笑罵道,重新問辦事員,「您好,能不能問一下這件事發生在哪裡?」



Related Articles

「悲歡掌!」看到雷始再次出手,場下觀戰的雷盟成員,又忍不住驚訝出口。

「據說這悲歡掌蘊含著很強的情緒波動,能夠...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