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的這古獸立於林毅的面前,全身潔白透徹,再加上那一雙藍如寶石般的眼睛,瞪着自己,簡直就如同春水一般柔美。

看着眼前這似馬非馬,而似鹿非鹿的古獸,林毅竟是一時心中惻隱,不想將其殺害。

但顯然那白玉嘶風獸看不出林毅的心聲,一擊退避,轉眼打了一個響鼻,身上竟是爆發出一層白芒,再次朝着林毅爆衝而來。 面對這白玉嘶風獸的攻擊,林毅極爲無奈,心中又起了惻隱之心,已是不忍,竟是帶着十方玄尺迅速朝着身後撤離。

然而,也許是林毅心中實在是太過於低估這白玉嘶風獸,眼見速度增長到了極致,轉眼間面前身高丈許的嘶風獸便是衝到了自己的跟前。

已是措手不及,連連後退的林毅只感覺前胸一陣刺痛,旋即便是被這嘶風獸直接給撞飛了出去。

見此,林毅心中不免驚駭,好在身上有着戰甲護體,方纔是緩解了不小的衝擊力,但很顯然還是被這古獸撞得一陣翻騰,許久之後方纔是徹底站起身來。

林毅心中一時難受,再看看那白玉嘶風獸的樣子,顯然對於自己極爲看不起,登時心中一股怒火,大吼道:“畜生,老子好心待你,沒想到你是這般冥頑不靈!”

見着嘶風獸,林毅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能不能聽懂人語,但心中怒火憤懣難平,還是大罵了出來。只見的那嘶風獸腦袋一歪,竟是停了下來。

見此,林毅心中大驚,暗道:“難道這傢伙能夠聽懂我說的話?”

林毅心中一時欣喜,這嘶風獸能夠聽得懂人語的話,那自然便是好的,自己恐怕也就不需要如此麻煩了。

又聽得噬魂在識海之中道:“小子,嘶風獸可是十大凶獸之一,若不是滅絕的差不多了,也不會被世人如此遺忘了。”

聽着噬魂的話,林毅略微遲疑,這獸類在被自己大罵了一通之後,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什麼動靜,心中更加篤定這傢伙懂得自己說的話了。

又再次問着噬魂,道:“這傢伙能不能聽懂我說的話?”

“這頭嘶風獸還未成年,想要讓它聽懂你說的話,顯然是不可能的,但基本的喜怒哀樂還是能夠感覺到的!”

聽着噬魂如此一說,原本內心還有激情的林毅瞬間便是消耗殆盡。但轉念一想,既然這嘶風獸身爲十大凶獸之一,自己要是將它俘獲,豈不是妙事?

心中如此一想,林毅自然也要去做,思及此,也只能向噬魂尋找方法了,果然,只聽的後者啞然大笑道:“這嘶風獸的性格極爲桀驁,你小子想要降服它倒也不是不可以!”

將降服嘶風獸有希望,林毅心中大喜,連忙又詢問降服的辦法!

“嘶風獸的性格高傲,想要降服它自然不會像其他的獸類一般簡單了。”說到此處,只聽噬魂故意停頓片刻之後方纔是道:“嘶風獸降服的唯一辦法便是徹底打敗它,如此方纔是會心甘情願地任你驅使!”

聽着此話,林毅心中啞然,搞了半天自己還是要面臨和這嘶風獸戰鬥的結局啊。林毅心中極爲清楚,別說是打敗這嘶風獸了,只要自己在這古獸的手下堅持十招之下便是極爲高興的一件事了。

思量片刻之後,林毅也是無語,只得心中暗暗下定決心,臉上神色突然一炬,對着數丈之外的嘶風獸大喝一聲道:“既然你小子如此喜歡和我戰鬥,那就讓小爺來陪陪你吧!”

說罷,便是腳尖輕點,竟是瘋狂朝着一丈多高的嘶風獸飛身撲殺過去。

後者顯然是沒想到林毅敢和自己大戰,心中有些驚訝,潔白如玉的腦袋略微偏轉,竟是如馬一般嘶鳴一聲,旋即後蹄輕點,也是朝着林毅急速掠來。

面對嘶風獸,林毅心中極爲清楚對方的速度,心中再也不敢大意,雙眼緊緊盯着前面這巨大的白色身影。

眨眼間,只見的兩者便是撞擊在了一起,林毅手中的十方玄尺作棍,全身魂力如同峽谷激流一般瘋狂涌入玄尺之中,旋即便是當頭一棒朝着那嘶風獸的頭頂砸將過去。

後者見之,倒也不慌張,只見原本還朝着林毅瘋狂掠來的白色身影轉眼便是朝着身旁一側,旋即前提提起,轉眼便是朝這裏林毅踹了過來。

原本還雜瘋狂進攻的林毅沒有想到這嘶風獸的反應速度竟是如此之快,一時躲閃不及,暗暗叫道:“不好!”果然不出意外的只感覺腰身一陣劇痛,旋即便是再次側飛了出去。

雖然身上極爲劇痛,但林毅還是不敢有絲毫遲疑,身形在空中猛地一個翻滾,手中玄尺一翻還是瘋狂的朝着嘶風獸劈將過去。

後者見之,心中自然是大駭,沒想到林毅在這遭受重創之際還有能力反戈一擊。

登時只聽的一聲獸鳴,再加上林毅的一聲悶哼,兩者旋即紛紛推開。

林毅只感覺身上疼痛難忍,再看看腰身,竟是被那嘶風獸的前蹄踹的青一塊紫一塊的,心中難免有些驚駭,要知道自己的身上可是還有這戰甲的保護的,即便是這嘶風獸再強大,也不可能如此無視戰甲的威力啊。

然而,雖然心中有些驚異,林毅知道這嘶風獸在遭受了自己的一擊之後想必也不會好到哪裏去。

果然見的遭受打擊的嘶風獸不斷地晃着自己的腦袋,顯然也是被打的暈頭轉向了。

見此,林毅心中大喜,對着那嘶風獸喝到:“畜生,現在知道爺爺我也是不好惹的吧?不如今天就徹底臣服與我,爺爺定當好好待你的!”

雖然這嘶風獸懂得自己的喜怒哀樂,但林毅還是大聲吆喝出來,不爲別的,只是爲了讓這畜生知道自己心中所想罷了。

許久, 史上第一升級 ,其聲實在是有些悲鳴。

見此,林毅心中極爲疑惑,也不知道這嘶風獸現在到底是要做什麼!

然而,還不等林毅反應過來,便是隻聽的噬魂在體內大叫道:“不好,小子快逃,這畜生想必是要召喚周圍的獸類了!”

聽罷,林毅心中大驚,若這嘶風獸真的是在召喚周圍的獸類,那自己豈不是要落得個被圍攻的下場?


經過在這天焚谷內一個月的生活,林毅早就明白,這天焚谷內的獸類可是不比那外面的各種魂獸,要是論起這些獸類,無論是實力還是體型都要比外面普通的魂獸強大許多。

看着那嘶風獸叫的越發心酸,林毅幾乎可以肯定這傢伙一定實在召喚這周邊的獸類。心中雖是極爲憤怒,但還是不敢遲疑,旋即腳尖輕點,瘋狂朝着這谷外衝將出去。

林毅的身形極快,而那嘶風獸見此,也是極快地反應過來,後腳猛地一踢,竟然也是對着林毅逃跑的方向跟了過去。

見此,林毅心中叫苦不迭,這嘶風獸的速度可是遠勝於自己,饒是自己拼盡全力,還是沒有跑出十丈便是再次被對方追上。

只感覺一陣勁風再次朝着自己瘋狂撞擊而來,林毅無奈,只得提起全身魂力,在身後凝結出一道光罩企圖阻擋突如其來的撞擊。

然而,那嘶風獸的撞擊力道顯然是超出了林毅的想象,只見的巨大的犄角瞬間撞擊在林毅的後背之處,旋即聽得如同冰裂一般的聲音,那林毅身後凝結出來的光罩轉眼便是碎裂在地。

見此,林毅心中大駭,旋即便是隻感覺身後如同有着千鈞之力一般,整個身子都已是飛了出去。

但現在的林毅可是管不得如此之多了,這嘶風獸的撞擊也正好將自己的速度再次加快了幾分,雖然身上有些劇痛,但還是極爲高興,藉着這股力道,瘋狂地衝了出去。

後面的嘶風獸見此,再次“嗚嗚”嘶鳴起來,旋即也是馬不停蹄地朝着林毅追了上來。

……

周圍烈風陣陣,漆黑一片的天焚谷地,林毅手持着十方玄尺,不要命地朝着前方奔跑而去。

由於害怕在這黑暗之中被那嘶風獸看清楚自己的身影,故此現在就連四象火訣的火焰也是沒有點燃。

若不是這天焚谷內的地形還相對較爲平緩,林毅甚至都擔心自己什麼時候保不齊地撞擊在什麼東西之上。

突然,只聽的周圍數聲“嗷嗚”之聲響起,林毅心中一顫,這聲音像極了狼羣,卻又並不是,帶着一絲絲的陰冷氣息傳至林毅的耳朵之內。

見此,林毅也是在心中不禁的想到:“恐怕這嘶風獸向前叫來的幫手已經到了。”

心念一沉,飛速前進的林毅也不想再如此逃命下去,旋即收斂周身魂力,聽了下來。

見此,那嘶風獸亦是停下,腦袋側歪着,看着手持玄尺的林毅,不斷在周圍繞來繞去,躊躇不前。

見此,林毅心中也是安心不少,旋即便是從指戒之中取出數塊魂石吞噬而下,瘋狂地補充着體內的魂力。

不多時,只見的那黑暗之中數雙綠油油的眼睛不斷靠近,這眼神就如同九幽之內的寒燈一般,讓的靜立吸收的魂力的林毅不寒而慄。

那後來的數頭魂獸不斷靠近,知道林毅看清,纔是發現竟是一頭頭全身長着詭異白毛的野狼般獸類。

但仔細一看,方纔是發現這些獸類腳上竟是帶着極爲鋒利的硬爪,如同鋼刀一般,直插腳下的泥土之中。 見着那一頭一頭的狼形獸類,林毅心中不斷髮憷,細細一數來,竟是有着四頭狼獸。

在感覺着那狼獸所散發出來的氣勢,林毅心中無語,如此強橫的氣息,就算是一般的五階魂獸也不可能做到啊。

面對不斷向自己靠近的狼獸,林毅登時感覺有些上天無門,心亂如麻。

相互對峙也不過是數息的時間,便是隻見的那狼獸突然齊齊“嗚嗷”的叫了出來,旋即便是朝着自己飛撲過來。

狼身飛撲,利爪帶着陰光,在黑暗之中的白狼顯得極爲醒目,見此,林毅不敢有絲毫的怠慢,腳下步伐如同鬼魅一般,飛速朝着數丈之外閃去,手中的十方玄尺無鋒而起,帶着如同刀片一般的勁道,急速飛掠。

眨眼之間,人狼大戰四起,被石頭狼獸圍攻的林毅何曾如此吃力過?手中的招式即便是再快,還是不斷吃癟,不到半刻鐘的時間竟是已經被四頭狼獸輪番攻擊了一個遍。

心中大怒,即便是剛纔和那白玉嘶風獸對峙的時候也不曾如此尷尬過呀。

看着身上不斷滲出的鮮血,林毅的臉色白如死灰,腳下更是不斷趔趄,東倒西歪,似乎立馬就要倒地一般。

接連受到攻擊,林毅額頭之上汗珠直冒,心道:“如此下去,估計還不等老子抓住那嘶風獸,這些幾頭破狼就能把老子給活剝了。”

心中雖是極爲明白現在這般狀況定然難以維持,但林毅卻是無能威力,這石頭餓狼將自己團團圍住,即便是使出渾身解數,也不可能如此輕易就能成功突圍的啊。

那一旁的嘶風獸見着林毅吃癟,嘴裏也是不時地發出咿咿呀呀的叫聲,好似心中也極爲開心看着林毅如此痛苦一般。

一邊招架着狼羣攻擊,一邊想方設法準備逃離的林毅並不是沒有看見那嘶風獸的表情,心中不禁是暗歎:“這懂得感情的古獸就是不一般!”

但此時看着那嘶風獸似笑非笑的表情,處處受傷的林毅心中哀嘆,一股怒火登時升騰起來,大罵出口:“你個畜生別得意,早晚老子要扒了你的皮,燉湯喝!”

聽着如此,那站在旁邊的嘶風獸猛然臉上無光,好似聽懂了林毅現在所說的話一般,又是嘰嘰喳喳的嘶鳴了起來,片刻紫紅竟是渾身泛着白光,前蹄微微擡起,旋即便是

爆衝過來。

見此,林毅林毅心中又是一驚,沒想到這嘶風獸竟是如此的記仇,自己只不過是一時氣不過罷了,就能引得它如此暴躁。

但雖然心中對於這嘶風獸有些反感,林毅還是不敢怠慢,四頭白狼就已經夠自己受的了,現在再加上這一頭強橫的嘶風獸,恐怕自己不需要一息時間就能被打趴下了。

見此,林毅來不及再去思考,心中默唸,旋即催動起熔山罡,手中的火焰也是升騰而起。

隨着火焰的火焰的升起,只感覺周圍的溫度登時上升了不少,再看看那四頭狼獸,顯然也是被林毅的這火焰震懾住了。

看着狼獸止步不前,林毅心中方纔是微微緩解了一點,果然是狼獸,天生害怕火焰的這種秉性怎麼也改不了。

可是狼獸的攻擊受限,那嘶風獸卻並不害怕林毅手中的火焰,不等那些個狼羣反應過來,似乎是帶着狂風的嘶風獸旋即便是朝着林毅瘋狂的衝撞而來。

感受着陣陣勁風的林毅心中大驚,強忍着之前被狼獸撕裂的傷口不斷後退。



心急之中,手中的火焰猛地升騰而起,竟是形成一道數丈寬的火幕,“砰”的一聲,林毅雙手前推,直接將那火焰扔了出去。

火幕雖說威力不大,但也重在來得突然,本來急速朝着自己掠來的嘶風獸見此,竟是硬生生的剎住腳步,看着眼前熊熊燃燒的火幕,竟是停滯不前。

倉鼠要吃雞[電競] 媽的,跑也!”

見此,林毅心知機不可失,登時爆發出體內的魂力,朝着那嘶風獸相反的方向瘋狂逃出。

……

一路之上,林毅馬不停蹄,幾乎是使出了自己的渾身解數,兩耳陣風呼嘯,腳下的枯葉更是被連帶捲起。

急速逃命的林毅根本來不及看清周圍的景象,腳下如同查了翅膀一般,飛也似的朝着青嵐劍宗的據點衝了回去。

一路行來,原本只需要兩個時辰不到的路程,此次竟是被林毅直接給縮短了一半的時間。

知道前方出現一片大大小小的帳篷之後,急速奔跑的林毅方纔是感覺心中逐漸的安靜了下來,可前進的步伐還是沒有減慢多少。

眼見衆多的弟子行走於據點之中,爆衝的林毅如同旋風一般急速衝了進去。

衆多弟子見着,只感覺一道如同疾風般的聲音飛速掠入那不及人高的帳篷之內!

“這是什麼?”

雖然在場的不少弟子能感覺到林毅身上的氣息,但依然是極爲震撼,心中不免有些擔心。

“好像是新來的那林毅!”

只聽的一名感知稍微敏感的弟子道,旋即又是搖了搖頭。

“就是那小子,據說掌門讓這小子前去斬殺白玉嘶風獸,也不知道到底成功了沒有!”

“哈哈哈,你說這小子要去斬殺白玉嘶風獸?簡直就是笑話嘛,那白玉嘶風獸當初可是有着六名弟子前去,想要將其收服,最後還不是灰溜溜地跑了回來!”

衝進帳篷之內的林毅恐怕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就這般被青嵐劍宗的弟子議論來議論去的。但此時也是顧不得其他,只感覺身上的傷口如絞痛一般,讓的自己難以接受。

連忙將身上的衣物除去,竟是發現那周圍的血液竟是已經呈現爲黑色,登時心中大驚,暗道:“難道說那白狼的爪子上有毒不成?”

見着自己身上的傷口,幾乎所有由白狼造成的傷口都是流出的黑色血液,不用想也知道是受了那白狼爪子上的毒物感染了。


Related Articles

聽到鄒小北的話,馬龍和胖子的臉上就是一喜。

互相對視了一眼後,兩人二話不說就去找人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