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六公子朝著馬車側處的祝將軍支了支下巴,往人群中元圓圓的方向指了指。

九公子不知怎的,心裡有點不爽,開始怨念元圓圓起來,以後再也不要理會這個胖女人,哼!

想著想著,乾脆直接放下帘子,又回到馬車裡,一個人在那裡不知在想什麼。

金軍部隊在快到明都外二十里處,停駐軍營,並沒有浩浩蕩蕩一路跟來明都內城,此次行人為了方便上路,眾人都是身著便服。

祝將軍騎著一匹駿馬,「嗒嗒嗒」向著人群中走去。

擠成一片的人群,這會兒都盯著駿馬上的高大威武的男子,只見那是一個身穿褐色勁裝,腰佩短劍,體型彪悍英朗,眉宇軒昂。

…………………… 我還說我跟下面的關係硬,沒成想這些陰面先生也是手眼通天,保命……丹?也不知道是個什麼鬼。

我就又問道:「你們缺東西是嗎?什麼東西讓你們這些陰面先生都弄不來啊?」

他們的法子都挺缺德,比方說上次坑了雷婷婷的老爹,就是想讓雷婷婷拿出五線香。

「您有所不知,」乾兒子說道:「郭先生不是中了屍毒嗎?這萬物相生相剋,那我們就得用跟屍毒相剋的東西,把郭先生身上的屍毒給化解了,您也知道,郭先生現在長了白毛,那就需要煞氣,才能化解掉。」

我心裡一下就明白了。

所謂行屍是天下至陰至邪的東西,而這郭屁股中毒太久,肯定進了骨髓心肺,所以人都淪為行屍了,那就得跟他一樣厲害的另一種邪物才能化解。

好比滷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最陰的是行屍,那最邪的則是煞了。

所謂的煞,其實就是惡鬼的意思,但這不是一般的惡鬼,而是積怨深重,時間長,已經凝練出實體的鬼。

這鬼本來應該是虛無縹緲的,怨氣化實體,可見有多厲害。

而要能跟旱魃的屍毒相對……旱魃是行屍裡面的王,那得多厲害的煞,才能根旱魃的地位匹配,當鬼里的王?

理解了,那確實不好找。

「所以我們這都在想法子,爸爸這裡要是有什麼線索,也請……」

「快拉倒吧!」我連連擺手,指著自己的天靈蓋說道:「這次差點把命給玩兒進去,別的事情短時間真沒法給你們幫忙了,我就祝你們好運吧!」

乾兒子臉上的笑容一凝,立刻笑了:「我就是多問這麼一嘴,誰讓爸爸本事大呢,您不愛找,我們也沒什麼可說的,畢竟您把郭先生從裡面給救出來,已經對我們陰面先生是大恩大德了,不敢再多讓您冒險了……」

卧槽,進入這個圈子,我真是唯一聽見陰面先生嘴裡說出了人話來。

一口一個陰面先生的,說起來,最近一直都沒聽說了這些陰面先生的消息,想起了老茂說過「郭家幾個小鱉孫」,估計郭洋郭江他們沒少跟老茂那添堵,我就問他們最近怎麼樣了,都還活著嗎。

結果乾兒子一聽,臉就沉了:「承蒙爸爸關心,本來這也不足為外人道,但不瞞爸爸說,都不怎麼好。」

我就問怎麼個不好法,乾兒子吸了一口氣,從懷裡拿出了幾個小卡片來,我一低頭,你娘,眼熟啊,這特么不是金烏牒嗎?

當初老子就因為這玩意兒,被追的跟狗一樣。

這麼想著,我把那幾張金烏牒拿過來翻開一看,果然不出我所料,三個名字,郭海,郭洋,郭江。

郭海我雖然不認識,但肯定是郭洋郭江的大哥,也就是大孫子了。

我說怎麼這次鬧事救他們爺爺全不敢出來,鬧半天是自己也成了通緝犯了,估計也是東躲西藏的,昔日那麼養尊處優,現在也算遭了報應了。

我抬頭望著乾兒子:「你不是郭家的人吧?哪一家的?」


這一行家族傳承的比較多,照著我看,也就茂家,陸家,郭家規模最大,三足鼎立,這小子顯然跟郭家是一夥的,可他既沒收到金烏牒,反而還得到了請柬,就足夠說明,他自己應該也是某個家族裡出來的,八成還很根正苗紅。


果然,他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什麼事都瞞不過爸爸。實話跟您說,那姓茂的,其實是我姥爺。」

卧槽,一口一個「姓茂的不是人」,反而跟老茂的勁敵在一起混,這小子可犯了第一個行規:欺師滅祖,里通外族。

「您別這麼看著我啊!」那小子趕忙說道:「這裡面,事兒可多了,狗血橫流,家族權謀,寫出來能是個過百萬字的網路小說您知道嗎?我這都是被逼的啊!」

「你扯唄。」天天都捧著手機追看網路小說的唐本初嗤之以鼻:「你扯的出來,我就充的了值。」

那小子嘆了口氣,才講述了起來,他其實是個私生子,所以雖然血緣上,跟光鮮亮麗的茂林(也就是在年會上被我一把掀翻了的老茂長孫)應該是一樣的,可實際在茂家的待遇,千差萬別。

從頭說起,老茂有一兒一女,兒子就是茂林的老爹,女兒是這小子的親媽。

老茂做事,我們也都清楚,肯定是為達目的,不計手段,所以他那個如花似玉的閨女自然也就被他惦記上了,想著拿來跟郭屁股聯姻。

當時老茂雖然仗著岳父家有錢有勢,在圈子裡算是有點頭臉,但根本不是上頭的人,跟煊赫一時的郭屁股還是沒法相提並論的,所以他的女兒當時如果嫁給郭屁股的兒子,那是仗著美貌高攀。

老茂的算盤打的賊精,這女兒嫁過去,肯定不是郭家的外人,生了孫子的話,那可更是郭家的嫡長孫,有了這一層關係,自己的發展當然能更上一層樓了。

郭屁股見了老茂女兒,當時也是非常滿意的,因為老茂雖然人不行,可相貌擺在那,女兒肯定差不到哪裡去,郭屁股的兒子也高興,訂婚之後,在郭屁股的大力幫助下,老茂可以說平步青雲,順利的進了上頭,兩家共同發展,可以說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在圈子裡都是公開的。

可是老茂女兒早就有了心上人,一哭二鬧三上吊說不嫁,可老茂不聽,還恐嚇女兒,敢做什麼出格的,就把她真正的心上人給搞死。

於是就在老茂女兒跟郭屁股兒子要結婚的時候,就給私奔不見了,這事兒在那年頭可算得上奇恥大辱,讓郭屁股顏面掃地,加上郭屁股脾氣暴性格差,當時就跟老茂決裂了,理由是培養出了這麼無恥女兒的老爹,人肯定也不怎麼樣,以後老死不相往來。

而老茂肯定也氣了個夠嗆,當年老茂自己就把人家女兒勾搭出來私奔,想不到風水輪流轉,到自己這來了個現世報,這叫一個不甘心,花錢費人力,發誓得把拐帶閨女的小子揪出來。

很快,那倒霉便宜姑爺就跟老茂女兒被抓回來了,而這個時候,老茂女兒珠胎暗結,已經懷孕了,老茂一個好端端的籌碼瞬時成了賠錢貨,氣的想法子就把那女婿給弄死了。

女兒當時也沒說啥,只是順順利利的把兒子給生下來了,老茂還以為女兒是迷途知返,挺高興,還算計把女兒說給另一個在上頭有權勢的當填房攀關係,誰知道老茂自己無情無義,偏偏女兒是個情種,奶了兒子最後一次之後,跳水死了,跟那便宜女婿地下相聚了。

這把老茂給氣的,逼死女兒的名聲要是傳出去,誰還買他偽君子的賬,他的冷血無情不是一下就被揭穿了嗎?以後還怎麼混?

所以為了挽回自己的形象,他憋著沒摔死這大外孫子,反而經常在人前作秀,淚眼婆娑說什麼看見這小子,也能想起苦命的閨女,順便訴訴委屈倒倒苦水,讓大家覺得他其實也挺苦情的,這才把聲望給挽回過來。

可背地裡,這小子可在姥爺家吃夠了苦,茂林等嫡親孩子,全罵他有人生沒人養,龍生龍,鳳生鳳,蕩婦的兒子做龜公啥的,小孩兒天生肯定是不會講這個,想也知道是從大人那裡聽來的。

這小子當時還小,就算知道不是好話,也不會反駁啊,再說了,就連反駁的話,也沒人教給他說,他在茂家,可以說就是有口吃的有張床,凍不著餓不著,可也沒人跟家裡人一樣,真的愛護過他,老茂埋怨他坑死自己女兒,人後看都不看他一眼,摔倒了地上哭的話,扶都不扶,權當他是透明的。

老茂這邏輯就是這麼歪,女兒分明是自己逼死的,倒是賴上了外孫子。

從小這麼窩囊的長大了,只在人前被當成了個吉祥物拿來招攬,這種日子,本來過來過去,也就習慣了,可有一次,這小子差點送了命。

那次茂林丟了一個金老虎,茂家有錢,金子不值什麼,可那個金老虎是老茂親自送的生日禮物,茂林怕老茂怪他不小心弄丟,要打他,所以計上心來,非說那個金老虎是這小子偷的,理由就是整個茂家的孩子都有金老虎,只有這小子沒有。

茂林又是茂家的孩子頭,他開了口,其他孩子一呼百應,添油加醋的,有的說看見這小子慌慌張張的往兜里撞過,有的說看見這小子偷著戴過,說的跟真的一樣,而在大人的眼裡,小孩子都是不會說謊的。

不管什麼時候,偷都是一個人品質的污點,老茂沉了臉,要罰這小子,這小子伸冤,肯定也沒人信,老茂甩手就走了,而茂林他們則摁著那小子在水邊,把他腦袋往水裡泡。

那是個臘月,他們為了泡這小子,特地在冰上找了釣魚窟窿。

據這小子帶著笑回憶,說當時冷倒是覺不出來了,就覺得疼,鼻子里有酸有辣,眼睛充血一片紅,想必死就是這感覺了吧。

他居然……還特么能笑的出來,這個笑容,不由不讓人心裡發酸。

聽到這裡,連唐本初都把手裡的雞腿擱下了。

這小子就接著說道,在快失去意識的那個時候,忽然後面傳來了個中年男人的聲音,吼著哪裡的小王八蛋這麼沒教養沒規矩,一群欺負一個,不是帶把的。

茂林他們哪兒被人這麼教訓過,聽了這話,就要跟那個中年男人嗆,可不知道為什麼,茂林他們什麼聲音也沒發出來,就像是被什麼鎮住,一溜煙的跑了,像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

當時這小子被泡在了水裡,什麼也沒看見,就覺得一隻又堅硬又暖和的手把自己給提溜出來了,還把自己帶著體溫的大棉襖披在了他身上。

他凍得哆嗦,看見那個壯碩的中年男人眉心有個美人痣。

他要道謝,而那個中年男人說,道謝不用,要想著謝他,就把那幫小王八蛋拾掇一頓。

這小子當時瘦的跟豆芽似得,哪敢跟營養過剩,又高又壯的茂林斗,於是這個中年男人壞笑著說,我教給你,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美人痣就是郭屁股,能教出什麼好?這小子沒細說,但想也知道,是陰面先生坑人的伎倆,沒啥下限。

但就在此事之後,就沒人敢再欺負這小子了,他就真覺得,這個世道,要想活,真的不能軟。

就這樣,這小子表面上還是老茂的外孫子,甚至靠著點陰面伎倆,還被老茂給另眼相看了,其實他早自願成了郭屁股在老茂這裡的眼線,有點屁事就要跑郭家通風報信,卻硬是瞞了這麼多年,沒讓老茂知道。

「要不是郭先生,您還看得見我?您也就看見一堆骨頭碴子。」那小子嘆口氣,說道:「我知道,正道上的好先生都看不起我們陰面先生,可是要是有選擇,誰願意當個陰面先生?反正……既然這路是郭先生帶我走的,那不管這路是天堂還是地獄,我就一定跟著上,不回頭。」

難怪……這倔強小子為了讓我幫忙把郭屁股給鼓搗出來,竟然肯跟我叫爸爸。

「師父,這麼看來,郭屁股也沒那麼壞是吧?」唐本初瞅著我,顯然已經被感動了。

這話不能一概而論,沒錯,這小子確實是被郭屁股給救了,可我敢說,被郭屁股坑的人,遠遠比他救的人多。

只能說,沒有一個人是非黑即白的,不管多少,誰都有陰面,有陽面,全看對方,是站在他什麼角度上看了。

再說了,郭屁股這麼做,誰知道他有沒有自己的私心呢?

但願是沒有吧,人多少也總得相信點美好是不是。

「我說這個,也不是給郭先生辯解,我只是想說,比起姓茂的,郭先生要光明磊落的多,」那小子說道:「至少郭先生的心,是個人心,而姓茂的……誰知道那心是拿什麼做的。」

這我倒是不否認,甚至覺得英雄所見略同。

「我還是那句話,您這次救了郭先生,只要有用得上我們陰面先生的,我們隨叫隨到。」說著給我留了個名片,上面的名字叫茂森,看來是隨了老茂的姓了:「而且,就憑著這個恩情,不管您認不認我,您一輩子是我爸爸。」

我說這爸爸爸爸的,叫的這麼順口,感情這小子這輩子根本沒爸爸啊。

你娘,竟然跟我一樣。

說到這裡,雷婷婷從外面回來了,而雷婷婷一見了他,顯然就覺出來這小子就是那個養化生魚的,臉色頓時就凜下來了,但是唐本初把他的事情一說,雷婷婷也沒好說什麼,倒是看著我笑,說沒想到我當爸爸當得倒是早。

這小子本來想伺候伺候我「盡孝」,偏偏雷婷婷唐本初都在,我這還真沒什麼好讓他伺候的,也怕在病房擁擠吵了我,就跟我告辭,說先回去找煞,這裡有事的話,他隨叫隨到。

「這小夥子不錯嘛,」雷婷婷忽然說道:「其實郭屁股有沒有私心他知道,只是恩情不管帶著什麼目的,都算恩情。」

沒錯,這小子有情有義,真是隨他媽,一點不像老茂。

這個時候,雷婷婷忽然像是想起來了什麼似得,拿出了一個盒子看向了我,正色問道:「千樹,你跟我說,這個東西你從哪裡弄來的?」

我一瞅,一開始都沒想起來,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這特么不是老茂給郭屁股喂的飯嗎?我當時就是長了個心眼兒,想拿出來給雷婷婷看看,這到底是什麼鬼的。


雷婷婷聽了,臉色就沉了下來:「這個茂先生,還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陰面先生都少用的法子,他用。」

我更好奇了,就催問雷婷婷那臭烘烘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來頭。

雷婷婷嘆口氣,說道:「這個東西,叫養屍泥。」

養屍泥?我猛地就反應過來了,草,《窺天神測》裡面提起過這個東西!是專門用來練活屍的。

所謂的活屍,就是郭屁股這種,明明陽壽未盡,卻中了屍毒的,也就是,把個人活生生弄成行屍,這樣練屍,可以免去很多功夫,因為行屍還保留了人靈,能直接從行屍練成了魃。

難怪這裡面這麼臭,裡面的東西,應該是上吊土,雷公嘴,山魈糞等等陰邪的東西,加上了飼主的血,這樣的話,活屍吃下去,變成了魃之後,也不會反傷,而是會直接認主……這裡面肯定有老茂的血。

這樣,郭屁股就只會聽老茂的,跟個訓練有素的獵狗一樣,讓他幹什麼,他就會幹什麼。

難怪郭屁股被弄走了之後,老茂急成了那個樣子,就是怕敗露,這事兒要是捅出去了,那老茂是個「殘害同門」的罪名,豈不是就完了……

「咣,」忽然這個時候,病房的門又被撞開了,姜師傅兩眼紅腫的進來了,一把抓住我:「李千樹,事情我都知道了,無論如何,你得救救郭屁股!」 明都奇案33th。

擠成一片的人群,這會兒都盯著駿馬上的高大威武的男子,只見那是一個身穿褐色勁裝,腰佩短劍,體型彪悍英朗,眉宇軒昂。

「這人怎麼這麼熟悉啊!」

「這人我認識,這不就是祝將軍嗎!」

「原來是祝將軍,真的是祝將軍,快看啊」

人群立馬熱鬧起來,嘈嘈雜雜,都像看英雄似得看著祝將軍。

祝將軍所到之處,人群立馬讓開了道。

祝將軍依舊身姿昂然,處驚不變,端坐馬上,那樣子又有著雄霸四方的睥睨之姿,讓人不由的心生敬佩。

因為祝將軍多次進出城內城外,有不少明都城中的百姓,和老闆,以及各種人物,都認識這個保家衛國,英勇就義的大將軍。

元圓圓見到來人,眉目一挑,勾唇一笑。

「明都聖地,乃天子腳下,你卻在此調戲良家婦女,為你這種行為感到」羞愧兩字,還沒說完。

「你給我悄悄的,讓開,別他媽讓老子動手」,屠夫男子眉頭豎起,這時顯然不想在聽眼前這個瘋婆子瞎嚷嚷,見他那樣子看來就是要動手了。

就見屠夫男子「唰唰」兩聲,擼起寬袖,露出兩隻黑黝黝的,非常粗壯滾圓的胳膊,上面還長著一根一根的黑毛,一個一個此刻全都豎了起來。

元圓圓眨眨眼睛,想也不想,又開始巴喳巴喳說了起來,「為你這種行為,我實在感到羞愧,你目無王法,簡直將王法不放在眼裡」

屠夫男子此時忍無可忍,怒目斜視,樣子似乎要將元圓圓給吞了。

只見男子握緊拳頭,就要朝著元圓圓的大臉捶了上去。

元圓圓緊張的眯起眼睛,如果這個屠夫男子要是一拳頭錘上來,那麼他的罪證就坐實了,到時候定要告他欺壓百姓,強搶名女的罪行。

就在這筆鋒之時,突然之間,祝將軍就將屠夫男子手臂抓住,然後又是一繞,就聽屠夫男子的胳膊像是斷了,「咔擦」一聲骨裂。

「啊,老子的胳膊」屠夫男子眉頭緊緊撮起,臉上的黑肉都在跟著一顫一顫。

旁邊的百姓這會兒都不說話了,都看著祝將軍。

人群有不少的女子一個一個都泛起桃花了。

好帥啊!

祝將軍簡直太完美了。

可為何祝將軍要出手幫那個胖女人?

難道祝將軍喜歡身材肥胖女人?

不不,應該說是豐滿的女人。

最終九公子還是坐不住了,又翻開帘子朝著元圓圓那邊望去。


Related Articles

「給我停。」

龍晨喝道,正在快速飛行的呂一隻感覺一股強...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