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他看外貌不過十五六歲年紀,而且圓圓的臉蛋上,長著一雙杏眼,嘴唇像是櫻桃小嘴,整個人都透著可愛的氣息。

雖然穿著打扮一看就是男子,可那容貌,乍一看還真像是一個粉嫩嫩的可愛小姑娘。

偃月部的人平日自由肆意慣了。

此時見到血腥的戰場上出現這麼一個似男似女,軟萌又可愛的小孩,一個個眼睛都忍不住黏在他身上。

還有人見他的腳踩在喰鬼所化的紅色粉末上,忍不住大聲提醒,「小姑娘當心,那喰鬼所化血液會吞食人仙……」

這人話還沒說完,就感覺一股勁風襲來。

隨後,一個陰測測的聲音響在所有人耳畔,「你叫誰小姑娘?」

少年那可愛的圓臉上,浮現出一個猙獰嗜血的笑,「帝溟玦,你這些手下太不長眼了,既然這些眼睛都沒用,不如我全給毒瞎了。」

「藥王大人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寒夜連滾帶爬地衝過來,討好地笑道,「這不是藥王大人您深居簡出,大家都不認識您老人家嗎?」

聽到寒夜的話,在場的偃月部和玄部部眾都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長得跟年畫娃娃一般軟萌俏麗的少年,居然就是極域藥王殿的殿主【韓初九】。

也是如今整個修仙大陸,唯一一個聖祖級的煉丹師!

傳言這藥王韓初九深居簡出,極少見人。

老天,他們現在終於知道原因了。

堂堂藥王,而且聽說還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居然長成了這副男生女相的少年模樣。

要是他們也不願意出現在人前!

帝溟玦淡淡道:「藥王,先替他們解毒。」 濃濃的煞意充斥著腦海,讓她極力的想要掙脫這光芒的束縛,痛快的廝殺一次,飽嘗那嗜血的快意。

光芒似乎在逐漸的增壓,壓得她的骨骼咔咔的作響,似乎要擊碎她全身的骨骸一般。

恍惚間,她見到了那個光芒外跪行的男子的含淚的臉頰,似乎有些相識的錯覺。

微微的閉上眸子,腦海中頓時再現楚修塵被那把血色飛刀貫胸而亡的景象。

飛濺的血液,痛苦的眼神,越來越模糊的面孔,逐漸冰冷著她的心。

剎那間,洛舞煙眼底的殺虐之意濃濃而出。

她的心中,此時只剩下了那噴濺的血液……

原本靜卧於地的殘鐵居然緩緩的在光芒之內一點一滴的慢慢的升起,流光閃過,一寸一寸的刺向光芒的壁端。

司浩瀚的臉色瞬間變得很是難看。

雖然洛舞煙的動彈不得,可是她卻是可以駕馭的了殘鐵的人,

一旦殘鐵破壁而出,憑著他削鐵如泥的魄力,豈不是要生靈塗炭?

當下來不及和楚修塵廢話,一擊暴喝,璀璨的玉笛箭射一般的點向洛舞煙。

就算自己對她是多麼的好奇,今日,定是不可讓她離開修羅門的。

玉笛的霞光晃動了楚修塵的眼睛,也重擊了他的心。

師父居然動用了長仙笛,看來是要擊殺洛舞煙了。

不假思索的,破碎深淵破空而來。

長仙笛勢如閃電,破碎深淵穩如雷霆,硬是生生的擋下了玉笛的一擊。

虹光奪目之中,兩件兵器各自後退一步,盤旋著回到各自主人的身邊。

司浩瀚不可置信的看著修羅,這些年,他們之間,早已骨肉相連,沒想到此時楚修塵居然會為了一個外人而如此的大逆不道。

楚修塵擋下一擊之後,立即跪下,「師父,徒兒忤逆,只求師父在給她一次機會,師父的醫術那麼高……」

「你是在要挾我嗎?」司浩瀚的手因為氣憤、傷心而不自主的顫抖著,「是不是若是我堅持殺她,你就要對為師動手了……」

「徒兒不敢……」楚修塵連忙垂下眸子,低低的回道:「師父,徒兒只想要她好好的活著……」

「活著?」司浩瀚揮手召回長仙笛,語重心長的說道:「修羅,你可知道……若是想要她活著,需要多大的代價嗎?」

楚修塵的眸子不由的一亮,師父這麼說,就是代表了洛舞煙還有一線生機了。

一道白衣翩然的在司浩瀚的面前落下,眼底不由的有些驚喜之色:「爹……」

司浩瀚面色凝重的點點頭,此時的他已經顧不上父子重逢的驚喜了。

因為他感應到了自己的困住洛舞煙的那道光芒已然悄然的被殘鐵鑽出了一絲的裂縫。

洛舞煙太讓他震驚了。

這些年來,他一直在研究她,可是這丫頭帶給他的震撼是越來越大了。


一個沒有修習過她門內之術的人就可以控制這塊殘鐵已經夠讓他震驚了。

而如今,這丫頭居然慢慢的破開了自己的束縛。濃濃的煞意充斥著腦海,讓她極力的想要掙脫這光芒的束縛,痛快的廝殺一次,飽嘗那嗜血的快意。

光芒似乎在逐漸的增壓,壓得她的骨骼咔咔的作響,似乎要擊碎她全身的骨骸一般。

恍惚間,她見到了那個光芒外跪行的男子的含淚的臉頰,似乎有些相識的錯覺。

微微的閉上眸子,腦海中頓時再現楚修塵被那把血色飛刀貫胸而亡的景象。

飛濺的血液,痛苦的眼神,越來越模糊的面孔,逐漸冰冷著她的心。

剎那間,洛舞煙眼底的殺虐之意濃濃而出。

她的心中,此時只剩下了那噴濺的血液……

原本靜卧於地的殘鐵居然緩緩的在光芒之內一點一滴的慢慢的升起,流光閃過,一寸一寸的刺向光芒的壁端。

司浩瀚的臉色瞬間變得很是難看。

雖然洛舞煙的動彈不得,可是她卻是可以駕馭的了殘鐵的人,

一旦殘鐵破壁而出,憑著他削鐵如泥的魄力,豈不是要生靈塗炭?

當下來不及和楚修塵廢話,一擊暴喝,璀璨的玉笛箭射一般的點向洛舞煙。

就算自己對她是多麼的好奇,今日,定是不可讓她離開修羅門的。

玉笛的霞光晃動了楚修塵的眼睛,也重擊了他的心。

師父居然動用了長仙笛,看來是要擊殺洛舞煙了。

不假思索的,破碎深淵破空而來。

長仙笛勢如閃電,破碎深淵穩如雷霆,硬是生生的擋下了玉笛的一擊。

虹光奪目之中,兩件兵器各自後退一步,盤旋著回到各自主人的身邊。

司浩瀚不可置信的看著修羅,這些年,他們之間,早已骨肉相連,沒想到此時楚修塵居然會為了一個外人而如此的大逆不道。

楚修塵擋下一擊之後,立即跪下,「師父,徒兒忤逆,只求師父在給她一次機會,師父的醫術那麼高……」

「你是在要挾我嗎?」司浩瀚的手因為氣憤、傷心而不自主的顫抖著,「是不是若是我堅持殺她,你就要對為師動手了……」

「徒兒不敢……」楚修塵連忙垂下眸子,低低的回道:「師父,徒兒只想要她好好的活著……」

「活著?」司浩瀚揮手召回長仙笛,語重心長的說道:「修羅,你可知道……若是想要她活著,需要多大的代價嗎?」

楚修塵的眸子不由的一亮,師父這麼說,就是代表了洛舞煙還有一線生機了。

一道白衣翩然的在司浩瀚的面前落下,眼底不由的有些驚喜之色:「爹……」

司浩瀚面色凝重的點點頭,此時的他已經顧不上父子重逢的驚喜了。

因為他感應到了自己的困住洛舞煙的那道光芒已然悄然的被殘鐵鑽出了一絲的裂縫。

洛舞煙太讓他震驚了。

這些年來,他一直在研究她,可是這丫頭帶給他的震撼是越來越大了。

一個沒有修習過她門內之術的人就可以控制這塊殘鐵已經夠讓他震驚了。

而如今,這丫頭居然慢慢的破開了自己的束縛。 這些,是需要強大的意志力才可以做到的事情。

司玄衣也在同時見到了一個陌生的洛舞煙和跪在地上的楚修塵。


「爹……修羅……她怎麼了?」

回答他的話語的,是洛舞煙那把呼嘯而出的殘鐵。

長仙笛無聲的迅速的出動,點在殘鐵的身上,發出了鏗鏘有力的金玉撞擊之音。

見到那塊殘鐵,司玄衣的瞳孔頓時收縮。

那塊殘鐵的秘密,他也是知曉的。

洛舞煙的眸子漆黑如深淵,那種顏色,不應該是屬於她的。

來不及思索,司玄衣廣袖飄揚,幾根金針破袖而出,點射向洛舞煙。

左手挽花成訣,抓向光芒之內的洛舞煙的手腕。

司浩瀚臉色頓變,急喝道:「玄兒,你瘋了?」

他的兒子不要命了,居然想以自身之力導出殘鐵的魅惑之力。

楚修塵也在同一時間見到了司玄衣的舉止,頓時若有所悟,心念一動,破碎深淵破空而動,擋住了司玄衣的動作。

「修羅,你要幹什麼?」司玄衣怒喝道:「現在只有快些引出她體內的魅惑之力,她才有可能恢復清明……」

「還是我來吧,我不希望你出事,而且,我和她體內的魅惑之力還算有些淵源的……」

楚修塵沉聲應對,左手同樣的挽花成訣,扣向了洛舞煙的手腕。


一股妖艷旖旎的黑色濃霧漸漸的自洛舞煙的脈門之處湧向了楚修塵的指尖,順著指尖緩緩而上。

只是,一山豈能容二虎?

從洛舞煙體內引來的黑霧似乎極是囂張的想要篡奪破碎深淵的地位,毫不客氣的直搗黃龍,鑽入了楚修塵的是奇經八脈。

破碎深淵有豈會如他所願,自然是不客氣的極力驅趕。

那兩股之力在他體內的撕扯膨脹,讓他痛苦難耐,每一次的糾纏廝殺,都似乎將他的五臟六腑放在熱油之中煎炸一般。

豆大的汗珠順頰而下,楚修塵的臉色也是越加的慘白。

最痛楚難當的,是皮膚表面傳來的那股鑽心的痛楚,就像有人在將他的皮膚強行剝離一般,清晰的痛到每一個毛孔。

可是他不可以撤手,若是再任由殘鐵魅惑著洛舞煙,魔根深種,就真的難以回頭了。

白皙的皮膚此時竟然顯色格外的透明,就如同一層薄薄的薄膜一樣,可以清晰的看到他體內的腫脹的血脈漸漸的噴張起來,就連血液的流速可是清晰可辨。


若是在這樣下去,楚修塵大有爆體而亡的危險。

司玄衣站立於一側,卻也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楚修塵痛苦難當而無能為力。

幾乎同時,那把和長仙笛激戰的殘鐵明顯的一頓,晃了一下,隨即猶如無頭蒼蠅一般的漫天亂轉。

隨著洛舞煙唇間黑色色澤的淡去,她的唇瓣漸漸的顯出了蒼白無力的底色。

眼底的黑色濃霧層層的退卻,黑白分明的眸子終於呈現於眾人的眼底。

殘鐵終於無力的掉落於地,色澤黝黑,表面的流光不在,似乎又變成了一把普通的玄鐵。這些,是需要強大的意志力才可以做到的事情。

司玄衣也在同時見到了一個陌生的洛舞煙和跪在地上的楚修塵。

「爹……修羅……她怎麼了?」

回答他的話語的,是洛舞煙那把呼嘯而出的殘鐵。


長仙笛無聲的迅速的出動,點在殘鐵的身上,發出了鏗鏘有力的金玉撞擊之音。

見到那塊殘鐵,司玄衣的瞳孔頓時收縮。

那塊殘鐵的秘密,他也是知曉的。

洛舞煙的眸子漆黑如深淵,那種顏色,不應該是屬於她的。

來不及思索,司玄衣廣袖飄揚,幾根金針破袖而出,點射向洛舞煙。

左手挽花成訣,抓向光芒之內的洛舞煙的手腕。

司浩瀚臉色頓變,急喝道:「玄兒,你瘋了?」

他的兒子不要命了,居然想以自身之力導出殘鐵的魅惑之力。

楚修塵也在同一時間見到了司玄衣的舉止,頓時若有所悟,心念一動,破碎深淵破空而動,擋住了司玄衣的動作。

「修羅,你要幹什麼?」司玄衣怒喝道:「現在只有快些引出她體內的魅惑之力,她才有可能恢復清明……」




Related Articles

倒是劉桂香,在聽到這話,臉上多少有些不太自然,內心也多少有些酸味。

不過畢竟劉璐璐跟葉宇正式訂婚了,她在吃味...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