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這兩天無論他如何尋找,都無法找尋到龍紋斷刀半點身影,那龍紋斷刀進入他的身體之後,仿若直接消失了。

雖無法找尋,但木同卻很清楚,龍紋斷刀確實在他的身體內,只是不知隱藏在何處而已。

或許等他修為足夠,那龍紋斷刀的奧妙方才有機會揭開。

同時,龍紋斷刀的秘密,木同也決定,除卻父親木河外,任何人都不能夠泄露半點。

懷璧其罪。

這一點木同很清楚,若是讓人知曉,勢必會招惹無窮無盡的禍害。

天底下,只有天知地知還有自己知道的秘密,那才不會被人知曉,引來禍患。

僥倖而已?

若是我有大推演級別領悟力,我也寧願有這樣的僥倖。

簡瑤心裡羨慕地感嘆,大推演級別領悟力,那可不是說擁有就擁有。

既然木同沒有說他擁有大推演級別領悟力的秘密,簡瑤也沒有繼續詢問這問題。

每一個武者天才都有自己的秘密,別人不想說,要是隨意詢問的話,很容易引起別人的反感。

沒有在這個問題糾纏下去,簡瑤試探性詢問道:「木同,昨日你有沒有那到武技閣選取武道心訣和武技?」

若是木同選擇了武道心訣,晉陞蘊脈境界,那她的打算可就落空了。

雖簡瑤問得有些唐突,但美女問話,木同自是無所不答,「沒有。這些天發生的事情有些多,加上昨天瑤小姐相送功法,一時還忘記武技閣了。」

莫不是她又打算送我功法?

簡瑤究竟是打什麼算盤、


木同臉上雖然沒有表露半分,但心裡卻升起一絲警惕,若非有著之前簡瑤的冷漠,較之今天有很大反差,他也不會這樣想。

簡瑤捏緊的拳頭鬆了松,失聲道:「那就好!」

怎麼回事啊?

聞言,木同一陣疑惑,不明白為何還沒有選取武道心訣和武技,簡瑤居然說好。

難不成,簡瑤相對我不利?

心裡一個念頭閃過,不由讓木同警惕起來,身上元氣悄然運轉。

雖說簡瑤和他算是有些交情,父親對她有收留之恩,但不代表簡瑤不會為了聖風學院的入學資格對他動手。


可,木同轉念一想,簡瑤要真對他不利,也不會送出【金猿靠】這般珍貴的地階下品武技了。

一定要弄清楚,簡瑤究竟想做什麼。

感覺被簡瑤這樣問下去不是辦法,木同直接反問道:「瑤小姐,你讓我過來,難道就是想問這些嗎?」

從簡瑤昨天相送玄階下品武技【金猿靠】,今日又是如此詢問,定是有什麼要和他說。

「沒有選擇武道心訣,那就好。」

嫣然一笑的簡瑤,眼牟生花,讓人見猶生憐:「其實也沒有什麼太重要的事情,今天叫你過來,就是想要和你談一談選擇武道心訣的事情。選擇修鍊的武道心訣,將會決定你未來的成就,所以必須要慎之又慎,絕對不能馬虎。」

聞言,木同贊同地點了點頭,並沒有打岔。


一個武者一旦選擇了修鍊的武道心訣,將會決定未來他的成就將會如何。

武道心訣的品階就擺放在那裡,武者的潛力能不能夠順利地發揮出來,就看選擇的武道心訣是否貼合本身武脈,是否屬性相符。

每一個武者在選擇武道心訣的時候,都必須要慎之又慎,絕對不能夠馬虎。

那可是關乎到他們的未來,決定他們的武途命運。

這些木河早就和木同說過,甚至他還查閱了不少典籍,自是清楚明白。

中途雖然能夠轉換更加高級的武道心訣,但一開始修鍊的武道心訣,勢必留下一些隱患,未來或許會成為晉陞的阻力也說不定。。

… 87_87355別院小廳,靜得針落聞聲。

一旁的胡伯看到木同完全被簡瑤的話吸引住,嘴角浮現起一抹淡笑,「看來,美女的吸引力,還是挺有效用的。」

當然,若是換成胡伯來說,也並非說木同聽不下去,畢竟這可是關乎武者未來,命途武運,只要是個武者都必然會重之又重。

只是,美女說將起來,更是賞心悅目,讓少年更容易接受。

「蘊脈境界,那可是武者的根基所在,武道開端,一切修為的起源。蘊脈境界,吸納天地元氣,蘊養覺醒武脈,也將會直接決定你以後修為潛力到什麼地步。常理而言,自然選擇的武道心訣品階越高,那未來的提升空間,武脈發揮的威力也越大,武道一途自然走得越是長遠。」

這些,都是家族長輩在她很小的時候,就教導她的,如今簡瑤也就是搬出來,讓木同更加清楚知曉蘊脈境界的重要性。


只要他明白,那簡瑤才能夠繼續疏導,然後拋出她的誘惑。

稍微思量片刻,簡瑤徐徐道:「我沒有記錯的話,木家武技閣應該有兩本地階武道心訣。一本是【枯木逢春訣】,一本是【烈陽淬火訣】。按照我推測,木同你應該會選擇【枯木逢春訣】來作為自身的武道心訣。不知道,我推測可對?」

簡瑤對我們三合鎮木家,果然夠了解。

居然連我們武技閣有多少本地階武道心訣,居然都一清二楚。

難怪木家的一些長老對她也是客客氣氣,恐怕她真不簡單!

心裡一陣感嘆,木同不質疑道:「確實如此。只是,這有何不妥?」

簡瑤都將話說的那麼明白,木同怎麼會聽不出來呢?

站起來,輕輕踱了兩步,羅紗飄飛,如仙子降臨,讓木同看得有些冷聲。

停步,簡瑤凝視著木同,搖搖頭,「自然不妥,而且還是大大的不妥。你覺醒的武脈應該是傳說中的裂金真意,若當真選擇【枯木逢春訣】這般木屬性的武道心訣,不但對你往後的武道修鍊有很大的影響。按照五行相剋理論,金克木,【枯木逢春訣】不但不能夠讓你修為進步神速,甚至還阻礙你的修為,也無法讓你的裂金真意武脈威力盡最大極限發揮,甚至有很大機會在衝擊大境界的時候走火入魔,死無葬身之地。」

她居然看得出我覺醒何種武脈?

一驚之下,木同轉念一想,他這兩天的兩次戰鬥,簡瑤都在一旁觀看,且憑藉胡伯的眼力,看得出他覺醒的武脈乃是裂金真意並不出奇。

但,別人都沒有辨認出他的武脈乃是裂金真意,簡瑤和胡伯卻一眼辨認出,足以說明他們身份更是不簡單。

可,他卻是簡瑤的話驚出一身冷汗。

倘若他真得選擇【枯木逢春訣】的武道心訣來修鍊,未來興許還真得有走火入魔的危險了。

後背一陣冷汗,木同一陣心驚膽跳,一時之間,完全說不出話來。

他還幻想著,武道之途飆升,踏上父親未完成的路途。

但真要走火入魔,一切便成空。

看到木同額頭上的冷汗,神色的變幻盡收眼底,簡瑤慎之又慎道:「同樣的道理,【烈陽淬火訣】你亦是不能修鍊。屬性不同,註定前途不明,就算強行修鍊,日後轉換功法,也會留下不可消除的隱患。」

「那我不是只有選擇玄階武道心訣?」

裂金真意的覺醒,如此強大的武脈,木同絕對不甘心選擇一套玄階武道心訣,那根本就無法發揮出真意的威力,且未來成就有限,糟蹋上天給他如此強大武脈。

可簡瑤所說屬實,他卻也別無選擇。

難道真只能夠選擇玄階金屬性武道心訣嗎?

木同的反應,眼眸閃過的失望,簡瑤盡收眼底,仔細明白其心理所想:「木同,我就知你不會甘心選擇玄階武道心訣。而且,那也確實不合適你,無法發揮你武脈的威力不說,更是限制你未來的發展潛力,完全浪費你的武道天賦。」

聽到這裡,木同哪裡還不清楚,簡瑤如此說出來,定然有解決辦法,連忙追問道:「瑤小姐,不知你可有辦法?」

「恰好,我這裡有一本地階中品武道心訣【裂金天元訣】,正好適合你修鍊。只是可惜,這一本武道心訣是殘缺的,我手裡只有第一篇。你修鍊不修鍊,那就只能讓你自行選擇了。」

從簡瑤手裡接過【裂金天元訣】,木同心裡一熱,滿臉感激,「瑤小姐,多謝你的饋贈。以後若需我木同,儘管知會一聲,上刀山下火海,皺一下眉,那就不是男人。」

隨著一步步和木同接觸,簡瑤的冰冷仿若融化一般,這是她今天第三次笑了。

她已經得到了她想要的東西。

木家族地後山。

從簡瑤手裡得到【裂金天元訣】后,木同就迫不及待地前來這一片寂靜之地,開始修鍊武道心訣,一舉突破現今境界。

和木格一戰,雖然最後看似霸道無比地勝出,但木同卻清楚,若不是裂金真意武脈還有那神秘龍紋斷刀帶來玄妙的感悟,他根本就無法戰勝木格。

只要他的修為晉陞到蘊脈境界,成為三級武者,只要【金猿靠】一出,他就能夠輕而易舉地碾壓木格,根本無需底牌盡出,才能艱難取勝。

「【裂金天元訣】只有覺醒裂金真意武脈者,方能修鍊,一旦其他武脈武者修鍊,必會走爆體而亡,切記,切記,切記。」

難怪稱之為【裂金天元訣】,原來只有裂金真意武者方能修鍊。

翻看秘籍,看到第一行就如此,更是讓木同深信,【裂金天元訣】絕非凡品。

三個切記,也讓木同明白,為何簡瑤說【裂金天元訣】為他量身定製了。

「武脈,武者之根基;心訣,力量之源。是故,修武者,畢是以發揮武脈潛能為目的,獲取最大戰力。世俗之武道心訣,莫不是蘊脈,聚元,潛移默化地增加武脈強大,一點點發覺潛能威力。殊不知,此乃大錯特錯,第一步就走入歪路,步步皆錯..」

步步皆錯?

難道武道心訣不是為了潛移默化增強經脈,集聚天地元氣,協助武脈變換戰力嗎?

心裡掀起驚濤駭浪,這【裂金天元訣】的心法記載,完全顛覆他對武道心訣的認知,仿若進入到一個全新的世界,打開了一道為所未聞的武道大門。

「【裂金天元訣】,乃運用裂金真意,反其道而行之,凝刀拓脈,匯聚元氣……」

翻閱著秘籍,木同越看越是心驚,「世間居然還有此等武道心訣,這不是自殘嗎?」。

… 87_87355是夜。


木家族地後山。

星光點點,明月皎潔,森林靜寂,偶爾傳來一聲聲野獸的叫喊聲。

這樣的夜,最是適合修鍊。

木同盤膝端坐,手裡一道道玄妙的法訣凝練而出,身上卻絲毫沒有半點天地元氣波動,反而周身裂金真意的武脈光華綻放。

【裂金天元訣】的修鍊,本就有逆於尋常的武道心訣,運用武脈完成對身體經脈的擴張,而後凝練成實質,蘊藏在經脈深處,完成獨特的蘊脈。

「凝。」

法訣凝練,周身白色武脈光華猛然一陣凝結,化成一道小指般大小的白色刀光虛影,唰地一聲,從周身打開的毛孔沒入木同的身體。

裂金真意凝練成一柄真意戰刀虛影,鑽入身體經脈之內,無堅不摧的鋒銳氣息綻放,讓經脈一陣顫抖,仿若要崩潰、斷裂一般。

嗯。

悶哼一聲,木同卻心無旁騖,強忍那錐心一般的痛楚,仿若這具身體不是他的,任由刀影肆虐,【清心訣】運轉到極致,清心寡欲,無欲無求。

【清心訣】所帶來那靜若止水的心態,哪怕身體崩滅,亦是毫不動容。

心神空靈,木同手裡印決一變,心神氣機完全牽引入體的裂金真意戰刀虛影,進行【裂金天元訣】修鍊的第二步。

「拓。」

裂金真意戰刀虛影化成一道道白色光華,鋒銳的刀鋒,一點點的將狹窄的經脈撕裂,讓其變寬,木同臉色一陣猙獰,劇烈的痛苦瞬間扭曲面容。

好痛!

撕心裂肺地痛楚,刀鋒如同錐心的利刃,讓木同靈魂都有些顫抖,似乎有一絲絲裂縫瀰漫,隨時要崩潰一般。

忍。

死也要忍!

我絕不認輸!

可,【清心訣】運轉,木同硬是沒有吭一聲,心神依舊不斷牽引著裂金真意,用最野蠻的方式撕裂經脈,完成最根本的拓寬。

刀光虛影撕裂,撕裂,再撕裂!

逐漸,一次次撕心裂肺之痛下,那原本如同牙籤般寬的經脈通道,硬生生被拓寬了十倍,仿若筷子一般粗大,能夠運轉儲存的天地元氣增加了十倍,而且元氣運轉加速也暴增數倍。

這般近乎求死的變︶態行徑拓寬經脈,還真只有覺醒裂金真意武脈的武者才能夠做到啊。

裂金真意武脈武者,能夠完美掌控裂金真意,細微的變化都能夠操縱,撕裂經脈卻能不廢掉經脈,加上本身對裂金真意有免疫,才能嘗試。

若是一般武者修鍊的話,不說能否成功,就算有一絲僥倖能夠讓武脈拓寬經脈,稍有不慎,卻也非死即傷。

心裡一陣感慨,但木同卻也沒有半點遲疑,裂金真意凝練成的刀光虛影依舊不斷地運轉,繼續拓寬經脈。

額頭一陣陣冷汗滴落,撕心裂肺的劇痛,然則木同卻絲毫不察覺,一心一意地運轉【裂金天元訣】,不斷運用裂金真意凝練成的刀影,撕裂經脈,野蠻地擴寬狹窄的經脈。

簡直就是在鬼門關上趟過。

過了,就一步平川;忍不住,那就死得比誰都難看。

此刻,木同就在死門關上徘徊,裂金真意刀影每一步運轉,都撕心裂肺,生死關口,稍微有一點控制不住,就是非死即傷的下場。

選擇修鍊【裂金天元訣】之時,木同就料到這般的局面,但他還是選擇。

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

不成功,那便成仁。

一旦他真得將【裂金天元訣】修鍊有成,在武道的起跑線上就比起一般的武者要高不少,未來成就無限。




Related Articles

「有人說是古文獻,朝代不明,應該值點錢吧。」

「對了,說到錢,正事我給忘說了。麥爾斯正...
Read more

第二天早晨,葉風退了旅店,也沒和黃樂,李子淳打招呼,就離開了。

「哥,就是這班火車。」林明月指著剛剛停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