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亭中,陽焱看到天衍棋盤出現,頓時目光中露出貪婪之芒,身體緩緩的站了起來,在他的手中,八寶太陽輪出現,猶如烈日般耀眼,這傢伙,是在一步步自尋死路,被天所棄,如今,又要命喪此地。

一道道強者身體懸浮於空,凝視林楓身影。

只見林楓腳步再度一踏,頓時天衍棋盤瘋狂的擴張,變得更大了起來,如同一張大地之床,鋪灑於月光之下,上面有著無盡棋子光芒閃爍,如同那日的陣法一樣,這些棋子彷彿是活的般。

神念之中,宮闕浮現,懸浮於林楓頭頂上空,使得林楓寶相莊嚴,如同一尊古神般。

「神念宮闕。」人群瞳孔又是微微收縮了下,只見浩瀚之光鋪灑在棋盤之上,神念宮闕的光輝和天衍棋盤一起交織,同時,無盡神念之力鑽入天衍棋盤之中,溝通天衍之力,似在瘋狂衍化。

「殺!」此時,只見一位強者轟出一道虛空掌力,這掌印將天穹覆蓋,朝著林楓狠狠砸下,威力強盛無比。

「破!」林楓腳步一踏,頓時天衍棋盤之上,衍化而出的陣光衝天而起,直接轟在那掌印之上,使得掌印破碎,化為虛無,同時,林楓所站之地,棋盤光芒更盛,一幅蘊含漆黑大地之意的鎧甲將他的身體包裹在其中,在林楓手中,一柄長槍浮現,眉前,天機劍閃耀。

「好俊的傢伙。」虛空之中,老人盯著林楓咧嘴一笑,此時林楓手持長槍、頭懸宮闕、身披鎧甲,太俊了,如同一尊戰神般。

「你個老傢伙是幸災樂禍么。」少女瞪了老傢伙一眼,無語道。

「傳聞天衍棋盤能夠擁有衍化之力,林楓以神念滲入天衍棋盤之中衍化出強大陣法,他不僅武道強大,而且精通陣道。」人群盯著棋盤之上如同戰神的林楓,心中頗為震撼,一個天棄之人,卻如此桀驁,欲與天爭。

那古族上位皇強者盯著林楓,沒想到天衍棋盤配合他的陣法能力能夠如此恐怖,瞬息化作強橫陣道,只見他的身上,雷芒滔天,無盡雷電將他身體包裹,雷威滾滾,如同一尊雷神。

「殺。」蒼天之上,一道恐怖紫黑雷電從天而降,直劈林楓而去。

「破!」林楓腳步踐踏天衍棋盤,七系之光滲入其中,與天衍棋盤交織在一起,頓時整個棋盤之上,彷彿出現了一恐怖陣道光紋,衝天而起,天地爆響,雷威破滅。

「該死的陣法。」那些武皇心中暗罵,這陣道能群殺,單體攻擊也是無比強橫,上位皇調動天地法則的力量,攻擊已經非常強橫了,中位皇都無法承受,但卻被陣道所滅。

那上位皇神色冷漠,掌中托著一顆紫黑色的雷珠,那雷珠瘋狂的擴大,然而壓縮,但其中蘊含的雷威,已經使得他周身的虛空都有些扭曲了起來,發出嗤嗤的可怕聲響,彷彿空間都要被那雷電撕開般。

「好恐怖的雷威。」人群盯著那將夜晚的黑幕都點亮的雷珠,瞳孔微微收縮,若是轟砸而下,中位皇都要被輕易摧毀殺死掉。


林楓微微仰頭,盯著那雷珠,隨即只見那強者手中雷珠甩出,紫黑色的雷電劃破了天穹,朝著林楓轟殺過去,虛空中出現了一道絢麗的紫黑色弧線,不斷發出恐怖的氣爆之聲。

林楓的目光中露出了淡淡的嘲諷之色,在那雷珠綻放的剎那,他的腳步踏入地面之中,虛空力量滾滾波動,毀滅雷珠降臨,轟在了天衍棋盤之上,而林楓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出現在了天衍棋盤的另外一端。

這一幕使得人群的瞳孔微微一凝,雷威雖強,但撼動不了天衍棋盤半分,這天衍棋盤乃是天衍聖族的至寶,豈是上位皇能摧毀的。

「九耀天雷,殺。」虛空中的上位皇強者冷哼一聲,頓時無窮雷電從天穹劈殺而下,林楓冷哼一聲,神念之力在天衍棋盤中瘋狂衍化陣法,腳步連續踏出,頓時一道道轟隆隆的滾滾聲響不斷,破滅之威將一道道雷電阻擋在外。

雷電越來越璀璨,九耀之光可怕至極,林楓以空間陣道轉移身體,頓時虛空中強者冷喝道:「佔據棋盤,殺了他。」

周圍的武皇強者聽到命令腳步紛紛踏出,身體從天衍棋盤的八面絞殺過去,圍殺林楓而來。

林楓閑庭信步,負手對蒼天,一步步踏出之時陣法瘋狂綻放,神念推衍到了極致。

「幻。」林楓陡然間狠狠的踐踏著天衍棋盤,頓時天衍棋盤再度亮起了恐怖之光,只是剎那之中,人群再也看不到了林楓以及天衍棋盤上空的一些人影,七系法則之光交織成可怕的幻滅陣道。

「幻陣道。」人群瞳孔收縮,看來林楓早已經準備好了這樣一個大陣道,就等著他們上去。

「是藉助天衍棋盤,還是他本身的陣法能力。」蒼嘯盯著林楓的身影,目光冰涼,今日一戰,即便林楓不成皇,他也顏面盡失,天棄之人,卻強橫到這種地步,諸皇無法奈何得了。

天衍棋盤之內,幻陣之中,那些武皇強者一個個都迷失了自我,瞳孔降臨。

就在此時,一位中位皇強者看到林楓的身影漫步而來,不由得瞳孔收縮。

「轟!」他的下方,破滅陣道遽然間爆發出來,使得他躲閃不及,慘叫一聲,下本身被直接滅掉。

「噗嗤!」就在這一剎那,一柄長槍刺入他的腦袋當中,火焰將他的屍體焚燒,留下幾枚儲物戒指被林楓不客氣的收下。

林楓目光豁然間轉過,只見一位下位皇盯著林楓,目露驚恐的神色。

「死!」死亡詛咒降臨,林楓長槍破空,那人豁然間轉身逃遁,卻見奪目之光爆射而出,一柄天機劍穿透他的腦袋,將他斬殺掉,自然又是幾枚儲物戒指被林楓收下。

一武皇強者看到林楓輕易擊殺兩人,轉身便逃,然而他根本逃不出這陣法,不由得發出了恐慌的怒吼之聲。

幻滅陣道之中,林楓如同一尊殺神,走到哪殺到哪,長槍的槍尖殷紅的獻血不斷的滴落,那雙深邃的瞳孔依舊冰冷,不成皇又如何,也要斬盡這些欺他的武皇,天欺他,他豈容這些武皇也欺,殺,全部殺盡!

外界,人群盯著天衍棋盤上的幻陣,一道道慘叫之聲傳出,震撼著他們的心靈,那些武皇強者,竟然在被屠殺,天棄之人,他要逆亂蒼天。

恐怖的雷電在虛空狂舞,不斷的轟殺而下,但轟入陣道之中便消失無影,這幻滅大陣道無影無形,再強的攻擊也無用,那上位皇強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劈死了自己人。

此時在他的眼眸當中再也沒有了淡然,身形閃爍,竟直接踏虛空離開,準備前往古族中通知大帝強者前來緝拿殺死林楓,望天古都太浩瀚,這邊天生異象,法則不降,而且發生恐怖大戰,但也只是吸引了周圍的人,遠在千萬里之外的人或許只能看到法則風暴,但卻不可能具體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

「放過我。」又是一道嘶吼之聲傳出,隨即伴隨而來的是一道慘叫聲,震得人群無言,天衍棋盤之行,林楓就是王,殺伐一切。

終於,幻滅陣道漸漸的消散,然而偌大的天衍棋盤之上,卻只剩下林楓獨自一人,其他人,全部消失了,被林楓斬殺掉。

只見林楓依舊平靜的站在那,血染黑袍,頭懸宮闕,一隻手托著滴血長槍,身體緩緩的朝著前方走去,轟隆隆的聲響傳出,天衍棋盤動了起來,朝湖中古亭緩緩移動。

林楓目光微微轉過,掃過蒼嘯,使得蒼嘯瞳孔一凝,身體竟微微閃退避開,雖然身披蒼王鎧,但若是進入林楓的天衍棋盤中,恐怕也要悲劇。


看著蒼嘯的身體,林楓的深邃眼眸中閃過一縷蔑視之意,隨即便將目光移開,這一幕使得蒼嘯臉色難看至極,他身為古聖族傑出弟子,但卻被一天棄之人如此蔑視,只感覺受到強烈侮辱。

ps:兄弟們很熱情啊,但是鮮花就是不動,傷不起,感謝那天若邪和昨天小二哥的萬賞!

天衍棋盤在虛空前行,漂浮在寒月湖上,竟朝著寒月湖中古亭而去。

伊人淚美眸看似平靜,但心中卻早已波瀾起伏,真的無法成皇嗎?若是如此,這天未免對林楓太過殘酷,從小世界走到瞭望天古都,他依舊和以前一樣耀眼,難道上天也會嫉妒。

轟隆一聲爆響聲傳出,天衍棋盤將古亭下面直接轟碎,古亭坍塌,伊人淚身體晃動了下,但依舊站在那沒動,片刻后已站在了天衍棋盤之上,而陽焱的身體則懸浮於虛空,太陽聖族的一行強者來到他周圍,似擔心林楓對陽焱不利,這煞星現在有些瘋了。

「跟我離開廣寒宮。」林楓對著伊人淚道。

伊人淚心潮波動,看著眼前那雙深邃的瞳孔,微微搖了搖頭,道:「林楓,我有自己的路。」

「天棄之人,還想帶伊人仙子離開?」虛空中的陽焱冷笑說道:「你先管好自己能不能離開吧。」

八寶太陽輪照耀天地,太陽之光圍繞周身,無比耀目。

林楓沒有去看陽焱,只是目光看著伊人,沉默片刻,隨即頷首,平靜說道:「一朝為道萬事空,從此相逢是路人。」

說罷,林楓身體轉過,便要離去,然而卻在此時,一股冰冷之意陡然間降臨,只見廣寒宮中,一道身影漫步而來,使得林楓轉身看去,深邃的瞳孔不由得微微凝固在那。

「月心。」林楓盯著那白衣身影,正漫步而來,身上透著萬般無情意。

「無情之道。」人群瞳孔微微收縮,此女莫非也是廣寒仙?竟修無情道。

只見秋月心漫步到林楓身前,無情之氣強盛凌厲,眼眸默然,視林楓真如路人般。

「不好。」琅邪看到這一幕神色微凝,這女子分明已經不是林楓的妻子:「林楓,小心。」

林楓好似沒有聽到琅邪的話般,只是盯著秋月心看著,多年相守,難道也是一場空。

只見秋月心手掌朝著林楓探出,頃刻間,直接印在林楓身上,一股可怕無情殺伐氣肆虐於林楓體內,使得林楓瞳孔僵硬,那雙深邃的眼眸死死的盯著眼前之人。

「林楓,她在斬你成道。」琅邪怒喝一聲,他雖不知道秋月心為何會如此,但既然她修鍊無情之道,又是林楓女人,斬了林楓,無疑能夠更完美的成就她的無情之道。

周圍的人群露出不解的神色,廣寒仙子有人修鍊無情道,竟要斬林楓以成道。


「這不是你對嗎?」林楓盯著秋月心那漠然的臉龐,只見有一滴淚水從她的眼眸中流淌而下,她已不是她,但她還記得她。

「殺!」秋月心的眸子中傳出一道冰涼聲音,無情之光大盛,法則衝天,林楓只感覺體內被四分五裂,而虛空之中,蒼天之上,無情風暴滾滾匯聚,冰冷、瀟洒,蒼天無情。

斬林楓,以成無情道。

林楓看著眼前陌生的臉孔,又抬起看蒼天,那冰冷的法則之力在瘋狂的匯聚而成,秋月心,斬他而成道。

「滾!」一聲如同野獸般的嘶吼從林楓嘴中咆哮而出,滔天的可怕力量轟在秋月心的身上,使得她的身體被轟飛了出去,而林楓的嘴角,卻不斷有鮮血流下。

伊人淚看著林楓,美眸中沒有魅惑、也沒有冰冷,同樣有滴滴淚水順流而下,她以為自己道心堅韌,但真能拋卻一切嗎,無論他生死,這一世,她不會有第二個男人。

「殺死他。」虛空之中,陽焱聲音吐出,頓時太陽聖族的強者從天而降,太陽之光耀目無邊,直射林楓。

林楓陡然間抬頭,那雙冷漠的瞳孔猶如來自九幽般,神念宮闕光芒大放,無窮神念之力在天衍棋盤中瘋狂衍化。

「起!」林楓怒吼一聲,天衍棋盤滾滾騰空,腳步一踏,頓時他身上披上了一層恐怖魔王鎧,可怕的破滅之力從他四面沖向天穹,抹滅那些強盛攻擊。

「你竟還能不死。」陽焱瞳孔冷漠,八寶太陽輪揮灑奪目太陽之光,有一輪太陽直接朝著林楓殺過去,要將林楓焚燒為虛無。

腳步一踏天衍棋盤,頓時林楓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棋盤的另外一端,恐怕的太陽之力轟在天衍棋盤之上,似乎想要將天衍棋盤都燃燒掉,一道道強者瘋狂的朝著林楓殺了下來,林楓被秋月心那般攻擊,已經是強擼之末了。

「轟!」林楓直接捏爆了一枚陣符,他的身影陡然間消失不見,使得人群撲空來。

虛空之中,陽焱的瞳孔遽然間凝固在那,只見一雙冰冷的瞳孔正冷漠無比的注視著他。

抬起八寶太陽輪,一道光線直接射殺而去,卻見一道恐怖死亡之瞳穿透他的眼眸。

「血咒!」一道禁字從林楓瞳孔之中綻放,頃刻之間,陽焱只感覺血脈暴動,不受自己控制,彷彿隨時可能爆裂般。

「死咒!」死亡力量剝奪者陽焱的生命之力,使得陽焱手中握住的八寶太陽輪僵在了那裡,再也不敢轟殺而出,他彷彿只要林楓一個意念就能咒殺掉他。

風之力量飄動,那雙瞳孔接近,死咒和血咒的力量越來越強,陽焱甚至不敢動了,片刻,林楓的死亡之手,直接握住了他的喉嚨。

「放開他。」

這瞬息間發生的事情使得那些朝著林楓殺過去的太陽聖族強者瞳孔收縮,陽焱竟然被林楓拿下了。

林楓根本沒有理會他們,提著陽焱的腦袋緩緩的朝著下空降落,沒有人敢阻攔他,林楓的身體再度落在了天衍棋盤之上。

「這陽焱完了,他還以為自己也是武皇強者,拿著恐怖的帝王之兵八寶太陽輪就能無視林楓,卻沒想到林楓雖沒有成皇,但已經成就了七系法則,死亡法則和詛咒法則都能夠輕易間剝奪他的性命。」人群心中暗道,這一幕也讓人明白,寶物再強也畢竟是外力,實力才是根本,這一幕就是陽焱根本想象不到的情況,如果他也是武皇,林楓的法則之力就不可能輕易得手了,他手持八寶太陽輪便可摧毀林楓。

但沒有如果,陽焱未成皇,終究無法抵抗霸道的法則詛咒,使得他自己陷入了絕地,自己作孽。

「放開他,否則太陽聖族,傾盡全力殺你。」虛空中的太陽聖族強者冰冷說道。

林楓依舊沒有看他們一眼,只是盯著面前的陽焱,陽焱看著眼前的瞳孔心中有著絲絲恐懼,道:「你不敢殺我。」

「你真會自我安慰。」林楓嘴角露出一抹死亡笑容,恐怖詛咒之力使得陽焱血脈瘋狂暴動了起來,死亡之力侵蝕而出。

「吼!」陽焱還想要做掙扎,死亡法則貫穿他的身軀,火焰法則焚燒他的身體,風之法則摧毀他的肉身,只是頃刻之間,他的身體化為了虛無,至於八寶太陽輪以及他的儲物戒指,林楓自然收下。

「殺了,這瘋子。」人群瞳孔收縮,林楓真的殺死了陽焱。

虛空當中,武皇怒吼,皇器之光大放,瘋狂的朝著下空的林楓轟殺過來,林楓腳步連續踏出,但每踏出一步,他的步伐似乎都會顯得越發的無力般,唯獨那雙眼瞳,依舊是那麼深邃。

「他快不行了。」遠處的虛空,老人和少女站在一起,看到林楓瘋狂的使用陣法,老人低聲說道。

「要不你救下他吧?」少女看著老人,目光中隱隱有一縷期待之意。

「我為什麼要救他?」老人反問少女,使得少女眼眸凝了下,道:「天賦如此出眾,卻被天棄,又被女人背叛,周圍還有大帝強者窺視,你不救他他就真的必死無疑了。」

「我又不認識他。」老人微笑道。

「但我認識他啊。」少女對著老人撇了撇嘴,這老不死的東西,真可恨啊,若是被其他人看到妖族的聖女會有如此的一面,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那好,看在我寶貝的份上,我救他一回,即便這天棄他,我們好歹也給他一線曙光,或許守得雲開見月明呢!」老人含笑說道。

寒月湖上,陡然間有一股浩瀚天威降臨,使得那些太陽聖族的人群都停止了戰鬥,所有人都目光凝固,隨即只見虛空中有一恐怖強者降臨,讓人心中暗嘆,大帝強者到了。

林楓嘴角依舊還掛著鮮血,彷彿渾身都沒有了力氣,生命奧義已經無法恢復傷勢,看著虛空中的身影,他的嘴角露出一抹悲涼笑意,本想來此登臨皇位后便離開,卻沒有想到被天所棄,又遇到如此風波,這真的是天命嗎!

ps:兄弟們非常給力,嘿嘿,不過忍不住又要吐槽一些奇葩,每次寫到高/潮部分就有人開罵了,我想說難道寫的激情是有錯?我是不是應該寫平淡點?你不知道為了讓大家看的爽我要死很多腦細胞?要反覆考慮情節再推翻再思考?更有奇葩跑來威脅什麼十章不成皇刪書的,你是有多麼的奇葩啊,跪求你以後別看了行波,如果可以封你的話我早直接封你了,別再看我書了!!

遠處,窮奇渾身猙獰,碩大的瞳孔看著遠方的一切,一陣無語。

「你這小混蛋就嫌自己命長啊。」窮奇心中無語,天棄便天棄,至於如此嗎,七系法則已成,早就該開溜了,現在倒好,大帝強者降臨,這回是真的劫難來了。

「你這是坑本帝啊。」窮奇無語說道,大帝強者似乎來了還不止一位,這次要被這混蛋坑死了。

太陽聖族之人見到虛空中有大帝強者來臨,頓時都停止了戰鬥,同時,琅邪身影閃爍,降臨到林楓身邊,目光同樣遙望虛空中出現的大帝身影。

「任何人都不得殺他。」琅邪聲音冰冷,盯著虛空說道。

「我要天衍棋盤以及他身上的所有儲物戒指。」虛空中的大帝強者淡淡說道,卻見林楓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光芒閃耀,天衍棋盤縮小,隨即漂浮於空,來到林楓手掌之中,只見林楓看著身旁的琅邪,這種絕境之下,琅邪能如此,讓他有一絲欣慰,道:「琅邪,這天衍棋盤你幫我保管,若是我死,你便拿著用。」

「好。」琅邪點頭,接過天衍棋盤隨即收了起來,看著虛空道:「你應該是雷族之人吧,天衍棋盤在我身上,若是你開口問我要,我給你,但是,你最好考慮清楚後果,也許我古界族發兵雷族,那時候便不僅僅是要回天衍棋盤那麼簡單了。」

人群聽到琅邪的話神色微凝,天衍棋盤在林楓手中和琅邪手中可是完全不同的意義,古聖族的弟子身上都有重寶,誰人敢搶奪,那豈非是打古聖族的臉,如今,天衍棋盤在琅邪手上,動他,便是動古界族。

「他殺死了我太陽聖族陽焱,無論如何,今日他必死無疑,我不相信古界族會因此而和太陽聖族開戰。」太陽聖族的強者冰冷說道,一命抵一命,他們不要天衍棋盤,但要林楓的命,而且拿回八寶太陽輪,否則回去他們都是死路一條。

「嗡!」又是一股恐怖天威降臨而下,將林楓和琅邪的身軀緊緊束縛,使得琅邪目光一僵,冷道:「何方前輩,為何不現身。」

「轟!」伴隨著琅邪話音落下,一道恐怖力量陡然間從天而降,虛空大手印彷彿從虛無中出現,直接從天穹往林楓轟殺而來,快若閃電。

「有人想暗殺林楓。」人群心頭微顫,琅邪不讓人殺林楓,對方不露面,直接以大能手段虛空擊殺。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恐怖光束陡然間降臨轟在那迅猛無比的掌印之上,虛空炸裂,恐怖的力量生出一股可怕漩渦,使得人群瞳孔又是一凝。

「誰?」人群目光環視虛空,暗中到底有多少人盯著這裡。

陡然間,好幾道可怕的天威籠罩這片虛空,彷彿要將這片天都壓垮來,人群只感覺一陣窒息,而林楓更是面色蒼白,那一股股天威,正是落在他的身上,想要誅殺他。

「誰敢壞本帝之事。」一道冰冷寒音籠罩虛空,似乎是剛才想要擊殺林楓之人開口了,更加可怕的天威壓在這片虛空,使得人群有種窒息之感。

「東面?」

「不對,西面也有強者。」

「三位,再加上這雷族大帝,已經有三位大帝人物出現了。」人群心中震撼,三股天威,那天棄之人,今日還能活著離開嗎。

「轟隆隆!」虛空之中,有滾滾呼嘯之人,人群只見天地似在咆哮,陡然間,虛空中彷彿出現了一尊橫跨幾千米長的恐怖妖鳳,吞沒天地。

「誰?」一道怒喝之聲滾滾,正是剛才那說話的大帝,不過此刻似乎有強者在攻擊他。

許多人身體在瑟瑟發抖,那股天威壓得他們幾乎無法喘息,虛空開始暴動了起來,風雲色變,那恐怖妖鳳吞沒天地,捲動八方風雲,一道道恐怖炸裂之聲傳出,人群只看到一陣陣颶風在怒嘯。

「滾!」一道蒼老的聲音從虛無中傳出,使得人群瞳孔微微一僵,這是另一人的聲音,那使得八方天動,妖鳳吞天的強者。




Related Articles

「當然不會答應!」江離斬釘截鐵的道:「讓我父親羊入虎口,簡直是笑話。」

「我也沒有料到,你父親分量居然這麼重!是...
Read more

尋覓一個樹洞,林風暫且安居而下。

那是一棵直徑足有百米,高數千米的巨樹,極...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