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好處已經拿到,其他的都是浮雲。

這一次接取的三個任務涉及到了三個家族,都是那種在二流底層晃盪的類型,一個不慎就會掉到三流去。

陸川最先抵達的是張家,任務是取回借給張家的一件法寶。

張家的最強者是上一代的家主,煉氣期五層修爲,還不如熾雪城的城主呂浩。

後者不僅修爲達到了煉氣期六層,並且還很年輕,真打起來估計一個人就能把張家滅了。

“春秋書院來訪,還不速來拜見!”

站在張家門口,陸川直接衝着裏面大喝一聲。

“什麼人,竟然在張家面前如此無禮!”

門口的兩個護衛不知道究竟是聾了還是瞎了,陸川自報家門是春秋書院,並且穿着書院的衣服,竟然還問他是什麼人。

懶得搭理這兩條狗,陸川邁步走了進去。

“好膽,竟然敢擅闖張家!”

護衛艦陸川如此囂張,頓時大怒,拔刀就向着陸川砍去。 噗!

不用陸川動手,旁邊的銀月狼尾巴一甩,立刻就有兩道風刃飛出其斬殺。

不得不說銀月狼真是一條非常優秀的狼,得到疾風之力後,它竟然自行開發出了技能。

雖然威力不大,但用來打掃戰場非常好用,還能順手對付一下這種螻蟻般的小角色。

隨手將兩個護衛殺死之後,銀月狼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你們張家就是這樣招待客人嗎?”

陸川一腳將會客廳的門踢開,冷着臉喝問道。

張家會客廳內,十幾個人看着踹門而入的陸川,臉上頓時浮現出錯愕的表情。

“你是什麼人?”

端坐在主位上的張家家主張威站起來,衝着陸川怒聲罵道:“哪裏來的野小子,活的不耐煩了?竟然敢擅闖張家,當老子是泥捏的嗎?”

作爲一家之主,張威在度過了最初的錯愕之後,瞬間便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陸川的衣服上面有屬於春秋書院的標記,應該是春秋書院的學生。而來張家的意圖,毫無例外是爲了那件法寶。

能夠成爲一家之主,張威肯定不是什麼好人。

卑鄙無恥、陰險下賤,像是背後捅一刀,吃飽飯掀桌子這種事情,他做起來是得心應手。

曾經在隸屬楚國都城的一個小縣內發現了一個產量還算豐富的靈石礦,包括張家在內的幾個三流小家族趁着還沒有被其他勢力發現大肆開採。

後來事情敗露,其他勢力加入進來。爲了一己之私,張威竟然將整個靈石礦都炸掉,甚至連自己家族參與挖礦的護衛和奴僕都一起炸死在了裏面。

其卑鄙無恥、陰險下賤的程度,可見一斑。

兩年前,張威夫人病重,特地向春秋書院借來法器中品級別的法寶百草藥杵治療。

可惜夫人的病太過嚴重,就算百草藥杵都沒能救回來。

張威爲夫人大辦葬禮,甚至爲了夫人半年沒出門,每天只有表妹給他送飯。

衆人都感嘆張威至情至性,對夫人乃是真愛。

春秋書院心中感動,也不好再提百草藥杵的事情。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狠狠地打了春秋書院的臉,也讓那些曾經感嘆張威真男人的人不敢置信。

就在夫人死亡一年之後,張威竟然風風光光的將表妹娶進門,之後不到半個月,張威的表妹就爲他生下了一對雙胞胎。

春秋書院極爲惱怒,便派人前往張家索要回百草藥杵,最終被張威以表妹剛剛生產身體虛弱,需要百草藥杵調養身體爲由拒絕。


春秋書院對人類勢力向來寬厚大度,碰到張威這樣無恥的人一時之間沒有辦法,只能返回書院。

不過這一次來的是陸川,註定張威不可能再跟以前那樣繼續拖下去了。

“我來自春秋書院,目的就不用多說了。”

陸川冷笑一聲,“你的孩子都一歲了,還需要調養身體嗎?還是說你這個新夫人就跟兔子一樣,一年到頭都在懷孕?”

“好一個春秋書院,竟然……”

聽到陸川嘲諷的話,張威頓時大怒。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立刻便有一道劍光飛了出去。

嗤!

淡淡的聲音過去,緊接着出現的便是噴涌的鮮血和倒地的屍體。

見到這一幕,張威驚了,周圍的人也都驚了。

“我們不是張家的人啊,我們是侯家的,只是跟張家談一些合作的事宜。”

看着被陸川一劍斬殺的族人,旁邊的侯家之人差點崩潰了。

這都叫什麼事?


明明是你們春秋書院跟張家的矛盾,關我們侯家屁事啊?

要殺也是殺張家的人,爲什麼要拿我們開刀?

“侯家?看來沒殺錯人。”

陸川冷笑一聲,“洪超這個人還記得吧?告訴你們家主,乖乖把洪超綁好了,把賠償也準備好了,解決了張家的事情之後我就會找你們家主好好談談。”

“你……春秋書院就這麼猖狂……”

嗤!

之前說話的人被陸川氣的渾身哆嗦,可他憤怒的罵聲剛出口,立刻就被一劍削了腦袋。

“我春秋書院,就是這麼猖狂!”

陸川冷哼一聲,之後目光看向坐在主位上的張威,嘴角浮現出猙獰的笑容。

“既然不願意給,那張家也不用存在了!”

“殺!”

“不!”

張威嘶吼一聲,他真的害怕了。

他不敢傷害春秋書院的人,只能想辦法拖延。


若僅僅只是趕走或者搪塞,春秋書院一般不會太過追究。

可如果書院的學生死在這裏,那麼就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解決的了。

張威的修爲是煉氣期三層,在楚國都城勉強算是能上得了檯面,但面對春秋書院這個龐然大物卻跟螻蟻沒什麼區別。

此時耐心被消磨殆盡,當猛虎露出獠牙的時候,小小一個張家根本無法承受。

“我張家願意歸還百草藥杵!”

張威心思急轉,立刻就決定將借來的法寶歸還。

然而舔狗根本不給他機會,就在話音落的瞬間,一道清脆的聲音同時響起。

咔嚓!

【擊殺煉氣期修士,進度增加213點!】

“呵呵,張威?什麼死媽東西!”

陸川滿臉都是輕蔑的表情,揮劍將眼前的人全部斬殺。

煉氣期的修士全都交給舔狗去處理,煉髓期、淬體期和那些凡人則是銀月狼的任務。

陸川負責的是凝氣期,不管是凝氣一層還是凝氣九層,在陸川手裏面都是一招解決。

唯一的區別就是凝氣期一層的直接甩一道劍光,而凝氣期九層的需要使用技能。

“這就是張家嗎?不過如此!”

將張家所有人全都殺死,將所有有價值的東西全都帶走,陸川轉身向着下一個目標而去。

王司徒告訴他這三個勢力傳承了很多年,可能存在陸川想要知道的東西,未嘗沒有想借他的手威懾整個楚國都城的打算。

春秋書院內的一戰需要點時間才能夠傳開,楚國五方勢力忌憚非常,但因爲衆多門人弟子慘死的關係還得跟楚國皇室扯皮一陣子。

王司徒讓陸川來這裏的目的,則是好好敲打敲打這些二流三流的小勢力。 若是楚國五方勢力也就罷了,要啥有啥,但像張家這樣的貨色還敢蹦躂,純粹找死。

陸川這一趟是要告訴他們,春秋書院不是沒有能力,只是不願意計較。

但凡事都有個度,一次兩次的就算了,如果一直無視春秋書院的威嚴,那麼迎接他們的只有毀滅。

百草藥杵已經拿回來,下一個陸川打算去唐家。

跟張家的情況有點類似,唐家也是侵佔了春秋書院的東西。

一點蠅頭小利其實書院並不在乎,但此時此刻書院的老師們鐵了心要立威,那就只能拿他們一個個開刀了。

“這就是唐家?一般般嘛!”

看着府邸大門上面的“唐家堡”三個字,陸川冷笑一聲,直接將大門踹開。


至於門口的護衛,則是照例交給銀月狼處理。

“什麼人?”

大門處傳來的爆響引起了府內人的注意,不過這一次陸川完全沒興趣跟他們說話了,直接就是一道劍光劈出去。

【擊殺煉髓期修士,進度增加2點!】

【擊殺凝氣期修士,進度增加27點!】

【擊殺煉髓期修士,進度增加3點!】

……

“好膽!”

“放肆!”

“不對,是春秋書院的人!”

連續幾聲暴喝之後,終於有人看出來陸川的身份。



Related Articles

歐陽紫玥眸光一閃,將君無夜緊緊護在身後!

該死,這回又是誰找她茬?她滅了他祖宗!她...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