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以後眼見得分到自己碗里的肉是越來越少啦,還將一肚氣,憐取眼前肉吧。

作者有話要說:賈老爺真有艷福~~~ 賈老爺的後院生活有段時間很有規律。在一個月里,宿到顧萌萌房中和在翡翠房中的天數差不多各佔四成五,剩下的一成屬於其他妻妾。

當然,同宿都是同宿,可其中的內容,是不一樣的。

被賈老爺收了房后,原本還沒有徹底長開的小姑娘翡翠沒多久就出落的豐滿起來,胸高臀圓,象是一下子長大了兩三歲。老爺喜歡這新出爐的小婦人性情柔順,服侍周到,又還正在新鮮頭上,宿在她那裡時總是任著自己那子孫傢伙任意風流,做些老不休的事兒,弄的翡翠吃了人蔘果兒一般日日歡歡喜喜,走路都似生了風,連伺候太太的煩難都不太在意了。

在顧萌萌那裡,因了她身體的原因,老爺現在是幹活的時候甚少,純蓋著棉被睡覺聊天的時候多。賈老爺大概不知道有人說過,「愛一個人就是想要和她一起睡覺」這類的愛情箴言,可哪怕是純睡覺,老爺也覺得睡在顧萌萌的小院里格外舒服,懷裡抱著愛妾格外安心。

至於在別人那裡,老爺多半是平平淡淡的儘儘義務了,做為一個以「齊家」為己任的傳統老爺,這麼做的時候他也並不反感。

不過事情很快就有了變化。

老太太見兒子聽話地收了翡翠,很是滿意,不過她也聽說了賈政在顧姨娘懷孕期仍常與她同宿,覺的很是不妥,便插了一手。在賈政請安的時候幾次明說要他多去翡翠房裡,最好讓翡翠也儘快懷上身子,至於顧姨娘那裡,她一個懷孕的人應該好好養胎,這眼見就要生了,伺候老爺可不大合適。

太太也知道老太太還在糾結那個榮寧二公托的夢呢,翡翠不懷孕,老太太心裡總是會覺得祖宗託付的事情沒有完成。

對太太來說,庶齣子女要是姨娘生的,養在誰那裡還是兩說,要是通房生的話,那必定是要記在自己名下的,讓翡翠生個孩子也是件好事。

在兩大BOSS都覺的讓翡翠早些懷孕沒壞處的情況下,太太找到顧萌萌說了一番話,明裡暗裡要她賢德些,懷著孩子就不要多招惹老爺了,也要給別人留下為老爺開枝散葉的機會。

顧萌萌想埋怨,她哪裡不賢德啦?是她不讓老爺開枝散葉的嗎?老爺在翡翠那裡住的次數不比在她這裡少,她也沒攔著老爺和別人睡啊,這才收房多久,翡翠要懷哪有那麼快?

可她最後還是堅決表示,太太說的對!!太對了!!

倒不完全是捧領導的腳,因為她最近心裡老是忐忑不安,忍不住不斷地計算著,老爺是去翡翠房裡的次數多還是到她房裡的次數多?也就是說,現在老爺更寵愛誰?

一句話說,比起新進的美婢,挺著肚子,發現自己臉上有長斑傾向的顧萌萌在容貌上自卑了,對老爺的寵愛患得患失了。

這種近似於琢磨「老爺是不是最愛我」的念頭很無聊,在顧萌萌想起自己明明是個現代女的時候,時不時地會嚴重鄙視一下自己,愛這個字有夠可恥啊,她為什麼就控制不住老是做這種讓人吐血的比較呢?

可不幸的是,顧萌萌的意識里通常都是作為賈老爺小妾的思想佔上風,所以顧萌萌每天一過中午就會本能地琢磨,今晚老爺會不會來?昨天他居然就沒來!他在別人屋裡做什麼呢,他喜歡翡翠的什麼啊?等等這些瑣碎丟臉的想法。

一天兩天還好,長期以往下去,顧萌萌害怕自己老是糾結於此,會變成怨婦。正好,太太讓她少招惹老爺的命令來了。

為了老爺的寵愛有點思慮過度的顧萌萌感到了一陣輕鬆,只要老爺不來,姨奶奶我也就不用自找麻煩跟人比了!美貌啦,寵愛啦都一邊去!!

是領導的命令耶,讓她好好養胎,不要多接近老爺。以後讓那個色老爺去翡翠那裡睡好了,這可不是老爺更喜歡翡翠呀,明明是她不讓老爺來的!翡翠受再多寵都是她讓的!!

說她當縮頭烏龜也好,閉眼不見現實也好,反正她不想要每天跟考試似的,著了魔一樣在心裡掂量自己的受寵程度了,好吧,咱退一步,回頭是岸,她承認新人兇猛,大著肚子的特殊時期,還是高掛免戰牌,才能讓自己的自信少受點打擊。

刻意忽略這種想法自欺欺人的性質,顧萌萌當天就開始把賈老爺往外請。說是自己最近身子老是疲倦,孩子快要落地,還是不要冒險折騰了。老爺不如多往翡翠那裡走走,說不定今年還能得個哥兒呢。

賈老爺做為大男人當然不明白後院女人的心理,根本沒意識到愛妾的小心思和種種掙扎,還認為顧萌萌是真的待產不想被打擾,幾次要留宿都被顧萌萌撒著嬌請出來后,也就不再強求了。每天去看看顧萌萌和孩子之後,到得夜裡,幾乎都是宿在翡翠處——讓這個幾乎還是孩子的小美婢早日變成個小母親,也是最近做爹爹做上癮的賈老爺樂見其成的事情。

不過,賈老爺真心說,還是睡在萌萌那裡好啊,雖然萌萌伺候他的次數比他伺候萌萌的次數少多了,可還是住的各種舒服,看別人再怎麼殷勤的伺候,怎麼都不是那個味哩?

只能說,這人啊,總有賤忒兮兮的一面,從賈老爺寧做灰太狼不做奴隸主的態度上就可見一班。

賤無分男女,老爺真的聽話不在顧萌萌這裡宿了,她又覺得不是個味兒了。好在隨著身子不斷加重,她也變的更容易疲乏,就算是沒有老爺陪伴同宿,夜裡也不致失眠。

身體越發沉重的顧萌萌急切盼著娃能早點生下來,等她的身材恢復了,就算年齡大著幾歲,她也是比翡翠漂亮的,唉,愛情危機啊,她碰到的,難道是傳說中的三年之癢的巨大陰影咩?不行,她要提高自己,產後一定要好好調養,該挺的地方全力讓它猛挺,該緊的地方一定要緊的絕不放鬆!!

娃娃在顧萌萌的期盼下又在肚子里生長了一個多月,一朝分娩的日子,眼見要到了。

說來話長,已經當過一回娘的顧萌萌這回懷孕的心態與上次可大有不同,懷樂春的時候顧萌萌剛穿過來不久,整個人還是個囧版小白現代女,雖然已經對老爺產生依戀,可她還沒有當媽的心理準備,被突然的懷孕事件嚇的不行。而且她的懷孕反應還特別厲害,讓她幾度要死要活,要不是有老爺寵著,她真沒有生下樂春的勇氣。饒是這樣,生產的時候的痛苦還是讓她恨死讓自己受生娃之苦的老爺了!!

但是這一次,她的母性已經被完全激發出來,心也早就安定了。在這裡生活久了,她越來越認可了顧姨娘這個身份,思想也慢慢被周圍環境同化,現代離她越來越遠,也許再過幾年,除了對現代家人的感情,現代對她更象個故事了吧。

雖然她與老爺之間,有了好幾次吵架慪氣的經歷,老爺也做了不止一次讓她傷心的事情。

可她還是不知不覺成了個古代的小女人,象這個時代的妾室一樣,盼著生兒子,渴望受到老爺更多的寵愛,害怕老爺納更年輕漂亮的小妾……

她會在佛堂里求子,會想著為老爺生了兒子,老爺高興的樣子……

越來越安於小妾身份的顧萌萌,做准媽媽的幸福程度其實比上次提高了不少。有了上次生產撕心裂肺的痛苦,對生育的艱難她倒不怕了,反而有些渴望著從那種痛苦中再生育出一個小生命來的奇異感覺。

唉,雖然她一向嘴硬,老爺在她那裡一直都沒啥好評價,可在體會懷孕的喜悅的時候,她是最沒法騙自己的。老爺對她的寵愛和甜蜜,讓她心甘情願地為他一次次生孩子。懷著這個男人的孩子,體會孩子在身體里慢慢生長的感覺,讓她很幸福。


顧萌萌安享著待產的快樂,賈府里上下人等也都對她的肚子表示了極大關注。按規矩,老太太早就讓太太請了幾個有經驗的穩婆備在府里,奶娘也早就選好了。不多時就萬事具備,只欠兒啼。

這回真不湊巧,就要再當爹的賈老爺卻因公事出了公差,到外地公幹了,大半個月都不能回家,不能親眼看見孩子出生的情況了,對在最容易覺的寂寞的時候,格外想念老爺的顧萌萌來說,沒有老爺在身邊安慰,是最讓人難以忍受的一點。

好在比起生樂春,這次的生產過程也格外順暢,時間也短。顧萌萌忍著巨疼用力,最艱難的時候沒捨得罵賈老爺,只目標明確地把天上兩隻害人的老鬼從頭罵到了腳後跟。

該死的老鬼,你們要記住,這才是頭回呢,顧萌萌想,以後她再生娃的話,一定繼續罵這兩混蛋老鬼人口販子,她疼也不讓那兩混蛋好受,讓他們知道她的勞力可不是白出的。

在痛苦中掙扎了半個時辰,也許是一個時辰以後,顧萌萌的身體終於放鬆了,也聽到了穩婆們驚喜的發出「是個哥兒」的喊聲。

作者有話要說:終於,顧姨娘有兒子啦~~ 顧姨娘給政老爺添了第四個哥兒的喜訊沒一會兒功夫便傳遍了賈府,成功地讓顧萌萌保持了她在領導眼中吉祥物的身份。

聽聞喜訊,早就盼孫子盼到望眼欲穿的老太太那是喜從天降,激動得連連道好之餘,親自帶了一大堆丫頭婆子來顧萌萌小院里看孫子。

此時剛生產完的顧萌萌連生下的娃都沒來得及細看,就帶著「耶,總算沒白費我口乾舌燥念的那些求子經啊!!」的強烈欣慰感,力盡神疲地昏睡了過去,錯過了聽老太太抱著孫子現場親口嘉獎她的機會。不過她醒過來肯定不會覺得遺憾,老太太在激動之餘那賞賜是不要錢似的往外搬,成對的鑲祖母綠牡丹金釵,成對的大金錠子,成匹的各色綢緞紗羅,一盒盒的燕窩老山參,可一點沒少地在她的桌案上堆了一大堆呢。


大家的反應都稱得上訓練有素,沒半天工夫,各房裡太太奶奶們的賞賜就排著隊地來了,邢夫人,東府尤氏等都派身邊大丫頭送了綢緞補品為禮,小一輩的風姐李紈等甚至都到她的小院里略坐了坐,親自送了各色禮物過來。而太太也親自過來慰問,賞下了哥兒帶的金項圈等一堆物件,此外又有趙周二姨娘,翡翠等送的青錢,荷包等物,就連寶玉黛玉迎春探春等人知了消息,也都跑來送點荷包之類的心意——當然了,哥兒姐兒們的目的主要就是來看新生的娃。

顧萌萌吃力地倚在床上指揮丫頭整理著收到的禮物,結果讓她非常滿意。因為生的是個哥兒的關係,這回收的賞比生樂春的時候多了兩三倍還有餘!!

領導們重男輕女真不是蓋的啊,看這些賞物就知道,小傢伙,你比你姐姐值錢多啦!!!

顧萌萌對著新生的兒子小聲嘮叨,全然忘了她是怎麼盼了十個月兒子的。

事先選好照顧娃娃的三個奶~娘以李奶~娘為首,已經光榮上崗了,這李奶~娘也是生過好幾個孩子的有經驗少婦,抱過四哥兒哄得妥妥貼貼,絲毫不用顧萌萌操心,只是這小院里一下增加了一班奶娘,屋子都被佔得滿滿的了,頗有些擁擠之象。

顧萌萌在還沒生下哥兒時就私下吐槽過住房問題,這小院就這幾間房,她和樂春跟現有的丫頭奶~娘住著還寬敞,再養個娃兒,可就有點擠了。真要照老鬼讓她穿越的本意,她再生生不息下去的話,就徹底沒地兒了。賈府空房子倒還有,可都不象是能隨便分給姨娘這牌名的人住的,到時候還不知道太太給胡亂安排個啥地方住呢。

這到了古代還要操心房子問題,唉!!應該說她該慶幸賈府不是讓小妾自家掏工資購買房子嗎?

不過現在顧萌萌還來不及考慮讓自己下一個娃住哪的難題,各路人馬正輪著班來她這裡晃蕩呢。她躺在床上一臉憔悴狀地應酬了大半天工夫,才送走了大堆探班者。

好不容易有空了,顧萌萌讓奶~娘抱過四哥兒來,看著自家皺巴巴的,小小的睡得流著口水的兒子,眼睛怎麼也移不開,又當了娘的喜悅讓她的心情象浮在了雲端里一樣。

真想抱住好好咱的親親乖兒子啊,這回,她顧姨娘有兒子啦,終於有兒子啦!!

她那多生娃,生好娃的人生目標又向前邁進了一步!!


看著新生的兒子,她有點衝動地想,真到了那個要離開的時候,她肯定會使用那顆顧明明給她的丸藥,用兩輩子的生命都陪著孩子們。

所以,媽媽就靠你了,小四哥兒,要好好地長大,保護媽媽和姐姐,還有以後的弟弟妹妹呀。

小四哥兒,賈四爺,這稱呼真可愛啊!想到久遠以前她在*上看到的那些鋪天蓋地的清穿四爺文,顧萌萌撲哧笑了。

真沒想到她也有生下一個「四爺」的時候啊,雖然是個賈(假)四爺!!

那也沒關係,鐲子沒真金的,鍍金的咱也喜歡,兒子是咱的就好,地位毛的是浮雲,咱沒*文里什麼聖母皇太后的福氣,只要當個能生兒子,保得住老爺寵愛的姨娘就夠啦!!

完成了小妾傳宗接代使命的顧萌萌有了生樂春的時候都沒體會到的驕傲,她這也算是為老爺開枝散葉了!老爺馬上就要回來了吧?知道添了哥兒,那張老臉還不知要喜得開出什麼花兒來呢!!

她要撲到老爺懷裡跟他說,我生兒子立功了,老爺要拿什麼獎勵我?老爺一定要更寵愛我才對,生孩子很疼的!!

想象著老爺驚喜失態的樣子,顧萌萌嘴角的笑意忍都忍不住。

真好想馬上抱著兒子給老爺看,要讓老爺給兒子打比他姐姐那個更漂亮更精緻的金項圈!!

兒子的存在讓顧萌萌暫時忘記了糾結她好久的,對自己孕婦容貌的自卑和對老爺寵愛的不確定,歡快地暢想起夫妾以後一起享受的親子之樂來。

其實顧萌萌設想中的,在她的小院里和老爺一起手拉手養娃的有愛圖景實現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本來,姨娘生了孩子也不一定能養在自己身邊,不過,顧萌萌早就求了老爺,要是能生個兒子的話,還是想養在自己這裡。賈老爺對她養子傍身的想法非常理解,也對太太說了幾回。看老爺意思堅定,太太也無可無不可,反正這時太太心思都放在寶玉身上,另外身邊還有三小姐探春呢,也就答應了讓顧萌萌繼續養新生的孩子。

不過這個四哥兒的運氣顯見的是非同凡響,雖然出生的時候沒有滿室紅光,異香經日不散等超級異象,就連塊寶玉都沒帶出來,可還是讓顧萌萌親自養娃的希望落空了。

這還要歸功於天上的榮寧二老鬼,自打知道四哥兒要出生,他們只要無事就站在高處向下看,萬般景色不在眼,隻眼巴巴地盯著顧萌萌的肚子,看著它從無到有,從小到大,那心裡撲通的比他們自己懷娃都要歡喜緊張。

等的望眼欲穿望穿秋水之後,這兩隻經歷了全程懷孕的老男鬼終於等到了四哥兒瓜熟蒂落。眼見重孫落地,他們高興的就連顧萌萌生產時對他倆的狂罵都被他們當優美的背景音樂欣賞了,人家不愧是兩輩子當領導的,那肚量大的連航母都裝得下,罵聲滾滾入耳,人家聽了老臉能笑成兩朵欠捅的乾巴菊花,「恩,不錯不錯,當娘的這時候還這麼有勁兒,咱乖重孫身體一定倍兒棒!!」(賈老爺,你的賤兮兮特質絕對是從祖宗那裡遺傳來的!!)

還好顧萌萌不知道她所罵對象的反應,否則她一定會被兩老鬼的樂觀主義氣到吐膽汁。

因為太關注下界,老太太領會錯了他們託夢的精神,造成賈老爺收房的烏龍事件當然也全部落在了兩老鬼眼裡。當時他倆在天上各種抓耳撓腮,榮公更是大呼兒媳婦無用。在他們看來,賈政也年紀有了,有那個精神收丫頭,還不如留著精氣神兒等顧萌萌生完孩子出了滿月,再跟她好好敦倫幾回,讓他們好不容易才弄來的穿越女一點時間也別浪費,趕快懷上下一胎才是正理。

每回俯視賈府,看到賈老爺去別的妻妾房中時,兩位老祖宗就忍不住搖頭大呼,「真是不孝子孫,浪費啊,這是無恥的浪費!!」那點有限的子孫水兒,怎麼就不肯撒到對賈府未來最有用的地方去呢?

這回乖乖重孫出生,榮寧二公決心不惜任何代價,也要把對這個重孫子的重視傳達到賈府。於是又是一通賄賂開道,當天夜裡,二公神力全開,率領諸多部屬從人,二龍挽雲車,六駿御風行,派頭大得吵死個神。一幫人(鬼)轟轟烈烈地來到了老太太、太太以及賈老爺的夢裡。傳達了一通諸如這個乖重孫就是好啊就是好,你們為了賈府的未來一定要好好教育他,疼愛他啊,否則祖宗我就是做鬼也不放過你們啊等等的講話精神。

其實他們還想給賈老爺專門托個夢,讓他別在別的女人身上浪費精神了,晚上只要對著顧姨娘不停加班,就算對得起他們這些列祖列宗了。但畢竟也是讀聖賢書出身,兩老鬼的臉皮還沒厚到跟孫子探討房中之事的程度,又怕萬一引起誤會,讓賈政認為自家老祖宗跟顧姨娘有那個啥啥故事,從此做孝子賢孫,不敢跟顧姨娘OOXX了,那還不白費了他們托盡關係弄個現代女來穿越的心?

最後榮公想起了上次託夢出的錯誤,害怕自家子孫再理解不到位,乾脆在製造出的夢境中,親身友情出演二十四孝爺爺,給賈家人做做示範。於是榮公接過顧萌萌的兒子,抱在懷裡大親特親了幾口,做各種鬼臉討重孫歡心,營造了異常有愛的萌祖宗形象,讓老太太,太太和賈老爺在夢裡幾乎驚得醒過來。

不管怎麼說,一陣混亂之後,二公的目的算是達到了,賈府的當家人充分認識到,顧姨娘的這個孩子,絕對不能當個普通的庶子看,否則不但對不起祖宗,還會弄得祖宗死不塌實,活生生抓狂變成萌祖宗!!

且不說外地的賈老爺得了此夢,邊半信半疑地高興著自家又當了爹,邊加快速度往回趕,太太則是疑疑惑惑,在心裡思想了半天沒個決斷,只覺得這顧姨娘怕是真是個有福的,早早去看望了顧萌萌,語重心長地說,雖然以前有讓顧姨娘自己撫養孩子的意思,但是現在她想了想,孩子還是放在自己身邊好,以後長大了跟貴家小姐對親也說起來好聽些,也別讓那起子下人把孩子當庶出公子看待的低了。

老太太那裡則是第二天一大早就有話傳過來了,她最喜歡顧姨娘這個四哥兒,別人誰都別想插手,她要親自接到身邊撫養!!

顧萌萌懵懂了,雖然她知道自己被拐來的目的,就是為了給賈府生有用的娃,但這四哥兒才出生,就弄出這麼大陣仗,兩大BOSS齊齊出手爭搶撫養權,真心讓她這正牌的媽hold不住啊! 老太太作為賈府最重量級的大領導,說話那是號令全府,誰敢不從,現在她開了口,太太主動退讓了,於是不用等到賈老爺回來,四哥兒的撫養權就已無可爭議地落到了老太太手裡。

把自家身上掉下的肉就這麼送走,顧萌萌當然捨不得,但她也沒有反抗老太太金口玉言的膽量,其實在這件事上,連當娘的署名權都得讓給太太的顧姨娘,從始至終就沒啥發言權。

四哥兒當天就被奶娘抱著,連同一幫伺候的人用最快的速度搬到了老太太居處的廂房裡。起不了床的顧萌萌感慨,還是老太太說話算數,上下人等,需要好幾間屋子呢,還有各種裝飾擺設啥的,居然就憑老太太一句話,半天之內就全部收拾齊整了,有這樣的行動力,才是正宗的特權階級啊。

把娃攬到身邊的老太太就近看著長得肉乎乎,哭聲洪亮,精神頭兒很大的孫子,越看越覺得象自家最偏心的小兒子小時侯,可是喜得了不得,想來在夢裡榮寧二公也疼這娃呢,連升天的祖宗都喜歡他,以後長大了必定是個出息的!!

賈府下人都感嘆,老太太是喜歡孫子孫女,可喜歡到從小養在身邊的卻是難得,除了寶二爺,這四哥兒可是頭一份呢!

因為養到了老太太身邊,四哥兒的洗三禮辦得十分的熱鬧——老太太寵著這娃,別人也不敢輕忽了事。還在床上養著的顧萌萌倒是趁機又收了不少賀禮,可也沒能緩和多少她因為四哥兒被抱走而產生的鬱悶心情。

在賀喜的人潮過去,該來的人都來過,該收的禮都收了以後,顧萌萌開始了傳統的產婦頭不梳,澡不洗的坐月子生活,大家也知趣地不怎麼來打擾她。連樂春都被奶娘抱到了後房照看,省得打擾了她的調養。被囑咐不可做活計的她躺在床上無事可做,顧萌萌就只剩下想兒子和想老爺兩件事來打發時間了。

四哥兒被養在老太太身邊是很有臉不錯,以後受到的照顧肯定也是最好的。但對她這個正經當娘的人來說,要想多陪伴兒子就幾乎是不可能的了。理論上她要想去看看兒子自然可以,但本來,她連單獨給老太太請安的資格都還沒混上,哪有那麼大的臉面和膽量整天跑老太太附近晃蕩啊,讓老太太看見肯定以為她吃飽撐的太閑了,說不定會讓太太把她這個手下的閑人拖回去立規矩——領導們見了閑散的員工,好象都不會有啥好臉色吧。

想想以後她這對母子有夠悲摧,她能見到兒子的次數,怕是要比寶玉黛玉三春等整天在老太太眼前的哥兒姐兒們見四哥兒的次數都少得多。

從此咫尺天涯,可憐兒子從此隔雲端,媽想看兮看不見。

她確實擔心這娃給別人養的不認她這個娘了,好吧,是姨娘。想想趙姨娘的前車之鑒,前景真的很不容樂觀,看趙姨娘養在身邊的賈環,行為猥瑣,頑劣的各種惹人厭不說,那可以說是趙姨娘自身素質不好養歪了。探春養在太太那裡倒是挺得臉,但和趙姨娘那母女關係處的呀,讓顧萌萌這個旁觀者見了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三姑娘在太太跟前,在她這裡都是行事客氣,有模有樣,一守著她親姨娘,就開始各種冷言冷語。見女兒給自己如此沒臉,氣得趙姨娘當眾撒潑了好幾回,兩人關係簡直陷入了惡性循環。

也不能太怪三姑娘捧高踩低,傳統啊,它就是那回事,在賈府這種大宅門裡,孩子們拼的不只是爹,更多的情況下,拼的就是娘!娘上不了檯面,讓孩子哭都沒地哭去。

顧萌萌又自卑了,咱當小妾的容易嗎?咱也不想這身份不給力呀,咱當媽的不想拖娃後腿啊!

這有了兒子,就有了因為兒子的愁,顧萌萌有一瞬間都懷念起了沒生娃的時候,只要做好小妾的日常工作,就沒啥愁事的幸福生活。就連只養著樂春的時候也好啊,樂春反正是個女娃,她也沒那多莫名其妙的愁啊。

糾結,就是那亂麻。折騰半天,最後還是又想兒子,又愁兒子,最後想了也是白想的亂局。

有關兒子的命題過於宏大,毫無解決辦法的顧萌萌更想老爺了,要是老爺在這裡的話,這些煩心的事情——當然也是解決不了的,老爺也不能改變這個時代的傳統,女人的煩惱男人也理解不了,不過最起碼還有個厚實的肩膀讓她靠一靠,煩心事就能消失好多。

實在不行,發愁的時候還可以要求老爺全方位從物質到精神的哄她,顧萌萌忽然意識到,和老爺在一起的時候,她根本就是很少發愁的。

老爺,你那公事還沒辦完么,都得了兒子了還不知道回來的快一點!


在自己六神無主,心裡特別不塌實的時候,顧萌萌發現腦海里反應出的第一個詞,居然就是「老爺」!!

她苦笑,這,是不是也是她「以夫為天」的一種表現方式?

顧萌萌在家裡煩惱,遠出在外的賈老爺也裝了一肚子的事。

走之前他就知道,顧萌萌基本肯定是要在他離家這段時間生產的,雖然因為愛妾拒絕,他沒在顧萌萌這裡留宿,可也抱了她好生安慰了許久。他還記的愛妾在生樂春的時候嚇得那可憐可愛的樣子呢,生產後打在自己老臉上那一巴掌也是記憶猶新——愛妾很疼,打得他也很疼啊,一定要安撫好才是。

在外頭公幹這半個月,他時時心裡牽挂,既想著愛妾再為他生個大胖小子,又怕愛妾生產出點什麼意外,還有,她生產的時候自己沒有在門口等著,她會不會象上次一樣害怕?

賈老爺發現自己戀家了,家這個詞變得很具體,他是在很具體地在想念擔心他的顧萌萌。老爺有點驚異自己首先想念的不是他們交歡時的美好,而就是留戀,萌萌在他身邊的感覺。

心裡有了挂念的賈老爺每天在官府的傳舍里憂傷地睡去,有點嚴肅地想著遙遠的愛妾,他的子孫傢伙變得異常老實。

終於在被顧萌萌想念了*天後,賈老爺一路風塵僕僕地趕回來了。


迎門的小廝一見賈老爺便賀喜他新得一位公子,聽了母子皆安的喜訊,賈老爺七上八下的心一下子就歸位了。他費了好大勁才忍住徑直衝向顧萌萌小院的衝動,仍然按照遠歸的慣例,去老太太那裡請安。

太太也在老太太那裡伺候,讓賈老爺很高興——這樣一下子該見的都見了,省得去愛妾那裡之前還要到太太那裡走一趟。

當然最讓他高興的,是他見到了他新生的兒子。

在比較鄭重的場合,老爺當然要撐著老爺款兒,硬撐著沒有去抱四哥兒,只讓奶娘抱來孩子看了看。老爺心裡遺憾呀,現在要是和愛妾私下在一起的話,他早就搶著去抱孩子了,就是他不抱,愛妾也會命令他抱的!

現在滿房間丫頭婆子的,不能正常地流露滿懷父愛讓老爺很鬱卒。

老太太和太太都在嘮叨著這娃怎麼象老爺,賈老爺卻忍不住在四哥兒的五官上尋找起屬於顧萌萌的特徵來。帶著一顆不知道偏到什麼地方的心在想,萌萌生的孩子,就是格外地討人喜歡!!

老太太又說起了哥兒的名字問題,賈老爺回老太太說,他翻了族譜,覺得給四哥兒起「瑤」這個名字好,老太太也覺的喻意甚是合適,又能合上前頭幾位哥兒的名字,便准了。

等老爺從老太太這裡出來,急著去找顧萌萌的時候,顧萌萌的小院里正鬧騰著呢。

聽到老爺回府,去老太太那裡請安了,卧床差不多十天,也想了老爺十天的顧萌萌心裡一喜,這個野生老爺,總算知道回家啦!!

可她一低頭就聞見了身上發出的異味,顧萌萌意識到,自己已經有十幾天沒洗澡了,臟成這個樣子怎麼迎接老爺呢,立時就要招呼丫頭打來熱水洗澡。蓮花蓮葉大驚,「不成啊姨奶奶,產婆囑咐過,一個月都不許洗澡的!你就老實躺著,就不要為難小婢們了好不好!」

!!!

要是以前,顧萌萌對自己容貌超有自信的時候可能無所謂,不就是沒洗澡嗎,姨奶奶就是不洗澡不梳頭也是粗服亂頭不掩國色,那些需要洗白白花好妝才能見人的所謂美人,簡直弱爆啦!!然後很可能就這麼隨便躺著等老爺來看她了。

其實生樂春的時候,她就是那麼辦的。

可現在不成啊,顧萌萌失去了對自己容貌的自信,雖然娃生出來了,肚子算是癟下去了,可渾身養胎養起來的肉鬆松垮垮的,走形的身材遠沒有恢復呢。還有臉上那幾點可惡的斑,怎麼還沒消下去呢?這臉色感覺上也蠟黃蠟黃的,一點都沒有少女的水靈……

這個殘花敗柳的衰樣子,再加上長期不洗澡弄出的一身難聞味道,會不會把老爺當場嚇跑,直接就跑翡翠那裡去了?

被自己想法嚇壞了的顧萌萌堅持要洗澡的意願,咬牙切齒地要挾小丫頭,「死丫頭趕快把水給我倒上,不聽話我今年就讓老爺把你們配了掃地小子信不信?」

蓮花蓮葉見姨奶奶怒了,只好吐著舌頭打來熱水,勉強幫著顧萌萌擦了澡,換了身不顯身材的衣服,為顧萌萌梳了幾種髻都不滿她的意,主僕三人正想著到底梳什麼式樣好呢,賈老爺恰好就推門進來了。




Related Articles

軒轅子仙冷淡道:「哪一日我殺了你,那還好么?」

「這當然就大大的不好了!」楊玄囂訕訕然地...
Read more

「秦逸絕不能留!殺了他!」

「擊殺長老,罪無可赦!」「上!不要和他廢...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