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記強橫的撞擊,山嶽之上可怕的力量,竟是直接將石泰二人震飛而去,兩人的身形宛如蒼蠅一般,被狠狠地拍在大殿的牆上,兩人的臉色,也是瞬間蒼白無比。

「砰!」

腳掌在地面上猛地一踏,張暮宛如紅色巨人般的身形再度躍起,掄著手中的山嶽,朝著石泰二人追趕而去。

「不打了不打了,我們認輸!」

石泰二人見到張暮的身影,宛如見到凶神惡煞一般,身形急忙暴退,同時擺著手大喝道。

聽到喝聲,張暮的步伐方才停下,隨意地將手中的山嶽丟去,他笑望著石泰二人,道:「不打了?」

石泰二人無奈地對視了一眼,然後從懷中掏出他們各自的號牌,有氣無力地道:「你贏了,我們二人心服口服!」

石泰二人所言,的確是發自內心,他們本就是以力量見長,可眼前這個少年,卻是以一種更為蠻橫的力量,將他們徹底地壓制乃至擊潰,這般實力,不由得不讓他們感到佩服。

「呵呵,承讓了。」

聞言,張暮也是不由得一笑,看來這一戰,算是他勝了。

……

目不轉睛地盯著光幕上的畫面,望著光幕中剩餘三人激烈的交手,貴賓席上的眾人,望向光幕中那名削瘦少年的目光也是愈來愈凝重,因為,眾人想象中的結果並未出現,反而是張暮竟是以一人之力,硬生生地抗住了石泰二人的攻勢。

「砰!」

當張暮掄舉起山嶽朝著石泰二人劈頭砸去之時,整個光幕彷彿都是隨著一顫,而周圍的那些勢力首領,臉龐之上都是閃過一抹驚愕,這種程度的力量,怎麼可能是一個元武境中期的少年所能擁有的!

「不錯的鍛體武學。」

席上,一向懶洋洋的何先生,此時也是不由得將目光投向光幕之中,在瞧見張暮所化的紅色巨人時,也是不免投出一道讚賞的目光。

「呵呵,石強門主,承讓了。」

瞧著光幕之中,已經分出勝負的局面,謝文昌不由得一笑,而後沖著那面色鐵青的石強拱了拱手。

「真他娘的倒霉!」

此時的石強,也是一臉鐵青,石拳門唯一的兩名參賽者,在這一輪就直接被張暮一鍋端,對於石拳門的顏面,可謂打擊不小。

「恭喜謝會長了,此次選拔考核,萬盛商會必將取得不錯的成績。」

「謝會長,此次萬盛商會,真是請到一名了不得的外援啊!」

而周圍的不少家主或者勢力之主,見到張暮如此出色的表現,也是不由得收起心中的小覷,一時之間,恭賀的笑聲也是不斷。

謝文昌笑著一一還禮,心中卻是不免鬆了口氣,說實話,在見到張暮被宋河三人圍攻之時,他心頭也是有著幾分忐忑,不過,隨著張暮的強勢出手,這分忐忑也是迅速地散去。

望向一旁的紫袍美人,謝會長不由得道:「紫管事,你的眼光還是一如既往的毒辣啊!」

「呵呵,會長謬讚了。」紫嫣聞言嫣然一笑,不過,在她眼眸深處,卻是隱藏著濃濃的震驚。


「咦,不對!」

正在眾人由於此輪激斗結束,情緒稍稍有所放鬆之時,一道驚呼聲,忽然在貴賓席上響起。

眾人聞聲,正欲斥責,卻是猛然發現,在先前的光幕之上,一道人影正快如閃電地掠向那看似毫無防備的張暮,手中一柄銳利的短匕,狠狠地刺向張暮後背要害。

眾人見狀,也是不由得一驚,仔細看去,終於是看清那人的面貌,此人,正是之前被張暮重創的宋河!


「混賬!」謝文昌見到此幕,頓時怒罵出聲,偏頭望著一旁的中年男子,冷聲喝道:「宋青山,以眾敵寡,偷襲暗算,這就是你宋家子弟擅長的勾當?!」

一旁的中年男子聞言,臉龐也是一抽,感受著周圍不少人有些異樣的目光,他也是不由得沉喝出聲:「哼,選拔考核,本就不是一對一的擂台對戰,只要各施手段,能取得勝利,就是最後的贏家!」

此人,正是宋家家主,宋青山。

謝文昌面色鐵青,只能狠狠地一揮袖袍,雖說宋河的行為令人大為不齒,但宋青山所言卻是不假,前者的行為也是並未違反考核的規則。


「放心吧,張暮手段頗多,一定不會這麼輕易落敗的。」一旁的紫嫣笑著勸慰道,不過,一雙美眸之中,擔憂之色卻是難以掩飾。

各式各樣的目光,望著光幕之上的情景,宋河的攻擊快如閃電,距離張暮只有尺許之餘,而此時的後者,卻是毫無戒備,這種距離下的突襲,他幾乎已經避無可避。

若是被對方偷襲得手,張暮必將落得重傷的下場!甚至很可能因此被淘汰出局!

眼看宋河手中的短匕就要刺中張暮後背,眾人的心也是頓時提到了嗓子眼,就在短匕距離張暮只有半尺距離之時,宋河的動作,卻是不知為何忽然停頓了下來。

「怎麼回事?」

席上的不少人,見到宋河忽然停下的動作,臉龐之上都是露出一抹疑惑,

眾人能夠看得到,此時的宋河面露凶光,滿臉猙獰之色,絕無手下留情的可能,可是,此時的張暮,並無絲毫防守的姿態,甚至連身體都是未曾轉過來,又是如何能抵擋下宋河的攻勢呢?

「那是…精神力的波動?這個少年,居然身懷精神力?!」

貴賓席中央,那懶洋洋的老者望著光幕上的畫面,感受到那隱隱間傳出的異樣波動,頓時失聲自語。

(未完待續)

(本書原創於,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來收藏本書,並為作者投上一朵鮮花,或者贈送貴賓等打賞,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 幽暗而又陰沉的大殿之中,癱倒在地的青年滿臉陰沉地望著前方不遠處激戰的三道人影,目光在投向其中一道少年的身影之時,也是飽含怨毒之色。

他恨!恨那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少年,搶奪走原本屬於他的名額,恨那個少年三番兩次地將他如此乾淨利落地擊潰,他恨,為什麼這個少年如此強大,能夠徹徹底底地踩在他的頭上。

他,正是宋河。

在見到石泰兄弟二人,在那個少年的狂野攻勢下盡落下風,甚至雙雙倒飛而去之時,宋河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駭,不過驚駭之後,恨意卻是更甚!

而現在,對於他而言,是一個極好的機會!

先前他被張暮一指擊穿手臂,雖然受到不小的創傷,但也僅僅是被廢掉一隻手臂而已,他之所以沒有再度上前跟石泰二人聯手作戰,便是在等待一個最好的時機。

他心中明白,即使協助石泰二人將張暮打敗,他也必將是最終被淘汰的那個人,石泰二人。


出乎他意料的是,即使石泰二人聯手,竟也是難以攔得下張暮,不過,在兩人徹底落敗之時,也正是張暮防備最低的時刻!

瞧得張暮此時所在之地,離自己不過丈余距離,宋河也是明白,現在,就是出手的最好時機!

一抹猙獰之色,陡然自宋河臉龐上浮現而出,他手掌一翻,一柄銳利的短匕落入手中,而後他腳步一踏,渾身元氣匯聚在雙足之上,身形也是宛如獵豹一般,朝著張暮急沖而去,與此同時,手中短匕直直刺出,快若閃電地刺向張暮背心要害之處。

不到丈許的距離,在宋河閃電般的速度下轉瞬即至,這種距離之下,毫無防備的張暮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的閃避。

眼看突襲就要得手,宋河臉龐之上也是露出一抹猙獰的笑意,而就在他手中短匕距離張暮後背僅僅半尺不到的距離之時,卻是忽然地停住,任由他如何用力,都是難以突進半分。

仔細看去,便是能夠發現,在張暮的後背之上,一道淡淡的青色光芒微微閃爍,宛如一道氣旋屏障一般,將宋河的攻勢完全抵擋而下。

「壁障武學?」

宋河見狀,不禁一驚,心中詫異之時,卻是發現,一道冰冷的目光,朝著他投射而來,宋河抬頭跟那道目光對視了一眼,冰寒徹骨的目光不禁令他渾身一顫。

「嗖!」

就在宋河遲疑的一瞬間,只見那道目光的主人手指一彈,頓時,一道泛著淡淡青色波動的氣刃,快若閃電般地迅速掠出,直直地劈向宋河的眉心。

奈何流年枉情深 ,可惜,青色刃波的速度實在太快,雖然宋河的身體要害讓過了刃波,但他的一隻手臂卻是被刃波直直地穿過。

「啊——!」

尖銳的青色刃波,就連木石都能切割而開,更何況是人的脆弱肉體,只聽到一聲撕心裂肺地慘叫聲響起,宋河的一隻手臂,竟是被那刃波生生地劈開,在那斷臂之處,竟是光滑如鏡!

斷臂之處,血流如注,而宋河的身體也是直接癱倒在地上,凄慘的哀嚎聲,不住地響起。

「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冰冷的喝聲傳出,少年的身形也是落在宋河前方,面無表情地望著哀嚎不已的宋河,張暮淡淡出聲。

「別,別殺我,求求你……」

望著緩緩走來的張暮,此時的宋河,已經徹底地嚇破了膽,對於眼前這個少年,他的心中已經只剩下恐懼,對方那種毫無來由的恐怖攻勢,已經徹底地讓他失去了與之抗衡的信心。

「把號牌交出來,留你一條狗命!」張暮冷喝道。

「好,好,我這就給。」忍住斷臂處的疼痛,宋河用剩下的一隻手臂顫顫巍巍地取出號牌,連聲道。

接過號牌,張暮也是沒有多看宋河一眼,轉身就走,如今的宋河,已經幾乎等於一個廢人,更何況,他的膽量已經徹底被張暮嚇破,已經永遠不足以跟張暮抗衡,因此張暮也是懶得去理他的死活,任其自生自滅去了。

在大殿之中走過,張暮淡淡瞥了一眼先前被他打敗的石泰二人,二人見到前者的目光,也是連忙縮回頭去,眼中也是閃過一絲畏懼。

先前張暮的手段,他們二人也是看在眼裡,對於那般詭異而凌厲的攻勢,他們也是沒有絲毫的把握將其接下,相比那凄慘無比的宋河,他們二人已經算是相當好運了。

不去理會落敗的幾人,張暮一路走到大殿盡頭,盡頭之處,有著一道緊閉的青銅大門,張暮深吸了一口氣,一拳直接將大門轟碎而去,而後也是沒有太多的遲疑,繼續邁步而行。

他心中明白,接下來,或許還有著一路的難關,等著他繼續闖下去。

……

巨大的光幕之上,人影不斷閃動,貴賓席上的眾人,也是目光緊張地盯著光幕的場景,觀摩著自家勢力年輕一輩的表現。

而此時,有著不少的目光,關注著一處光幕中的場景,那是一名青年瞬間發難,在猝不及防之下,對已經處於勝勢的少年發起突襲的一幕,不少人都是想知道,少年到底能不能躲過一劫。

而下一刻,在電光火石間發生的一幕,卻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被偷襲的少年不僅沒有受傷,反而是以不知名的雷霆之勢,將對手反斷一臂,這等手段,不可謂不狠!

光幕中顯示的人影,正是張暮和宋河二人。

見到宋河那凄慘的模樣,宋青山的臉色也是瞬間鐵青了起來,頓時暴怒道:「混賬東西,居然敢如此傷我孩兒!」

「呵呵,先前你家孩兒偷襲之時,你可不是這麼說的。」謝文昌瞥了宋青山一眼,冷笑一聲,而一旁的一些勢力之主,也是認同地點點頭,望向宋青山的目光中,有著些許的不屑。

「哼!」

宋青山哼了一聲,先前宋河偷襲出手的一幕,不少人都是看在眼裡,因此縱使他再怎麼暴怒,也是只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見到張暮化險為夷,謝文昌他們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訝異,那一旁的顧老也是不由得驚嘆道:「這個小傢伙,居然還身懷精神力,可真是隱藏得夠深啊。」

謝文昌也是不由得點了點頭:「過人的肉體力量,加上不弱的精神修為,他的實力,就算放在元武境後期,也算是頗為不弱了,這回我們萬盛商會,可真是尋到一個強有力的幫手!」

「不簡單的小傢伙,期待他能走得更遠吧……」紫嫣望著光幕中的削瘦人影,也是微微一笑,輕聲道。

在張暮這邊的戰圈備受關注的同時,光幕之中,還有著幾處戰圈被不少人關注著,戰圈中的場景,跟先前張暮那邊的類似,同樣是四人相遇,決出一人的局面。

不過,這幾處戰圈中的主角,比起張暮,出手卻是要從容強橫得多,同樣是以一敵三,卻是在十數回合之內,以雷霆之勢結束戰鬥,遠超常人的強橫實力盡顯無疑。

這幾人,正是柳晨,李玉婷,楚楓,他們幾人,在陽城年輕一輩中,可是最出類拔萃的存在。

而經過這開始的一輪角逐,一些實力不濟之人,也是被盡數地淘汰出場,而能有資格留在場上的,至少也是有著元武境初期的實力,畢竟,這種程度的競爭,鍛體級別的實力已經是遠遠不夠看了。

最初的淘汰階段算是基本結束,接下來的戰鬥,也將越來越激烈,真正的重頭戲,才剛剛開始。

惡少纏愛之公主不嫁 ,一匹真正的黑馬,也將逐漸地嶄露頭角……

(未完待續)

(本書原創於,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來收藏本書,並為作者投上一朵鮮花,或者贈送貴賓等打賞,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 「滾你媽的!」

一聲輕飄飄的咒罵,自張暮的口中傳出,那柳青的臉色,也是在一瞬間變得極端陰沉了下來,一向在陽城橫著走的柳青,何時遭受過這般辱罵!

「上次放你小子一馬,沒想到你竟然給臉不要臉,我看這次,還有誰能救得了你!」

柳青面色陰寒,火紅色的元氣波動,緩緩地自其體內席捲而出,看那樣子,他所修鍊的功法也是不弱。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