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就在握手的瞬間,華清泉手掌上同時傳出一股陰柔氣息,猶如冰錐般,滲入葉銘的肌膚,瘋狂肆虐,就要將葉銘體內經脈攪碎成稀巴爛。幸好葉銘察言觀色,目光敏銳,看出這華清泉「友善」面容下隱藏的森沉,早有防備,靈氣湧現,頓時將那股陰柔力量化為無形。

轟!葉銘與華清泉兩人釋放的靈氣對撞,兩人身體都是一晃,各自退了開去。

「小心!」與此同時,旁邊傳來邱破浪的喝聲,卻是華清泉一夥中,那名女子向青檀發起了偷襲。 那名女子衣裳鮮艷,一眼望去,整個人就像是一朵大花,雙掌揮舞,靈氣凝聚成花瓣漩渦,攻向了青檀。

見此一幕,邱破浪一咬牙,雙手間化出一顆藍色水球,呼嘯著飛了出去,與那女子的花瓣漩渦猛烈對撞在了一起。

砰!藍色水球與花瓣漩渦齊齊潰散,無數水珠與碎裂花瓣糾纏不已,俱是化作碎末,消散不見。

反震之下,邱破浪與女子都是退出了幾步,而邱破浪倉促間強行運轉靈氣,臉上更是浮現出了一絲蒼白。

唰!唰!唰!唰!華清泉四人分躍四角,將葉銘他們三人圍了起來。

「為何對我們下殺手?」葉銘目光一寒,冷聲說道。

華清泉嘴角掛起一抹獰笑,陰沉說道:「奉血魔大王之命,誅殺你等三人,準備受死吧!」

「血魔大王?」葉銘聞言眉毛一揚,旋即目光掃過華清泉四人的眼眸,頓時明白了過來。只見這四人雙眸的瞳孔,都浮現出霧般的血色,變得血紅。

「你們竟然墮落成了血魔。」葉銘冷冷說道。

華清泉「嘿嘿」咧嘴一笑,「能成為血魔大王的麾下,是我等的榮幸,血魔大王賜予我們強大的力量,我們願永遠追隨他,無上榮耀!」

看來,華清泉這四人的神智,也已被那「神秘」的血魔王掌控。

葉銘眸中光芒一閃,說道:「是血魔王要你來殺我們,他認識我們?」

華清泉冷笑道:「死人是不需要知道這麼多的。」

「就憑你們四人,也想來殺我們?」葉銘冷哼一聲,靈氣轟的釋放,四面氣流頓時狂涌了起來。

華清泉沉聲道:「就算你再強大,今晚也要葬身於此。」

就在他話音剛落,四面無數咆哮聲響起,宅院的屋頂上,牆上,大門上,出現了一個個血魔,猶如潮水湧現,口中傳出讓人毛骨悚然的「嘎嘎」聲,目光嗜血、暴戾的投向葉銘三人,無數血霧瀰漫而來,將整個宅院上空都是染成了血色。

「哈哈!血魔大王早已調集了血魔大軍,今晚,你們cha翅難飛!」華清泉狂笑道。

「不好!」見此一幕,葉銘臉上也是微微變色,如此多的血魔,如果被圍困住,又加上華清泉四人的攻勢,不說他自己,邱破浪與青檀就會先抵擋不住,在那種情況,恐怕他也騰不出手來照顧這兩人。

「趁血魔還沒形成包圍圈前,先衝出這個宅院!」葉銘大喝道,靈氣猛烈湧現。

「想逃?別做夢了,一起出手!」華清泉狂喝一聲,四人都是靈氣盡數釋放,雙掌狹裹起洶湧氣流,彼此凝聚成了一大龐大漩渦,將葉銘、邱破浪、青檀三人都包裹在內,要將他們死死圍困住,無法逃脫。

「給我破!」葉銘身後六條金剛鐵臂顯現了出來,覆蓋著厚重青銅,燃燒青火,四個碩大的燃火拳頭朝四個方向轟擊了出去。

轟隆!龐大漩渦崩潰,華清泉四人都是身體一晃,退了幾步,臉上變色。

「死。」葉銘拳勢不停,另兩條金剛鐵臂揮拳轟出,狠狠轟在了其中一名華清泉的同夥身上。

只聽「喀嚓!」爆裂聲響起,那人猶如斷線風箏般倒飛了出去,摔在數十丈外,當場斃命。

一人身死,華清泉他們形成的包圍圈,頓時出現了缺口,剎那間,葉銘已帶著邱破浪、青檀兩人沖了出去,向著院門口直奔而去。

嗖!嗖!奔跑之中,青檀張弓射箭,箭矢飛射而出,將湧進院門口的幾個血魔射翻在地,俱是頭顱爆碎。

邱破浪也是手掌一揮,怒浪湧出,轟隆隆!掀起一大片血魔,半個院門都是被轟塌了下來,塵霧飛滾。

「追!」華清泉三人怒追而來。

「你們殺出去,我來殿後!」快要奔到院門之時,葉銘猛的停住腳步,一轉身,面對追來的華清泉三人,六條金剛鐵臂揮舞,拳頭猛烈轟在了地面。轟!大地震顫,院中鋪設的無數青石板飛起,狹裹泥沙,瘋狂的砸向了華清泉三人。

華清泉他們的追擊之勢,頓時被阻了下來。

也就是這一阻的工夫,葉銘三人已是衝出了宅院。

然而,宅院外的情景,卻更是讓他們倒吸了一口涼氣。

只見放眼望去,入目之處,竟全是一片血色,大道上、頹敗的樓閣處、殿堂間,出現無數血魔,盡數朝著這個宅院奔涌而來,整個榮城。仿若已變成了血魔的世界,化作一個血色海洋,要將葉銘三人就此淹沒。

這些血魔,有武者裝束,也有披著鎧甲的軍士,也不乏著騎著高頭大馬的青銅大將,甚至,還有販夫走卒,三教九流,全部渾身血霧彌散,目光凶戾無比。

榮城的所有血魔,統統殺了過來。

一陣奢靡香氣飄來,卻是華清泉同夥中,那名花裳女子仗著身法靈活,率先追了出來,一出手,就是無數花瓣凝聚成長矛,無聲無息的向青檀刺殺了過來,又是發起偷襲。


她好像不殺了青檀,心裡不快。

可惜,她這一記引以為豪的刺殺,早被葉銘察覺。「找死。」冷喝聲中,葉銘已是一步跨出,現身在了青檀跟前。

轟!葉銘身後兩條金剛鐵臂揮動,雙拳轟出,與女子刺殺而來的花瓣長矛狠狠對撞在了一起。


砰的一聲大響,花瓣長矛潰散,花裳女子也被金剛鐵臂拳頭上傳來的巨象之力震得吐血,臉色大變,大袖一揮,就要倒退逃離。

「晚了。」還未等花裳女子退出,一條金剛鐵臂便已迅雷般探出,五指箕張,一下抓在了女子的頭頂。轟!青火洶湧燃燒,轉眼間就將花裳女子無情吞沒,毫無半點憐香惜玉。

「啊啊!」花裳女子沒掙扎幾下,就被焚燒成了灰燼,渣滓未剩。

「混賬!殺了他!給我殺了他!」見此情景,華清泉雙眸赤紅,目呲欲裂,狂怒吼道。

咆哮聲四面響起,無數血魔向葉銘他們三人撲殺了過來。

一場慘烈搏殺展開,飛濺的鮮血將夜色染成了通紅。 血魔前仆後繼,宛若潮水滾滾湧來,仿若殺之不盡。

殺得星月無光,無盡血霧瀰漫,濃稠得好像要化作液體滴墜下來,地面上,早已是血流成河。

「嗯!」一陣悶哼聲傳出,卻是青檀一個躲閃不及,手臂被一頭血魔血色彎刀劃過,雪白的肌膚上,劃出了一條口子,鮮血淋漓。

無數的血魔圍攻,讓青檀幾乎殺都殺的手軟了,體內靈氣大量消耗,終於出現了破綻,讓一個血魔攻擊得逞。

右臂被傷,大大影響了青檀的箭術,讓她處境堪憂。

這個情景,葉銘也是收在眼底,血魔實在太多了,再這樣下去,不說青檀,就連他和邱破浪,遲早也會靈氣耗光,被圍困而死。

葉銘金剛鐵臂猛烈一掄,震開撲上來的血魔,大喝道:「破浪兄,我來阻擋這些血魔,你帶著青檀先走,找個安全地方藏起來,暫時躲避。」

邱破浪聞言,知道葉銘想隻身吸引血魔,為他和青檀爭取逃離的機會,說道:「那你怎麼辦?我們不會拋下你一個人,自己逃生!」

葉銘說道:「現在情況危急,這是最好的選擇。你們兩人先走,也好讓我沒有後顧之憂,我一個人更容易脫困。」

葉銘的冷靜分析,說服了邱破浪。

「好!葉銘,你自己保重,若你有什麼不測,我也不獨活。殺光了這些血魔,為你報仇,就來陪你!」邱破浪一咬牙,大喝道,化出水幕,將他自己跟青檀都包裹而起,挑選了一條血魔相對稀少的路線,猛衝了出去。

「要逃?想得美!」見此一幕,華清泉帶著他的同夥,一大群血魔,狂追了過來。

葉銘目光一沉,冷哼道:「給我死。」錚!背後元陽古劍宛若矯龍般飛馳了起來,無數炎熱劍氣湧現,凝聚成了一道火紅劍光,飛掠過處,殘肢斷臂飛舞,鮮血泉涌飛濺,哀嚎聲中,無數血魔斃命。

夏如火,撕裂了血霧,將夜色都是映染得火紅,仿若將要燃燒起來。

華清泉的同夥躲避晚了一步,當場就被火紅劍光吞沒,連慘呼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便已命歸黃泉。

「這是什麼劍術!」華清泉眸中也是現出驚懼神色,連連施展出靈術,硬扛了一記,一連退出了好幾步,連袖袍都被撕裂了下來,忌憚得不敢再去追邱破浪和青檀兩人。

葉銘整個人氣勢一變,元陽古劍在空中劃了一個大圈,將華清泉等人bi退,無數劍氣猶如春雨連綿般奔涌而出,已是轉變成春之氣象,綿綿不盡,橫掃出去,浩蕩漫無邊際,斬殺了一大群血魔,也是為邱破浪與青檀兩人清除了一條道路。

邱破浪與青檀終於突破到了外圍,那裡的血魔數量已稀薄得多,再一陣衝殺,兩人算是安全了。

葉銘長長吐出了一口氣。

接下來,就剩下他,獨自面對這無數血魔。

「先殺了他!只要殺了他,其他兩人就算逃走,也躲不了多久,會被血魔大人找出來殺死!」華清泉指著葉銘,氣急敗壞的狂吼道。

葉銘眸中掠過寒光,冷笑道:「想要殺我?有膽量就跟來吧!」手一揚,召回元陽古劍在身邊飛繞,整個人猛烈一躍,朝著邱破浪他們相反的方向直奔了出去。

無數血魔咆哮著,盡數對著葉銘狂追而去,如同血潮奔涌。

砰!砰!砰!葉銘奔騰起落,每落在一處,六條金剛鐵臂揮舞掄轉,青火洶湧燃燒,一大片一大片血魔隨之斃命,血腥殺戮!

慘烈搏殺,葉銘衝破重重血魔包圍,徑直向榮城外奔去。

一直從榮城中殺到了郊外,葉銘殺得衣袍上,手上已沾染了無數鮮血,心中修羅戰意滾滾沸騰,彷彿化身成了戰鬥修羅。

「嘩啦!」此時,葉銘已到了一處樹林中,元陽古劍運轉起秋之象,狹裹無盡繽紛落葉,洶湧燃燒的戰意中,彌散出悲壯、決然的氣息,風蕭蕭兮易水寒,無情收割大片大片血魔的性命。

血魔猶如野在樹木間縱躍,滾滾不盡,緊追不捨。

已不知殺了幾千幾萬個血魔,聚血牌都已經變成了濃重的深紅色。

「哼!怎麼不跑了?只怕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吧!」

衝出樹林,葉銘在一個大湖前停下了腳步,追趕而來的華清泉也停了下來,冷笑著說道。

葉銘現在所處的位置,是緊鄰著樹林的一個橢圓形的大湖,對面月牙狀的峻崖猶如屏障環抱著大湖,岩石嶙峋,高達數百丈,崖頂垂掛下一條條白龍瀑布,匯聚成了這方浩淼大湖。


這裡已算是死亡島的南部地域。

「吼!」無數咆哮聲中,血魔潮從樹林中涌了出來,密集布滿了整個湖岸,對葉銘形成了包圍的態勢。

饒是嗜血成xing、暴戾無比的血魔,此刻見到傲然佇立,猶如殺神的葉銘,目光中都本能的浮現出一絲忌憚。

「呼!」「呼!」

葉銘微微喘著氣,如此持續的激烈搏殺,靈氣消耗,臉上也是不可避免的浮現出了蒼白之色。

「終於油盡燈枯了嗎?有樹有湖,風景不錯,這裡倒是個適宜的葬身之地,你還真會選地方。」華清泉獰笑著對葉銘說道。

葉銘目光一冷,說道:「確實風景不錯,不過是給你選的葬身之地。」

「狂妄!死到臨頭,還嘴硬!」華清泉目光陰戾,狂吼道:「殺!」

「吼!」咆哮聲中,血魔如怒潮般向葉銘涌了過來。

「戰!」葉銘怒喝一聲,衣袍無風獵獵飄舞,猛烈爆發出修羅戰意,整個人都覆蓋上了青銅火鎧,青火洶湧燃燒,四面溫度剎那升騰,無比炎熱,令得方圓幾丈內的樹木,都是自燃起來,化作灰燼散去。

葉銘猛然踏出一步,六條金剛鐵臂燃火揮舞,沒有血魔能靠近他十丈地域。

再踏出一步,葉銘已出現在華清泉跟前,目光冷冷投去,口中吐出了一字,「死。」 華清泉大驚失色,靈氣瘋狂釋放,雙手揮舞,化出了一個氣流漩渦。這漩渦,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泉眼,冒騰滾滾氣浪,彌散出陰柔氣息,對著葉銘迎面奔來。

這華清泉的實力,也是達到了靈體境一重後期的地步。

葉銘目光沉靜,六條金剛鐵臂揮舞而出,碩大鐵拳掄轉,青火燃燒,狹裹翻滾氣浪,凝聚成了火焰漩渦,與華清泉化出的泉眼猛烈對撞在一起。

轟!泉眼漩渦爆碎,華清泉蹬蹬蹬連退了幾步。

還未等華清泉穩住身體,只聽砰的一聲大響,金剛鐵臂六個拳頭已轟在了他胸口。

華清泉整個人倒飛了出去,在空中劃出一條大大的拋物線,摔在地上,胸口出現六個凹陷的拳印,碎骨戳出,鮮血猶如泉水般骨朵骨朵的冒涌不已。只見華清泉瞪著雙眼,早已死絕了。

葉銘深吸了一口氣,這一下強殺華清泉,又是消耗了大量靈氣。

面對瘋狂湧來、越聚越多的血魔,葉銘目光一閃,四面氣流飛旋,整個人猛烈躍起,撞翻重重血魔,跳入了大湖中,激蕩起丈高的水花。

噗通!噗通!一個個血魔也是跳入大湖,不殺死葉銘,這些血魔誓不罷休。

葉銘一個猛潛,已到了湖底深處,只見這湖底及四壁,地勢崢嶸,無數怪石聳立,目光飛速掃視一周,葉銘心裡隱隱有了脫身的計劃。

「轟隆!」就在此時,一陣巨響傳來,湖水劇烈翻滾,狂暴氣焰四面肆虐,一尊強大的血魔降臨了!

葉銘一眼望去,只見是一個高大的血袍男子,鬚髮箕張,盡數血紅,整個人肌肉虯結,驚人的力量,好像隨時都要爆發出來,氣勢毫無掩飾的釋放,赫然已是無限接近於靈體境二重的強者。

「榮城城主!」見到這血袍男子,葉銘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人來。

這尊強大血魔,成魔前正是榮城之主!

強大血魔一落到湖裡,雙眸中就暴射出尺許長的血光,四面掃射,尋找葉銘的蹤跡。

葉銘知道,不殺了這尊強大血魔,自己脫身的計劃根本就無法實施。


「唰!」葉銘猛烈一躍,就到了強大血魔面前,毫不拖泥帶水,六條金剛鐵臂揮舞,拳頭轟了出去。

青火在湖水裡並不熄滅,反而更多幾分飄忽、神秘的氣息,猶如精靈搖曳。

強大血魔低吼一聲,伸手一抓,掌中已出現了一柄暗血重劍,劍柄盡頭是一個虎頭,虎口吞吐出暗血森然的沉厚劍身,彌散出暴戾血氣,讓人望之變色。

強大血魔掌中暗血重劍猛烈一劈,傳出凶暴虎嘯,狂卷水流,氣勢猶如猛虎自深澗躍出,一劍劈了出去。

拳劍對撞,一陣巨響,整個大湖都像是翻滾了起來,葉銘與強大血魔都是身體一晃,各自倒退了出去。

葉銘低喝一聲,強行運轉起靈氣,搶佔先機,猛的又衝到了強大血魔跟前,六臂猛烈揮舞,拳頭如同狂風暴雨般,翻江倒海,對強大血魔轟擊了過去。

不給強大血魔有一絲緩解的機會。

強大血魔也是沉吼一聲,掌中暗血重劍瘋狂揮舞,與葉銘大戰在一起。

整個大湖翻滾,以葉銘與強大血魔兩人為中心,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水之風暴,景象駭然,甚至四周的血魔都被無情席捲,當場絞殺成了碎末。

砰!又一次猛烈對撞,兩人再次倒退了出去,分了開來。

強大血魔怒吼著正要再度衝出,突然整個人一怔,旋即低頭望向自己的胸口,血紅的眸中,也是現出了一抹不可思議。

「噗!」一束火紅劍氣穿透了他的胸口,鮮血飛灑,元陽古劍勢若疾電,神出鬼沒,一劍將強大血魔的整個心臟無情絞碎。

強大血魔,昔日榮城的城主,就此解脫,命歸黃泉。

以金剛鐵臂發起強悍攻勢,然後元陽古劍閃電一擊,正奇相交,終於擊殺了強大血魔,然而,葉銘也並不輕鬆。


連番的激戰,大大消耗了他的靈氣,與強大血魔的戰鬥,葉銘始終是憑藉堅強意志,強提著一股氣。此時,葉銘也已是臉色蒼白,體內氣血翻湧,一股涌到喉間的熱血終於忍受不住,從口中噴了出來,鮮血順著嘴角流淌了下來。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