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白光一閃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這樣三人才飛速趕來這裡。只是因為他們所在的位置距離這裡還有一定的距離,所以自然的就晚了一步,至少給龍大少離開創造了一定的機會。

不遠之處的龍武己然來到了冒著炊煙之地,在這裡他看到了一個獨立的房子。

房子看起來並不是很大,用料也很簡單,是用附近的一些粗樹搭成的,可以說是一個木房子。而在房子的門口,一位白髮老奶奶正在那裡燒火做飯。

現在正值一天之晨,老人家起來做飯也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龍武沒有馬上上前,而是認真的觀察了一陣,在確認這不過就是一個平常的不能在平常的老嫗之後,他這才慢慢向其靠近,並且出於禮貌,離的很遠他就出聲道,「老奶奶您好呀。」

聽到陌生人的聲音,老嫗直接返身而視,在看到了年輕的龍武之後,神情不由一怔,「咦,你是誰?」

龍武沒有想到老嫗的反應倒是很快,連忙上前答禮道,「老奶奶您好,我是一個散修,正好路過這裡,看到您便上前來打一個招呼。」

或是龍武很有禮貌的樣子讓老嫗並不反感,她的臉上多了一絲的笑容,「原來是有緣人呀,呵呵,即然來了,那就上來幫個忙,幫我添柴做飯吧。」

也不知道為什麼,龍武見到這位老嫗就是有一種親近的感覺,聽到這話,當即就答應了一聲,然後這便上前將一旁的木柴向著灶火下面投去。

接下來老嫗是熟悉的將鍋蓋打開,把一些食料一一擺好放了進來,然後這才慢慢將鍋蓋蓋上,這便像是有些累了一般的在一座的木凳上座下,然後這才開始打量起龍武來。

龍武確也並不說話,只是將手中的木柴隔三岔五的投入鍋底之中,以保護灶火的連續旺盛。

不遠之處,三道人影正慢慢向這裡掠來,龍武的精神力也是剛剛反應到,那邊老嫗己然有了態度,「老婦不喜熱鬧,你們都速速離開吧。」

在說完這句話后,老嫗的臉上似乎就漲紅了許多,看樣子好像很勞累的樣子。

可就是這一句話,確是讓那三條人影連忙止住,接下來便迅速消失的無影無蹤。

也直到這個時候,龍武這才注意起這名老嫗來,而也就是此時,神龍山莊內正在修鍊的黑龍與火龍幾乎是齊齊出聲道,「少爺,這位老嫗很不簡單呢,論修為絕對在盤元之上。」 「什麼!」

龍武心中一驚。

說實話,很遠的地方看向老嫗的時候,他一點也沒有把她當成一個武者來看待,只是以為這是一位普通的老人而己。所以出於禮貌他也沒有用精神力去觀察對方的修為,但是現在聽到了兩位巨龍前輩的話,他就知道自己是有些小看人了。

而就在龍武觀察著老嫗的時候,她也終於慢慢抬起了頭,眼睛只是向著龍大少身上看了一眼就道,「小夥子,年輕不大確己然是大仙巔峰的修為,著實很不簡單。不過這確遠遠還不夠,星辰大陸可不比其它的小地方,你這點修為解決一些小問題才可以,但若是想妄自尊大,那確是很容易惹禍的。」

老嫗的話很是平常,甚至說出這些話來似乎也費了不少的力氣,然就是這般,確是讓龍武心中驚懼不己。

能夠這般容易的說出自己修為,這倒算不得什麼厲害,可關鍵的問題是人家話中還有一層意思,那就是像知道自己不是星辰大陸之人一般,這才是最要緊的地方。

債妻傾嵐 ,而是從其它地方來的。(當然了,飄渺大陸的等級比星辰大陸低,從那裡來被看成是小地方來的也可以說的過去。)這就非常的不簡單,至少不僅僅是修為夠高才可以做到,那可是極需要眼力與閱力的。

「少爺,不要逞強。」似乎是感覺到了龍武心底內的一絲驚懼之後的憤怒,黑龍連忙出聲安慰著他。

實際上,龍武的確有了其它的想法,自己不過是剛剛從飄渺大陸上過來,確是被人給看穿了,那豈不是有一種秘密被人知曉的感覺嗎?

當初在審訊浩天的時候就聽說過了,沒有傳送陣的話,甚至上想來到這裡只能走黑暗森林一條道了,可是從那裡出來的目的地確是密宗的後院。而現如今,龍武確是從傳送陣而來,可偏偏的能開啟傳送陣就只有殘龍玉佩,才能做到,這樣一說,豈不是證明自己正是玉佩的擁有者嗎?若是這樣,這種秘密還是不被其它人知道的好。

現在好然老嫗己然知道這些,那是真的要考慮一下好不好殺人滅口了。

似乎是感覺到了龍武心中的那一線殺意,老嫗的目光在看向他的時間竟然也有一分凌厲之色在那裡,不過她確沒有說話,好似在等著人家的決定一般。

「少爺,萬不可衝動,這個老嫗的修為深不可測,現在縱然就是我與老火聯合起來怕也不會是人家的對手,三思呀。」黑龍聲音在一次由神龍山莊之內響起,可見他對這件事情有多麼的看重。

聽到黑龍與火龍聯手也不會是老嫗的對手,龍武那正在提緊聚合的罡氣不由就慢慢散了去。

即然怎麼樣也不會是人家的對手,那現在出手便不是最佳的時機。「老奶奶,您是如何看出我不是星辰大陸的人呢?」


或許是龍武主動散去了罡氣,又或是他誠實的承認了一切,總之他的回答讓老嫗的臉色稍好。「這個你就不消知道了,而且這件事情我也不會對旁人說起來。好了,飯好了,可以端出來了。」

似乎是做了什麼承諾一般,接下來老嫗就將話題改到了一旁。其實這個問題也並不是多難回答,生活在星辰大陸習慣上的人,尤其是武者身上的罡氣氣息幾乎是相同的,可是龍武因為初來這裡,身上的罡氣確散發出了不一樣之處,以老嫗那精深的修為,自然是感覺到了,剛才不過就是一詐,看到龍武如此說,她當然就認準了。

實際上對於龍武是怎麼來到星辰大陸她的確也是很好奇,只怕她心中也清楚,有些事情問了旁人也不會說,反倒會影響兩人的感覺,即如此,不如不問更好。

飯菜很簡單,多是昨天剩過的,東西也是稀鬆平常。龍武實在有些不理解,如果老嫗的修為比盤元還高的話,那還何需像普通人一樣進食呢?不過剛剛認識他也不好問上太多,在說了,人家都說了,自己的秘密不會講出來,這份情得領。

老嫗與龍武一起將這些東西打掃乾淨。


說實話,這些東西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甚至就是口味也是極為普通,龍武不過就是出於尊重的想法,所以才強吃了一些。

而在吃完這些之後,眼看著老嫗將碗筷收了起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才讓龍武明白,為什麼老嫗這般的修為也要吃普通的食物了。

就見老嫗剛剛將碗筷收好,然後人就突然張嘴於一邊嘔吐起來。

臉漲的通紅,聲音也是斷斷續續的,很快就將剛才吃進肚子里的東西都吐了出來,然後這才長出了一口氣,似乎完成了很難的一件事情般。

「老奶奶你中毒了?」看到老嫗這個樣子,龍武出於醫師的職業心理出聲問著。

「我沒事。」老嫗並不承認的搖了搖頭。

「我看看。」龍武確是沒有想那麼多,身子一滑就來到了老嫗的身邊,然後伸手搭在了對方的手脈之上。

以老嫗的身手,想躲過去也實在太容易了一些,不過她確沒有這樣做,只是身了一震之後,就任由龍武的手搭在自己的手脈之上,或許是她感覺到了龍大少的善意。

「原來老奶奶是受了內傷呀。」龍武一切脈,精神力便不由自主的向著對方身上散去。

在最開始的時候,老嫗似乎還進行了反抗,可是在感受到對方只是為了看病,沒有其它的意思之後,這才放鬆了下來,慢慢放棄了抵抗,這樣龍大少就很快得出了自己的結論,那就是老嫗並不是中毒而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你還懂得醫術嗎?」老嫗的臉色也是一變。

最開始,她不過是不想拂了龍武的一片好意而己,但確從心底里沒有看得起對方,可是直到人家張口說出了自己的病因,這她才不得不驚訝的出聲問著。

「略懂一二。」真說到醫術上的問題時,龍武又開始保持著謙虛之色。

實際上,這也算不得是謙虛,天下之大,奇能異士無所不有,不論是個人修為還是煉藥術和醫術,龍武自認都有太多人強過自己,所以這句話也算是發自肺腑。

龍武若是大言不慚的說自己是如此的厲害,或許老嫗反倒會看輕於他,畢竟真正有本事的人都是懂得謙虛的。反之,人家謙虛起來,這倒讓她不得不正視龍大少了。「哦,即然你懂一些,那就替我好好看看。」

「可以,只是接下來我的精神力會探測的更深一些,當然老奶奶的秘密我是不會去看的。」龍武想將問題了解清楚,那就必須要對老嫗身體內的經脈走勢看一個透徹,最基本的要知道傷勢多重才是。

「好。」看著龍武認真的樣子,老嫗點了一下頭,然後這就將手腕再一次遞向前。

這一次龍武的精神力直接就開始沿著經脈一直向深處走去,半柱香的時間就在其身體之內走了一圈,然後這他才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然後臉色變得凝重了許多。

一看到龍武的臉色凝重了起來,老嫗這就將手伸了回去,然後語氣之中又變得冷淡了很多道,「是不是問題很嚴重?罷了。」

說罷老嫗還揮了揮手,顯然這樣的結果似乎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一般。看的出來,龍武絕對不是第一個給她看病的醫師。

龍武很想為老嫗看病,別的不講,單說人家可以窺伺自己的秘密但確願意保密,這就是一個大人情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以他現在的能力還真的無法為其治療,不為別的,就是因為他的煉藥師修為還不夠。

老嫗中的是極為嚴重的內傷,偏偏的修為又極高,所以想候補這般人的經脈,那是需要費上很大力氣的,至少普通的煉藥師修為是不夠的,因為靈品丹藥以然不能控制此病,就算是聖品丹藥也大多不夠分量。

可龍武確知道,神靈丹確是可以的。

神靈丹乃是天地造化之物,絕對是不可多得。甚至經過這段時間的研究,讓龍武對於研製出神靈丹藥方之人也是打心底里佩服,這樣的人絕對是醫學大能者,絕對不是普通的凡人可以想出來的。

神靈丹在靈級的時候只是三色,能起到的作用也僅僅就是提升武者修為罷了。可一旦到聖品的時候,確是可以煉製出五色了,當然,這也需要一些至強東西的輔助才行。這五色等於多了三色中的兩位,其中一色是增長修為的藥效,另一色便是療傷所用,兼著很大的治病之用。

而如果龍武沒有猜錯的話,五色的神靈丹是應該對老嫗的病情起到治療作用,只是效果或許沒有那麼好,不能一次成醫。但他確是堅信,若是次數多一些還是大有希望的。

正是因為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接下來龍武確說出了讓老嫗很意外的一名話,「老奶奶,您這個內傷不是不能治,而是我現在還治不了,可一旦等我的修為夠了,治病也並不是沒有可能。」 「什麼?你在說一遍?」似乎是聽到了世界上最美妙的語言一般,老嫗的臉色馬上便是好看了許多。

龍武也知道,這個時候是不能開玩笑的,即然給了人家希望,那就是繼續堅持下去,當即他就說道,「是的,我現只是靈級煉藥師巔峰修為,有些丹藥我還無法煉製,可一旦等我突破到了聖級煉藥師,那一切便都不是問題了,我可以煉製出更好的丹藥,相信對您的內傷一定有著癒合作用,那個時候您的痛苦也就可以解決了。」

「這是真的?」聽到龍武說的如此認真,老嫗的臉色也變得極度認真起來。

龍武點了一下頭,很嚴肅的表情。

「那。。。那我找一個聖級煉藥師來配合你怎麼樣?」老嫗雖然並不是煉藥師,但她這麼高的修為對這其中的道道也是了解一些的,她也是深知煉藥師的晉級之路非常麻煩,甚至比起修為晉階來也是只強不弱,所以便問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對於老嫗隨口而說可以找一個聖級煉藥師來,龍武一點也不懷疑,人家的修為在那裡放著嘛。不過,想讓他將神靈丹的配方將給別人,那是萬萬不可能的。所以他是堅持的搖了搖頭,「對不起,老奶奶,我的這個丹藥配方是不外傳的。」

在說完這句話之後,怕老嫗還會為難自己,龍武又堅持的說了一句,「就算是殺了我,我也不會說出來。」

老嫗的確有為難一下龍武的意思,不過聽到對方說就是殺了自己也不會說,她還是放棄了強逼的這個想法。畢竟她的內傷是不是能治癒,希望就全在龍武身上了,若是此時她將人殺了,那不是唯一的希望也沒有了嗎?

「好,那我就幫助你早日成為聖級煉藥師就是,但你要記住你對我的承諾,若有一天你真的成為了聖級煉藥師,可仍然對我的內傷沒有半點用處,那我就會殺了你,你可明白。」老嫗決定賭一次,當然有些狠話也是需要提前說出來的。

「可以。」龍武沒有一丁點猶豫的就點了一下頭,如果對方真的可以助自己早日成為聖級煉藥師,那不過就是幫對方看病,給人家吃幾粒五色神靈丹而己,還真算不得什麼事情。

兩個人終於達成了協議,接下來老嫗就座下來將星辰大陸的一些情況向龍武做了一個簡單的說明。

老嫗名字叫做莫蘭,顯然是聖級強者,可強到什麼程度她確沒有說明。只是言道在這方圓十幾萬公里之外,她還是有些面子的。而剛才飛掠而來的三人便是附近這地方極為有名的三大勢力的首腦人物。

他們分別是金羽門的門主,飛狼門的門主以及童家的家主。

三人皆是二聖中期修為,同時他們三人的門派也皆是全算是三品高級,是江集坊的最強三大勢力。

江集坊集是這裡的地名了,因為靠近一條巨大而漫延的長江為名。

這些基本情況知道了之後,龍武對這裡也就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不過就是三品高級宗門而己,看來這裡還並不屬於星辰大陸的中心地帶,不然的話,也不會只有這樣的門派,要知道在飄渺大陸的時候司徒家和秦家也算得上是三品中級宗門了。

看到龍武並不如何驚訝的親子,莫蘭在心中點了點頭,做大事者就是要遇事不驚,顯然龍大少是符合了這個特性。

「好了,接下來你就先熟悉一下這裡的環境,還有你身上有著太多生人的味道,這點很不好,我都可以感覺的到你身上的罡氣與星辰大陸的罡氣嚴重不符,所以你最好還是在我這裡呆了幾日,先將這裡的罡氣熟悉了在說吧。」

莫蘭這樣做,也是為了少一些麻煩,不然的話,龍武一出去給外人看到,尤其是高手感知到他身上的罡氣這般的不同,怕是都能猜出來他是從何處而來的了。

龍武感謝莫蘭前輩相告,更是感謝人家的點到而止。說真的,倘若人家真問起為自己是從何處而來,他怕還是真不好去解釋呢。

就這樣,龍武呆在了莫蘭的身邊,他在迅速感受和吸收著星辰大陸的罡氣,同時也在將自己儘快的融合到這樣的環境中來。

整整三天時間,龍武除了幫助莫蘭前輩做飯之外就是吸收天地罡氣,很快他身上原本屬於浩瀚大陸的罡氣就盡都消失不見,有的只是這個新大陸里的罡氣味道。

對於龍武這麼快的適應環境,莫蘭也是很欣慰的,在第四天就將龍武叫了過來。

「看你對這裡的環境也算是熟悉了,那接下來你就跟我一起去江集坊看看,想提升你的煉藥師修為,光呆在這裡可不行。」

「是的,一切由莫蘭前輩做主。」龍武也是很認同的說著。

「嗯,你出去總要有一個身份,不如就當我的徒兒吧,當然是有實無名的那種,我看你也不要在叫我什麼前輩,不如就稱我一聲莫婆婆好了,如此也可以親近一些。」莫蘭給了龍武一個正式的身份。

「是的,莫婆婆。」龍武也沒有感覺到這樣的稱呼有什麼不好,所以隨口便答應了下來。

於是,在這天早是吃完飯後,龍武就隨著莫蘭一起離開這個木屋,兩人用著飛行之術來到了距離這裡並不算太遠的江集坊。

江集坊如莫蘭所說,果然是靠近江邊,時不時都能在這裡感受著有些陰涼的江風,好在這裡的人大多都是習武修鍊之人,所以這點風倒也對他們沒有什麼傷害。

隨著莫蘭一進入到江集坊之中,馬上就被有心人看到,然後沒有用太長的時間,三隊人馬便趕來了這裡。

這三隊人馬便是之前莫蘭所說的江集坊的三大勢力——金羽門,飛狼門和童家。

三隊人馬一到,三位看起來就是上位者的人便齊齊來到了莫蘭面前,很是恭敬的叫了一聲「莫前輩好。」

「嗯,辛苦你們三人了,三日之前偶有所悟,引得一道白光產生,倒是麻煩了三位大老遠趕過來,不好意思了。」莫蘭的臉色十分的平和,似乎面對三大勢力掌舵人的見禮早就習以為常了一般。

一聽到莫蘭這樣說,三位上位者便齊齊心中一頓,感情那天的白光是莫蘭前輩煉功所發呀,這也就怪不得了。

倒是一旁的龍武聽到這些不由心中暗暗發笑,同時也高看了莫蘭一眼,這個老嫗很平常的一句話就將三天之前的奇怪事情給化解了,其心思不能說太過縝密。


「莫前輩,您還是老規矩嗎?」其中一人也是金羽門的門主婁高歌出聲問著。

「嗯,就住江集坊客棧好了,在那裡我住的習慣。」莫蘭點了一下頭。

江集坊客棧是整個江集坊里最好的客棧,同時也是屬於三大勢力共同開發合作的,住在那裡看似與三大勢力都有著微妙的關係,但實際上確是又誰又都沒有關係,這便也可以稱之為一碗水端平了。

有了莫蘭前輩的意思,當即三股勢力這就陪著莫蘭和龍武一起向著江集坊客棧而去。

剛才莫蘭也介紹了龍武,說此人是自己的徒弟,就是這麼一句話便是羨煞了三人,他們的眼中也自然而然透露出了好奇之色。

能成為莫蘭前輩這樣高手的弟子,可想而知,前程必然是極為遠大的,同時這也算是一個金字招牌了,畢竟之前就說過,在方園十幾萬里的地方,莫蘭的名字都是極大。

江集坊客棧之中,早就有人準備好了房間供莫蘭休息。

在一進入到客棧之後,婁高歌三人也都進入到了房間內與莫蘭前輩說話,而龍武也沒有閑著,被幾個年輕人給圍了起來。

圍著龍武之人是兩男兩女。

經過他們的自我介紹,龍武知道了這四人的來歷。

他們分別是金羽門的少公子婁劍;飛狼門主的義子寧仕龍;童家的少小姐童夢心及其貼身丫環青兒。

星辰大陸比飄渺,浩瀚大陸更為高級,想在這裡生存實力自然是第一位的,所以基本上所有的家族都非常注重下一代人才的培養,而當下一代之中實在沒有大能者的情況下,一些義子義女的名稱便會出現了。

就像是寧仕龍一樣,他雖然不是飛狼門主寧星淵的親生兒子,可因為能力不錯,對飛狼門和寧家又非常的忠心,所以便被賜予了寧姓,成為了門主的義子,那也就證明他是有能力成為下一任門主的熱門人選。

「龍公子,以前並未在這裡見過你呀。」做為金羽門的少門主,婁劍第一個向龍武笑呵呵的說著,當然,這話中試探的意味也是非常濃重的。

論心智,龍武可也是十分厲害,所以這些小手段當然難不住他,先是回了一個笑臉,這便答道,「主要是莫婆婆說我的修為太低,還是適合行走江湖,所以我一直都在深山之中修鍊。」

一說到深山中修鍊,一旁的童家小姐童夢心就說話了,「在深山之中呀,聽說那裡有很多妖獸的,你不害怕嗎?」 「呵呵,妖獸也並不如大家平時想像中那般,通常你不去主動招惹它,它也不一定就會來找你的麻煩。」對於這位看上去很是有些姿色的童家小姐,龍武一樣給予了熱情的回答。

「哈哈,夢心呀,這一點你倒是多慮了,想來龍公子的身手一定非常不簡單,即然是莫蘭前輩的徒弟,那等閑的妖獸又豈會是他的對手呢?」寧仕龍似是在一旁拍著龍武的馬屁,實際上確是在說龍大少能夠一人呆在深山之中,想來修為一定不會太簡單的。

龍武也是呵呵一笑道,「還好吧,我現在的修為不過就是大仙而己,算不得不簡單。」

「大仙?不知是幾階呢?」寧仕龍不死心的又問了一句。


「六仙巔峰而己。」龍武也知道這個是瞞不住人的,除非他有意要隱瞞,在修為上做一些手腳,不然憑著三大勢力的首領都可以輕易的看透,所以這也不是什麼秘密。

一聽到龍武年紀輕輕就己然是六仙巔峰的修為,婁劍等人在看向他時不免都有些羨慕起來。

做為大勢力家的公子,又是三品高級宗門的未來接班人,幾人的修為都是不弱。

可儘管就是這樣,婁劍不過也僅僅才是三仙後期修為而己,寧仕龍厲害一些,也僅僅是三仙巔峰,像是童夢心她是一個女孩子,修為能達到一仙中期己算不錯了。

所以在這些仙者面前,龍武的大仙巔峰修為自然就很是厲害了。

三人不過就是驚訝了一下而己,接下來便沒有多想什麼,想一想莫蘭前輩的徒弟若是修為還不如他們,那豈不是要弱了名頭嗎?



Related Articles

破路小分隊就這樣一路摧枯拉朽,橫推前行。

鳥族或是好奇,或是興奮地望著天空掠過的鳳...
Read more

安林又隨手給了田玲玲兩枚靈果,惹得她一陣興奮歡呼尖叫,高興得像個七十多斤的二哈。

「假道士,我愛死你啦!」 獲得靈果的田玲...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