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是吳起釋放出自身氣息,令其驚懼、拜服。越是道行高深,便越能體會到吳起現下的威勢不可褻瀆,正是大道之至高至深,就越是高山昂止,純粹是道之牽扯。鎮元道人等人自然曉得如此人物的厲害,雖然想得那混元道寶,卻也四下張望,不敢動手。

吳起那種氣勢給人的感覺高深,對東勝神洲的修道之人有強烈影響,但也不是說一放出來,人人都要臣伏,只是給予對方一種感覺,是友是敵,自然全靠他人自行選擇了。

因此,雲中道人等人也都在遲疑,剛纔打得一塌糊塗,也佔盡優勢,沒想到出來了一個更狠的,再看其他的真仙,似乎跟自己也是一個心思。

纔想上那麼一想的功夫,吳起就跨了兩步,一把抓住那運結,轉頭咧開白牙朝鎮元道人笑了笑,一把捏了下去,那運結化做碎光點點消彌。

鎮元道人有些莫名其妙,小胸膛也撲騰快速跳了兩下,不知道這“高人”爲啥要朝自己笑那麼一下,搞得人家好不驚慌。

那運結一去,吳起強行改變運道流轉,將來運線重新糾纏連接,必然有所劫數和煩惱,不過那是將來的事情了,且吳起也算出對自身未必有多大影響,只是小寶或者王天將來磨難比較多一些而已。但相對於小寶或王天來說,得了這麼件東西,縱然將來有些許的磨難,也比陷入輪迴要好上不知多少。起碼得了這件東西將來自開一界,是一方教主,比在紅塵中打混要逍遙上許多了。

吳起破去了那運結,便將那果樹抓入手中,再看那絲線自行纏繞,轉眼又形成一團光亮無比的巨大廣結,這時卻是直指王天了。吳起嘆了口氣,看來寶物果然是通靈的,自己都還沒想好將這果樹給王天和小寶,它就自己選擇了,不過想想好像確實也是王天得這寶物比較合適些。

雲中道人終於嘆了口氣,不再逗留,心中算了幾算,已然撥開了迷霧看清自己與此物無緣,極其識相地飛速離開,去尋找其他的寶物。

光柱光華四射,那當中孕育混沌至寶的玉柱依舊三三兩兩地發出畢波的破裂聲,還有許多寶貝,加上分寶巖還從其餘地方不停地噴射出普通寶物,向四面八方飛去,實在有許多選擇,確實沒有必要吊死在一棵樹上。

非是識時務者,哪裏能夠修到這種級別。就算運氣機緣巧合,那也全是因爲一舉一動無意之中暗合時務,正是那運道的牽扯了。

分寶巖此時剩下的人數卻是不多了,此時已經有不少得到寶物離開的了。

甚至還有些專心收集那些零零碎碎的連通神法寶都算不上的“垃圾”寶貝,真個是撿得鉢滿盤滿,好不得意。能夠留在此地的,還真是運氣極好,別的好寶貝未必能得到,起碼有足夠的選擇餘地去拿分寶巖分出的成千上萬的寶物了,好壞自然另當別論了。

此時分寶巖附近的人數真的是少了,那滿天光團飛舞,半空之中的人影卻只有那麼一些,這回是粥多僧少,吃不完了。有許多的寶物,高速盤旋片刻便飛速向四面八方去去,或是沒入高空,又或是自行潛伏在大山雷澤之中,靜待時機。

“奶奶個熊……”小寶和王天此時也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早就要跑出來撿寶貝了。只不過先前還記得吳起的吩咐,愣是強行剋制住手腳,在那陣勢之中閉目養神。但看到那滿天光團卻無人去撿,實在是一大折磨。

幸好,吳起到了這程度,那也是稱得上事無鉅細,算無遺漏,終於記起這事,發出神念通知小寶和王天二人自便,只要有人搶,就不要去湊熱鬧,自行撿自己要的。

“我日阿!”小寶看着天空,激動無法言說,感嘆一下立刻和王天飛騰上天,去撲抓那滿天飛舞的寶貝。

當然了,寶貝是多,但也得有這個本事抓得到才行。


衆人皆大歡喜。

老子笑道:“鴻蒙,你也可去抓他兩件。”說吧,眼神一轉,大袖一翻轉,便又從空中卷下了一團毫光,收津了衣袖之中。

倆小道童也是嬉笑跳躍,涎着臉拉扯老子的衣袖:“師祖,我們也要去拿兩件。”


老子兩眼精光熠熠,上下仔細打量了兩童子,再回頭看看滿天光芒的天空,終究還是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你們機緣止於此,且莫貪心。”

青牛也爬了起來,慢條斯理地踱步出了道觀,那四蹄漫起了雲氣,竟然虛空踏上了半空,徑自來到了一團毫光面前,哞地長鳴了一聲,嘴巴噴出一團黃光,罩在那團毫光上面,舌頭一卷就吞進了肚子之中。

轉眼四下看了看,也不理會邊上的另外兩團光芒,徑自朝遠處一個方向走去,那遠處還有某物正在召喚。

……

分寶巖四周由原本的腥風血雨變成了歡聲笑語。

“哥們,捉到幾件寶物了?”有碰到從身邊經過的,志得意滿的趕忙問上一句,此時對對方手中的寶物已然不怎麼感興趣了,反倒都有些象那出海的漁民。

“嘿,二件,您哪?”

“還好還好,也才三件而已,加油阿。”

“哈哈,共勉共勉啊!回去要跟我那哥們一說,他非得氣瘋了不可。”這人大聲說笑道,正是想起了自己一兄弟參加了前頭的抽獎,最後落得一場空的。

宋國趙無極、闡教布由衣以及本源聯盟,什麼百花宮、青雲門、皇極教……等等大大小小的門派以及散落的修道之人,此時各自努力,在那滿天光團之中追逐不休,或多或少都有斬獲。

自然,看似場面熱烈,實際也是運道糾纏,並非每人都能得到東西的。

正有滿頭是汗的人左邊撲一下,右邊搶一下,卻還是兩手空空的,什麼都沒有得到的人,實在是運氣差到了極點,嘴裏也在念叨,兩眼通紅地看着別人手中抓着的光團:“媽的,他孃的……怎麼老抓不到……”

這種人,也不在少數。

吳起依舊漫步,拿了那果樹,這四周滿天飛舞的光團與自己便沒了多大的關係了,手頭還缺一件混元道寶。不過現在出的寶雖然多,卻是以“垃圾”寶物爲主,十件裏頭怕不有七八件垃圾寶貝,一二件通靈法寶,先天級別以上的法寶極其稀罕。

時機,吳起在等待那時機,甚至那眼光也望向光柱之間的那截玉柱。雖然自己得之無用,吳起嘿嘿冷笑了聲,或許自家兄弟也可以得。

不過這是個頭疼問題,混元道寶運結好破,混沌至寶可就難度差的不是一點半點了。

嗯,先想想而已。 ()ps:最近的章節,感覺給力嗎?給力了,就請贊一下~.

石磊冒充烏列爾,在fbi聯邦調查局官方網站,留下了讓全世界震驚的消息!

一名黑客,居然控制了利堅國的軍事基地,並且發she了導彈。不僅如此,還光明正大的來fbi聯邦調查局官方網站,威脅利堅國和fbi聯邦調查局。

雖然fbi聯邦調查局的反應十分迅速,快速的刪除了官方首頁的威脅jing告,但還是被人截圖,流傳在了互聯網之中。

利堅國各大聊天論壇,紛紛關注這件事情。堂堂世界第一強國,居然被區區一名黑客戲弄,這聽起來像是天方夜譚一樣。

但事實的確就是那樣,利堅國的普天間基地,遭到了黑客入侵,並且發she了三枚導彈,造成了十分嚴重的後果。

《今ri利堅》作為利堅國發行量首屈一指的大報紙,在他們的官方網站上,直接將fbi聯邦調查局官方首頁,被威脅的截圖發布了出來。..

《今ri利堅》的官方網站,配合fbi聯邦調查局被威脅的圖片,發布了一則新聞:

『……短短一天之內,fbi聯邦調查局,第二次被黑客烏列爾威脅,偉大的美利堅網路世界,陷入安全危機之中!』

『……普天間基地為我國海外軍事基地,這一次被黑客控制,並且攻擊了另外一個軍事基地。一個保密的軍事基地,為什麼會遭到黑客入侵?』

『……根據黑客烏列爾在fbi聯邦調查局官方網站留下的信息,進行推論之後,我們不難猜測出,黑客烏列爾擁有控制其他軍事基地的能力。一旦他控制了我們國內的軍事基地。那將嚴重的威脅到我國民眾的安全!』

『……作為一個美利堅公民,我們需要一個安全的環境,我們希望fbi聯邦調查局,儘快解決這件事情!』

《今ri利堅》的報道,雖然沒有公開指責fbi聯邦調查局,但背後隱藏的意思十分明顯,fbi聯邦調查局自己惹出來的大麻煩,那就儘快的自己解決!

利堅國國防部,原本他們還以為是什麼喪心病狂的黑客,準備盜取軍方的技術。但沒想到居然發she了軍方的導彈。更讓國防部鬱悶的是,這個喪心病狂的黑客,並不是沖著國防部來的,而是fbi聯邦調查局惹出來的大麻煩。

fbi聯邦調查局的總局長西蒙.貝克,正坐在辦公室中。不停的揉著有些生疼的太陽穴,一名世界巔峰級的黑客。對網路安全的威脅。實在太嚴重。

「咚咚咚~」

總局長辦公室的房門被敲響,西門.貝克疲憊的應付了一聲,「進來!」

犯罪調查部的威廉.格雷開門進來,威廉來到西蒙的對面,將手中的一份資料交給了他,然後開口道:「西蒙局長。已經查到了一些問題。」

西蒙.貝克依舊閉目養神,沒有看桌上的資料,而是眯著眼睛詢問道:「什麼問題?」

「關於布魯斯助理局長的一些問題,在加入我們調查局之前。布魯斯助理局長的納稅記錄似乎有問題,而且出生證明有問題。」威廉簡要的說明了一下。

西蒙.貝克翻看著關於網路犯罪部助理局長布魯斯.坎貝爾的資料,資料中的疑點,全部用紅se的記號筆勾畫了出來,

「果然有問題!但這些問題,暫時無關緊要。威廉,繼續調查布魯斯。我懷疑,布倫斯和拉斐爾,甚至是烏列爾有關!」西蒙.貝克吩咐道。

雖然他已經懷疑了布魯斯,但還沒有認定布魯斯就是烏列爾。

夏國時間,深夜接近兩點鐘,石磊依舊沒有睡覺,而是控制著超級計算機燕,在做最後的一步計劃。

超級計算機雷已經接近崩潰的程度,他在fbi聯邦調查局官方網站,發布了威脅fbi聯邦調查局的消息后,不但沒有讓fbi聯邦調查局的安全專家撤離,反而惹得那些安全專家,更加瘋狂的追蹤起來。

衣卒爾控制著超級計算機雷,已經做好了最終放棄的準備。

「sir,超級計算機雷處於計算xing能臨界點,fbi聯邦調查局與國防部,即將打垮超級計算機雷,是否執行摧毀計劃?」

石磊正控制著超級計算機燕,試探著沃桑國的外務省國際情報局。

沃桑國在沖繩縣的那霸基地被攻擊,雖然已經有烏列爾公開表明負責,但沃桑國還是展開了調查,他們還是懷疑這是利堅國在搞鬼。

雖然有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賠本意思,但誰知道利堅國是不是還有什麼后招?


外務省國際情報局正在與fbi聯邦調查局聯絡,詢問著普天間基地的具體情況,並且還動用了直屬於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監控衛星,從太空中直接觀察沖繩縣的情況。

「衣卒爾,啟動最終計劃,放棄超級計算機雷,毀滅超級計算機雷!」石磊冷笑著開口吩咐。

「sir,命令正在執行之中!」衣卒爾忠實的執行著石磊的命令。

利堅國fbi聯邦調查局,網路犯罪部的工作大廳中,布魯斯.坎貝爾,也就是烏列爾,親自帶領著網路犯罪部的安全專家,攻擊著超級計算機雷。

布魯斯擁有世界巔峰級的實力,但在fbi聯邦調查局內部,布魯斯並沒有表現出來。

『該死的傢伙,究竟是誰,居然這樣子陷害我!』布魯斯一邊敲擊鍵盤,一邊在心中嘀咕著。

國防部那邊,追蹤專家勞頓.道爾查到了一些新線索,他立刻向上級進行了彙報。國防部的網路安全部門,負責人名叫卡福.古德,一名接近五十歲的中年人。

「卡福部長,我們發現了一個最新的消息。」追蹤專家勞頓.道爾開口說著。

「什麼最新消息?」卡福.古德放下手中的資料,看著勞頓.道爾詢問道。

勞頓猶豫了一下,開口道:「我們發現了入侵者,進入軍事網路的介面是入侵者通過了a33a27埠,並且使用fbi聯邦調查局的許可,進入了我們的軍事網路。入侵者進入了網路后,消耗了一些時間用以尋找普天間基地在軍事網路中的位置。」

「fbi聯邦調查局的許可嗎?」卡福.古德嘆息一聲,「通知西蒙.貝克,讓他在fbi聯邦調查局內部,調查一下有嫌疑人沒。」

「明白了,卡福部長!」勞頓.道爾立刻退了下去。

一場導彈襲擊的案件,不但讓沃桑國外務省國際情報局,懷疑這是利堅國內部的yin謀;同時還讓利堅國國防部和fbi聯邦調查局之間,產生了一些間隙。

這些全是對石磊有利的因素!

不僅如此,石磊的計劃還沒有完成,他正在使用超級計算機燕,偷偷摸摸的入侵外務省國際情報局。

石磊的目標並不是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官方網站,也不是情報局的內部網路,而是樓宇自動化系統。

樓宇自動化系統在夏國還沒有興起,但在國外的高層大型建築中,樓宇自動化系統必不可少。

高層大型建築的通風、供冷取暖、電力供應、水源供應,甚至是光照節能系統等等,全部需要樓宇自動化系統。

石磊自此的目標,便是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樓宇自動化系統!

入侵樓宇自動化系統,在黑客界還算一種比較新鮮的方式。但在後世,這種方式卻已經十分稀疏平常。

外務省國際情報局,也沒有重視樓宇自動化系統的防護,石磊使用超級計算機燕,相當輕鬆的進入到樓宇自動化系統的內部。在樓宇自動化系統的內部,石磊開始修改著設置。

一月份的東京,相當的寒冷,外務省國際情報局內部,整棟大廈都需要供暖系統,提供冬天的暖氣服務。

石磊控制了樓宇自動化系統后,便著手對供暖系統分析處理。

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供暖系統,採用的是天然氣燃燒方式供暖,而不是普通的暖氣片供暖的方式。天然氣燃燒供暖,提供暖氣的效率更高一點。

在樓宇自動化系統內部,石磊找到了天然氣供應的方案,解讀各種參數的含義后,石磊立刻控制著供暖系統,增加了天然氣輸送系統的輸氣量。

由於現在是大半夜,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大多數部門沒有工作,只有網路安全部,還在連夜調查關於普天間基地被黑客控制的事情。

隨著天然氣輸送系統的出氣量增加,供熱系統燃燒之後的熱氣,進過了管道循環進入網路安全部。

但隨著石磊持續的增加輸氣量,供熱系統的燃燒室,終於承受不住壓力,出口氣直接被強大的氣壓衝破。

天然氣直接泄露在燃燒室之中,迅速被燃燒室的火苗引燃,並且引發了爆炸。強大的爆炸,提供的衝擊力,引發了連鎖反應。造成了附近的燃燒室,也爆炸了起來。

短短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外務省國際情報局整棟大樓的所有燃燒室,發生了瘋狂的爆炸。

網路安全部中的安全專家們,雖然沒有立刻被炸死,但整棟大樓燃燒起了熊熊的烈焰,如果沒有外部的救援,他們絕對會死無葬身之地!

而石磊,正準備借用這件事情,好好的做一番文章

(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聚八極落雷,九荒霹靂,先天靈寶雷神鞭!”吳起在那分寶巖天空之中漫步,笑看那無數光芒飛舞,又或是自行消失在茫茫長天之中。對於這種一般的寶物,吳起也只是看看,不想強行奪取,無端擾亂秩序。有些神通該用不該用,吳起此時控制得極好,深得自在之三味。

不然以吳起現在的本領,上至青冥,下至微塵,細至人心,神至那無影無形之天地因果運道所化之絲線,哪裏都看得,只不過這麼一來,反倒失去了許多樂趣,還不如表現得象個普通人一樣,偶爾來上那麼一些本事,其樂無窮。

分寶巖光柱四周異象驟然強烈了起來,仙樂愈發動聽清晰,絲絲入耳。中間的玉柱已然凹陷下去了不少,離那蘊含的寶物出現的時間又近了不少,不過也還需要等候一些時候。

前方一道金色光芒飛速象遠處遁去,吳起心中一動,看得清清楚楚,卻是那黃金仙人了,不曉得拿了什麼東西,跑得飛快。吳起今非昔比,連他臉上興奮的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

想起當日那事,吳起心中本來就不是很爽快,更記起這斯乃是那個所謂的天庭中人,那就更要找他晦氣了。

“道友哪裏去?”吳起突然出現在那黃金仙人之前,氣定神閒,雖然不見什麼姿勢動靜,但已然化身周百里之內爲天地,其妙無窮,若非跟吳起等級相當人物,必然不可逃脫。

在此天地之中,吳起便是天地,完全的主宰,比之所謂“領域”,那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沒有絲毫的可比性。

黃金仙人線條分明的金色臉龐一片凝重,原本飛速前進,突然被莫名其妙的氣牆給堵得停了下來,絲毫力氣都無法使得,強烈的壓力登時如層層山巒一樣壓在身上。

“你是何人,爲何阻我!”黃金仙人語氣又急又冷,怒目凝視吳起,只可惜在如此巨大的壓力之下,渾身似乎被束縛得死死的,連連嘗試了數十道仙家法訣,都不能掙脫,只得寄希望於能打個商量,只是似乎生來就是如此,口氣還是冷冰冰的。

吳起哈哈笑了兩聲,想起來原來自己的相貌改變了,難怪這黃金仙人不認得自己了,也不點破:“不曉得道友得了什麼好寶貝,不如一起鑑賞一下?”既然能讓這傢伙感到滿意的東西,肯定不是普通的東西,想來至少也得是先天級別的法寶吧。

可惜此人修煉的乃是“僞道”,吳起一時半會還沒有太多的經驗,雖然開天哪裏的研究有了一些進展,卻因爲那兩個只是小嘍羅,得到的東西目前還不足以對付強如黃金仙人這種級別的人物了,也因此不知道這黃金仙人把得到的寶貝藏在什麼地方了。

那氣息極是古怪,渾然不似東勝神洲大道氣息。吳起神念掃視之下,雖然早知道必然是如此結果,卻依舊驚駭不已。這種本事層層遞進,等級分明,時日愈久道行必然越高。

“不妥。”吳起不自覺之中脫口而出,確實大大的妥,若是按照這樣下去,道行可至無窮高,屆時必然也可改天換地,恐怕這大道也必然不能存,正是自己這一脈的死敵。吳起緊皺眉頭,細細探察,研究對策……

自己這改教現下雖然無人,不過責任卻是清晰無比,正是藉助所得的混沌至寶混沌造化玄光爐,得天地大道無上神通,行修正刪改之事,剷除違逆大道運轉之妖孽。

黃金仙人眼神中金光閃爍,懼於吳起的神通和周身法力被強烈的威力禁制,驚駭歸驚駭,恐怖歸恐怖,但見眼前這人神情鬼祟,顯然不懷好意,也乾脆不再搭話,凝神靜氣,徑自默唸神通,尋找嘗試其他仙訣,看是否還有逃脫的生機。

吳起察覺到了威脅,方知道對敵人瞭解實在過於膚淺。

幸虧亡羊補牢,猶時未晚,開天那邊已然在分析剛纔抓獲的二個神將仙兵,分析之後提取了一些資料。這種研究的本事自是開天最拿手了,幾乎將兩個俘虜分析到了元子級別,只不過尚且需經切實的實踐方能得知。

從俘虜的神將仙兵身上知曉了天庭和瑤池的存在和一些有用資料,原來這兩個系統還不太相同,竟然還屬於敵對陣營。

天庭所屬於根本不象東勝神洲這邊需要體悟什麼大道,直接由天庭的天機臺頒發修煉法訣,層層而上也就是了,唯一的缺點就是需要時間。

吳起是又驚又奇,估計他們沒有自己開闢的那種洞府,不然要按這麼說來,扔一個到自己的洞府中去修煉,這洪荒大陸幾個月後,恐怕連分寶巖鴻均老祖都不是對手了。

奇的自然是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法訣,竟然有如此的威力,不由得非常好奇,不知道自身能否修煉,要是可以,那不是發達了?

至於那瑤池就更是古怪,有一神祕的離魂臺,瑤池仙人的法力本領是生而知之的,一上離魂臺便能開發出十分的本事,只是今後便幾乎沒有進步就是了。不過也正是如此,瑤池才能與這天庭抗衡日久,各有勝負。


Related Articles

……

顏塵所率的一萬大軍已經順利的吸引了凡族的...
Read more

在走之前,她還很體貼的把他們的門給關起來了。

韓一諾嘆了一口氣,她抬起頭來,看了一眼抿...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