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夕顏看著周圍,實在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才好。怎麼看似乎也只有那幾個寶箱有些用途了。

千夕顏用流雲劍再次狠狠的砍了下去。不過還是沒有多大的效果。

深吸一口氣,千夕顏默念口訣,手中的流雲劍上光芒籠罩,千夕顏用變形劍甩了個劍花,這次直接向著寶箱劈了下去。

咔嚓一下,寶箱很快就碎裂開來。千夕顏收起了劍,先是拿起了地上的那個金色的鎖。這個鎖還真是厲害啊。怎麼弄都不開,如果有鑰匙就好了。

寶箱裡面沒有什麼金銀珠寶,只有一本書而已。看起來普普通通的書,就連封皮都沒有。千夕顏剛想要拿起書的時候,就發現書的外面似乎包裹了一層薄薄的膜。

看起來閃爍不定的。在這麼詭異的地方,看到了一個這麼奇怪的書,直覺告訴千夕顏,不能隨便就動手去翻看。

她用劍觸碰了一下書頁,上面出現了一個淡綠色的光芒,難道這層薄膜是有毒的嗎?

千夕顏再度揮動流雲劍,和薄膜相碰的時候會有呲呲的聲音傳出來。

看起來真的是十分的詭異。

千夕顏思考了一下,覺得先不管這本書為好,裡面記載的東西也未必就對她有用啊。

她伸手劈開了另一個箱子。裡面同樣沒有什麼金銀珠寶。只有……三把鑰匙。??匙。

這些箱子的鑰匙?設計這個地方的人還真是古怪。千夕顏剛要去拿,又覺得不對,靈力運轉到手上。在鑰匙上面轉了一下。發現並沒有出現什麼奇怪的事情。

應該只是普通的鑰匙吧。千夕顏伸手握住了鑰匙,然後拿起了地上的兩個鎖頭,用鑰匙試了一下。


居然真的可以打開。她將鑰匙和鎖全都收走了。然後目光又轉移到了另外一個箱子上去。

最後一個箱子了,鑰匙應該就是剩下的那一個吧。

千夕顏試著用鑰匙開箱子,並沒有打開。最後還是用劍劈開的。

過程其實還算是順利了。千夕顏拍拍手,看著最後一個箱子。還是沒有什麼東西,只有一個小瓶子。

千夕顏上下打量了半天,用手在瓶子上空感應了一下,沒有絲毫的反應。

看來這個瓶子也可以拿的。千夕顏憑著好奇心打開了瓶子口。似乎有一陣煙冒出來,千夕顏急忙躲過去,生怕是什麼毒氣。

不過好像也沒發生什麼事情。這裡的情況比想象中平靜的多了。

瓶子裡面也只有一個字條而已。千夕顏還沒來得及拿出來,就有聲音在空中迴響起來。那個聲音無比的凄厲。

「幫幫我,幫幫我。」

千夕顏一抬頭,就看到空氣中的煙霧漸漸的形成了一個人的形狀,她本能的閉上眼睛,不想看到太恐怖的一幕。

「求求你,將那本書打開,我就可以解脫了。」那個女鬼聲音凄厲的說道。

「你……就是上面的那個?」千夕顏疑惑的問道。

「是我引你來的,這裡好久都沒有人路過了,求你,救救我。」那個女鬼繼續說道。怕千夕顏不肯幫忙,她又繼續補充道「救了我,你就可以從這裡出去了。」

從這裡出去?「此話當真?」千夕顏問道。

「我會感激你的。」女鬼的聲音輕輕的飄來。

千夕顏覺得有些無奈,現在她似乎也沒什麼可以選擇的,就乾脆幫幫她好了。

「那……怎麼翻開那本書?」千夕顏問道。

「拿出那個紙條,上面有寫。」女鬼繼續說道。

千夕顏看了看字條上面,上面雖然沒有幾句話,卻說明了到底如何從這裡走出去。不過根本沒有提到關於書的事情啊。

有些半信半疑的,千夕顏按照上面的說法,在牆上摸索了一下,然後找到了一個凹槽,往下一暗。

牆壁就陷進去了一塊,然後有光照射進來,兩道光線正好交錯在一起。全部落到了那本書上面。


照的那本書看起來好看了許多。上面似乎還浮出了幾個透明的字。那幾個字根本就沒辦法看清楚。

千夕顏走上前去,就看到那本書上面的那層薄膜彷彿化掉了一樣,漸漸的褪去了,慢慢的化成了一灘水。

千夕顏握緊了流雲劍,往上一掃,用劍氣將那些水都掃到了一邊去,然後再度用劍往上一挑,將那本書拿到了手中。

握到了手裡面,感覺還是一本很普通的書。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打開它,打開它。」那個女鬼幽幽的說道。

千夕顏伸手按到了書頁上,不過很快就覺得不太對勁,疑惑的問道:「既然你可以用風將我關進棺木中去。翻本書都做不到嗎?」

「那上面是有佛光加印的,我連接近都不可以。」女鬼說道。

千夕顏半信半疑的伸手翻開了書頁,裡面密密麻麻的寫著什麼字。還有淡淡的金光從裡面冒出來。

女鬼尖叫一聲,離的更遠了,然後開口說道:「曾經有一位大師告訴我,等到一個有緣人翻開書頁我就可以出去了。原來他竟然騙了我嗎?」

千夕顏翻了翻那本書,裡面似乎記載了很多的事情,翻著翻著,有一張書頁掉了下來。撿起來一看,就發現上面寫的都是關於如何解救這個女鬼的事情。

其實也很簡單。

千夕顏照著上面說的,開始運功。然後將自己的靈氣注入了那個小瓶子裡面。越來越多的靈氣注入。

小瓶子開始冒出越來越強烈的光芒。

千夕顏繼續做下去的時候,就看到小瓶子上面也出現了奇怪的符文。金色的線條慢慢的浮現出來。

接著靈氣越來越多。瓶子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千夕顏繼續努力,那個瓶子嘭的一下子就全部碎裂開來了。

化為點點碎片落到了地上。而那個女鬼的身體也開始變的虛幻,她的手一指,一個地方的牆壁突然翻出來了一小塊,露出了裡面的一個東西。

女鬼還來不及說什麼,就已經全部消失了。千夕顏心想,她應該是已經投胎去了。這樣也好。

到那個牆壁邊上,就看到了一個很大的地圖,上面畫了幾個地方。背面只有幾個字,是告訴她如何從這裡出去的。

看到這些,千夕顏終於鬆了一口氣。然後目光就落到了手中的這本書上面去。這本書……

看起來似乎挺有用的,也許留著對以後有好處。千夕顏將書收進了懷裡面。然後按照剛才的指示。一步一步的從這裡走了出去。

到外面又是一片竹林,千夕顏靠在一根竹子上,覺得自己終於解脫了。

感覺渾身都很輕鬆。也沒有受到什麼損傷,只是有一些驚嚇。

現在外面已經完全黑了,天空中也只有一個彎彎的月牙。千夕顏透過竹葉往上望過去。 嬌妻在上:易少,求輕寵!

不過這個時候,突然有一陣很詭異的風吹了過來,千夕顏渾身都一個激靈,差點就要從地上跳起來了。

然後一個人,由遠及近,慢慢的走了過來。他的雙眼出現了一道紅色的光芒。千夕顏站了起來。

全身汗毛都立了起來,正在緊張的時候,才發現那個人竟然是蓮落。

「蓮落,巫彤怎麼樣了?你還好嗎?」千夕顏小心的問道。總感覺現在的蓮落有點不太一樣,不知道和她分開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蓮落?」千夕顏再度開口說道。

蓮落一步一步的走過來,目光里似乎沒有一點焦距。看過去的時候只能感覺他的眼中一片渾濁,似乎已經沒有了理智已經不能再思考了。

千夕顏看著這個樣子的蓮落,不禁往後退了一步,差點要被地上的石塊扳倒。

而蓮落那嘴角含著詭異的笑容,卻更是讓她心驚。 「蓮落,你還認識我嗎?你說句話啊。」千夕顏在蓮落的眼前努力的揮動自己的手臂。


蓮落的眼珠動都不動一下。不過手卻快速的抓住了千夕顏的手臂。千夕顏直視著他的雙眼。蓮落的眼裡似乎也漸漸的有了她的影子。

不過那眼神似乎不認識她一樣。而且有一團黑氣慢慢的浮現出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千夕顏用另一隻手撫摸著蓮落的臉頰,有些心疼的說道:「誰害的你?」

蓮落低頭看了一眼千夕顏,手一揮,將千夕顏甩開了,然後快速的握緊了拳頭,往前狠狠的揮動過去。

千夕顏往後退了數步。然後一把拔出了流雲劍。流雲劍上光芒大放,還有一點白雲狀的光芒在劍身上環繞著。

蓮落的身體頓了頓。然後再次欺身過來,五指成抓,惡狠狠的抓了過去。千夕顏險險的躲避了過去。

胸口的衣襟都被這一下給抓開了。她急忙用手拉住了胸口的衣服。然後大聲喊道:「蓮落,我是千夕顏,你醒一醒。」

千夕顏的心裡一動,總覺得不對勁,難道蓮落又要入魔了嗎?怎麼會這個樣子呢?

蓮落慢慢的一步一步挪動腳步,雖然走的不快,可是每一步都將千夕顏逼的死死的,讓她沒有絲毫喘息的機會。

千夕顏用流雲劍飛快的砍斷了一個竹子,竹子立刻就倒了下去,正對著蓮落的身體。蓮落不閃不避,只是隨手那麼一揮動,竹子應聲而裂,從他的兩邊倒了下去。

蓮落的腳步一點都沒有受到影響。

夜風吹過,千夕顏打了個噴嚏,身體也覺得有些虛弱無力。可能剛才的地方陰氣太重了,身體受到了一點影響。

千夕顏一直往後退著,腳步慌亂,其實心也亂了,對面的人是蓮落,她能做些什麼呢?

「蓮落,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吊打穿越者 ?」千夕顏問道。現在這個樣子的蓮落,好像一個行走的屍體一樣。似乎什麼都感覺不到了,這樣的他真的好讓人擔心。到現在為止連一句話都沒有說。

蓮落快步的走上前,伸手往前一揮,掌風已經打到了千夕顏的身體上。千夕顏的身體快速的往後撞過去。撞到了竹子才停了下來。

蓮落慢慢的往前走了幾步,腳步卻踉蹌了一下。眼神中出現了痛苦的神色。

千夕顏驚喜的看著他的變化,快速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怔怔的看著他。

「蓮落,我是千夕顏,你看清楚啊。」她笑著說道。

蓮落的身形再度搖晃了幾下,眼神中出現了一絲柔情。不過瞬間又被黑暗籠罩了。繼續靠近了千夕顏,手向前揮動了一下,一道白色的弧線劃過。

千夕顏揮手用??手用流雲劍努力的阻攔了一下。她的手腕在不斷的顫抖著。蓮落再次揮落下的時候。千夕顏已經有些支持不住了。流雲劍竟然脫手而出,插在了一邊的地上。

千夕顏看著劍落下的地方,沒有做任何的反應。

蓮落再次靠近,手抓到了千夕顏的脖子,千夕顏睜著眼睛注視著蓮落,眼中沒有一絲害怕。


蓮落的眼睛也緊緊的盯著千夕顏的雙眸,突然身形踉蹌了一下,吐出一口血來。千夕顏急忙趕上前去,扶住了蓮落的身體。

千夕顏的雙手碰到了蓮落的胳膊,然後快速的輸入了自己的靈力,將自己的靈力源源不斷的注入他的體內。

蓮落一直捂著自己的胸口,嘴角慢慢的往下流著鮮血。然後慢慢的轉頭去看千夕顏,眼睛裡面的黑色一層一層的額褪去。

最後他一把就推開了千夕顏。「在我身邊太危險了,你先回去。」蓮落說道。

千夕顏搖了搖頭,堅定的說道:「蓮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管發生什麼,我們都可以一起面對,我可以幫助你。」

蓮落嘆了口氣,說道:「巫彤應該沒事,那個人的目標不是她,我們暫時回去吧。」

千夕顏點了點頭,然後和蓮落一起回到了王爺府。

不過在回去的過程里,千夕顏總是覺得蓮落有一點不同了,仔細迴響一下,她還是覺得他的不同是從那個時候查過案之後才出現的,那段時間裡一定出現過什麼的。

千夕顏躺到床上的時候,腦海中總是會出現一片花海,有時候還會有一個巨大的樹屋,然後就是蓮落血紅的雙眸。

嗜血一樣的眼神。這讓她翻來覆去根本睡不著覺,於是翻身起來,看著靜靜躺著的蓮落。窗子是開著的,月光輕輕的灑落在他的身上。

更顯得他的白衣勝雪,黑髮如瀑。很寧靜的一種美。

千夕顏輕聲問道:「蓮落,你睡著了嗎?」

蓮落沒有回答,只是翻了一下身子,轉到千夕顏這面來,然後,睜開了雙眼,看著她。

千夕顏微笑了一下,繼續問道:「蓮落,我們之間不是沒有一點隱瞞的嗎? 親愛的錦衣衛大人(明穿) ?」

蓮落沉默了一下,最後在千夕顏真誠的目光中妥協了。開口說道:「那天,我覺得我遭到了偷襲。有一個人在我身上下了咒。之後,我就覺得自己的理智在一點一點的失去,我先是跑到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一陣發泄,後來,中間有一段空白的記憶。在我的神智恢復的時候,我就到了水邊,看到我的眼睛里血紅一片。」

「那個時候,我不知道該不該回來,我在溪邊站了很久,但是實在擔心你這邊的狀況,所以我就回來找你了。所以一開始我很不想你看到我的雙眼,不過沒想到眼睛的眼色已經褪去了。」

「那麼,那個人是誰?你怎麼遭到的偷襲?」千夕顏總覺得蓮落在那個地方說的太簡略了,是不想要告訴她嗎?

蓮落想了一下說道:「其實那種感覺很熟悉,是專門針對我的。我覺得,是那個護國**師。」

護國**師?聽蓮落這麼一說,千夕顏覺得事情的發展又有了一點變化,之前那個護國**師總是擺出一副為國效力的勢頭,要不就是除魔衛道,其實,他會不會跟那個幕後的人也有著什麼勾結。有些事情,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那那次去那個空間里的時候,也是針對你的了?」千夕顏說道。這幾次為什麼都是針對蓮落的呢?

蓮落應該沒有跟朝堂上的事情扯上關聯才對。他是妖界之王,跟人類的帝王沒有關係啊。

「好好睡吧,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會想辦法解決的。」蓮落說道。

千夕顏點了點頭,然後閉上了眼睛。

希望事情不會變的更加糟糕。

這幾天,瑞王府里其實都很熱鬧。似乎大家都忙起來了,發送喜帖,準備婚禮的事宜。幾乎沒有人再去注意千夕顏的地方。就連幕瀚之也不再來了。

聽說天天陪在新王妃的身邊。兩個人感情越來越好。千夕顏有時候在府裡面散步的時候,就能聽到那些下人們在議論紛紛,說的無非就是王爺對那個女子有多麼多麼好。

她在那些下人的眼裡,儼然已經失了寵。

千夕顏走路的時候還遇到過新來的瑞王妃。

她給人的感覺很溫和,很舒服。懷裡還抱著一個小花貓。見到千夕顏,很熱情的迎上來。

盈盈一拜,非常的有禮數。

「你是正王妃,我只是側王妃,不必行禮的。」千夕顏說道。

「可是結界進來的比較早,妹妹以後還要姐姐多關照。」如婉說道。


千夕顏對著如婉微笑了一下,然後說道:「沒什麼關照不關照的,只要王爺喜歡你,在這個府里自然就會如魚得水。」




Related Articles

安淺兮若有所思看著她,對於她的去留,她心裡有了計較。

「你們放開我姐姐。」一個小男孩突然竄出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