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他身上的衣服,還有那頂帽子,全都被這輛黑色越野車拖出去數十名,徹底磨成碎片粉末,然後,他才揚長而去。

「攔住他!攔住他!」

看到這一幕的Z國警方們,立刻氣急敗壞的大叫了起來。

可惜,像他們這種廢物,又怎麼攔得住都已經是特種部隊高級指揮官的神鈺,沒一會,他就不見蹤影了。

又是半個小時后,出了市區的神鈺來到了一條僻靜的公路上,他停了下來。

他胸口微微起付,捏著方向盤的手,也一直青筋暴起,就如同被逼到了絕處的孤狼,這一刻,他那雙暗紅攝人的眼睛,盯著前方。

深深狂涌著什麼。

這事,到底已經嚴峻到了什麼地步?

在他去日本的那二十多天里,他的爺爺,又到底做了什麼?以至於事情不可收拾成這樣?!!

「嗡……嗡嗡……」

忽然,放在車裡的手機響了。

他聽到了,抓起來就不耐按下了接通鍵:「喂?」

「神鈺少爺,剛才……多虧了你……」

誰也沒有想到,這電話里,竟然會忽的傳來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

神鈺猛然睜大了雙眼。

「沈副官?你在哪?」

「我在……什麼地方,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神鈺少爺,現在他們已經知道我們要這幾個……軍火商了,接下來,他們……會改變計劃,以最快的速度,送他們上軍事法庭。到時候,如果他們在法庭上供認他們製造軍火是受神家指使,那神家就……真的完了。」

斷斷續續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這個人的虛弱還有痛苦。

神鈺整隻手都在微微發抖。

不僅僅是因為這個人說的話,猶如晴天霹靂。

更因為他已經感覺到這個人已經非常不妙,他每一聲氣息,都像是在告訴他,下一刻,他就要離他而去,永別他們神家。

「你在哪?你快說,我去找你!」他開始咆哮。

可是,電話里的沈副官,卻只是淡淡的扯了一下沒有任何血色的嘴角。

「你不要……問我了,神鈺少爺,時間緊迫,我帶來的幾個親衛,今天,其中一個的衣服跟帽子,已經……出現在你面前了,接下來,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他們的目的,就是想偽裝成觀海台親衛,來營救……這幾個軍火商。」

「……」

「這樣一來,再加上那幾個……軍火商的供詞,神鈺少爺,神家就真的完了。所以,你一定要抓緊時間,把……那幾個軍火商弄到手,還有……唔……」

後面的話,就再也沒有說出來了,被一聲忍到了極致的悶哼給代替。

神鈺雙目欲裂!

他放下了手機,開始從車裡拿出一個黑色盒子后,打開連接上便以最快的速度搜索了起來。

觀海台的親衛隊,是有一套特殊聯絡方法,他是知道的,它不受任何衛星影響,在聯絡的時候,又可以完全屏蔽別人的信號。

而且,最可怕的是,它們還是直接植入隊員體內的。

所以,沈副官在被困之時還能跟他聯絡上,那是很正常的事。

但是,他能聯絡上,不代表,他能保住自己的命。

神鈺將黑色盒子定位好后,摸了摸自己的左耳,第一次,他也開啟了自己身上這枚聯絡器。

「咔擦——」

「你說不說?你要再不說的話,斷的,可就是你另外一根手指頭了!」

伴隨著骨頭斷裂的聲響。

一個十分陰險而又狠毒的男人聲音,就從神鈺的左耳聯絡器傳了過來。

沈副官聽了,在聯絡器里含著滿口血譏諷一笑:「說什麼?說你們這幫畜生,為了一己私慾,連國家棟樑都敢動?」

「我告訴你們,你們是不會有好下場的,神家為這個國家守了幾十年,那就是國之根本,他要倒下了,你們這幫奸佞小人必受盡天下人的唾罵,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啪!」

這句落下,又是一聲響亮的耳光聲。

慷慨激昂的沈副官,便在聯絡器里再也沒有聲音了。

神鈺冷得沒了表情的五官,就像是被徹底激怒的猛獸,他一言不發,用黑盒子將這個聯絡器的位置找到后。

很快,他就風馳電掣的離開了這。

二十分鐘后,還是之前他來過的這個警方大門口,他將車停下后,穿著一套深藍色的工作服,提著一個專門修水電的工具箱就下去了。

所以說,一個國家是否繁榮昌盛。 因為格蘭芬多和拉文克勞的塔樓已經被毀壞了,而留守的教授和韋斯萊一家又不願意去赫奇帕奇那裡休息。現在的這種情況之下,斯萊特林已經有猶如驚弓之鳥,他們自然也不願意前去驚擾那些可憐的孩子們。所以只把大廳給大概清理了一下,好歹的吃了一些家養小精靈們送來的東西之後便都躺進了睡袋之中。

見大家都已經睡了下去,麥格和哈利還有斯拉格霍恩幾個人還沒有回來,赫敏便施放了一個咒語,將他和羅恩跟其他的人隔絕了起來。之後便沖著羅恩說道:「你不覺得在斯內普的事情上面哈利表現的很奇怪嗎?」

「的確。」羅恩點了點頭道:「竟然想把那個老蝙蝠給葬在鄧布利多的旁邊。你說他是怎麼想的?」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赫敏嘆了口氣道:「若說麥格他們想要將斯內普葬在霍格沃茨倒也是可以的,畢竟再怎麼說斯內普也是霍格沃茨的教授,而且也做過一年的校長。但是哈利的表現卻很奇怪。當初的時候斯內普在課堂上面是怎麼對待哈利的你也是知道的,但是現在哈利卻說要將他葬在鄧布利多的旁邊,你說是為了什麼?」

「你說會不會是跟伏地魔的那場戰鬥把哈利的腦子給弄壞了?」見赫敏聽了之後只瞪了自己一眼,羅恩趕忙說道:「你別生氣,我說錯了行了吧。不過你這麼一說我倒也覺得有些奇怪。按說哈利應該是最恨斯內普的,可是他卻…」

「這隻說明了一個問題。」赫敏點了點頭道:「還記得咱們再尖叫棚屋中看見斯內普的時候斯內普的樣子嗎?」見羅恩聽了自己的話之後只衝著自己點了點頭,赫敏接著說道:「那個時候,他的記憶都已經流淌了出來,之後他讓哈利將那些記憶給收集了起來,之後…」

「之後伏地魔要求哈利再一個小時後去禁林找他。」羅恩接著說道:「然後哈利就去了校長室中看那個記憶了。」說到了這裡,羅恩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他看著赫敏有些驚訝的說道:「你是說那些記憶裡面有…」

「沒錯。」赫敏點了點頭道:「能讓哈利發生這麼大改變的只能事那些記憶了,我想哈利一定是在那些記憶中看到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才會讓他這樣的尊重斯內普。」

「能是什麼啊。」羅恩緊鎖著眉頭道:「斯內普到底告訴了哈利什麼呢?」

「魂器。」赫敏嘆了口氣道:「記得哈利從校長室中出來之後跟我說了什麼嗎?他說我早就已經知道其實他也是伏地魔的一個魂器,我想斯內普的記憶中一定有著相關的記憶讓他看到了,所以他才能毫無顧忌的到禁林中去找伏地魔。」

「那不對啊。」羅恩搖了搖頭道:「先不管斯內普是怎麼知道哈利也是一個魂器的,就說他為什麼要告訴哈利這個?因為魂器的存在,所以伏地魔不會被殺死。那麼斯內普不應該是為了讓自己的主子失敗而阻攔哈利前去嗎?只要哈利這個魂器在,他就可以再次捲土重來的。」

「你還不明白嗎?」赫敏看了看羅恩,搖了搖頭道:「斯內普能夠這樣做的原因只有一個,就像哈利最後的時候說的那樣,斯內普是鄧布利多的人,也就是咱們這邊的人!他是鄧布利多安排在伏地魔身邊的間諜!」

「天啊!」羅恩倒吸了一口涼氣道:「若是這樣的話那也太…畢竟很多的人都認為哈利最後的時候之所以要跟伏地魔說這些就是為了動搖伏地魔的軍心的!」

「什麼?」聽了羅恩的話,赫敏一把就拉住了他道:「你說現在大家都是這麼想的?」

「是啊。」羅恩點了點頭道:「自從大戰之後你就一直在忙著去照看那些家養小精靈,要不就是幫助龐弗雷夫人治療傷員。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在私底下是怎麼說的,哈利說斯內普愛了他的母親一輩子,他們說斯內普…那些話太不堪了,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羅恩你聽著。」赫敏皺了皺眉道:「明天一早醒來之後,你馬上去跟大家說,讓大家立刻停下對斯內普的討論。就直接告訴他們哈利現在絕對不會允許有人這樣說斯內普的。我明天去找鄧布利多問問,看看斯內普是不是真的是像咱們所想的那樣。」見羅恩聽了之後只衝著自己點了點頭,赫敏打了一個哈欠之後便躺了下去,順手解開了那個咒語。羅恩顯然沒有從剛剛赫敏的話中緩過勁來,但是現在的赫敏已經解開了咒語躺了下去,他也變不好再說什麼。只好也躺了下去閉上了眼睛。

此時的哈利麥格和斯拉格霍恩已經將斯內普埋在了禁林之中。哈利一邊默默地給斯內普的墓地施放著保護咒一邊道:「教授,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儘快還您一個清白,讓您得到您應該得到的一切。」之後便再麥格和斯拉格霍恩的陪同下回到了大廳之中。

「你先去休息吧。」見此時的眾人都已經睡在了大廳中。麥格便讓哈利也去睡了。之後便沖著斯拉格霍恩點了點頭道:「咱們去看看斯萊特林的孩子們怎麼樣?」聽了麥格的話,斯拉格霍恩便點了點頭,跟著麥格走向了斯萊特林的方向。

當地窖的門被打開之後,麥格和斯拉格霍恩兩個人便一下子就被一陣哭聲埋沒,那些被魔法部抓走的學生們已經被釋放了回來,現在他們正在一起抱頭痛哭著。連帶著那些之前被麥格送回來的學生們也跟著一起哭了起來。很快整個地窖便被哭聲淹沒。當他們看見麥格和斯拉格霍恩兩個人的時候,哭聲停了一下之後變得比之前更響了。

「好了好了。」麥格拍了拍懷中的女生的頭道:「別哭了,一切都已經過去了。好了好了。」

「大家都去睡覺。」斯拉格霍恩高聲說道:「明天還有事情要交給大家呢,現在不好好休息,明天可怎麼幹活呢?」

「你們知道嗎。」見孩子們不再哭了,麥格便高聲說道:「其他學院的學生們都已經被送回家了。」見孩子們都是滿臉疑惑的看著自己,麥格接著說道:「那你們知道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讓你們也回去嗎?」見孩子們相互的看了看,卻沒有一個人想要回答,麥格只好點了一個學生的名字道:「你看來說說看。」

「因為我們現在沒有地方可去。」那個學生的回答帶著濃重的鼻音:「總不能讓我們都去阿茲卡班吧。」

「為什麼我們不把你們也送走呢?」麥格搖了搖頭道:「那是因為你們也是霍格沃茨的學生!而且你們是霍格沃茨非常優秀的學生!霍格沃茨現在需要你們的幫助,所以我把你們留下來是打算讓你們幫助我們重建霍格沃茨的!」 除了麒狩,誰也沒有見過湖底的那人。即便是瑞雪和赤無涯也只是聽聞大湖底下有一個居住了千年的人族。

麒狩不說,赤無涯也不敢多問,就這樣雙方相安無地生活着。若不是不久前,林虞被拽入湖底出了亂子,赤無涯差點已經忘記了還有這人的存在。

「他的命,我還有用。」左湛說道。像是在為自己的出手找一個合適的理由。

「你是誰?」五絕鷹王依舊是這個問題。他隱約聽聞過這個谷中藏匿著一個人族,一個父輩讓他不要再多問的人族。

如今見到了,五絕鷹王自當是要問上一問。

「雲彩之間的麋鹿。」

五絕鷹王神情疑惑,他未曾聽說過這句話。

左湛繼續說道:「退去。」

左湛乾瘦身影此刻如山嶽擋在五絕鷹王身前,山之高,蒼鷹難越。

林虞示意赤無涯退後,有左湛擋在前方,至少五絕鷹王這邊能夠稍微放心些。

如今林虞將目光轉向了與葉牧歌兩人對峙的鷹七。

五絕鷹王再次發難,左湛浮空而起,黑色鏡子阻擋雷霆。兩人之間戰鬥爆發出的餘波讓附近的妖王再度起了不該起的好奇心。

妖王望向天空戰場,心想:「谷中到底是誰能夠與五絕鷹王抗衡?難道是陛下回來了?」

「湖底那人能夠打得過五絕嗎?!」赤無涯問道。他知道五絕鷹王的實力,洪荒大澤之中少有妖王是其對手。

林虞只是看了一眼,他面對左湛時比面對五絕鷹王更加膽顫,因此他確信左湛至少能夠與五絕鷹王持平。

「要說五絕鷹王如同真正站在我身前的蒼鷹,隨時能夠將我撲殺,那麼那個左湛便是藏在深淵之中的蛟龍,光是看着便是讓我顫抖。」林虞回想着湖底的一幕幕遭遇,渾身一哆嗦。

林虞轉頭,朝着赤無涯說道:「五絕鷹王有左湛對付,現在我們只需對付這隻小鳥就好。要不然這次就讓他徹底留下。」

說完便意味深長地看向鷹七,嘴裏還嘟囔著——「還沒嘗過鷹腿的味道。」

不知為何,迎著林虞的目光,鷹七感到毛骨悚然,或許是因為之前被斬下了一支羽翼,仍然心有餘悸。

「你……你,黃口小兒大放厥詞,當我們雷隕崖好欺負?」鷹七說道。

林虞很委屈,也很無辜。現在兩大妖王堵在谷中到底是誰欺負誰呢?

對於鷹七倒打一耙的說法,林虞心底一笑。鷹七的反應反倒是說明,他依舊還有些顧忌。

這是好事。

「現在你的兄長難以脫身助你,你想要再留在這裏,那麼就要付出一點代價。嘿嘿。」

林虞的笑容意味明顯,一副盡在掌控的模樣。實則,林虞心裏依舊沒底氣,瑞雪和赤無涯都有已經受傷,沒有了龍神樹葉子來恢復傷勢,光憑他們幾人只能勉強一試。

所幸,林虞身上還有左湛借出的力量。短暫片刻還是能夠支撐。

「前輩,我能宰了他嗎?聽說一整隻鳥烤起來,味道才是最好的。」林虞舔了舔嘴唇,不懷好意地威脅。

赤無涯若有所思,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開始配合林虞的表演。

「對方欺負到家門口了。你動手就好,到時候陛下歸來,替你擔下這事就好。再不濟你就離開了洪荒大澤。天下之大,他們雷隕崖管不到的地方多的去。」

鷹七沒有想到的是赤無涯竟然會同意。兩族互相制衡,平日裏再怎麼相鬥也從未動過殺心。鷹七不禁覺得這一次真當是觸怒了赤無涯。

話音剛落,瑞雪又接上話茬。

Related Articles

高遠樹這樣說夏林果這才不繼續看他們。

「還是放不下嗎?」高遠樹說 「我,,,會...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