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洋一攤手:「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還想爭一下第一呢!」

戴福妮雖然臉上一副「別說大話」的表情,但是眼底帶著滿意的神色,回過頭去。

眾人都知道,在演武場前方高大的建築立面,是四大院長還有摩爾學院的副院長和真正的院長,所以一個個都精神抖擻著展示著最精神的自己。

這樣一來,抱著雙臂無所事事的坐在椅子上面的劉洋即使在汪洋人海中也顯得有些引人注目了。

泰弗蘭看到自己分院的人之後,第一眼就看到了隨性的劉洋,不禁咬了咬牙:「那個傢伙在幹什麼!」

身後一個人走了上來,泰弗蘭帶著恭敬的神色退開,叫了一聲:「院長!」

劉洋突然感覺又一道目光盯著自己,不著痕迹的往那座高大的建築立面一瞟,是錯覺嗎?

被泰弗蘭稱作院長的男人頗感興趣的笑了笑:「挺敏銳的小傢伙嘛!」

或許是因為戴福妮她們來的比較晚了,所以大比已經開始了,劉洋看著自己擂台上一個個打過去的學員,有的不只是第三分院的人,鬥氣和劍法的攻擊招數和千奇百怪。

「看樣子還是魔法固定一些!」劉洋說道,戴福妮看到擂台上面過去了十組學員都沒有到達高階的,臉色不由得緩了緩。

「小心看著,即使是在學院大比上也會有不少人藏拙,小心陰溝裡面翻了船!」

劉洋點點頭:「是!」

隨著一組組學員過去,其中只有一個人達到七階,戴福妮皺了皺眉,小聲對劉洋說道:「那個人是第二分院的!」

劉洋一愣,戴福妮解釋道:「所以極有可能是拉傑使了點小手段將他安插到這邊來的,對你來說,沒問題吧?」

劉洋眼睛裡面有了些笑意,看著戴福妮的眼睛也帶著感激:「多謝,雖然有些棘手,但是我會全力以對的!」

戴福妮滿意的轉過身去,想了想對另一邊的路易斯說道:「你這次也是這個擂台上的,遇到這個人小心一些,恐怕他對我們第三分院的人都沒有好感!」

本來看到戴福妮只對劉洋說話有些不平的路易斯一愣,點點頭說道:「好!」

那名學員叫烏爾斯,是黑暗系魔法師,一看就是和拉傑同屬一脈。

劉洋見那名學員居然掌握了一絲黑暗系的規則,也對路易斯說道:「小心,如果對上了感覺贏不了就下來,別讓他有機會出陰招!」

路易斯第一次聽到劉洋這樣類似於關心的話,不自在的別過臉,看向烏爾斯眼中閃過一絲堅定:「也許我會贏呢?」

劉洋目光閃了閃,笑道:「呵,也是,總之,全力以赴吧!」路易斯點點頭:「恩!」

看到二人毫無芥蒂的交談的波飛眼中閃過一絲狠光,劉洋,你等著!

「下一場,八十七號對八十八號,請兩位選手上場準備!」

劉洋站起來鬆了松肩膀,雙手交叉用力拉伸了一下:「我上去了!」

「小心!」戴福妮和路易斯竟然同時說了一聲,劉洋一笑,點點頭。

八十七號是使用重劍的學員,看上去長得比較著急了一些,性子也很著急,一躍跳上演武台之後將重劍一掄直直的插在地上:「對手是誰!」

與此同時,劉洋正看著八十七號不急不緩地走上去。

八十七號也注意到了劉洋的身影,就是這個小子?那名學員看著劉洋的眼神輕蔑了一些,看上去自己只需要一劍就能把他拍飛了!

作為第四分院的新秀,已經六級巔峰的八十七號信心十足!

劉洋從台階上一步步走了上來,說實話,現在走台階的已經不多了,演武台一共才只到成人的腰部,即使是魔法師也能夠一躍而上了,劉洋這樣的行為反而有些像是害怕這場戰鬥,有意拖延時間。

裁判走上前來對了對兩個人的名字:「巴勒斯,劉洋?」

見二人點了點頭,裁判向後退了一步:「那麼,開始吧!」

巴勒斯將自己的重劍拔了起來,看著劉洋說道:「出招吧!」

能夠將重達三十公斤的重劍平舉著,可以想象這個人的臂力多麼驚人,上臂鼓鼓的肌肉泛著古銅色的光輝,劉洋咂了咂嘴,說實話,他挺羨慕的。

劉洋一伸手:「你先請吧!」

「哈哈,我怕我一出招你就下場了!」巴勒斯這個人性子直,有話直說,沒有什麼侮辱人的意思,劉洋也不生氣:「這句話原封不動還給你!」

劉洋不會生氣不代表巴勒斯不會,自己竟然被小看了,這名壯漢哼了一聲:「大言不慚!」

重劍畫了一個圓弧狠狠地砍向劉洋的脖子,既然你有膽子說出這樣的話,那麼就先躲開他這一招再說吧!

「當——」

在眾人擔憂的眼神里,巴勒斯的重劍突然停住了,兩名主角之一的巴勒斯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虎口都被震麻了。

震蕩過去之後,眾人看到劉洋左手仍然背在身後,右手擋在身前,舉重若輕的捏住了巴勒斯重劍的刀刃!

「他做了什麼?」

沒有人注意到劉洋五指上淡淡的金色光暈,如果看的能仔細一些,甚至還會發現重劍的劍刃距離劉洋的掌心還有一毫米的距離。

巴勒斯虎目一瞪:「你……怎麼?」

劉洋說道:「小心了!」

巴勒斯只感覺眼前劃過一道完美的淺灰色弧線,那是劉洋今天穿的衣服的顏色。

… 「嘭!」令人腦子一炸的聲音響起,劉洋以捏著劍的點為軸心,竟然借力一個迴旋踢就將巴勒斯給踢了出去.


已經結束戰鬥的丸皮斯見是劉洋的戰鬥急忙跑了過來,只是還沒跑到就看到一個黑影襲來,丸皮斯條件反射的丟了出去。

「出、出界,八十八號劉洋獲勝!」裁判目瞪口呆的宣佈道,一招,只有一招就把巴勒斯踢出了界,這個人……

丸皮斯這才知道自己丟出去的黑影居然是劉洋的對手,抽了抽嘴角,見劉洋從演舞台上走了下來,丸皮斯走上前去。

「劉洋,好久不見,你成長的現在我都不敢認你了!」

劉洋見到丸皮斯臉上露出一個自然真心的笑意:「去,說的和你看著我長起來的似的,怎麼樣,過了吧?」

「第一輪已經過去了。」丸皮斯看著劉洋眼底閃過濃濃的戰意:「真希望快些結束這些和你交手!」

劉洋搖了搖頭:「你就不怕我過不去?」


丸皮斯無語的指了指巴勒斯:「就憑那一腳,你會過不去?」

「這可說不準,萬一我陰溝裡面翻船了呢?」

「那我就私下裡再找你打一場!」

劉洋抖了抖:「算了,還是一次性在擂台上面解決了吧!」

二人邊說邊走路過巴勒斯的時候,劉洋對仍然坐在地上茫然的巴勒斯說道:「沒事吧?」

將巴勒斯一把拉了起來,巴勒斯臉上出現一抹尷尬和失落的神色:「沒事,我輸了!」

劉洋笑道:「你很強,只是還沒有使出全力罷了!」

巴勒斯脖子一梗:「輸了就是輸了,我不是不認賬的人,你……好好加油,我可不想打敗我的人在半路上就被刷下來!」

劉洋點點頭,認真的承諾道:「好!」

第三分院的隊伍已經到了,丸皮斯要回去了,臨走之前,丸皮斯看著劉洋說道:「看樣子我們免不了一戰了,說實話,除了雷諾,這次我最看重的就是你,別讓我失望!」

劉洋看了看第四分院的首席雷諾,巴勒斯走到雷諾面前,垂頭喪氣的,雷諾錘了錘巴勒斯的肩膀,後者眼中升起一股崇拜之意,丸皮斯說道:「那是第四分院的支柱!」

劉洋點點頭:「他很強!」

丸皮斯笑了:「我曾經和他交過手,沒分出什麼勝負,上面的世界很精彩,你應該來看看!」

聽著丸皮斯的話,劉洋心中竟然升起了一股豪情,察覺到自己的血液已經開始沸騰起來,劉洋點點頭:「也許!」

第三分院的人幾乎是用看著神一樣的目光看著劉洋落座的,戴福妮深吸了口氣:「劉洋,你究竟進步了多少?」

劉洋笑道:「總會看到的,現在問了豈不是沒有了新鮮感!」

戴福妮激動地點點頭,也是!

劉洋沉默下來,看著第八擂台上的人和其它擂台上幾個突出的人,劉洋注意到了拉傑好像與之前相比更勝一籌了。

「恢復了嗎?」劉洋喃喃道。

第一輪戰鬥因為需要比賽的人數太多,所以用了一天半的時間,第二天下午才開始第二輪的戰鬥。

不出所料的是,路易斯在第二輪的時候淘汰了,所以沒有機會遇上烏爾斯,而這樣看來,前半部分和後半部分的獲勝者差不多就要確定了。

蠻獸鍛體訣雖然已經沒有更高一層的**了,但是用九級魔獸魔核淬鍊過後和生命樹時刻溫養著的身體堪比高階魔獸的程度了,所以在對上這個魔法師時,劉洋躲過了魔法師的火龍再次將他踹了下去。


劉洋聽到叫好的聲音最響的是第四分院的傢伙,笑了笑,看樣子巴勒斯很爽快。

「劉洋到底是修鍊鬥氣還是修鍊劍術的,他不是有著魔導師天賦的學員嗎,為什麼從來沒有見他施放魔法?」


漸漸地,隨著劉洋一步步的打過來,一些疑惑也散播開來。

「聽說劉洋從來都沒有上過魔法師的課程?」

「怎麼可能,如果他真的有這樣的天賦,怎麼能lang費?」

「說不定劉洋在天賦測試的時候作弊了?」

「但是他也從來沒有上過劍士的課程……」

就這麼伴隨著整個學院的人的猜測,數十輪戰鬥之後,劉洋這一個擂台上終於只剩下人們最看好的兩個人。

「烏爾斯是七級黑暗系魔法師,他一定能夠將劉洋的底牌都打出來吧?」

已經沒有人能夠信誓旦旦的說劉洋會被人擊敗了,至少不會在他們這個擂台上,眾人忍不住疑惑,是不是抽籤的時候有人暗箱操作,要不然怎麼這麼巧,學院裡面的幾個巨頭都分開了。

其實戰鬥到了這個階段,眾人都很累了,劉洋有生命樹的補給仍然覺得有些精神不濟,更何況是別人,所以學院里在選出每個擂台的優勝者都會有兩天的休息時間,對於這些天才們來說已經足夠了。

但是至少要先熬過這一場!劉洋站起來往擂台上走去呀,烏爾斯看著劉洋像是看個怪物一樣,他不會累的嗎?

烏爾斯的臉色慘白,魔法師本來就以白為美,哪怕是病人一般的蒼白或許都是貴族們追求的美,但是,並不代表是這樣的死人一般的灰白。

長時間的淘汰賽不只是實力的對決,還有耐力和背景,比如家裡有勢力的話,就可以用丹藥來補充,烏爾斯顯然是其中的一員。

比賽中是允許服用補充體力和透支體力的丹藥的,只要沒有太大的損失。

烏爾斯看著劉洋:「哼,能夠撐到現在算是你運氣好,但是,也到此為止了!」

劉洋抿抿嘴:「你覺得你是哪裡來的自信能夠對我說這種話?」

不管是從哪一方面來看,幾乎已經精疲力竭的烏爾斯都不是自己的對手吧?

烏爾斯臉上露出一抹猙獰的笑意:「就憑你將拉傑大人害成那個樣子,你就註定只能止步於這裡!」


烏爾斯吞下了一枚血紅色的丹藥,隨後他的氣息開始暴漲,七級初期,中期,高期……

劉洋臉色凝重起來:「有些麻煩了啊!」

最後,在眾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烏爾斯居然突破了七級的桎梏升至八級,然後緩緩停住了。

… 「裁判,那枚丹藥是違反規則的!」戴福妮站起身喊道,雖然不知道劉洋進步到什麼水平,但是八級,對他來說一定是很勉強的!

裁判搖了搖頭:「烏爾斯所為,在規則允許的範圍之內!」

怎麼會這樣,戴福妮握緊了雙手,劉洋臉上露出鄭重之色,身上的氣勢開始節節攀升.

伊麗雅和莉莉婭早就被這個這邊的情況吸引過來,見到劉洋的最後一場比賽竟然如此兇險,眾人心都提了起來。

「六級,中期,高期……七級!」伊麗雅驚喜的捂著嘴巴,莉莉婭卻沒有這麼樂觀,看著二人對峙的演武台:「畢竟是一級之差!」

而且七級和八級的差距,哪是那麼容易就能夠彌補的!

「七級中期,居然,劉洋居然能夠到七級巔峰?」

戴福妮忍不住上前走了兩步,雖然知道這個傢伙潛力很大,但是只有半年的時間而已啊,居然現在只需要一個契機就能夠突破到八級了?

「你……去死!」看到劉洋的實力比原先的自己都要強大,烏爾斯心中怒意更勝,手掌一握,帶著黑暗系規則的魔法在掌心匯聚。

「黑暗系魔法規則,吞噬嗎?」劉洋感覺著體內急速流失的力量,勾唇笑了笑,手掌一翻流暢而清秀的長劍就出現在掌心。

「元剎屠龍術,第一式,潛龍映月!」

耀眼的金芒從長劍上散發出來,劉洋身上環繞著金色的龍影在黑暗魔法中時隱時現,斯蒂亞目光連閃,那是皇家秘傳劍技,劉洋……能夠將它發揮到什麼程度呢?

「真是一場精彩的對決!」摩爾學院的院長站在觀戰樓裡面,笑著對泰弗蘭說道。

而第二分院院長臉色就有些不好了,烏爾斯是他分院的學員,吃了對身體損害極大的丹藥已經是勝之不武了,看劉洋這樣子,誰輸誰贏還是兩說,如果這樣還輸了……那他在泰弗蘭面前可就有些抬不起臉來了。

泰弗蘭收斂了一下自己桀驁的性子,但是卻掩飾不住臉上的自豪之意:「還好吧!」

劍尖上的龍口大張,突然仰天長嘯了一聲,劉洋在烏爾斯的黑暗魔法中穿行著,雖然不斷被帶走力量,但是他距離烏爾斯也越來越近了。

「哼,找死!」烏爾斯見劉洋不斷靠近自己,眼中閃過一抹輕蔑,真的以為自己只是個會黑暗系魔法的貴族嗎?

就在劉洋的長劍刺在烏爾斯身上的那一刻,烏爾斯身體上突然籠罩了一層黑色的防護層,劍尖與防護層想撞擊發出「叮」地一聲,劉洋瞳孔一縮:「鎧甲?」

黑暗系防護鎧,可謂是黑暗系魔法師的最佳搭配,濃郁的黑暗系魔法元素凝聚成一個巨大的獸頭,向劉洋吞噬而來。

「你是中階鬥士?」劉洋一劍將獸頭劈開,有些感興趣的問道。

中階,黑暗系鬥士,想不到烏爾斯身上居然還有這麼多秘密。

見劉洋一眼道破自己掩藏的事實,烏爾斯眼中閃過一抹赤紅:「既然你知道了,就去死吧!」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