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婧下意識就抱住自己的包,警惕地瞪着秦若夭,吼道:“你要幹嘛?”

秦若夭無奈地歪頭笑道:“我就是單純想幫幫忙,咱都錄第二期了,沒必要還提防我吧。”

那委屈的樣子,連網友都直呼受不了了!

劉婧滿眼都是“你是不是有病”的眼神,打量了秦若夭好幾次,趕緊裏她遠點。

於是秦若夭只能朝鏡頭委屈地眨眨眼。

【啊啊!這對也好好嗑!溫柔霸氣女演員與傲嬌小明星!】

【你們腦子瓦塌了吧,這倆上期水火不容,現在還被你們嗑CP了?!】

【你們不懂這種樂趣~】

韓萱兒全程瞪着眼睛看着兩人的互動,這明顯就是秦若夭故意這麼做!

爲什麼?

上一期還鬧成這樣,秦若夭真的會幫她?

難不成秦若夭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這個更不可能!

秦若夭怎麼可能知道?!

像是又一次猜到了韓萱兒的小心思,秦若夭回頭,朝韓萱兒笑一笑。

這一笑,就讓韓萱兒不禁心虛。

“啊,我跟若夭是一組欸,我們的行李編號都是偶數!”

這讓人厭惡的聲音打破了此時秦若夭逗別人的愉悅心情。 秦若夭轉頭看過去,就看到費弘那張得意的嘴臉。

彷彿是在說:你不想看到我,老天爺偏讓你跟我組隊!

這次組隊方式是根據托運行李箱編號奇偶數來分,奇數一組,偶數一組。

費弘揮舞着手中的編號,笑得十分燦爛,不知道的還以爲他對秦若夭餘情未了呢!

“哦。”秦若夭就冷淡的應了一聲。

氣氛有些尷尬,費弘這個樣子就像是熱臉貼冷屁股。

羅騫都要頭疼死了,沒想到秦若夭會這麼不配合。

不過這件事也是他沒協商好,早知道投資商居然把費弘塞進來,他就算不要這點錢也不會同意啊。

但現在也爲時已晚,只希望這一期能像上一期的最後兩天一樣,順順利利的錄製吧。

上一期雖然也出了事故,但因爲秦若夭的話題度,也讓節目並沒有慘淡收場。

這次話題度是夠了,就是怕話題都是負面,影響到節目的評分。

“我也是偶數!”看到自己的編號之後,王奕承笑得非常燦爛地看向秦若夭,還朝她激動地揮了揮手。


秦若夭回以微笑,並且站在他身邊,“那接下來的三天就請互相關照啦!”

“互相關照說不上,指不定還會託你的後腿。”王奕承笑道。

“那不至於。”

兩人聊得自然,完全把也是同一隊的費弘晾在一旁。

周舟看了眼本就與自己不對盤的劉婧,和上一期基本沒說過話的韓萱兒,爲難的笑了笑,對秦若夭說:“拜託你了,也把我們這隊捎上吧。”

“照你這麼說,乾脆別分隊了,都讓我帶着吧。”秦若夭面無表情,擺明了不幹。


而周舟就當作根本聽不出秦若夭的意思,轉身就朝導演揮手大喊:“這個建議不錯,導演——”

“不可能!自己玩兒去吧!”

“哈哈哈!”

【費弘好尷尬啊,我都替他覺得尷尬。】

【這什麼節目啊,嘉賓抱團這麼明顯,故意針對費弘啊!】

【爲什麼針對費弘還不明顯嗎?顯然都是站在秦若夭這邊啊,就連劉婧都不搭理費弘,看樣子他們都知道兩人關係的真相呢。】

【什麼真相?真相還不明顯?就是秦若夭心機深沉,對我們家哥哥死纏爛打不說,還公然在節目裏孤立、針對哥哥!秦若夭滾出節目!】

【費弘的粉絲都是羣傻子吧,你家哥哥是飛行嘉賓,秦若夭可是固定嘉賓,你家哥哥下一期就走了!】

【哈哈哈!還真是傻子!這些藝人都是圈內人,肯定比我們這些外人更瞭解秦若夭與費弘的事情,現在看來,誰對誰錯,一目瞭然啊!】

“這是怎麼回事!”

觀看直播的龍素看到這些彈幕就氣不打一處來!

說好的趁這個機會再利用秦若夭,蹭點熱度,順便拉踩一下,怎麼現在成了給她洗白了?

什麼叫誰對誰錯一目瞭然?

當初明明就是秦若夭對費弘死纏爛打!

哪裏錯了?


“嗡嗡”

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龍素煩躁的接了電話,那邊傳來了好消息。

“你說的是真的?”

“千真萬確!秦若夭絕對有問題,給自己立碑就算了,短時間內性格還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些她老家的人都能作證,甚至還對他們態度惡劣!”

龍素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好,立刻放出秦若夭有精神疾病的消息,採訪她那些老鄉,你知道該怎麼做。”

“那當然,我辦事!你放心!”

掛了電話,龍素沉下去的心終於回了原位。

她坐在舒適的辦公椅上,哼着小曲,輕輕轉動轉椅。

哼,跟她鬥?

就算是背靠東鼎娛樂,有寧浛撐腰又怎樣?

還不是把柄一抓一大把?

等着吧,秦若夭,你得意不了多久!

“主人,龍素又開始了。”157蹲在屏幕角落,雙手撐着下巴,皺着眉,撅着嘴,一臉煩躁。

此時秦若夭等人已經來到了這座風景宜人的海島。


與第一期荒無人煙的海島不同,這裏有幾家以捕魚爲生的村民。

但因爲常年待在海島上,消息閉塞,環境艱苦,語言溝通有障礙。

除了捕魚,也幫不了他們什麼,大家也就自覺沒有去打擾村民們。

秦若夭在聽到157傳來的音頻的時候,正在搬運一件小破屋子的木柱,動作一頓,視線直直地看向費弘。

察覺到秦若夭視線的費弘轉過身來,笑着問道:“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秦若夭面無表情地單手拎起重達木柱,轉頭就走。

“……”

【哈哈哈!笑死我了!秦若夭單手就能拿起來這麼粗的一根柱子,費弘一塊石頭都得雙手搬,這差別也太大了吧,秦若夭之前是看上費弘哪兒了?】

秦若夭:我也想問她。

‘準備好那天回老家拍到的視頻,等到輿論已經上升到一定高度再將視頻發出去。’

“好的!”

秦若夭一邊忙活,一邊安排,‘這幾天你就用十三的賬號與寧浛聯繫,順便把捉妖師的事情告訴寧浛。’

“嗯!”157一雙圓溜溜的眼睛靈活地轉動着,在想着要怎麼向寧浛解釋自己的身份。

“那個……若夭,麻煩幫個忙。”王奕承面前這塊足足有成年男性肩膀寬的石頭正好橫在破木屋的臺階中央。

想把這塊石頭挪開,嘗試了幾次依舊巍然不動。

就只好向秦若夭求助。

身爲男生還讓一個女孩子幫忙搬石頭,王奕承這話說出來臉都紅了。

【啊啊!奕承好可愛啊!都臉紅了!】

【咳咳……我能理解王奕承的想法,讓一個女人幫忙確實挺尷尬的。】

【沒辦法,誰讓秦若夭是個大力怪呢?】

秦若夭上前,與王奕程合力將石塊搬開。

但只有當事人知道,他根本就沒使什麼力。

這就導致王奕承在石頭離地的瞬間就用一種近乎於崇拜的眼神注視着秦若夭,引得直播間網友們笑個不停。

這一次他們終於不用露宿野外了,這次的小島上有不少破舊的木屋可供選擇。

只是這些木屋破的漏風又漏雨,修起來也是個不小的工程。

在周舟一組正在回答問題獲得工具之前,秦若夭一組就先將小組木屋修繕一下。

秦若夭與王奕承都在認真幹活,而動不動開小差的費弘還滿腦子都是秦若夭。

這是他們分開後的第一次見面,秦若夭遠比他想象中的樣子更加讓人驚豔。

怎麼之前就沒發現她這麼漂亮呢?

之前的她在費弘看來就是又土又無聊,那張臉頂多只能算是中上水平,但現在,完全提高了一個檔次。

費弘忍不住看向秦若夭。

她現在似乎愛上了黑色。

一件黑色休閒長褲,上身修身黑白條紋短衣,將玲瓏有致的身形完美地顯現出來。

這樣的人怎麼就從他身邊離開了呢?

不,還沒有離開,她之所以那麼討厭自己,那就是因爲她還愛自己!

費弘腹誹着,臉上勾起一抹勢在必得的笑容。




Related Articles

張元一也樂的自在,正好也餓了,轉了下輪盤,開始重點進攻桂花魚。

很快,張元一感受到一道冷冷的目光,正是那...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