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朝遺孤?這麼快就出現了嗎?

如果曲浮生說的是真的,那麼這位卜小姐未來的命運可是會很不幸的。

這麼一想,蘇葉竟然還有些同情她。

莫星河聽到這句,不屑地嗤笑一聲。

頓時,幾個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

「看我做什麼?探案是你們的事,與我無關,只是前朝遺孤這種話還是不要妄下判斷的好,萬一錯了,可是置人於死地呢。」莫星河丟下這麼一句話,便又開始給蘇葉剝起了瓜子。

他真的是特別喜歡看蘇葉吃東西。

她吃東西不喜歡用后槽牙,用的是門牙,所以哪怕是吃很少的東西,也可以吃出來一種塞滿了嘴巴的感覺,腮幫子一鼓一鼓肉乎乎的簡直可愛死了。

「浮生……」聽到置人於死地的時候卜蝶害怕的抓住了曲浮生的衣袖。

自從曲浮生出現之後她就更柔弱了,完全的依附著曲浮生,就好像是菟絲花一樣。

「相信我,我會保護好你的。」曲浮生輕輕地握住她的手。

瞧見這一幕,趙明玉的眼睛都要噴火了。

果然長得美就是比較得上天眷顧啊!

被曲浮生如此對待的女人,怕是只有這一個吧。

雖然已經告訴自己要對曲浮生死心了,但是真的面對他之後,趙明玉發現自己還是很難放下。

「好。」卜蝶朝著他展顏一笑,眼睛里滿滿的都是對他的信賴。

「我想知道,」蘇葉終於咽下莫星河剝的花生,開口道:「為什麼你會說卜小姐是那個人?卜小姐不是卜寨主千金嗎?」

一個山寨土匪頭子的女兒搖身一變成了前朝遺孤,有點兒意思哈。

「這個問題,還是由我來回答吧。」

一直畏畏縮縮地卜蝶這次卻是搶先一步開口了。 曲浮生看她一眼,微微點頭,示意她自己來說。

「我並非是爹的親生女兒。」卜蝶低聲說道。

聲音放的極小,刻意控制在僅有他們這桌可以聽到的範圍之內。

蘇葉對她會說這個一點兒都不詫異,只是眉梢微挑,等著她後續要說的話。

「我從很小就知道這個事情了,爹爹也沒有隱瞞過我,只是我始終不知道自己的生父生母是誰,又在哪裡。直到很久之後,我遇到了浮生。我隨浮生去拜訪他的一位長輩,那位長輩說我看著眼熟,她曾經在宮中當差。當時亂軍入宮,皇宮裡面都亂做了一團,所有人都各自逃竄。她說我模樣與先皇後有著相似,懷疑我是不是皇后的遺孤,看了我的身上,有一塊兒胎記,據宮裡面人說過,小公主的身上有一塊兒極為漂亮就好似畫上去的胎記。」

說著她頓了頓,道:「之後,我們告辭那位長輩。那日我整個人受到衝擊,回去問了爹爹。」

「卜寨主如何說?」蘇葉淡淡問道。

曲浮生沒說話,蘇葉覺得她說的應該是沒有什麼水分的,只是怎麼聽都好像是卜蝶的自誇。

雖然她容貌的確出色。

「爹爹見我好似知道了些什麼,只是嘆氣說我長大了。之後便告訴了我當年之事,如何收留的我。」

「如何收留?」趙明玉不客氣的出聲,她對卜蝶說話都帶著一股攝人的氣息。

「當年,是一個逃難的宮女帶著我逃到了山寨那邊。當時她奄奄一息,覺得自己照顧不了我了,便囑託了爹爹,之後便暈了過去。爹爹那邊物資充沛,救治了她,可是她養傷好不多日便不告而別了,留下一封會回來找我的書信。只是這一別,就沒有人再看到她過了。」

說到這裡,曲浮生開始接話。

「我也是知道了她的身份,得到證實。不過那時候我們就已經是朋友了,關係很好。再往後就開始了書信與寶藏的事情,我會摻合進來更多的還是想要保護她的安全,我很擔心小蝶。」


他說的一派認真,看向卜蝶的目光柔和的不得了。

可是他的樣子在蘇葉看來總覺得怪怪的。

許是印象不算好,所以他做什麼在她看來都好像有目的性一般。

「浮生公子好大的志向,不過其實這與我們並無太大關係吧?」趙明玉冷聲道。

聽到是為了保護卜蝶,她就突然不想參與了。

和他們一起,看著他二人在她面前卿卿我我嗎?

不,她趙明玉還沒那麼賤的撐的,吃力不討好!

「有關係,寒山寺之行,大家都是局內人。誰也不能說可以完全把自己擇出去,既然如此,我們何不齊心協力的解決這個麻煩呢?」

蘇葉看著曲浮生義憤填膺的模樣,輕笑一聲。

他向來冷漠示人好像沒什麼情感,雖然常對她笑,但笑意大多不達眼底。

今日說話倒是多了,且句句情深意切,看來是對這位卜小姐真的很在意。


很快,曲浮生的目光就定到了蘇葉的身上。

蘇葉被他盯住,怔了怔,疑惑地看著他。

「蘇姑娘。」他開口喚她。


「嗯?」蘇葉眉頭輕挑,等待著他後面的話,似乎很重要呢。

「尤其是你,現在不確定到底有多少人在盯著那個寶藏。但是其中一伙人和你已經結下了梁子,甚至已經逃獄的李狗剩和你有著血海深仇。你就不怕哪天他突然出現在你面前嗎?」

他話音落下,蘇葉腦海中立刻閃過了李狗剩那爬行的身子已經臉上皮膚下蠕動的蟲。

一股乾嘔的衝動立刻湧上來。

「嘔!」蘇葉乾嘔一聲,只是肚子裡面東西少,沒什麼可吐的。

但卻返了酸水。

想到他就覺得噁心。


「怕什麼,我還在呢。別嘔,我還沒那麼厲害,只是碰一……」

莫星河向來是滾刀肉不要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

蘇葉預測到他要說什麼,便直接捂住他嘴,將他驚人的話直接掐死在了搖籃中。

莫星河被她捂住嘴巴,眼睛里滿是委屈,很是無辜。

「閉嘴吧你。」

蘇葉凶他一句,看向了曲浮生。

「蘇姑娘,你看,才僅僅是這樣你就害怕了。若是哪日他真的出現在你們面前,我想這個畫面你們應該都不想的吧。」

曲浮生看的很透,蘇葉趙明玉她們兩個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其中一個人同意了之後另外一個人也就基本沒問題了。

而現在,最好的突破口是蘇葉。

「這件事我們再考慮,你想要保護卜小姐這是你自己的事,之後我會再給你答覆的。」

趙明玉對這事是真的抗拒,竟是沒給蘇葉答話的話機會,自顧自的說完之後直接拉住蘇葉的手。

「嘶……疼、疼,姐姐這個手壞的……」蘇葉輕吟,這丫頭真是會抓,剛好就抓在了她割壞的手腕上。

趙明玉急忙鬆手,滿含愧疚的看向她。

蘇葉搖搖頭,她看向曲浮生:「這事兒容我再考慮考慮,我們先告辭了。」

說著,她鬆開捂著莫星河的手。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離去,卜蝶的視線一直追隨著莫星河的身影。

「小蝶很喜歡那個人嗎?」曲浮生突然開口。

只是他的聲音聽起來因測測的,卜蝶身體下意識下了個寒顫。

她抿了抿唇,眼底卻是藏不住的情愫:「那位公子,很像我相識的人。」

「僅僅是這樣嗎?我還以為小蝶你想要同蘇姑娘爭一爭呢……」

曲浮生的聲音說不出來的怪,卜蝶連忙搖頭。

「不是就好,小蝶是個好姑娘,別人的東西還是不碰為好,守好自己的。等我,我去後面卸下臉上的妝。」

他說完拍了拍她的肩膀,朝著後台走去。

只是他背對著卜蝶的瞬間,臉上的笑意頓時便消散殆盡,甚至眼底還有著一股寒意。

卜蝶臉上羞怯的笑容也在曲浮生離去之後就淡了下去。

隨即,她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笑。

別人的東西她才不屑去碰,但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她總要拿回來的。

和她作對?

那些得罪過她的人都死了。

……

另一邊,蘇葉幾個人離開了清苑之後,便一齊往趙府走去。

「蘇葉的心上人,今天你可不能離開,得好好的和我們說一下你們是如何認識的!」趙明玉興沖沖的說道,眼睛里閃著八卦的精光。

趙明玉看了一眼莫星河,想起來那日他突然出現救了蘇葉她二人的事兒,也微微一笑道:「多謝那天你出手相助,還有你的葯。」

莫星河毫不在意,隨意道:「不過是保護自己的女人而已,不用你謝,謝禮我朝我家丫頭討就好了。至於葯么,你是她朋友,這只是小事而已。」

趙明玉羨慕的看了一眼蘇葉,兩情相悅可真是好啊。

蘇葉羞赧,雙頰飄紅。

她現在真的很懷疑,他這張嘴是怎麼修鍊出來的,一句一句撩人的很。

她還有點不信他說身邊沒有女人的說法。

畢竟,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哎呦呦,你們兩個現在可還沒成親呢,要不要這麼過分!」

趙明珠撇撇嘴,說著嫌棄的話臉上卻是掩蓋不住的羨慕。

蘇葉還沒有徹底瘦下來就已經有了相互喜歡的人。

還是這樣帥氣的男人。

她呢?

她什麼時候才能夠遇到那個人呀!

當朝國風並非其它古朝那般封建,雖然一些偏遠山村男尊女卑還很常見,但京都那邊男女平等的很,甚至朝廷還有專門的女官,男人可以逛窯子,有本事的女人也可以……




Related Articles

「給我停下來吧!」李道志急追而來,手中雷光一閃。

古峰本能讓開,下一刻身側一顆大樹被劈得四...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