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也許胸中萬象,肚子全都是墨水,可他腦海中全是一片漿糊,哪怕跟人家擁有一樣的身份,一樣的地位,可卻沒有一樣的水平,甚至他的水平都沒有人家的一半這麼厲害。

龍山還真的相信了陳明說的話,直接到那一張躺椅那邊躺下,期待陳明把他的先天腎虛病給治好。

他就是因為這個先天性腎虛病給害的,自從他成年之後,他發現自己跟別的男人不一樣,自己竟然那麼差勁。

他交過一個女朋友,可是他跟他那個女朋友折騰了很久,每次當他正要辦事情的時候,他又沒力了。

那是真正的腎虛,在別的方面,他又覺得沒什麼問題,特別是在平時幹活的時候,他也感覺沒什麼問題,就往往在男女方面,他就感覺自己有心無力。

對於自己的這個病,龍山不知道找過多少名醫,給他觀看,可惜就是治不好。

他也都不知道吃了多少葯,他現在每當聞到葯的味道,他都想要嘔吐。

這麼多年,他都不知道吃了多少中藥,西藥,中成藥,草藥。

反正各種葯,他都吃過不知道多少,可惜就是沒有好,導致他這麼老了,連女朋友都沒有一個,更加不要說老婆了。

像他這種年紀的,而且又是一個高級博士,百年薪起碼千萬起步。

這麼成功的人,身邊竟然沒有女人,更加沒有後代。

很多他的朋友都覺得很疑惑,甚至不太明白龍山為什麼一直單身,他們之間也一直在找機會給龍山介紹單身的女性認識,可惜龍山是有苦說不出,他也非常非常想要老婆啊。

「躺好,很快就行了,只要三針而已,你可不要動,不然我扎針扎偏了,到時候痛死你,你不要慘叫就得了。」陳明拿出三根銀針,在龍山面前晃了晃,然後開口說道。

「啊,你要扎哪裏啊?」

龍山一臉蒼白的說道,同時他心中很是疑惑,甚至有點不太明白。

「當然是某些位置啊?那裏沒用扎那裏,難道還能哪裏?」陳明翻著白眼說道。

「啊,你要扎那裏啊?」

龍山錯愕抬起頭,雙腿忍不住緊張,急忙把自己雙腿合起來。

「你雙腿緊張什麼?我說的是扎你的腰,你的腰沒力,給我躺好了。」

陳明再次翻著白眼,然後只見他手指閃過三道殘影。

。 楚塵的判斷更加傾向於甘東最後說的話,甘東如今的狀態處於極度恐懼之中,他對死亡的畏懼超越了一切,不敢再說謊。

不過,楚塵自然不會因此而完全相信,他吩咐湛牧司跟湛武將部分倖存的天外天武者帶走,準備審訊,確認甘東口中消息的真假。

很快,湛牧司去而復返。

冷笑地看了甘東一眼,「他叫甘東,知道了我的身份,想要抓我奪小海螺立功,所以封鎖了消息。」

甘東臉色倉惶,不敢動。

此刻的他已經懊悔不已,如果不是因為貪功,他同樣也將立下大功勞。

一念之差,悔恨不已。

楚塵用銀針封住了甘東數處穴位,令他無法運氣發功,隨即交給了湛牧司來處置。

湛武負責清理現場留下的箭矢。

楚塵幾人則重新回到了屋頂,環視天龍庄,月光下的天龍庄,非常安靜,剛剛出現的戰鬥來得突然,結束得也快,天龍庄的孩子們並沒有驚醒,他們難得睡了一個安穩覺。

明天不知道會是什麼,可至少今夜,他們安然無恙。

「幸好甘東的好大喜功,為天龍庄爭取了時間。」柳如雁說道,「讓他們好好睡一覺,明天一早,我建議安排天龍庄的孩子們登船,目前來說,船上是安全的。而天龍庄這邊,儘管甘東沒有上報行動,可是,幾支隊伍的同時失蹤,一定會有人察覺到異樣,遲早查到天龍庄來。」

「讓老人、婦女、孩童,以及受傷的人,都離開天龍庄。」楚塵沉聲說道,「我們留守這裡,一來策劃一個方案,營救被關押的戰龍島武者,二來,還能守株待兔,將進入天龍庄的武者逐一擊破。」

楚塵的眼神抹過了期待。

哪怕來的是氣息境,數量不多的話,他們都能拿下。

敵人在明,他們在暗,這是最大的優勢。

「柳姐姐,兩位師叔,你們回去休息吧。」楚塵開口,「我在屋頂上研究小海螺,順便守個夜。」

三人離開之後,楚塵將小海螺拿在手裡。

突破了一個陣法之後,楚塵參悟小海螺裡面的疊加陣法愈發得心應手,很快就又破解了其中的一個陣法,對於小海螺的掌控程度更進了一步。

楚塵甚至聽見了小海螺裡面傳出了風聲。

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突破。

要知道,從得到小海螺開始,楚塵每次嘗試著將小海螺放在耳邊,每一次都是寂靜無聲。

天快要亮的時候,楚塵又有了新的突破。

這一次,小海螺內突然間傳出聲音了。

不是風聲,是說話的聲音!

楚塵頓時激動,一下子站了起來,將小海螺放在了耳邊。

小海螺裡面傳出了斷斷續續的聲音,很快,聲音也越來越清晰。

楚塵愣了一下。

小海螺裡面傳出來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是一段佛門經文。

這是楚塵沒有想到的。

「這個聲音……是從另外一個小海螺那邊傳來?可為什麼是和尚在念經……」楚塵嘗試著回應,將氣息滲入了小海螺的陣法之中,發出了聲音,「能聽得見嗎?」

可對面那邊,仍然在念經,聲音沒有半點變化。

顯然,對面聽不見楚塵的聲音。

楚塵並不死心,一次次地嘗試。

「我是楚塵,聽到請回答。」

「南無阿彌陀佛。」

「天王蓋地虎。」

「地振高岡,一派溪山千古秀。」

然而,不管楚塵怎麼嘗試,始終得不到回應。

兩個小海螺之間,似乎形成了單方面的傳訊。

楚塵將小海螺拿開,離開耳邊的小海螺的聲音很小,幾乎聽不見。

是自己的聲音傳不過去,還是對方在念經根本沒有注意?

楚塵只能等待。

約莫半個小時后,念經的聲音沒有了。

小海螺那邊安靜了下來。

楚塵立即抓住了機會,再次發出了聲音,然而,對方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楚塵嘗試著感應一下,同樣也感應不到另外一個小海螺所在的方向。

過了一會,小海螺那邊又有聲音傳出來。

「小心,瘴氣來了。」

「阿彌陀佛。」

瘴氣?

楚塵怔了怔,進入天外天禁地的,都是氣息境吧,他們居然連提及瘴氣兩個字也如臨大敵的樣子,這簡直不可思議。

之後還時不時的有聲音傳出來,但是聲音都不大,似乎明顯被什麼阻隔。

能不能把小海螺從褲襠里掏出來……楚塵忍不住暗暗地吐槽了一句,很多話都聽不清楚。

太陽升起。

柳如雁來到了屋頂,楚塵將小海螺的最新發現告訴了柳如雁,並且將小海螺遞給柳如雁。

柳如雁聽了一會,隨即說道,「他們似乎一直在行走,奇怪,小海螺怎麼會在達摩山的手中?」

楚塵怔了怔,沒錯,從早上的念經聲音也能聽出來,小海螺現在是在達摩山武者的手中。

可按照常理,小海螺應該是戰龍島手裡才對。

難道是戰龍島的武者出事了?

楚塵想不出原因來。

很快,天寶道人跟朱大壯也來了,先後聽了小海螺裡面的聲音。

「這太好了。」天寶道人激動,「至少現在知道他們是安全的,小塵,你還要加把勁,儘快跟他們取得聯繫。」

楚塵拿起小海螺聽了一會,這群達摩山的武僧實在太安靜了,除了念經以外,幾乎沒怎麼說話,楚塵也懶得再聽了。

收起了小海螺,楚塵拿出手機,有江映桃的消息,這則消息更令楚塵無比意外,江映桃已經見到楚塵的父母了。

這速度也太快了。

「這麼快見家長了啊。」楚塵調侃回復了一句。

江映桃,「…………」

隨後,江映桃告知楚塵一個更加意想不到的消息,楚塵的父母已經將海域範圍最強大的幾股海盜勢力重整收編,老幼婦孺都遣送上岸,年輕壯漢則集合起來,形成一股勢力。

楚塵目瞪口呆。

他一直都以為,父母只是普通商人,如果非要說他們特殊的話,他們就是商界精英,商圈大能。

可出海之前,第一次從二叔口中得知,他們還是武者。

現在更加震驚的是,他們居然短時間內,將橫行海域的海盜勢力都掃平了。

不僅如此,還將海盜勢力收編己用。

厲害了我的老爸老媽。

可他們究竟想幹什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徐世功和徐直立刻統一了戰線。

爺倆辛辛苦苦奮鬥,經營鋪子生意,賺來的錢,全都用在了徐夜的身上。

沒想到這貨身上有這麼多寶貝。

徐世功不再像是一家之主,去了徐夜的房間。

這不翻不知道,一翻翻出一個箱子,裏面裝滿了銀票。

Related Articles

只有一直在關注他的人,時時刻刻的注視着他的一舉一動,才能看出這些變化。

“你真的很不知好歹,一個對你那麼好的人,...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