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過半個時辰,終於到了安陽燕家。

燕離得了八分,倒在燕塵意料之中,而燕寧,則同樣得了八分,便令燕塵有些驚訝了。

他並未料到,這丫頭竟也有如此之高的根骨。

第一組五人,第二組,卻是四人,待第二組測試完畢,便聽一聲大喝:「下一位,安陽燕家,燕塵!」

聲音洪亮,蘊著一絲沛然元力,傳遍整個武鬥場。

霎時,場中靜了一靜,下一刻,暴起一片嘩然。

一道道目光在場中掃視一番,齊齊匯聚向了那一個角落。


萬眾矚目下,燕塵緩緩起身,深吸口氣,眸光倏地沉靜下來。

他腳尖一點,輕身躍起,飄然掠上了台。

在台上站定,他沖那老者一拱手,恭敬地行了一禮。

白袍老者淡然一笑,神色頗為和善,指了指那玉柱道:「坐下吧!」

燕塵一點頭,便信步走去。

神醫都市行 ,心間猛地傳來鐵老的聲音,「燕小子,此人身懷破虛靈瞳,能穿透肉身,看清你體內元力的運轉,同樣,也可看清你的元海。」

「謹慎起見,等會兒我會護住劍尖,不讓他發現。」

聞言,燕塵一怔,稍一思索,便想起了這破虛靈瞳,乃是靈品獸武魂——青眼靈狐的一種能力。

他立時一驚,但面上卻不露分毫,邁步走去,在玉柱下坐好。

接著,緊闔雙目,運轉長生訣,開始吸納靈氣。

這時,老者瞳中碧光一閃,再度化作了一對碧瞳,往燕塵身上掃視起來。

片響,他忽地一蹙眉,露出一抹驚疑之色,有些難以置通道:「這……怎麼會這樣?」

話音落下,人群之中,起了一陣騷動。

「怎麼回事?難道……又是一特殊體質?」

「可是,不對啊!這才剛開始……」

就連長老席上,亦是一陣騷動,一個個長老望向場中,面上皆帶了幾分驚疑之色。

老者再度掃視一番,眸中驚疑之色越發濃重,喃喃道:「不可能啊,這吸納靈氣的效率,竟如此之低,勉強只達到四等!」

此言一出,眾人大嘩,皆有些不可置信。

這個燕塵,可是曾擊敗了燕無缺,能夠與四秀比肩的人物,而且,還身懷完美靈魂,以及驚人的劍道天賦,根骨怎麼可能如此之差?

可是……以這位長老的破虛靈瞳,斷然不可能看錯,難道這燕塵的根骨,果真如此之差?

一片嘩然間,不少人語氣轉變,開始露出了嘲弄之色。

武鬥場一角,燕無缺怔了怔,旋即,哈哈大笑,他怎麼也沒料到,這傢伙的根骨竟是如此之差,著實是意外之喜。

「四等根骨?哈哈!當真與廢物無異,我說呢,這傢伙天天進天字型大小房,還兌換了那麼多天元丹,修為卻還未突破到八階。」

燕無缺譏笑一聲,目露不屑之色。

閨蜜是只九尾狐 ,一眾白袍長老亦是震驚,有些不敢相信,但這一結果,卻絕不可能有錯。

「嘖嘖!可惜,真是可惜!原本還以為,是個可造之才……唉!如此根骨,而且,武魂亦是平平,當真浪費了完美靈魂的天賦!」

一名長老搖了搖頭,惋惜道。

「哼!這小子啊,就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沒什麼前途。」席間,那燕靈冷笑一聲,神色頗有些幸災樂禍。

一旁處,燕蒼生微一蹙眉,喃喃道:「怪了,這不可能啊!以他的天賦,怎會如此?」

稍一思索,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霍然起立,大笑道:「原來如此!」

聞言,一眾長老皆轉身看來。

燕靈冷笑道:「上一次,你不是還維護這小子嘛!怎麼,現在看到他出醜,你似乎還很高興的樣子。」

燕蒼生轉身,瞥去一眼,淡然道:「燕靈長老當真以為,這小子根骨會這麼差?」

「哼!難道不是嗎?破虛靈瞳,難道還會看錯?」燕靈嗤笑道。

燕蒼生道:「破虛靈瞳,自然不會看錯,但如今,僅僅只是看出這小子吸收靈氣效率差,卻不代表他根骨差!」

「你是說……」一旁有長老驚呼出聲。

「沒錯!」燕蒼生頷首道,「諸位,你們可曾記得,這小子肉身可是強悍無比,當日剛入大燕時,僅憑肉身力量,便一拳破去閃電白龍駒的神行能力。」

頓了頓,他道:「強大的肉身,再加上平平的靈氣吸收效率,你們可想到了什麼?」

「這……這難道是……戰體!」一名長老驚呼道。

燕靈臉色一變,嗤笑道:「不可能!戰體是何等稀少的存在,這小子怎麼可能是戰體!」

然而,話是這麼說,他的神色卻有些動搖了起來。

聽得這一番對話,武鬥台上,那老者卻是一怔,喃喃道:「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旋即,大步上前,沖燕塵道:「起來吧!」

燕塵收了功,剛一站起,那老者便迫不及待地探過手,抓起了他的手臂。

探查一番,老者面色又變得古怪起來,嘀咕道:「怪了,真是怪了,這是什麼戰體,怎麼從未聽說過。」

聞言,燕靈譏笑道:「既然沒聽說過,那就不是戰體吧!」


那老者道:「不,這等氣血,這等強悍的肉身,的確是戰體無疑,只是不能確定,究竟是什麼戰體。戰體本就少,很多鑒別之法,早已失傳。」

當下,長老席上,躍下幾位老者,紛紛上前查看,但最後,卻皆是搖了搖頭,有些束手無策。

場中,已是一片沸騰。

眾人皆感震驚,這個燕塵,竟也身懷特殊體質,而且,還引起了如此大的動靜,就連一眾長老,亦是束手無策。

武鬥場一角,燕無缺臉色陰沉無比,死死咬牙,目中閃動著羞惱,嫉恨之色。

原本,他還嘲笑這小子,可不曾想,形勢一下子逆轉,無異於狠狠抽了他一巴掌。

「戰體……怎麼可能,這傢伙,怎麼可能會是戰體!」

他恨聲喃喃,心中嫉妒得發狂。

這時,燕蒼生起身,淡淡道:「讓我來看看,對於戰體,我曾經了解過一些。」

說著,飄然躍下,行至燕塵身前。

燕塵卻是有些無奈,但還是抬起手,伸了過去。

燕蒼生捏住他手腕,閉目探查一番,驀地,神色一動,霍然睜眼。

剎那間,那一對眼眸中,綻出了奕奕精芒,死死地盯住了燕塵。

他神色有些激動,但同時,亦有些不可置信。

良久,他深吸口氣,搖了搖頭,露出了一抹唏噓之色,道:「嘖!你這小子,還真是幸運,竟身懷這等體質。」

旋即,他轉過身,沖其餘長老道:「這小子的戰體,十分古老,依我看,應該是那荒古戰體。」

「什麼?荒古戰體?那傳說中,最為古老的戰體?」

霎時,一眾長老紛紛色變,驚呼出聲。 「荒古戰體?怎麼可能……這可是傳說中,最為古老,最為神秘的戰體。」

大武鬥場中,一眾長老面面相覷,滿目震驚之色。

旋即,一道道目光投向了那少年,帶著幾分灼熱,幾分懷疑。

這少年身懷戰體,已是不爭的事實,但若說是荒古戰體,就有些令人難以相信了,畢竟,這荒古戰體名氣極大,而且十分古老,罕見,乃是世間最強的幾種戰體之一。


「蒼生,你可確定?」一名老者沖燕蒼生道。

燕蒼生淡然一笑,頷首道:「我有*成的把握……在不少古籍中,對於這荒古戰體,皆有介紹。」

「既然如此,那就沒錯了!」那老者道,旋即,便是大笑出聲,「哈哈!好!竟是荒古戰體!」

「不可思議……這荒古戰體何等罕見,以東荒之大,也沒出過幾個。」

「這小子,不得了啊!雖武魂平平,但卻無礙,前途仍是不可限量。」

一眾長老紛紛驚嘆,望著那少年的目光,變得越發灼熱。

「哼!」

長老席上,燕靈怒哼一聲,面露羞惱之色。

此刻,場中已是一片沸騰。

大多弟子雖不曾聽說過這荒古戰體,但看一眾長老的反應,便可得知,這必是一種驚世戰體。

武鬥場一角,燕無缺臉色越發陰沉,幾近猙獰。

「荒古戰體……」他緊咬著嘴唇,恨聲喃喃,心中嫉妒得發狂。

他怎麼也無法接受,這傢伙竟身懷如此驚人的戰體,兩相比較,他的根骨便顯得微不足道,甚至,連那百竅之體,以及月靈之體,亦不及這荒古戰體。

台上,燕蒼生笑了笑,道:「你這戰體,可是極富盛名,可謂萬古以來,最為厲害的幾種戰體之一,希望你以後可不要埋沒了它的威名。」

言罷,輕一轉身,回到了長老席。

旋即,一眾長老紛紛縱身一躍,坐回了長老席,一番議論,便有一人站起,高聲宣布:「安陽燕家,燕塵,根骨絕世,乃荒古戰體。」

「本來,滿分為十分,但考慮到此戰體之特殊,特酌情增加一分。」

話音傳開,眾人皆是怔了怔,歷屆測試,還從未出現過加分的情況,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遭。

下一刻,轟的一聲,人群炸開了鍋,掀起一股震天的喧囂之聲。

聞言,燕塵一挑眉,略感驚喜。

上一輪,在修為測試中,他只得了八分,而燕太元等人,則是滿分十分,如今得了十一分,便補上了一分。

不過,即便如此,此刻與燕太元,還有燕巧真相比,他還是落後了一分。

思忖一番,他跳下了武鬥台,回到了角落裡。

片刻后,此輪測試結束。

這一輪過去,按照所得的成績,再度淘汰了不少人,原本擁擠的武鬥場,一下子稀疏了起來。

原本過千弟子,此刻只剩下了三百來人。

「下一輪,悟性測試!接下來,你們每位都會拿到一門武技,你們有一個時辰的時間,來熟悉它,然後,當眾演練,根據你們的表現,來評定最後的成績。」

長老席上,一名老者朗聲宣布。

旋即,一行數名黑袍老者登上武鬥台,放聲道:「現在,請諸位弟子上台,根據你們所擅長的兵器,選擇武技。」

話音落下,一眾弟子立時湧向了武鬥台,個個爭先恐後,生怕慢了一步。

早早領到武技,也能比其他弟子,多練習一點時間。

燕塵倒無所謂,安然靜坐,待一眾弟子領得差不多了,這才起身,施施然上前。

這時,從另外幾個方向,走來幾道身影,齊齊打了個照面。

「哼!」燕無缺臉色一沉,投來一道陰狠的目光。

而燕太元臉色亦好不到哪裡去,他素來自傲,以大燕家第一人自居,可沒想到,在根骨測試中,竟會被人壓過一頭。

燕巧真則橫來一眼,輕啟朱唇,媚聲道:「真沒想到,你竟是荒古戰體……真是深藏不露啊!」

燕塵笑道:「彼此彼此,燕姑娘的月靈之體,也是厲害得緊!」

聞言,燕無缺臉色越發黑了幾分,暗罵一聲,便上前率先領了武技,憤然離去。

待燕巧真領了武技,燕塵這才上前,環目一掃,便見長長的木桌上,擺著一疊疊秘笈,有劍法,槍法,刀法,拳法等等,可謂一應俱全。

他想也沒想,便輕移腳步,來到劍法秘笈前。

看了看,卻發現這些秘笈都是一樣的。

「枯榮劍訣!」他目光掃去,落在了秘笈的封面上。

旋即,一對劍眉便是微微蹙起。

這《枯榮劍訣》,他也聽說過,可修出枯榮劍意,而這門劍訣所代表的枯榮劍道,乃是一種十分厲害的劍道。

枯榮二字,蘊含了兩種道,一枯一榮,恰好是兩極,代表著世間萬物之生滅。

在一門劍法中,糅合兩種意境,可以想見,這門劍法有多難掌握。


Related Articles

「不醉不歸。」

「乾杯!」 男人的情誼,從來不掛在嘴上。...
Read more

王浩停車,兩女下車,立馬引來了很多人的側目。

實在是兩個女人長得有點出衆,就像是大明星...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